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如一葉小舟在河上輕輕盪漾。

這樣的感覺是那麼的令人陶醉,是那麼的令人嚮往,別說是人,就是鬼都很羨慕。

然而,微風過後,又是狂風,狂風也就罷了,接着又突然來了一陣龍捲風,而且還來得這麼快,來得這麼猛,來得這麼持久。

是呀,這樣的龍捲風到現在還在吹,還在不停地旋轉,一刻都沒有消停。

楚凡和女鬼還是被龍捲風捲到風暴的正中心,還是被絞得一寸寸的凌亂。

而現在楚凡被這一陣龍捲風猛烈的旋轉,已經有點眩暈了,至如女鬼,更是不堪。

女鬼現在整個身體都貼到了楚凡的身上,而且只有一點意識在飄蕩。

如果不是楚凡身上有一股極強的陰陽氣息一直守住女鬼的鬼魂,只怕都要被這樣的龍捲風絞散了魂魄。

楚凡雖然快要昏迷了,但是並沒有暈倒,他始終都保持着靈臺的一點清明,雖然風繼續吹,風繼續絞,風繼續轉,風繼續卷。

但是楚凡的意識始終存在,從來都沒有消失。

而正是有了這樣的一點意識留在識海中,無論這樣的風如何凌亂,他卻始終還是清明的。

這就可以了。

至於他的身體,雖然被風絞破了衣服,但是他的身體並無大礙。

現在楚凡和女鬼身上的衣服基本上被狂風絞碎了,幾乎是赤條條的,赤身裸體的了。

不過,楚凡和女鬼雖然這樣,但也沒有那什麼的想法。

的確,現在他們的意識都很微簿,都在保持靈臺的清明,哪裏會想到這些的。

而大風還在繼續吹,還在繼續卷,還在繼續絞,還是那麼快,就象搓麻花一樣將楚凡和女鬼一陣又一陣恣意的蹂躪。

不知不覺地,一個時辰過去了,楚凡和女鬼還是在龍捲風的正中心不斷地旋轉,而且一動也不動,不管是楚凡,還是女鬼,他們都緊閉着雙眼,一直都沒有睜開過。

如此一來,場外的鬼們就開始議論了。

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都覺得楚凡這一次很懸,說不定就要掛了。

有些鬼已經幸災樂禍了起來,覺得楚凡雖然厲害,雖然一連闖過了四道關,但在這樣看起來人畜無害的風關面前,竟要掛了。

的確,管風的鬼頭現在正自鳴得意,他也是沒有想到,楚凡竟然會在龍捲風暴下一點反抗都沒有,一直都被大風蹂躪。

因此,風鬼頭不由得意地看着前面的水鬼頭,火鬼頭,電鬼頭,雷鬼頭,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前面四個鬼頭看到風鬼頭得意的笑,不由得都是一陣莽逼,這實在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不知不覺地,四個鬼頭的臉也開始變綠了一點點。

黑白無常見狀,也是一陣緊張,不過,他們對楚凡還是抱着很大希望的,而且他們始終相信楚凡的本事,相信楚凡還不至於被一陣風給吹死了。

時間就在這樣比較緊張的氣氛中一點點地過去,很快又過去了一個時辰,只剩下一個時辰就要見分曉了。 顧太太天天想離婚 旋轉的風還在繼續,還在繼續吹,還在繼續卷。

楚凡和女鬼都在風暴的正中心,都處於一種似睡非睡,似醒非醒非非醒的狀態之中。

場外的鬼們也都安靜了下來,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還是鬼頭,都沒有說話,他們都靜悄悄地觀看着場中的一幕。

就是那個得意的風鬼頭也噤了聲,也沒有得意地唱歌,也沒有得意地走動,而是和其它的鬼一樣。

因爲此時楚凡和女鬼,一人一鬼身上已經不着寸縷,身上的衣服都被大風絞碎了。

不過,他們兩人因爲是相互緊擁着的,只看到兩個身體光潔的背部,前面的風景是看不到的。

而且他們都處於一種靜止的狀態,都沒有任何的動作。

不光如此,鬼們還看到了一種光籠罩在楚凡和女鬼的身上,這光看起來很白,給鬼們一種神聖的感覺。

如此一來,這些鬼再也不敢輕易言笑,他們都不知道這樣的白光爲何出現在楚凡和女鬼的身上。

其實鬼們並不知道的是,這些白光正是楚凡和女鬼在第四關的時候吸收到的電光。

遵命,吾王 這樣的電光在楚凡和女鬼的身上形成了一個光圈,隨着大風吹得越狠,隨着大風吹得越快,這個光圈就越來越大,越來越凝實。

到得後來,楚凡和女鬼在這樣的光圈下漸漸的甦醒了過來。

而且光圈變厚以後,場外的鬼再也看不到楚凡和女鬼的身體,只能看到一個充滿了聖潔的光圈。

楚凡和女鬼清醒過來後,發現自己的衣服都被大風吹得破爛不堪,而且都被風吹走了,現在他們兩個都是赤條條的擁抱在一起。

女鬼見狀,突然有些害羞了起來,而且還輕輕地說道:“哀家的衣服呢?沒有衣服可怎麼辦吧?”

楚凡也是一陣莽逼,不過他倒是並慌張,隨即從靈儲戒指中取出了兩套衣服,這兩套衣服還是他在寶塔中尋找到的。

那次在寶塔中被雷電燒光了衣服後,先是用巴蕉葉子胡亂遮住了要害,後來又在一個古老的房子中找到了一套衣服穿在身上,而且還找到了兩件寶貝,那就是這兩套衣服。

這兩套衣服都是古絲制的,穿上去很柔軟,也很舒服,而且這樣的衣服無論穿多久,無論過多長的時間都不會壞。

而且這兩套衣服還是一套男裝,一套女裝,女鬼穿上女裝後,變得更加漂亮了。

楚凡穿上這套古老的寶貝男裝以後,也覺得十分的舒服,十分的清爽。

女鬼穿上這套衣服覺得很好,就象給她量身訂做的,彷彿又回到了生前,回到了皇宮,回到了曾經美好的日子。

女鬼隨即激動地抱住楚凡,還情不自禁地親了楚凡一下,兩下,三下。

楚凡只感到一陣柔軟的感覺,還有一陣奇香,心裏十分的舒服,又將女鬼摟緊了一些。

的確,楚凡雖然一直抱住女鬼,但被她這麼溫柔地親還是第一次享受到,感覺當然是不一樣的。

風還在繼續吹,還是那樣的龍捲風,但氣勢並沒有剛纔那麼大了。

畢竟現在時間已經差不多到了,本來是五個時辰,只要楚凡能夠在狂風中堅持五個時辰不死就算闖關通過。

而現在已到五個時辰,雖然風在吹,但也漸漸地開始消停了下來。

大約一分鐘左右,風就停了,無論是大風,還是狂風,還是龍捲風都停了,甚至連微風沒有了。

場外的鬼們看到大風停止,隨即看向楚凡和女鬼,那團光圈也慢慢地消散,漸漸地楚凡和女鬼也現身出來。

鬼們當即看到楚凡並沒有死,女鬼並沒有滅,他們都還在,一直都在。

楚凡不僅沒有死,而且還是那麼從容,還是那麼隨心隨意,還是那麼好,接着又摟着女鬼開始跳起舞來。

楚凡和女鬼現在都換了一套古老的服裝,看起來都有點閃閃發亮。

現在他們跳舞的姿勢也越來越好看,特別是配上這麼一套衣服後,整個人都有了一種靈韻。

的確,楚凡的身上都發亮了,女鬼也因爲身上的服裝而發亮了,看起來竟象一個仙女,而不是一個女鬼。

鬼們看到這樣神奇的服裝,看到這樣美麗的女鬼,看到楚凡這麼帥氣,看到他們的舞姿這麼優美,隨即爆發出一陣陣掌聲,掌聲如潮水,好一陣才停下來。

那個風鬼頭看到楚凡還活着,再也不是剛纔那樣得意,但他的臉皮比一般的鬼皮要厚。

因此,風鬼頭不僅臉上沒有變綠,而是還笑了起來,好象他剛纔並沒有自鳴得意一樣。

黑白無常看到楚凡並沒有被大風吹死,也是感覺很欣慰,覺得他們一直都沒有看錯,楚凡就是那麼牛逼的一個人,比起當年的孫悟空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可能會被大風給吹死了。

場外的鬼們一陣掌聲過後,又傳來一陣歡呼的聲音,彷彿在過鬼節一樣。

的確,鬼們就算在八月十五中元節這一天也沒有這麼歡樂過。

而那個森寒的聲音也遲遲沒有響起,看來這個鬼也是歡樂得很,也忘記了他自己的職責,也忘記了他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楚凡還在繼續和女鬼一起跳舞,而且跳得十分的歡快,十分的來神。

的確,這兩套衣服穿在楚凡和女鬼的身上是那麼搭配,是那麼協調,他們跳起舞來,那是飄飄欲仙,怎能是一個爽字了得。

時間就在這樣歡樂的氣氛中一點點地過去,很快又過去了一個小時,那個森寒的聲音又響起來了:“第五關已過,接下來第六關,鳥關。”

楚凡聽到這個聲音也是一陣興奮,同時也是一陣莽逼。

興奮的是,他等這個聲音等了一個小時,現在終於響起了,莽逼的是沒有想到接下來的第六關居然是什麼鳥關,還有這樣的關,這太特麼的令人無語了。

不過,也無所謂,鳥關就鳥關吧,倒要看看是些什麼樣的鳥要讓他闖關了。

的確,不光是楚凡覺得莽逼,就是場外的鬼們聽到第六關居然是鳥關後也是一陣面面相覷。 楚凡不知道是些什麼樣的鳥讓他闖關,鬼們也不知道。

的確,闖關地自從幾千年前建立起來,還沒有人成功闖過兩關,而象楚凡這樣連續闖過五關,進入第六關的人還是破天荒第一次。

接着那個森寒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十秒鐘的時間已到,馬上進入鳥關,年輕人好好享受吧。”

楚凡聽到這個聲音,隨即笑了笑,來了,終於來了,終於可以看到是什麼鳥了。

很快地,楚凡的眼前一陣變化,突然看到好多的鳥在飛來飛去,而且這些鳥個頭都很大。

這些鳥不僅個頭大,而且還是各種顏色,是什麼鳥都有。

是的,什麼鳥都有,既有黃鳥,也有白鳥,既有麻雀,也有烏鴉。

只是無論麻雀也好,烏鴉也罷,都是大個頭,就是麻雀看起來也有母雞那麼大,烏鴉更是大得象一隻兔子。

楚凡看到這麼多的大鳥,而且還大得離譜,大得變態,不由得一陣莽逼。

而這些鳥看到楚凡後,當即眼神不善,隨即向他飛了過來,而且都張開鳥嘴向楚凡和女鬼的身上搞了下來。

楚凡一下子閃開了大鳥的攻擊,女鬼閃得慢了一些,被一隻大鳥搞了一下。

好在女鬼穿的那件衣服是一件寶貝,雖然被大鳥搞了一下,但是沒有搞破,也沒有搞出血。

的確,女鬼的身體和人並沒有兩樣,她雖然是一個鬼,但身上也有血,如果被大鳥搞到的話,也會出血的。

而現在,很多的大鳥都向楚凡和女鬼撲了過來。

女鬼被大鳥搞了一下,雖然沒有搞破,但她還是嚇得不輕,於是又往楚凡的懷裏鑽了鑽。

楚凡隨即聞到一股奇香撲鼻而來,又是精神一振。

那些大鳥還是那麼多,密密麻麻的向楚凡和女鬼撲了下來。

好幾只大鳥都撲到了楚凡的面前,正要搞他,但楚凡的動作很快,一下子抓到了鳥頭,而且還抓住了幾隻鳥頭,隨即用力一擰,接着一下子將它們扔了出去。

可是令人沒有想到的是,這幾隻鳥明明被楚凡擰斷了脖子,而且還扔出很遠,但它們並沒有死,在地上撲騰幾下又活了過來。

楚凡隨即一陣莽逼,沒想到這些鳥居然是不死鳥,這就有些難搞了。

而現在,這麼多的大鳥又一齊向楚凡和女鬼撲了過來,楚凡的動作也是很快,來一隻就抓一隻,每次到抓到鳥頭,隨即用力一擰,一下子擰斷脖子,又扔了出去。

而這些鳥又很快活了過來,又向楚凡和女鬼攻擊。

如此一來,楚凡只有不斷地抓住鳥頭,不斷地擰斷鳥的脖子,不斷地扔出很遠。

而扔出去的大鳥又很快撲了回來,這就形成了一個循環,無論楚凡的動作有多麼快,無論他擰斷了多少大鳥的脖子,但這些大鳥就是不死,又飛回來向他進攻。

場外的鬼們看到這一幕,都是感覺十分的震驚,同時也是十分的過癮。

不過這一關的大鳥並沒有人管理,也沒有管鳥的鳥鬼頭,這些不死鳥也不知道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現在不管是大鬼還是小鬼,他們都是十分震驚地看着場內發生的一切,看到楚凡手忙腳亂地和那些大鳥周旋。

這些鬼既震驚這些大鳥的變態,也震驚楚凡的動作是如此之快。

的確,這麼多的大鳥一齊飛過來搞他和女鬼,如果動作不快的話,只怕一瞬間就要搞死掉。

可是,現在大鳥雖然不斷地撲擊,雖然不斷地進攻,但楚凡還是沒有受到傷害,更沒有被搞死,而且還要護住女鬼。

的確,這挺不容易的。

而這些大鳥又打不死,眼看打死了,接着又活了過來,又飛過來搞他和女鬼。

大鳥的數量雖然沒有增加,雖然還是這些,但他們在打不死的情況下,就可以循環反覆的運動,這就厲害了。

場外的鬼們現在都是目不轉睛地看着楚凡戰大鳥,越看越驚心,越看越激動,越看越過癮。

楚凡還是抱着女鬼在大鳥中來回穿梭,不管有多少隻大鳥向他撲來,他都是一下子抓住鳥頭,隨即扭斷脖子,隨即扔了出去。

沒錯,楚凡雖然看起來險象環生,差點被大鳥們搞死,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楚凡穿梭在大鳥之中,速度越來越快,剛開始的時候還有些手忙腳亂,現在已經從容了許多。

的確,這些大鳥雖然打不死,但他們想要搞到楚凡也是不能夠。

大鳥剛一衝到楚凡的身前,就被他捉住了,隨即扭斷了脖子,隨即扔了出去。

楚凡這下動作在不停地運動之下,也是越來越熟悉,到得後來,幾乎閉着眼睛都可以抓到鳥頭。

不知不覺地,時間又過去了一個時辰,楚凡還是周旋在大鳥之中,無論大鳥如何向他進攻,他都能抓住鳥頭。

女鬼剛開始的時候怕得不行,現在已基本上控制了情緒,再也不怕大鳥。

不過,女鬼並沒有什麼技能,雖然她不再怕大鳥,但也抓不住鳥頭,還是隻能楚凡在保護着她。

不過,這樣就很好了,楚凡的動作越來越快的情況下,保護女鬼並沒有什麼問題。

而這些大鳥看到久攻不下,突然停止了進攻,而是全部飛到空中圍成一圈,而且還嘰嘰喳喳地叫過不停,就象在開鳥會,就象在開圓桌會議一樣。

場外的鬼們看到這些大鳥突然飛到空中開會,不由覺得很好奇,都是緊盯着這些大鳥。

楚凡還是那麼從容地站在那裏,並沒有動一下,女鬼又摟緊了楚凡的腰,還親了一下,楚凡隨即聞到一股異香,感覺舒服極了。

的確,楚凡雖然知道大鳥正在開會如何搞他,但他一點也不害怕,不管這些大鳥憋什麼壞水,他都不怕。

的確,楚凡還是那麼淡定,還是那麼瀟灑地站在那裏,女鬼也不時發出一陣笑聲。

的確,女鬼的笑聲還是蠻好聽的,她畢竟不同於一般的鬼,她不管是鬼魂還是身體,還是聲音都一如生前。

大鳥們開完會後,馬上向楚凡撲了下來。 楚凡看到大鳥又撲了過來,隨即出手,一把就抓住了鳥頭,接着用力一扭,就扭斷了鳥脖子。

楚凡隨即將扭斷脖子的大鳥丟出很遠的地方,來一隻扭一隻,來兩隻扭一雙。

沒錯,楚凡的動作特別快,這些鳥只要撲到他的面前就被抓住了,隨即扭斷脖子丟開。

只是這些鳥都是不死鳥,雖然扭斷了脖子但它們就是不死。

因此,這些鳥又很快飛了回來,又向楚凡和女鬼撲了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