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過頭,凌雲還是罵道:「還有你這個鳥人,我***,今天本少爺不將你們兩人碎屍萬段,我。」

「我你妹,一個畜生也在這裡唧唧歪歪,從個小缺鈣,長大缺愛,姥姥不疼,舅舅不愛。左臉欠抽,右臉欠踹。驢見驢踢,豬見豬踩。天生就是屬黃瓜的,欠拍!後天屬核桃的,欠捶!終生屬破摩托的,欠踹!找個媳婦屬螺絲釘的,欠擰!你說你,爺爺我教你練刀,你練劍,你還上劍不練,練下賤!金劍不練,練銀劍!給你劍仙你不當,賜你劍神你不做,非死皮賴臉哭著喊著要做劍人!」

這是楊天問第二次罵人,不過這罵功一出,直接震驚了所有人,畢竟在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人能夠罵的出來。

被這麼一罵,凌雲也瞬間愣在了當地,不過很快,凌雲立刻大嚷道:「你們兩個為何還不出手?」

出手?

聽到少宗主的話,南宮無敵和獨孤恨天兩人都有些無奈,他們已經明顯的看出,站在他們面前的三人,都是武師,更何況,他們還不了解三人的實力到底如何,萬一都是深藏不露的人,那到時候麻煩可就大了。

更何況,之前他們已經派出三位武師,而三位武師卻沒有回來,其實這已經說明了一切問題,不過少宗主下了命令,還有著之前宗主的親口命令,他們不可能不出手。

不過兩人並沒有立刻出手,獨孤恨天則是說道:「錢老,我們相處這麼多年,實在不想對你下手,這樣,你只要乖乖隨我們一起返回紫霞宗,到時候我們兩人以性命擔保,一定會讓宗主饒你不死,如何?」

「獨孤長老,你和他多說廢話幹什麼,直接殺了得了。」

「閉嘴。」

閉嘴?聽到獨孤恨天居然讓自己閉嘴,凌雲的臉色瞬間轉冷,不過他也知道如今的情況對自己不利,一旦沒有了兩人的庇護,那麼他就凶多吉少了,雖然心裡很是不爽,這一刻他只能忍了。

「哈哈哈,你們身為堂堂的武師巔峰,只差一步就可以達到武王,本來紫霞宗應該讓你們寸步不離的閉關修鍊,可是紫霞宗如今是怎麼做的?居然幫著這個廢物前來報仇,我想問兩位一句,這個除非是不是死有餘辜?」

「錢老,我們承認,少宗主的確有些不對,不過他始終是宗主的唯一兒子,正所謂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看在宗主的面子上,你也不應該背叛紫霞宗。」

「記住,我沒有背叛紫霞宗,是紫霞宗先拋棄的我,如果當初不是少爺,說不定我早就死了,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個畜生。」

「錢老,你已經犯過一次錯,我們不希望你繼續犯下去,跟我們回去,一切都可以從頭再來。」

「從你妹,在這裡唧唧歪歪,你們兩個從小缺鈣,長大缺愛,姥姥不疼,舅舅不愛。左臉欠抽,右臉欠踹。驢見驢踢,豬見豬踩。天生就是屬黃瓜的,欠拍!後天屬核桃的,欠捶!終生屬破摩托的,欠踹!找個媳婦屬螺絲釘的,欠擰!你說你,爺爺我教你練刀,你練劍,你還上劍不練,練下賤!金劍不練,練銀劍!給你劍仙你不當,賜你劍神你不做,非死皮賴臉哭著喊著要做劍人。」

作為楊天問的弟子,周天沒有學到其他,先是學到了罵人,而且罵人的話,也是一字不漏,而獨孤恨天和南宮無敵身為武師巔峰,又是紫霞宗的長老,何曾被人如此辱罵過,沒有絲毫的遲疑,獨孤很甜的身影瞬間朝著周天而去。

可是楊天問可以看著此人對周天動手嗎?

顯而易見。

楊天問手中忽然出現砸天動地錘,毫無聲息的狠狠揮向了獨孤恨天,對於面前的三人,獨孤恨天有著強大的自信,要是單打獨鬥的話,相信三個人之中,沒有一個人是他的對手,哪怕是偷襲。

嘴角勾畫出一絲冷笑,根本懶得動用任何武器,獨孤恨天直接翻身一腳狠狠的揣想楊天問,可是他千算萬算都沒有想到,對方使出的這柄鎚子,足足有著十萬八千斤重,不過這一切都晚了,就在兩者相互碰撞在一起的時候,獨孤恨天立刻發出一道慘叫,隨即被砸天動地錘直接狠狠的砸了出去。

雖然獨孤恨天及時收住了腳,可是砸天動地錘的威力實在太強悍了,就算如此,他的整條腿也被瞬間砸成肉餅,整個身體骨頭全部碎裂,直接一命嗚呼。

看到剛剛的一幕,雖然周天和錢老早已見過這種場面,可是兩人還是有些震驚,畢竟中級武師和武師巔峰根本就是兩個不同級別的存在,更何況,剛剛他們所看到的畫面是,少爺同樣用一招滅殺了一位武師巔峰,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就算打死他們都不會相信此事是真的。

可是在剩下的南宮無敵和凌雲眼裡,此事卻有點見鬼,那可是貨真價實的巔峰武師,怎麼可能被對方一招秒殺,怎麼可能,難道對方是武王?

一想到武王,凌雲的臉色就徹底變了,更何況,就算對方不是武王,剛剛能夠一招滅殺獨孤恨天,那麼也可以一招秒殺南宮無敵,要是兩位長老全部被秒殺的話,到時候他該怎麼辦?

「南宮長老,你來抵擋住他們,我先撤離回去搬救兵。」

聽到此話,所有人全部都笑了,尤其是錢老,笑聲之中充滿了嘲諷,又是歷史重演,說道:「南宮長老,你也看見了,這就是你所謂的主人,這就是你有難,他根本不會管你死活的畜生,為這樣的人賣命,值得嗎?」

對於凌雲居然要獨自理離開,其實南宮無敵心裡已經很不爽,如今聽到錢老的話,更加不爽起來,可要知道,這個禍本身就是凌雲所惹,而他們只是為他前來報仇,現在倒好,自己還在這裡站著,這個畜生就揚言要獨自離開,簡直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秘洞可忍菊花不可忍。

「南宮長老,我剛剛並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擔憂你不是他們的對手,所以想儘快返回搬來救兵。」

擺擺手,阻止了還準備繼續往下說的畜生,南宮無敵說道:「我現在終於知道,為何錢老會離開紫霞宗,有你這樣的畜生,就算是我,也絕對不會留下。」

聽到南宮無敵此話,凌雲的臉色頓時一變,可是楊天問三人卻是驚喜萬分,按照這話,南宮無敵豈不是要離開紫霞宗,加入丹盟? 「錢老,雖然我會離開紫霞宗,但是也不會加入丹盟,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將今日之事說出去,告辭。」

拒絕了?

聽到面前的武師巔峰拒絕加入丹盟,楊天問臉色瞬間一冷,不能為我所用,就必須儘快滅殺,否則一旦此人將今日之事泄露出去,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還沒有等他出手,一邊的錢老已經說道:「少爺,還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此人,我可以用性命擔保,此人決計不會將今日之事泄露出去。」

錢老都如此說了,楊天問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只能看著此人快速離去,而站在一邊的凌雲,原本蒼白的臉色越加蒼白起來。

「楊天問,如果你敢殺我,我父親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草,心裡狠狠的鄙視了一番眼前這位紫霞宗少宗主,當真是腦殘之際,在這種情況下,此人居然還敢拿出自己父親來嚇唬人,難道他看不出,既然自己看殺紫霞宗五大武師,難道還會怕紫霞宗嗎?

殺了四位武師,放走一人,如今的楊天問心裡很清楚的知道,他與紫霞宗已經成為了生死之敵,至於殺不殺面前此人其實都一樣。

「哼,腦殘。」

「錢老,一直以來,我對你都不薄,難道你真的要殺我?」

「閉嘴,你這個小人,當初你棄我而不顧的時候,你怎麼不說此話?再者說,現在要殺你的人是少爺,又不是我,你要想活命,就和少爺說。」

說完之後,錢老說了一聲,就離開了院內,朝著後院而去,轉眼間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這個時候的楊天問嘴角忽然流露出一絲冷笑,說道:「少宗主,做太監的滋味如何?」

太監?還他媽滋味如何?當初還是男人的時候,他最大的樂趣就是玩女人,而且還是玩各種不同的女人,可是自從被廢以後,他人生之中的樂趣就徹底失去了,如果說他這一生最恨的人是誰,那麼毫無疑問,百分之百是眼前此人,如果可以的話,他恨不得將眼前此人五馬分屍。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他連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更加不要說對付此人了,左右看了看,看到這種情況,凌雲忽然跪倒在地,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哭著說道:「楊天問少爺,一切都怪我,我不是人,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諒我這一次吧,求求你了,我可以向你保證,從現在起,你就是紫霞宗的貴賓,我以後再也不來找你了。」

對於凌雲忽然向自己跪下,不管楊天問還是周天,直接愣在了當地,因為對於眼前此人的演技,兩人簡直佩服到了五體投地,居然還是鼻涕一把淚一把,如果不是之前就了解了此人,說不定還真的會被此人給騙了。

「這也是人?」

「不知道,也許是畜生,不過這種人,不死留下也是害。」

「楊天問少爺,求求你放過我吧,當初你已經打斷了我的小鳥,我如今已經是一個廢人,你就留下我這條狗命吧。」

「少爺,該如何處置此人?」

「我懶得動手,此人就交給你了。」

說完之後,楊天問也離開了現場,根本無視凌雲的哭天喊地,直接離開了宅院,朝著天涯閣而去,而周天冷笑著走向凌雲,不管凌雲如何求饒,周天從頭到尾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殺人?他最在行了。

天涯閣,楊天問並沒有進入,畢竟如今天涯閣和丹盟乃是敵對關係,要是貿貿然進入的話,恐怕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他可不想讓藍姐姐難做。

「你是何人?」

「丹盟楊天問,你去通告藍閣主,就說我要見他。」

天涯閣守衛也不敢有絲毫的遲疑,立刻轉身進入天涯閣進行通告,不一會的時間,稟報的人快速返回,說道:「閣主有請。」

嬌妾 對於天涯閣閣主會見自己,楊天問其實早已猜到,跟著守衛進入天涯閣,左拐右拐,來到一間房間外停住,而守衛敲敲門,房間內傳出一聲進來,隨後守衛快速離開,而他則是獨自進入。

整個房間給人一種古樸的氣息,桌子後面坐著一個中年大漢,長相與藍鳳凰有著七八分相似,不用問,楊天問已經猜到,此人應該就是天涯閣閣主。

「你就是丹盟楊天問?」

「沒錯,藍閣主客氣了,」說完之後,楊天問直接坐在天藍對面,神態自若,就好像面前的男子根本不是什麼天涯閣閣主似的。

「你找我有事?」

「這次我來,只是想告訴藍閣主一聲,紫霞宗的五位武師已經全軍覆沒,看來天涯閣想要藉助紫霞宗對付丹盟是行不通了。」

聽到此話,藍天雙眼頓時射出一道精光,五位武師,他心裡很清楚紫霞宗內的五位武師代表著什麼,就算是天涯閣想要對付這五位武師,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對方呢?短短的一天時間,居然就將紫霞宗的五位武師全部格殺,這說明了什麼?豈不是丹盟的實力很強大?

直到這一刻,藍天才知道自己一直以來看走了眼,丹盟雖然只是剛剛建立,可不管是哪一方面,都是無比的強悍,甚至在武力方面都不能小視,在震驚的同時,藍天心中也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畢竟這次是紫霞宗先出手,而天涯閣沒有動手,否則損失的就是天涯閣的人了。

五位武師,不要說紫霞宗,就算是對天涯閣,也根本損失不起,這次損失了五位武師,相信天涯閣連哭都後悔死了。

「我的確沒有想到,丹盟的實力居然強悍,滅殺五位武師,是我失算了,不過就算如此,你真的以為丹盟可以擊敗天涯閣和海角樓?」

「錯,我想藍閣主是搞錯了一件事,從頭到尾,我丹盟都沒有任何意思要與天涯閣為敵,我們兩家之所以會搞成如今這種局面,原因很簡單,就是天涯閣一直咬著我丹盟不放,試問藍閣主一聲,如果換成是你,你會如何?」

藍天也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其實要不是之前長老們一致要對付丹盟,相信天涯閣和丹盟根本不會弄到如今的地步,可是不管如何,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不管誰對誰錯,已經不再重要。

「我相信你這次前來,並不是只想告訴我這件事吧?」

藍天也不是傻子,當然知道對方不可能前來只是為了炫耀自己殺了五位武師,其實在他心裡,的的確確也很佩服眼前這個年輕人,根據鳳凰所說,此人只是青雲鎮楊家的一個私生子,短短在幾個月之內,就強勢崛起。

「我也不說廢話,我喜歡你的女兒。」

「什麼?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

「知道,我的的確確喜歡你的女兒,相信以我的實力,日後一定能夠得到藍姐姐的青睞,如果你成為了我的岳父,那麼我們繼續斗下去根本沒意思,到時候只會讓藍姐姐夾在中間為難,所以這次我來,就是想要和藍閣主商量一下,我們兩家霸佔,然後開始合作,如何?」

聽到此話,藍天徹底沉思起來,因為此事非同小可,先不說對方是否真的喜歡自己的女兒,單說天涯閣和丹盟已經水火不容,要是兩家不開戰,反而合作的話,那麼外人該如何看?其他長老又該如何看?

對於藍天心中所想,楊天問又何嘗不知道,心中冷笑連連,說道:「我知道你在擔憂什麼,相信藍閣主也知道,一旦我們聯手,一起對付海角樓的話,日後整個帝國就是屬於我們的。」

「就憑丹盟?」

「我知道以丹盟的實力,根本無法放在天涯閣眼裡,不過藍閣主對我煉製出的那四種丹藥如何看?」

「可以比擬七品丹藥,甚至八品,」雖然心中有著一萬個不願意承認,可是藍天卻知道,丹盟推出的四種丹藥,的確很逆天,這樣長久下去的話,丹盟完全可以憑藉著四種丹藥上位。

「既然藍閣主對我們的四種丹藥如此評價,那我有個提議,每個月丹盟向天涯閣提供一筆丹藥,相信有了這筆丹藥,天涯閣可以好好對付一下海角樓。」

「你真的願意將四種丹藥給我們?」

「藍閣主,不是給,而是入資,天涯閣所賣的金幣,四六開,你們四,我們六,如何?」

聽到對方的話,藍天點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言為定,此事稍後我會去和幾位長老說,不知道你每個月會給天涯閣多少丹藥?」

「四種丹藥,每一種六千顆,到時候天涯閣也按照我丹盟的方式來,每天只能賣出兩百顆丹藥,這樣以來,我們完全可以霸佔整個丹藥行業。」

其實一直以來,天涯閣最大的敵人不是丹盟,而是海角樓,如果能夠有機會絆倒海角樓,相信天涯閣的眾位長老一定不會反對,對於這一點,藍天有著十足的信心,更何況,還有著四種丹藥入駐天涯閣,到時候對於天涯閣也是百里而無一害。 短暫的商量之後,藍天和楊天問就已經搞定兩家聯盟的事情。

丹盟和天涯閣聯盟,無疑像是一顆炸彈,狠狠地投放在雷霆城之中,引起的震動肯定是巨大的。

和藍天談妥之後,楊天問並沒有立刻天涯閣,畢竟如今的天涯閣和丹盟已經關係修好,相信如今的天涯閣不僅不會對丹盟出手,更加不會對他出手。

「楊弟弟,你沒事吧?」

搖搖頭,楊天問說道:「沒事。」

「你找我父親幹什麼?」

對於藍姐姐知道自己尋找她父親的事,楊天問沒有感到絲毫的驚訝,不管如何,這裡始終都是天涯閣,而身為天涯閣大小姐的藍鳳凰,在天涯閣的地位很高,相信從他走進藍天房間內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此事。

「商量點事情。」

「商量點事情?你和我父親有什麼好商量的?」

聽到楊天問的話,藍鳳凰實在有些疑惑,不知道楊弟弟和自己的父親到底有什麼好商量的,畢竟如今的丹盟和天涯閣乃是死敵,天涯閣恨不得立刻置丹盟於死地,一般情況下,兩人見了一定會反目,怎麼可能坐下來好好商量呢?

對於藍鳳凰心中的擔憂,楊天問又何嘗不知道,笑著說道:「藍姐姐放心,我和伯父並沒有動用武力,而是和平商量,並且伯父也已經答應,從這一刻起,天涯閣不再向丹盟開戰,而且我們兩家自此聯盟一起對付海角樓。」

神馬?

父親已經答應天涯閣不再向丹盟出手?而且從此天涯閣還和丹盟結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每天打的你死我活的丹盟,會突然和天涯閣聯盟,而且還是一起對付海角樓?

這下藍鳳凰算是徹底震驚了,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問道:「楊弟弟,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父親為什麼好端端的會答應你的?」

「也沒什麼,剛剛我和藍閣主說,我即將成為他的女婿,所以藍閣主直接妥協,不再向丹盟出手,而且還聯盟一起對付海角樓。」

「女婿?什麼女婿?」就算藍鳳凰有多麼的聰明,這一刻也徹底的蒙住了,雖然她心裡也很喜歡面前的少年,可畢竟這種事情不是她一個女子該說的,而她也萬萬沒有想到,這個楊弟弟平時看上去很乖,對她也是百依百順,恭恭敬敬,卻如此大膽,直接找到父親說此話。

最震驚的還是,父親聽到此話並沒有絲毫的不悅,反而答應天涯閣日後不再向丹盟出手,並且兩家聯盟一起對付海角樓,如果不是親耳聽見,當真是難以置信。

「藍姐姐,我這個人不喜歡拐彎抹角,從小到大,除了母親之外,只有你對我最好,而見到藍姐姐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歡上了藍姐姐,我知道以我現在的身份還不配說這些,不過我可以答應你,日後我一定會成為絕世強者,更加會成為一名九品煉丹師,到時候我會親自向你的父親提親,而在此之前,我只希望藍姐姐答應我,不要嫁給別人,好嗎?」

聽到這番話,藍鳳凰瞬間愣住了,因為她萬萬沒有想到,對方會在這個時候向自己表白,這一刻,藍鳳凰算是徹底沉默了。

藍鳳凰心裡承認,自己也有點喜歡對方,可要說到嫁給對方,說實話,她實在有些不可能答應,可是此事她一時之間又不知道該如何向對方說,萬一傷害了對方怎麼辦?

本來開開心心表達的楊天問,看到對面藍鳳凰的臉色,瞬間明白了,臉色也瞬間變了,說道:「原來藍姐姐並不喜歡我,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辭了。」

說著,根本不給藍鳳凰任何說話的機會,楊天問起身快速離去,而藍鳳凰也沒有追去,畢竟就算讓她追上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離開天涯閣,楊天問感覺自己的心中就好像壓了一塊石頭,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因為他實在沒有想過,藍姐姐從來沒有喜歡過他。

之前,他總是認為自己是一個私生子,根本沒有權利追求藍鳳凰,而如今他也正式步入三品煉丹師之境,更是一手創建了丹盟,按照正常情況下,他應該算是有資格想藍鳳凰表白了,可結果?

想來想去,楊天問都知道,還是自己的地位不夠,如果自己乃是一位九品煉丹大宗師,或者是一位超級強者,相信藍鳳凰百分之百會答應,說到底,還是因為他的勢力不夠強大,拳頭不夠硬。

一夜無話,第二天,丹盟和天涯閣的戰爭忽然停止,雖然兩家沒有絲毫的公告,也沒有將聯盟的事情告訴任何人,可是很多人都開始懷疑,為何兩家不鬥了?

不過接下來,整個雷霆城的人都知道為什麼兩家忽然不鬥了,那是因為,天涯閣內忽然開始賣丹盟的四種丹藥,就算是傻瓜,也可以猜到這兩家之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看來兩家不僅不再開戰,反而丹盟將自己所擁有的四種丹藥全部給了天涯閣,要真是這樣的話,豈不是將海角樓坑爹了?

多一家賣四種丹藥,所有人都是驚喜不已,不過讓所有人都感到被坑爹的是,天涯閣和丹盟一樣,每天每種丹藥只賣兩百顆,多了沒有,而不管是丹盟還是天涯閣,所賣的丹藥都是一個價格,這已經說明,兩家百分之百是已經聯盟,否則不可能連價格對一樣。

丹盟和天涯閣聯盟,海角樓徹底慌了,畢竟一家天涯閣他們已經抵擋不住,更加不要說天涯閣和丹盟聯盟,要是按照這種情況下去,海角樓遲早會麻煩,所以天涯閣剛剛賣上四種丹藥的第二個時辰,海角樓的樓主,也是一位中年儒生來到了丹盟之外。

看到海角樓樓主親自來了,錢老和周天都有些驚訝,而他們的身份根本不夠招待此人,所以找來了楊天問,不管如何,楊天問始終都是丹盟的盟主。

丹盟後堂。

對於海角樓樓主親自前來,楊天問根本沒有絲毫的驚訝,畢竟天涯閣和海角樓都是帝國的兩大商行,而一直以來,天涯閣始終壓海角樓一頭,如今天涯閣在與丹盟聯盟的話,那麼對於海角樓來說,無疑不是一個好消息。

這次對付丹盟,從頭到尾海角樓都沒有主動,只是天涯閣一展開價格戰,海角樓也必須進行價格戰,可好端端的,天涯閣和丹盟忽然結盟,這下直接將海角樓害苦了,可是海角樓卻不能和天涯閣去說,只能前來丹盟。

「林盟主,這次我來,相信你也應該知道我是什麼意思,那我也不多說廢話了,這次對付丹盟,從頭到尾,我海角樓都沒有主動過一次,而如果我們不出手,一定會被天涯閣拖死,可就算如此,丹盟也不應該如何,和天涯閣既然聯盟,也應該說一聲。」

楊天問只是笑笑,並沒有多說什麼,畢竟他和天涯閣聯盟,乃是因為不想與藍鳳凰難做,要真是幹起來的話,丹盟根本不會懼怕天涯閣,可之前他已經答應了藍天,丹盟和天涯閣聯盟一起對付海角樓,所以不管如何,他都不可能在與海角樓結盟。

「相信你也應該知道,我們海角樓和天涯閣一直明爭暗鬥這麼多年,一直以來,海角樓都處於下風,如今你們結盟,這。」

「我也不多說了,只要林盟主答應和我們海角樓聯盟,並且將四種丹藥也由我們代賣,如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