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老闆——我——”還未等皮拉瓦給出解釋,那年輕人又迫不及待地開口了,“是啊是啊,這傢伙竟然看不出我的畫是真品——”


“這種假貨你也看不出來是真是假?”

皮拉瓦之前說的可是一個外國來的人帶着一件自己看不出真僞的古董過來的,所以這個時候老闆說的便是英語了。

蘇逸聽到這個詞後,這纔開始看向那副古畫,“這是假貨?”

帶畫來的年輕人愣了一下,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你們想騙走我的畫吧?所以才說這是假貨?”

“行了,這樣的人,你知道該怎麼處理,用不着把我叫來。”中年老闆似乎有些不耐煩了,擺了擺手就讓皮拉瓦趕人。

這個時候,那名叫皮拉瓦的夥計渾身冒出了一身冷汗。

剛纔這年輕人一上來就喊價過高,倒是使得他一時間沒去注意這畫的是真是假。

慚愧慚愧,剛纔自己要是看出這是假畫,恐怕也不會吵這麼久了。

“不錯,老闆,是我的問題,只是我想向您介紹的可不是這位,而是這位。”

皮拉瓦說着,才用向站在一旁的蘇逸做出了手勢。

蘇逸微微點了點頭,走上前來。

蘇逸和青年給人的感覺幾乎是高下立判。


“哦!不知先生如何稱呼?”中年老闆道。

“我姓蘇。”蘇逸道。

“原來是蘇先生。”中年老闆恍然,隨即面帶笑容的就要看貨,蘇逸的着裝和表現讓人更信服蘇逸帶來的貨是真貨,對真貨自然不能懈怠了。。

於是,蘇逸幾人把剛纔進來賣畫開天價的青年給晾在了一邊。

“好,你們很好!到時候我一定要讓你們好看!”

青年放下這句狠話,憤憤不平地離開了。

“他手上真是假貨?”蘇逸卻笑着好奇的問了問。

“不知道,只不過他的態度讓我很不滿意,所以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不會收了。”中年老闆笑着搖頭,說出自己一番話的解釋,這話讓幾人都是認同的點了點頭。

蘇逸恍然道:“原來是這樣。”

蘇逸的眼力很好,即便如此也不敢只是一眼就對一件古董下定論,所以在聽了老闆的話後,這才明白對方果斷的關鍵。 “好了,不提他了,你能讓我看看你的木雕嗎?”中年老闆對蘇逸的態度,跟剛纔截然不同了,倒是那皮拉瓦這個時候也才明白過來爲什麼自己的老闆爲何剛纔會如此肯定那是假的了。

原來只是因爲這年輕人的態度。

蘇逸笑了笑,將剛剛拿出來的木雕,重新拿了出來,放在了兩人面前的桌上。

這木雕雕刻的是一尊小小的佛像。

對於來自於天朝的雕工,泰國的這些古玩商人自然是多有涉及,眼前這小小的佛像,竟是起源於唐朝的泉州雕刻。

只不過,因爲在當時的唐朝這種工藝纔剛剛興起,自然有一些瑕疵在其中,特別是這種小型佛雕,而這也成爲了鑑別這種木雕的一種方式。

獵愛入局:誘寵間諜妻

“這是!”中年老闆很有興趣的看了一會,突然問道:“不知道先生打算如何處理這木雕呢?”

“我?我只是想請你帶我開開眼界,至於這雕像嘛——如果你能讓我滿意的話,我送給你也無妨。”蘇逸笑着說道。

中年老闆先是皺眉,聽到蘇逸最後的話,臉上笑的很開心,一副不好意思的說道:“送就太……那可真是,就是不知道先生的要求是什麼?”

蘇逸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很簡單,帶我去你們的地下古玩市場看看。”

地下古玩市場?

但隨後,中年老闆理解了蘇逸的想法。

事實如此,像蘇逸這樣的人很顯然會對各種新奇的古玩感興趣,有錢的貴公子嘛,而在泰國,像這樣的外國人肯定是缺少一些門道,只是剛見面就送了自己這麼一份大禮——

中年老闆心裏覺得多少有些說不過去,態度變得遲疑起來。

蘇逸知道不解釋清楚,對方未必會接受自己的好意,立刻道:“這木雕是唐朝工藝,年代已久不錯,充其量不過是數萬RMB的價格,本就是什麼上不得檯面的東西。”

這話也沒錯,唐代比較名貴的雕刻大多都是巨型雕刻。像這種小木雕,雖然稀奇,卻也只是稀奇罷了,至少價格上不會有什麼天價存在。

“既然如此,我就笑納了。”中年男子恍然,臉上的笑容自然真誠多了。

“老闆這麼稱呼呢?”蘇逸笑着問道。

“叫我巴頌就可以了。”中年老闆回道。

蘇逸和巴頌討論了下木雕,巴頌接過這木雕又叮囑了皮拉瓦一番,很快帶着蘇逸跟藍靈兒走了出去,準備前往地下古玩市場。

路上,蘇逸笑道:“你的這個夥計眼力倒是很不錯。”

“是啊,我把他當成自己弟子在培養,沒點能力可說不過去。”

巴頌笑着解釋道,很快帶着蘇逸藍靈兒上了一輛黑色的轎車。

“現在就去博雅。”巴頌道。

“是。”司機得到指令後,便發動了車子。

很快,車子就朝着一個方向行駛了過去。

蘇逸跟藍靈兒坐在後排。

“對了,剛纔忘記問了,這位是?”巴頌坐在前排忽然回頭問到。

“我的女友。”蘇逸道。

“保鏢。”藍靈兒冷聲道。

兩個答案異口同聲地說了出來,讓巴頌愣了一會,很快大笑一聲。

“哈哈哈,蘇先生可真會玩啊。”巴頌笑的意味十足。

一路上,蘇逸和巴頌又聊了很多關於古玩的話題。

越是聊下去,巴頌就越是心驚。

古玩這一行,年紀越大才代表着眼力越高,雖說事無絕對,但大部分的情況卻都是如此。

蘇逸在此時所表現出來的樣子,則是讓巴頌越來越吃驚,也愈發看重蘇逸,對於蘇逸這個人真正放在了心上。

車子很快抵達博雅。

這個時候,蘇逸才意識到博雅竟是一座酒店,而且還是五星級的那種豪華酒店。

“你們平常都是在這裏搞的?”蘇逸問道。

“差不多吧,畢竟玩古玩的大部分都是有錢人哇。”巴頌一邊帶着蘇逸往裏走,一邊說道。

同時,巴頌不斷給蘇逸介紹這地下古玩市場。

“喲,這不是巴頌嗎?”突然,一道聲音從前方傳來。

迎面走來一老一少,其中老者看向巴頌的目光則讓人知道,剛纔是誰在招呼巴頌。。

“昆卡?你也來了?”昆卡是巴頌對這老者的稱呼,見到昆卡,巴頌有些詫異。

“怎麼,帶了你兩個新徒弟見見世面?”

昆卡笑笑,目光很快從巴頌的身上落到蘇逸跟藍靈兒的身上,並且主觀認爲是巴頌收的新徒了,全都沒往兩人其實是巴頌貴客的想法上去,態度顯得隨意而無禮。

“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嘛。”站在昆卡身後的少女非常高傲地說道。

這時,蘇逸才注意到了那少女的樣貌。

少女姿色可以說是上佳,不過跟藍靈兒比起來那就不是差了一點半點。

從她的語氣之中,蘇逸非常明顯地感受到了一股酸意。

蘇逸知道這恐怕是因爲藍靈兒長得比她漂亮許多的緣故。

所以,蘇逸就將她的這番話語當做是誇獎來接受了。

愛妃好甜:邪帝,寵上天! 茱妮,怎麼說話的?他們也算是你的後輩了。”昆卡突然訓斥道。

“後輩——”聽到這兩個字,蘇逸有些暈倒,莫名其妙自己就成了這麼個黃毛丫頭的後輩了?這些人自說自話的本事簡直是一絕啊。

“不——”巴頌倒是還想說些什麼,卻被蘇逸攔了下來,“趕緊走吧,我不想在這裏浪費時間。”

“好吧。”巴頌苦笑了一聲,這年輕人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被昆卡這麼一搞,很顯然是來了脾氣。

巴頌只希望蘇逸不要生氣到自己頭上來,跟這樣的人結交,對自己而言絕對不是什麼壞事,但也不要因此而得罪了蘇逸才好。

一行三人直接掠過昆卡兩人往前走了,茱妮不高興的看着,“爺爺,他們這是什麼意思?看不起我?”

“我的小寶貝,他們哪裏敢看不起你,明明是沒膽子站在你面前,你再怎麼說也是古玩界的一顆新星呢。”昆卡笑着解釋道。

聽到背後傳來的聲音,蘇逸差點暈倒。

和着自己不想挑事的想法又被人給誤解了?


不過也罷,橫豎對方和蘇逸無關,只要之後眼不見爲淨就好了。

很多時候事情越是這樣想,就越會往相反的方向發展。

接下來,蘇逸簡直就像是被這姑娘給盯上了一樣。

在巴頌帶着蘇逸參觀了一下這些古玩市場之後,巴頌離開了,蘇逸就帶着藍靈兒自己去逛了,只是留了一個巴頌的電話,用來有事情的時候聯繫。

但蘇逸藍靈兒和巴頌分開沒多久,茱妮,忽然出現,跟了上來。

蘇逸二人走到哪裏,這小妮子都會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然後像是顯擺一樣將那些古玩店的東西一一介紹給蘇逸藍靈兒。

蘇逸倒是知道這女孩是想顯擺自己的知識,但——

姑娘你難道沒發現自己已經成了一個免費導遊了嗎?

蘇逸可不會說破這些,本來蘇逸也不想麻煩巴頌那樣的人給自己帶路,畢竟巴頌的名聲似乎很大,讓巴頌帶自己走會有不少麻煩。現在這麼個傢伙自動送上門,蘇逸哪裏會推辭啊。 一路上,或許是刻意顯擺,茱妮竟是從來沒有停下過介紹。

於是,蘇逸也知道了不少關於這古玩市場的事情。這得多虧了茱妮如此熱情的表現。

“你這人,跟着師父怎麼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一樣?”茱妮見蘇逸完全像是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新人一樣,立刻有些鄙夷了起來。

蘇逸卻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說話。

三人繼續在古玩市場裏逛着,在大致上轉完了一圈後,找到了一處歇腳的地方停了下來。

地下古玩市場正如蘇逸所料的一樣,幾乎全部都是黑貨,甚至有不少還是市面上被報失竊的古玩。

但就在蘇逸準備將自己的發現跟吳強東聯繫的時候,迎面走來三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