蘇凜的手緊緊的攥在一起,他的手心都被扣出了血,可是,他依然毫不自知。

他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是啊,我竟然忘了,忘記你是個多麼死心眼的人,你既然愛他,怎麼可能輕易放棄……是我太天真了,是我太蠢……"

百葉看著蘇凜的樣子,心裡有點亂亂的,他這是幹什麼呢!

明明不愛自己,卻非要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他這是做戲給誰看啊!

百葉的心裡也難過不已。

突然,蘇凜猛地停止笑聲,他看著百葉開口道:"我最後再打擾你一次,我想幫你把把脈!"

他還是有點不相信,孩子是威利斯的。

感覺一切,就像是一場夢一樣。

就因為夢中,他忘記了去找心愛的人,她就愛上了別人。

這樣的痛,他真的不想去承受。

原來,失去一個人,真的可以這麼難受,心痛到要死。

百葉一聽蘇凜要給自己把脈,她瞬間慌了。

蘇凜的醫術,她還是略知一二的。

他要是一把脈,肯定全都露餡了。

自己辛辛苦苦瞞了這麼久,他最後肯定會知道真相的。

只要知道孩子的月份,他就不難猜想到,孩子究竟是誰的。

百葉慌亂的看著蘇凜向著自己走過來,她不知道要怎麼拒絕。

就在這是,病房門突然被從外面打開了。

柳絮快速的拿著東西走進來。

她將手裡的東西,直接一股腦的塞給蘇凜:"你先幫我拿著,這是小葉剛才做檢查,B超和病歷報告單!"

蘇凜一聽是百葉檢查的結果,他直接拿過去,打開就看起來,連剛要說要幫百葉把脈的事情,也忘記了。

柳絮深吸了一口氣,幸虧自己來的及時。

聽見蘇凜說要給百葉把脈,她幾乎是衝進來的。

不然的話,一起都白搭了。

百葉給了柳絮一個肯定的眼神,柳絮點了點頭,也沒多說什麼。

她將百葉扶起來,一邊說道:"今天住一天,我們明天就出院,醫生說沒有什麼大問題,好好調養就行!"

百葉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蘇凜站在旁邊,將B超和病歷檢查報告單,翻來覆去的看了幾遍。

的確是兩個月不假。

這麼說,再怎麼可能,孩子也絕不可能是自己的。

百葉給自己這一擊,果然是致命的啊!

孩子是威利斯的,這個真相,讓他的心緊緊的攥在一起,痛的要死,他不知道要怎麼才能接受。

蘇凜痛苦的看了百葉一眼,他突然將手裡的東西,全都放在旁邊的桌上。

他背對著百葉和柳絮:"既然百葉沒事,那我就先走了!"

蘇凜幾乎是落荒而逃。

他走出病房,戚薇薇看著他蒼白的臉色,快速的追了上去。

她一邊走,一邊擔心的問道:"蘇凜,你沒事吧?"

蘇凜勉強的搖搖頭:"我沒事,我就是想離開這裡,我感覺有點窒息!"

蘇凜說著,加快了腳步,幾乎是向著醫院外面跑出去。

戚薇薇吃力的追在他身後跑。

到了車庫,上車,蘇凜像是瘋了一樣的開著車,向著度假村而去。

戚薇薇害怕的抓住安全帶。

她想給蘇寒打電話,可是,手機卻在蘇寒那裡。

蘇凜的狀態很不對,戚薇薇大概知道原因,卻不知道如何安慰。

戚薇薇擔憂的看著神色緊繃的蘇凜,直到到了度假村,車子停下來,戚薇薇才鬆了一口氣。

蘇凜走進他們住的地方,進了房間,將自己反鎖在裡面。

戚薇薇站在門口,頭疼的看著這一扇門,無奈的嘆口氣。

她最後接了酒店工作人員的電話,給蘇寒打了一通電話,卻沒有人接。

戚薇薇只能轉身回了房間,現在只能等蘇寒來找他們了。

蘇凜的情況,真的讓人好生擔心。

話說,戚薇薇和蘇凜離開之後。

病房裡。

柳絮看著他們走遠,走過去將病房門關上,她這才走向病床。

柳絮看著面色蒼白的百葉,無奈的嘆口氣:"小葉,你這是何苦呢,你完全可以不用瞞著他的!"

百葉苦笑了一聲:"是啊,我是不用瞞著他,可是,小姨,你有沒有想過,他心裡喜歡的不是我,我告訴他孩子的事情,何嘗對他不是一種負擔,更何況,我的驕傲,不允許我用孩子去綁住一個男人,我想,這件事情,就這樣吧,我會把孩子生下來,獨自撫養,我不會告訴任何人,關於孩子親生父親的事情!"

柳絮心疼的揉了揉百葉的頭髮:"傻孩子,你這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數,弄得自己也傷痕纍纍,這是何必呢,看著蘇凜憤怒,你自己也那麼痛苦,小姨真的很心疼啊,要是讓你爸媽知道,我把你照顧成這樣,他們肯定會怪我的!"

百葉勉強的笑了笑:"小姨,我不說,你不說,他們不會知道的,再說了,我感謝小姨都來不及了,怎麼會讓我爸媽怪你呢,小姨,你知道嗎?你成全了我的驕傲,就算是在蘇凜面前,什麼都保留不了,最起碼,我還是有尊嚴的!"

柳絮忍不住搖搖頭,她無奈的嘆口氣:"都不知道你怎麼想的,我看那孩子心裡也不好受,整個人像是瘋了一樣!"

百葉聽到柳絮的話,抬頭看著她,有點好奇的說道:"小姨,那你說說,為什麼會在喜歡另一個人的情況下,聽到本來喜歡自己的人,突然不喜歡自己了,會那麼難受呢?"

柳絮思量了片刻,看著百葉開口道:"小葉,說到底,你還是放不下蘇凜啊,其實,他會有這樣的表現,也不奇怪,你們是這麼多年的朋友,就算是不喜歡,他也很在乎這段友情,所以,難受是必然的!" 東越有春秋兩圍,但每年只舉行一圍,即有了春圍,便無秋圍,無春圍,便有秋圍。選在春秋兩季,無外乎是貪春景好,秋獵肥。皇家就在臨安近郊,從宮裡出發,快馬加鞭不要兩個時辰,但皇帝出行,浩浩蕩蕩的儀仗,又要兼顧隊伍的整齊有序,行進就要緩慢一些,到獵場已經是天黑了。

那邊早得到信,提前做好準備,行宮收拾一新,點亮宮燈,就等著貴人們來住了。行宮呈一個半圓弧形,正中裝飾得金壁輝煌的屋子是皇帝和皇后住,側邊刷著寶藍頂的是小太子墨容麟的屋子,往右隔著幾間才是宮妃們住,往左則住著跟來的武將大臣們。

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個個精神抖擻,都想去林子里大顯身手。白千帆穿了一套紅色的騎裝,胸前一排銅扣在陽光下閃閃發光,端的是英姿颯爽。她騎著一匹棗紅色的母馬叫棗花,那馬兒性子溫馴,是皇帝特挑給她的。

小太子也穿了騎裝,外邊照例披著斗篷,他還不能獨立騎馬,但昂首挺胸,氣勢很足,身後坐著他的師父賈桐。

皇帝本是行武出身,金色騎裝一穿,英武的氣質立刻彰顯出來,白千帆看著他,眼睛都笑彎了,心想,天底下再沒誰比我家夫君更帥氣了。

皇帝目視前方,餘光里白千帆愛慕的眼神盡收眼底,很是得意,越發將背挺得筆直。

等人都到齊了,白千帆發現德妃和李貴人也都換了騎裝,一個穿藍,一個穿紫,平日里瞧著嬌滴滴的宮妃此刻也英氣逼人,令人刮目相看。

所有的人馬一字排開,只等角號一響,便要衝進林子里,開始追逐獵物,比一比看誰射殺的獵物最多。

皇帝看白千帆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有些擔心,叮囑她,「你跟緊我,別亂跑,林子忒大,後邊全是大山,可別跑丟了。」

白千帆不以為然,「我是會迷路的人么?南原那麼遠我都找回來了,區區一個獵場就能把自個丟嘍,你也太小看你媳婦了。」

皇帝知道白千帆在認路方面有天賦,斷不會把自己弄丟的,林子里都是溫馴的獵物,一般來說不會有什麼危險,他只是關心則亂,總歸要多羅嗦幾句。

白千帆打彈弓很有準頭,為了這次春圍,還特意和小太子一起在賈桐的指導下練了箭法,她的箭是特製的,用鳳尾花染紅了翎羽,彰顯皇后獨一無二的尊榮。

號角終於吹響了,大家歡呼起來,策馬揚鞭,一窩蜂的跑進了山林,蹄聲如雷,回蕩在山林上空。

皇帝先前還注意著白千帆,但跑著跑著就顧不上了,追著各自的獵物而去,林子大,枝葉茂密,慢慢大夥就散開了,瞧不見人,但不時能聽到箭羽破空的聲音。

白千帆很興奮,這是她真正意義上第一次打獵,追朔起來,還是那回她被抓到牛頭山,和牛家阿叔們一起在林子里打過幾隻野雞,不過那時侯她只有在邊上旁觀的份,這回不同,全副武裝,真刀真槍的干,且看她的厲害吧。

她有心要露露臉,打一隻鹿回去讓墨容澉大吃一驚,也讓墨容麟瞧瞧,他娘親有多厲害!

在林子里穿棱著,看到了野兔,她拔箭就射,誰知道箭剛上弦,野兔一溜煙就跑了,她扯著韁繩奮力追趕,要是連只野兔都射不到,豈不讓人笑話?

跑了一會,她聽到發箭的聲音,還沒弄清楚箭聲從哪個方向來,胯下的棗花突然發了狂,揚蹄亂竄起來,白千帆嚇了一跳,卻沒有慌亂,死死抱住馬的脖子,棗花胡亂的踢著,胡亂的跑著,白千帆夾緊馬肚子,整個人貼在馬背上,好幾次都覺得馬要把她顛下來了,可她絲毫不鬆懈,依舊是緊緊貼著。

直到感覺地勢陡峭起來,才扭頭望一眼身後,發現棗花把她帶離了林子,往山上來了,她不知道自己離開獵場有多遠了,但是她不能棄馬,林子連著山脈,連綿數十里,沒有馬,靠她徒步,不知道要幾時才能走出去?

棗花似乎累了,終於放慢了速度停了下來,白千帆翻身下馬,發現一支箭射在馬腿上,這才明白它為什麼突然受驚發狂。

不管射箭的人是有意還是無意,總之,她是遇到麻煩了。

她是未雨綢繆的人,身上帶著傷藥膏,尋思著要幫棗花把傷口處理一下,不然一直帶著箭,越跑越痛。

替馬兒包紮,她沒有經驗,怕那傢伙勁太大,她按不住,摸著它的頭溫言細語了好一陣,也不知道它聽懂了沒有,棗花的眼睛里有淚光,似乎很痛苦,她把臉貼上去,溫聲道:「乖棗花,我要給你拔箭,有些疼,你忍一忍。」

說完趁它不備,抓著箭一拔,棗花受痛揚蹄,她堪堪避開,手仍摟在馬脖子上,「已經拔掉了,不會再疼了,你別擔心,塗上藥膏子就會好了。」她抱著它的頭,不停的安撫,終於再次讓它平靜下來。

接下來就好辦了,上藥膏子止血,從裙邊扯下一條細布條給馬兒紮上,傷口就處理好了。

白千帆鬆了一口氣,四處張望了一番,完全不知道這是哪裡,不過沒關係,往山下走總是沒錯的。

「走吧,」她拍拍棗花的頭,「咱們掉隊了,得趕緊回去。」

怕給棗花增加負擔,白千帆沒有再騎,牽著它往山下走,棗花很溫馴的跟著她,眼裡閃著水光。

往下走並沒有什麼路,白千帆很奇怪棗花是怎麼跑上來的,她只能撿寬一點的地方走,走了一程子路,她停住了腳步,身後的棗花又驚慌起來,用蹄子刨著地,不停的噴著鼻息,揚了揚脖子,想掙脫白千帆手裡的韁繩。

白千帆本以為麻煩已經過去了,可是現在才知道,她的麻煩剛剛開始。

大約七八丈開外,一頭斑額大虎攔住了她的去路,它瞪著一雙銅鈴般的圓眼睛虎視眈眈的看著她,無聲的張開了血盆大嘴,露出冷森森鋒利的尖牙。 百葉有點失落的看著柳絮:"小姨,那按照你這麼說,蘇凜是因為在乎我們之間的友情,所以才會表現的這般難過和失態嗎?"

柳絮想了想,開口道:"也不全是如此,一方面,應該是他不相信威利斯的人品,覺得你將後半生託付給這樣的人,替你不值,心裡憤怒,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失落和不甘吧,畢竟,他應該知道,你以前喜歡他,如果你突然不喜歡了,他應該會覺得不適應,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擁有的時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了方知珍貴!"

柳絮的話說完,百葉的心裡頓時難受無比。

是啊,她早該想到的,他這樣難受,只是因為一時的不適應吧!

如果自己真的犯賤,追著他跑,他肯定會避如蛇蠍。

就這樣吧,一切就這樣結局吧!

得不到的東西,有時候也沒有必要一味的強求。

百葉抬頭,笑的很是難看:"小姨,你的話我聽懂了,我以後也不會做一些無謂的事情了,但是,孩子我還是會生下來的,我會獨自撫養他長大,但是,他的身世,也請小姨能幫我保密!"

柳絮心疼的看著百葉:"傻孩子,小姨尊重你的選擇,但是,有時候也別太讓自己累了,懂得愛護自己,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你就說出來,告訴小姨,小姨會幫你保密的,現在你好好休息,我去給你拿葯!"

百葉點點頭,躺在床上,默默的看著天花板。

愛而不得,不如坦然放手。

蘇寒在法院處理所有的事情,他剛上車,就拿出手機看了看。

結果看到一個陌生來電。

想到戚薇薇的手機在自己這裡,蘇寒想都沒有想,快速的回撥。

電話響了兩聲后,就被接通了。

蘇寒沉聲:"你好,請問你是?"

電話中傳來一個清爽的男音:"你好,我是城郊度假村酒店的員工,剛才戚小姐用我的手機,給您打了一通電話!"

蘇寒頓時瞭然:"那能麻煩您,幫我去找一下戚小姐嗎?"

"好的好的,您請稍等!"對方禮貌的說道。

蘇寒耐心的等著。

過了不到兩分鐘,電話里就響起了戚薇薇的聲音。

"蘇寒,你終於打過來了!"戚薇薇一聽到是蘇寒的電話,整個人都鬆了一口氣。

蘇寒緊張的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如果沒事的話,戚薇薇是不會借別人的手機,給自己打電話的。

再說了,蘇凜本就跟戚薇薇在一起,戚薇薇為何不用蘇凜的手機,而是用別人的給自己打過來,這更讓蘇寒擔心。

戚薇薇深吸了一口氣:"蘇寒,是這樣的,我今天和蘇凜在度假村這邊玩,遇見了百葉和她小姨,結果百葉不小心落水了,而且還見紅了,當時就把蘇凜嚇壞了,他抱著百葉開車衝到醫院,結果醫生說百葉懷孕了,我估計蘇凜一時接受不了,他現在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里,我說話他也不理,我真的好擔心!"

蘇寒忍不住皺了皺眉。

百葉懷孕了,蘇凜失態?

難道孩子不是蘇凜的?

蘇寒問:"薇薇,你知道百葉懷孕多久嗎?"

"兩個月啊,蘇凜連B超都看了,所以他才那麼難過,我聽他們幾個人的對話,孩子好像是威利斯的!"戚薇薇擔憂的說道。

蘇寒眉頭皺的更厲害了。

孩子是威利斯的?

不知道為什麼,蘇寒的腦海里,就想起幾個月前,他把戚薇薇第一次帶去公寓那邊。

那時候,百葉剛來南希市,她早上跟蘇凜是從一個房間里走出來的事情。

可是,百葉的孩子只有兩個月,怎麼也說不通啊!

這兩個月,蘇凜一直忙著醫院和公司這邊的事情,也很少去找百葉!

看來,蘇凜一定是接受不了,百葉懷了別人的孩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