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瑤——」她終於大哭著在她面前蹲了下來。

這世上,誰不愛自己的孩子,如果不是這丫頭太讓她生氣了,她會這麼做么?

俯下身,她想要抱她起來,可才一碰到,立刻被她冷冰冰的移開了,就好似,她和她不再是母女,而是一對陌生人一樣。

帝后看到,心裡終於像是被針狠狠刺了一下般:「瑤兒,母后也不是有意要打你,只是因為……」

「我知道,因為我根本就不是你親生的,不是么?」

「你說什麼?」 藍兮瑤赫然睜眼,眸光,盯著面前這個顯然吃驚不小的女人,全是冰冷的諷刺:「你以為我不知道么?當年你下凡間力劫,劫滿重返天界時,把我給扔了,然後你對別人說,是自己不小心弄丟了,可那天,明明是你把我騙出去之後,然後你重返天界的, 玩寶大師 ,你不覺得羞愧么?」

帝后聞言,臉色頓時一白:「你竟然……記得這事?」

藍兮瑤冷笑:「我當然記得,不要以為你刪了我的記憶我就不記得,從我被接上來的那天起,我就全記起來了。」

最後這句,藍兮瑤的語氣,已經冰冷到了極點。

帝后一聽,終於癱在了她的面前……

的確,當初是她不對,可是,她也是為了她好啊,當時的情況,如果把她帶上來,被人認出她的神識,那她就……

「兮瑤,母后承認當初是母后的不對,可是,你也不能用這樣的方式來報復你的母后啊,難道,這些年來,母后對你還不好么?對你們兄妹還不好么?」

藍兮瑤眸光如冰:「那是因為你對那個當年生我的人有愧,你才會這樣的,難道不是么?」

一句話落下,帝后,煞白如紙!

她竟然……連這個都知道?她真的知道她不是她的親生母親?她真的知道……?!!

「你——」

「你不用這麼驚訝,我既然這麼多年能夠把它當作不知道,心甘情願做你的女兒,那就表示,我沒有恨過你,我母親當初成全你,讓你重返天界,而你,也沒有因為她搶走了你的男人,就對我刻薄虐待,我很感激你,同時,也願意叫你一聲母后,可是,你今天為什麼就這麼狠心?難道在你的心裡,我們上千年的母女情分,還敵不過婉華那幾句謠言嗎?」

說到底,藍兮瑤其實還是很在乎這個母親的,當年,她雖然把她扔下不管,但是,她很理解她,因為當時,確實是自己的母親做了對不起她的事,利用她,勾引了父帝,然後有了身孕,像藉此機會一步登上天界,可結果,妖就是妖,她始終都是不能一步登天的。

後來,她覺察到自己的錯誤后,便以身為當時正在凡間歷劫的帝后擋了一道天雷劫,結果,她死了,帝后重返天庭。


本來,帝后當時是動了帶藍兮瑤上天庭的心的,可是,她終究是一個女人,一個女人,不管是變成什麼人?心裡都無法那麼寬容的做到允許自己丈夫和另外一個女人生的孩子享受天倫之樂。

於是,她把她送回了藍兮瑤母親的青丘狐族,也就是說,當時藍兮瑤在青丘出現,不是被狐族無意撿到的,而是被帝後有意送到的,之後帝后騙兮瑤離開,而自己則回了天界。

結果,回了天界后的帝后,每每一想到那個無辜的孩子,就備受折磨和煎熬,最後,終於跟自己的丈夫說出了此事。

當時的天帝聽后,很是震驚,因為九尾狐迷惑他一事,那是他去凡間探望帝后之時,所以,他即便是知道有這麼一回事,但絕不知道還會有個孩子出來,於是那天晚上,夫妻兩人第一次沉默了…… 天帝是在沉默自己的意志力不夠堅強,而帝后呢,則是在沉默自己的狠心。

後來,帝后還是先開了口,希望天帝把孩子接上來,畢竟,那是他的仙脈,不能隨便流露,而且,當時狐狸產下兮瑤的時候,仙膜也還留在她這裡。

天帝一聽,當然是欣喜若狂,既為帝后的豁達而感到狂喜,又為自己的糊塗造次而感到羞愧,於是把藍兮瑤接上來后,他便主動讓藍兮瑤做了她的女兒,而他,對她則是更好了。

可是今天,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

帝后終於也淚流滿面:「我若是不記著你是我的女兒,我又怎麼會發這麼大的脾氣?我若是不為你著想,我又怎麼會不把仙膜交給你?瑤兒,這千年來,我已經把你當作自己的親生女兒,所以,我不能看著你受苦啊。」

藍兮瑤一聽,身形抖了抖,片刻,終於將目光一點一點的轉過來,落在了這個她叫了整整一千年的母親身上:「可是,你知道么?父帝和大哥,這次為了我和二哥去神鳳山胡鬧的事,他們要把我嫁到東海去,你知道么?」

帝後點頭:「我怎麼不知道?我還跟你父帝吵了起來,可是沒什麼用啊。」

藍兮瑤冷冷一笑:「當然沒用,在他們眼裡,只有二哥才是最重要的人,什麼時候又理會過我這個來路不明的女兒的感受?」

「瑤兒,你……」

藍兮瑤擺了擺手:「母后,你要真還當我是你的女兒,我求你,把仙膜給我好嗎?」

又回到這事了。

帝后的臉色也跟著凝重了下來:「你到底要做什麼?」

藍兮瑤狠狠一閉眼睛:「救淳安!」

當下,她原原本本把這幾天來發生的事說了一遍,只是,未免她不給自己仙膜,沒有說自己的真正用途,而是只告訴她,那是裴淳安一直昏迷不醒,她想試試。

果然,帝后聽她這麼一說,總算是長舒了一口氣,繼而,真的從身上把她的仙膜給拿了出來:「記住了,不要沾染任何其他人的血,否則,你的仙身就毀了。」

連仙身都要毀去?

藍兮瑤終究還是哆嗦了一下……

如果連仙身都毀了,那她……

她突然不敢再想象下去了,只是,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帝后沒有看出她的情緒,但是想到她剛才說的話,眉間狠辣卻是忽然涌了過來:「那依你這麼說,這事都是婉華挑起的?」

藍兮瑤點頭:「襲月說,都是她設計的,不然,我昨晚也不會……」

說到這裡,想到自己此刻已經失去的東西,在母親面前,忽然就又淚光浮動起來。

帝后看到,又是心疼又是氣憤:「可憐的孩子,你放心,這事,母后一定會為你拿回一個公道的,至於那個奪走你清白的男人,你等著,母后定會讓不得好死。」

「你要做什麼?!」藍兮瑤一聽,也不知道怎麼了,忽然就急了起來。

帝后被她嚇到:「怎麼了?他一個區區人類,平白無緣無故就奪了你的清白,我當然要懲罰他啊。」 「可是他也是受害者啊。」

「那又怎樣?不管他是什麼立場什麼身份?只要他傷害了我的女兒,我就一定不能放過他!」

「不要!」


藍兮瑤終於被她最後這句話給嚇到尖聲大叫起來:「你不能殺他。」

「為什麼?」

「因為……因為……因為他是神鳳王后的哥哥,如果你殺了他,我怕神鳳王後生怒,襲月的實力你也知道的,要是他的妻子生怒了,恐怕這兩界就不得安生了啊。」

這倒也是哈!

帝后絲毫沒有發現,這其實就是自己的女兒在偏袒某個人,而是被她這話一提醒后,真的就開始陷入沉思中了。

藍兮瑤看到,趕緊起身:「母后,那我去了……」

「去吧。」

「母后——」

「嗯?」

「瑤兒不在的時候,你要記得好好照顧自己。」

帝后終於再度展開笑顏:「知道了,快去吧,別老是在下面瘋瘋癲癲的,辦完了事,早點回來,東海那事,你放心,母后不讓嫁,你父帝覺不能硬來的。」

藍兮瑤重重的點了一下頭,轉身,淚已成河……

母后,如果有來生,請讓兮瑤做你真正的女兒!

從天界出來后,幾乎是一路狂奔,藍兮瑤再度回到了離國皇宮霜華殿門口,而此時的霜華殿裡面,鳳襲月已經為自己的妻子縫合傷口,之後,便是像個遊魂一樣,一直望著那兩個被放在床上,但卻沒有任何動靜的嬰兒發獃。

其實,那還不能叫做嬰兒,因為,它根本就還沒有發育完全,從遠處看,他雖然有了人的形狀,但是,你走近了會發現,他的眼睛甚至都還沒有發育出那一條可以打開的眼帘,還有他的嘴巴,小鼻子,都是不全的……

裴鈺寒一直在旁邊緊緊的盯著他,就生怕他會做出什麼傻事來。

孩子會出事,他也是沒有想到,而這個孩子來的多麼的不容易,他和他妹妹又是費了多大的努力來保他,他也是知道的,可是現在,他竟然就這麼沒了,這怎麼能不叫人傷心?不叫人痛苦呢?

「鳳襲月……」

「淳安跟我說,如果是女孩,就叫月落,要是男孩,就叫長安,所以,他們的名字,叫月落長安。」

他真的是崩潰了,裴鈺寒從來沒有看到過他這麼悲傷而又絕望的表情,那樣的他,就好似一個精神失常的病人一樣,他做的舉動,竟然是好似哪兩個孩子還活著一樣,他一遍又一遍的撫摸著他們,甚至,他還聽到他在哄他們。

瘋了,他一定是瘋了。

裴鈺寒終於害怕了,迅速走過來,他用力將這精神已經十分恍惚的男人拉了過來:「鳳襲月,他們已經不在了,淳安,淳安在等著你。」

淳安?

對,還有他的淳安,他們一家人在等著他。

他忽然就笑了:「好,我帶他們回家……」

說完,他返身又去抱孩子。


一旁御醫看到,臉色終於大變:「不好,駙馬這是要魔症的前兆了,皇上,趕緊打暈他,讓他休息休息,他這是因為刺激太大,剛才又經過了那麼一次高精力密度集中的手術,才會這樣的,要讓他馬上休息,不讓走火入魔就麻煩了。」 對,這是個好主意!

裴鈺寒被這麼一提醒,果斷的,一掌就在這男人後背上劈了過去。

總算,這瘋瘋癲癲的男人,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可是,男人是安靜下來了,那這兩個孩子……

「依微臣看,還是先安置了吧,不然等公主和駙馬醒來,又要傷心了。」御醫不無惋惜的嘆了口氣。


裴鈺寒的臉色也糟糕到了極點,但是,不能不否認,御醫說的確實是事實,於是當下,他就要把這兩個孩子給收斂了。

可就在這時,殿外,忽然一道粉影瞬息而至:「等一下,我能救他們。」

「什麼?」

裴鈺寒回頭,這才發現,這匆匆忙忙趕來的人,竟然就是此次事件的罪魁禍首——藍兮瑤!

頓時,他整張臉都變成了鐵青:「藍兮瑤,你居然還有臉回來,你……」

「你要罵,等我忙完了再罵,現在,先幫我把孩子給抱過來。」

「幹什麼?」

「叫你抱過來你就抱過來,你廢話那麼多幹什麼?」藍兮瑤也是火大了,因為,時間真的來不及了。

好在,裴鈺寒還沒有對她徹底失去信任,於是真的依言將這兩個孩子抱了過來。

卻看到,這兩個孩子抱了過來后,這個女人離開從身上拿了一件晶瑩剔透類似於蠶繭一樣的膜來,之後,她手中無形氣流一盪,那膜便在她的面前緩緩的打了開來。

「好了,快把它們放進去!」

裴鈺寒一聽,真的是沒有任何猶豫的,就把這兩個孩子給放進去了。

而在此之前,他以為的,僅僅是這樣東西,是這女人從天生弄回來的起死回生的寶物而已。

直到,當他看到那繭膜中生出陣陣透明色的薄霧,而那兩個本來已經在外面沒有動靜了很久的胎兒,竟然在裡面真的開始了微微的扭動時,他張大了雙眸,愕然側目,才發現,身後,那個正盤膝坐著的女人,一張薄薄的人皮,就像是蛇蛻皮一樣,從她的頭上,開始一寸一寸的脫落了下來。

而隨著它的脫落,她臉上的痛苦就加劇一分,直到最後,他看到她口中一大股鮮血噴出,人接著搖搖晃晃的倒了下去,他才如夢初醒般奔過去用力扶住了她:「藍兮瑤!藍兮瑤——」

「不要告訴……他們,這是……我的東西……」

藍兮瑤褪去仙身時,最後俯在裴鈺寒耳邊說的話,就是這麼一句,之後,她便徹底陷入了昏迷。

她當然會昏迷,從凡人飛天成仙,是全身骨骼一輕,有如脫胎換骨。而那些人不知道的是,仙胎出生的天界之人,如果被褪了仙身,那就是比墮入了無間地獄還要痛苦十倍!

裴鈺寒不懂這些,但是,當他看到這人身上那張薄薄的皮褪下來之後,她身上的重量立刻加重了,還有,她原來所有光滑細膩的皮膚,也出現了裂紋時,他便意識到,這個死女人,又做傻事了!!

匆匆忙忙將她抱起來,他只來得及囑咐那御醫一聲,好好照顧那兩個孩子,還有裡面的夫婦二人,自己便抱著她去了宮裡最好的葯池。

可這個時候,一個普通的葯池,又怎能醫治的了她呢? 鳳恕被花妖通知,趕到霜華殿的時候,那兩個孩子,已經在藍兮瑤的仙膜中,活蹦亂跳了,於是他極度震驚下,伸手就抱住了那個仙膜:「這是怎麼回事?這裡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花妖也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幕給震驚到了:「奴婢不知道啊,奴婢走的時候,這兩個孩子還……還……」

鳳恕揚手一揮:「別說了,能夠擁有這個東西的人,除了天界王族,接下來的沒幾個人,你之前不是說兮瑤在這裡么?去,快去找找,看看藍兮瑤到底去了那裡?」

對,藍兮瑤,藍兮瑤是天界帝姬,找到她,大概就能明白了。

於是接下來,兩個人便瘋了似得在整個皇宮開始尋找藍兮瑤。

而與此同時,已經將藍兮瑤抱進瓊靈閣葯池的裴鈺寒,來不及任何考慮,一到瑤池邊,就將她把衣服全給脫了,然後放進了藥水里。

真的是沒有任何停頓的全部脫光啊。

裴鈺寒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對脫一個女人的衣服這麼快速而又熟悉,直到,他看到她被自己放進了藥水池中,劇烈抽搐的身軀,終於在淺褐色的藥水里,慢慢的安靜了下來,他才盯著這女人那半截裸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膚怔了怔。

天哪,他剛才到底在做了什麼?

他居然把她……

可是,這樣的停頓僅僅只是維持了幾秒鐘,幾秒鐘過後,當他看到那些淺褐色的藥水下,一條紅線忽然從那具纖細的身體上劃開,剎那,他瞪大了雙眼,整個人都趴了下來:「藍兮瑤……」

「啊——」

那真的是千刀萬剮也不過如此!

藍兮瑤終於理解到了不久前母後為什麼不給她仙膜的苦心,也終於明白了,她所說的「後悔」兩個字!

一寸一寸如玉的肌膚,開始龜裂,就如同乾涸了很久的土地,被曬出了一條條大裂縫一樣,它不停的裂開,然後,鮮紅的血液從裡面流出,再然後,是大塊大塊的皮膚脫落,從身體的每一處,就如同凌遲,劊子手手中割下的那一塊塊小肉片。

「兮瑤!兮瑤——」

「裴鈺寒,殺了我,快殺了我啊……啊……」

她不停的在藥水中劇烈扭曲著,試圖,用這樣的方式來擺脫身上的痛苦,可是,她越動,那痛苦便更加的加劇,直到最後,整池藥水都變成了血紅!

裴鈺寒滿眼都是駭然,他從來不知道,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麼恐怖的事情,他聽著這池水裡的女人一聲一聲的朝他凄厲的哭喊著:「裴鈺寒,殺了我,殺了我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