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座聖女峰高高聳起,在白色古裝長裙襯托之下,一眼看過去,就像神話劇中的女王一樣。

氣質那麼冷傲,那麼吸引人,縱是葉雄見慣美女,也不由得失神。

原來這就是惡靈的真面目,這也太耀眼了吧!

「看什麼看,沒見過嗎?」

惡靈似乎剛醒,根本就沒現自己已經變了,目光茫然在四周看著,問道:「這裡是什麼地……」

話還沒說完,她整個呆住了,因為她現,自己嘴裡說出的話,是千年前的她的聲音,而不是楊心怡的口音。

黑石項鏈居然有如此通天能力,把一個人的靈魂完全還原,這是何等逆天的能力。

惡靈飛快地跑到海邊,從倒映中看著自己的模樣,頓時又驚又喜:「這到底是什麼回事,難道我恢復肉身了?」

「做夢。」葉雄毫不留情給她潑了一盤冷水。

「我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模樣,你催的那條項連到底是什麼東西?這裡是什麼鬼地方?」惡靈一連問了幾個問題。

葉雄花半小時,才將黑石項鏈的由來跟功能跟她說了,聽得惡靈震驚不已。

「凡間居然有如此逆天的法寶,這怎麼可能。」她驚道。

「我開始也不敢相信,但是後來我不得不相信了。」葉雄道。

惡靈運用自己的元氣,然後驚人地現,半點元氣都沒有了。

「這裡是幻境,在人間所有的東西,在這裡都沒有;在這裡得到的東西,回到凡間之後,也會消失無蹤。」

葉雄蛋疼地將這裡的幻境跟她說了一遍,然後得意地說道:「你現在最好別欺負我,因為在這裡,你是打不過我的。」

接下來,葉雄開始在周圍查看環境。

想要破開幻境,必須要了解周圍的情況,找到破陣之法。

海島很小,方圓不過百米,葉雄花了不到一個小時,就把這個小島走了一遍。

小島中間有一片樹林,樹林中間有兩畝地,一眼泉水,泉水旁邊有一間小木屋。

葉雄進房看了一下,裡面有耕地用的傢具,跟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

米缸中,有能吃一個季度的米,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沒有人,沒有動物,沒有娛樂設施,沒有電腦,沒有書本。

葉雄可以猜測,人如果在這裡住下去,不到一個月,肯定會瘋的。

惡靈在外面轉了片刻,也找木屋了,問:「你找到出幻境的辦法沒有?」

「沒有。」

「那你還不快去找,還愣著幹什麼?」惡靈急道。

「就算能找到出去的方法,也要在半年之後才能出去。」

「為什麼?」

「索尼王子說,軟骨散在身體之內,要大半個小時之後才出去,在這秘境之中,時候更換率跟外面是不一樣的,這裡要半年,外面才過一個小時,不然咱們提早出去的話,只是送死。」葉雄解釋。

「我們要在這個鬼地方呆半年?」惡靈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恭喜你,答對了。」葉雄咧嘴一笑:「有這麼一個大帥哥陪你,你怕什麼?」

「我不會相信你的鬼話,更加不相信離不開這裡。」惡靈說完,又出去了。

葉雄檢查之後,現這木屋之中,只有一張床,只好背著一把刀出去砍樹,準備再造一張床。

像惡靈這樣的女人,會跟他睡一張床,那才見鬼了。

因為沒有元氣,葉雄此刻就是個凡人,所以花了一整天的時候,才砍下幾株樹,將木頭劈開,放到大陽下面曬。

相思入骨:陸少請止步 剛砍下的樹木濕氣很重,睡了會不舒服,很容易起風濕病,所以必須要曬一段時間。

傍晚,惡靈回來的時候,無比沮喪,什麼都不想說,臉色一直在黑著。

葉雄知道她一時之間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不敢去惹她,由她慢慢接受。

畢竟她可是千年老妖,應該很快就能接受現實的。

千年修鍊歷程,她都修鍊過去,這半年時間,她怎麼也能熬過去的。

葉雄找出米,估量了一下,然後開始煮飯。

樹林里,有些野菜,他摘了些做樣小菜,不置於那麼單調。

惡靈拿著碗,看眼桌面上那孤伶伶的一碟小菜,只吃了兩口,就完全沒有胃口了,把筷子拍在桌面上。

「這東西怎麼吃?」她怒道。

「樹林中就這點野菜能吃的,沒辦法,將就一下。我明天下海看看,能不能捕點魚。」

「我又沒怪你,我只是怒這該死的幻境,還讓不讓人活。」惡靈罵咧咧地走進房間。

葉雄吃了兩口乾巴巴的糧食,夾了兩口菜,然後啪地將筷子扔到桌面上。

「去你娘的,這日子是人過的嗎?」

他無法想象,怎麼在這個該死的幻境之中,渡過半年。

而且,他隱隱覺得,半年不一定能出去。

整整一夜,葉雄都沒怎麼睡,他在客廳地上,隨便鋪了張被子睡。

房間里,惡靈輾轉難眠,同樣一夜沒睡。

第二天一早,葉雄很快就起床,然後跑到海邊抓魚。

換在能力沒喪失之前,抓點魚再容易不過,但現在沒有了能力,他抓了半天,都沒能逮能魚,只撿了幾隻小貝殼。

他將貝殼肉用刀刮出來,做了點肉粥,口味還行,惡靈今天還數多吃了一點。

「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惡靈覺得自己什麼都沒有做,似乎有點內疚。

「你自己先開誤樂,或者想想,有什麼可以讓你的時間過去快一點。」葉雄說。

在這地方,如果不找點娛樂,根本就不可能熬下去。

「我不會找什麼娛樂?」

「你喜歡什麼,會什麼?」葉雄問。

惡靈想了一下,搖了搖頭,說:「我除了修鍊,什麼都不會。」

「你都是上千歲的人,怎麼可能什麼都不會?」葉雄伸出手,說數著:「象棋,圍棋,唱歌,畫畫,寫?總有一點會吧?」

惡靈搖了搖頭。

葉雄真是醉了,真不明白她這千年來,是怎麼過來的,連這些都不會。

婚婚欲醉:霸道總裁要不夠 說!雙胞胎小鬼頭是誰的? 總不能除了修鍊,什麼都不幹吧?

(本章完) 「我先把該做的事情做好,然後再教你下棋,先下象棋,很簡單的,以你的聰明才智,很快就能超過我。」葉雄安慰她。

吃完早餐之後,葉雄開始下地幹活,屋裡有大米種子,缸里的米只夠他們生活一個季度,不種地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設計這境界的人,真他娘的就是變態。」

葉雄一邊揮著鋤頭,一邊破口大罵,將設計黑石項鏈的人祖宗十八代都罵遍了。

滿頭大汗地將地翻了一輪之後,葉雄又去海邊鋪魚了。

運氣很壞,只抓到一條兩指大的小魚。

「看來明天要弄幾個魚籠,看看能不能下些陷阱抓魚,不然的話,根本就鋪不到魚。」

晚上吃飯的時候,兩人眼珠子直勾勾地望著那條小魚,狠狠地咽了口唾沫。

突然,惡靈直接將小魚夾走,放到自己碗里大吃起來,彷彿吃到天下間最美味的食物一樣。

「我說,能不能別這麼自私,好歹給我留點魚頭魚尾啊!」葉雄無語了。

「誰讓你這麼沒用,捕一整天,才鋪到這麼條小魚。」惡靈罵道。

「這小島鳥不拉屎,有魚游過來算好了,你以為那麼容易抓?」葉雄沒好氣地回道。

「給你,別說我自私。」惡靈將魚頭夾給他。

「姐姐,你果然是外冷內熱。」葉雄嘻嘻笑道。

「我這輩子,最討厭吃魚頭,臟死了。」惡靈補充了一句。

葉雄的笑容,瞬間就凝固了,敢情她是不喜歡才給自己,不是可憐他。

接下來幾天,葉雄每天三點一線。

地里,海邊,木屋。

開始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民伯伯生活。

一個月之後,他開始有點熬不住了。

地時的莊稼已經種下,捕魚器已經布下,運氣好的話,能抓到魚,運氣不好的時候,什麼都沒有。

沒魚的時候,兩人只能有一頓沒一頓地吃。

開始的時候,惡靈吃的時候還罵咧咧的,直罵葉雄沒用,連魚都捕不到。

這時候,葉雄總是嘻嘻一笑而過,當她的出氣筒。

到後來,她的話漸漸少了,甚至可以整天都不說兩句話,整夜睡不著。

這種時候,往往是一個精神開始崩潰的時候。

當一個人,還在不斷罵這罵那的時候,還有救,如果什麼都不說,問題就大了。

說實在話,這兩個月,葉雄過得也非常辛苦,特別下地或者捕魚的時候,他嘴裡就沒停過罵人。

但是在惡靈面前,他從來都沒有吐槽過。

一個人絕望還有救,如果兩個人都絕望的時候,那就徹底沒救了。

這天,葉雄運氣很好,捕到五條魚,而且個頭不小。

他欣喜地將魚兒用兩條下鍋,另外兩條用鹽腌起來,留第二天用。

但不是每天都有這樣的運氣,在這種鬼地方,只能熬一天算一天。

晚上,他用心煎了幾塊魚餅,再用一條魚煮了點魚湯。

惡靈總算吃得津津有味,心情也略略好了一點。

「吃完飯之後,我教你下象棋,好不好?」葉雄問。

「好。」惡靈點點頭。

文娛大主宰 葉雄暗喜,早陣子,惡靈心情不好,哪怕他怎麼說,惡靈都不願意學象棋。

現在她終於肯學了,只要她能沉迷其中,日子會過得很快。

人只要多一樣興趣,活下去的勇氣,就會多很多。

飯後,葉雄收拾好桌子,將木製象棋連同石板刻好的棋盤放到桌面上。

「我把走法跟你說一遍,很簡單,以你的聰明才智,很快就學會了。」

接下來,葉雄很耐心地將走法跟她說了一遍。

然後,他驚人的地發現,有些人在某些地方有天賜,但是在某些領域卻差得一逼。

比如,某些博士生,碩士生,其實情商低得一逼。

惡靈在象棋方面的天賦,實在不敢恭維。

葉雄很有耐心地教她,幾天之後,終於讓她入門了。

開始讓她車,馬,炮,等她熟了之後,再讓少一點,這樣走起來,才能旗鼓相當。

兩人殺個天翻地復,但是每次都是惡靈輸,她沒贏過一次。

惡靈性格非常要強,不做則已,一做就要做到最好,所以她一有空就研究。

終於有一天,葉雄只讓她一隻馬,最後讓她贏了。

耶!

她高興之下,整個人跳了起來。

半個月,不容易啊,終於贏了一局。

「恭喜你,明天開始,我就不讓你了。」葉雄笑道。

「明天不許你讓,總有一天,我會贏你。」惡靈保證。

「我就試目以待了,不早了,我先回房去睡了。」

葉雄回到自己的房間睡了,他的床早就做好了。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惡靈的笑容凝固了,久久無語。

她第一次發現,這個男人的背影,如此的偉岸。

這半個月來,是她過得最輕鬆的半個月,因為她學會了象棋,如果不是他教自己娛樂,她無法相象,自己怎麼才能熬過去。

她知道,他也過得不開心,有好幾次,她無意中看到他在地里,海邊,破口大罵。

她還看到,他在某些時候一個人靜靜地發獃,很不開心。

但是,他在自己身邊的時候,從來沒有出現過負面的情緒。

以前,惡靈不明白,為什麼他身邊會有那麼多的女人,個個都不是普通的女人,但是每一個都對他死心踏地。

現在看來,是有原因的。

惡靈獃獃地看著棋盤,久久發獃。

……

象棋下了一個月,惡靈又膩了。

飯吃膩了,魚吃膩了,菜吃膩了,她的人生,好像又沒有了生氣。

儘管葉雄變著戲法,把幾種魚成不同的做法,但是哪怕他手藝再高超,魚畢竟是魚,永遠也做不出肉的味道。

這天晚上,惡靈只吃了兩口飯,就啪將筷子拍在桌面上,回到房間。

葉雄看著桌面上沒動的魚,嘆了口氣。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別說惡靈一個女孩子家,就連他自己,都快吃吐了。

他將碗放下來,回到房間之中,說道:「吃點吧,我保證,明天一定給你找到好吃的,讓你大開胃口。」

「周圍都是大海,都是魚,能還弄出什麼東西。」惡靈沒好氣地說道。

「反正我答應,一定給你驚喜就是。」葉雄笑道。

「這可是你說的,別騙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