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左手邊,氣定神閑,氣象萬千。

不用辨別,長得眼睛就分得出真假和正反。所以說,長得一模一樣有什麼用呢?關鍵還是要看氣質。

「哼,不過還剩下一成法力不到,有什麼可怕的?」假小七色厲內荏,「趁早速速離去,我們也懶得追究。」

「哈哈,你修行的是臉皮吧?」真小七笑得狂肆帥氣,「簡直大言不慚。一成?沒關係呀,對付你們富餘就夠了嘛。」又轉頭對小八說,「切,我還以為多厲害,不過是兩個低等魔物,披著兩張畫皮,竟敢想要取代我們呢。見過痴心妄想的,沒見過痴心妄想到撒癔症的。」

「滅世者。」黑小八一派沉穩淡定風的念出某名字,「他在古墓大戰中見過我們的相貌,所以這畫皮倒是真像。不過他還見過北冥淵和他的手下,不知有沒有弄幾個假貨來自壯聲勢。」

他一說,小七就明白了,辛火火也明白了為什麼假小七小八與真的如此相像。

原來,滅世者才是巧手。而這兩個假的雖然差勁,與一成功力下的黑白無常也無法長時間抵抗,但殺戮普通人類卻是綽綽有餘了。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講,人類真是弱啊。

但是假的北冥淵?真的有嗎?她如果遇到,會不會被騙到?

「他們剛才提到魔尊,說的就是滅世者吧?哈哈,他們這群傢伙真會給自己命名。」白小七指了指那對假貨,「喂,你們修魔的話,我倒認識真的魔尊,好歹也算有點交情。不如你們投降,把滅世者的陰謀說說。若老子心情好,搞不好我能引你們上魔修正途呢。」

「呸,不得對魔尊無禮。」假小八很氣憤。

「打又打不過,嚷嚷這麼大聲做什麼?」白小七掏掏耳朵,「不識抬舉,也只好手底下見真章了。」說完,再度不言而戰。

辛火火哪怕對鬥法的事情很外行,也看得出小七小八佔據了上風。雖說一時拿不下,但也不過是多磨幾分鐘的事。但是,她忽然有些怪異的感覺,總覺得事情不該是這樣的。

那對假貨明明知道打不過真正的黑白無常,這從他們之間的對話就能聽得出來。那個假小八還要假小七小心,不要試圖挑釁,除非有充分的準備,或者引黑白無常入陷阱。

那麼,這裡是個陷阱嗎?時間如此倉促,他們來得及布置嗎?可如果這不是陷阱,他們怎麼敢直接出現並且直接對上?如果是,怎麼看不出來?她看不出來就算了,小七小八怎麼也沒有反應?

正想著,就覺得腳下一陣晃動。緊接著,是牆面和屋頂的波動。開始,她還以為是戰鬥場面太激烈,造成她腳下不穩,或者是眼前發花,但隨即就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地震?絕不是!

此時,真假兩對黑白無常已經纏鬥到近身戰。

古裝假貨明顯不敵,被時裝真人逼到靠近平台處的死角,只有招架之功。但就在四人且戰且行到一個血紅色的圈圈裡時,情況變了。

初看,還以為那圈子是死人血沒有清理乾淨,因為圈圈不規則,且只剩下了黯淡的痕迹。但當他們踏入,那圈子就亮起來,暗紅為光,快速染遍了整片地面及牆面,然後居然向窗口處卷了起來,像是形成了一個空氣和顏色摻雜的空間漩渦。也正是因為紅色血跡動了,整個屋子也動了起來,辛火火才腳下不穩。與此同時,小七小八也是一趔趄。

武術里講究力從地起,法術雖然有所差別,可小七小八現在是真身落地,多少受了影響,手上也失了準頭。

倒是那對假貨,似乎被什麼力量拋起,分左右撞到兩側牆下,擺脫了那個可怕的漩渦。

「哈哈,受死吧!」假小七還高興的叫起來。

(存稿君:大家知道京觀吧?很殘酷的東西。不知道的同學可以搜索一下。) 果然是陷阱!

但,到底是什麼?

「以為我們真那麼菜嗎?不過是示弱而已,引你們上鉤啊。黑無常以足智多謀著稱,我看也不過如此。」假小八諷刺。

辛火火望向那片噁心的紫紅色,心中突然升起熟悉感……她似乎在哪裡見過這情形,好像還從這種漩渦中逃脫過……

朱奡!

腦海中靈光一閃,她幾乎大叫出聲。

怎麼會忘記了朱奡!那位是小七小八為了對付北冥淵而從古墓地底放出來的大鬼,女鬼王,是意圖抓拿歸案千萬年未果,犯案累累,地府的頭號通緝犯!

當時她為了偵察而誤入古墓地底,差一點自己走進朱奡的嘴,直接進入那副腸胃。所以,她才會對那漩渦有感。那就是朱奡張大的嘴,另一邊必定連著無窮深的、永遠也填不滿的胃袋啊。

朱奡擅長偽裝成山洞,等著獵物自動送上門,現在偽裝成一間豪宅又有什麼問題?只是沒想到他們動作這樣快,居然早在這裡等小七小八了!

「是那個女鬼。」小七也看出來了,「她又玩張大嘴吞人的把戲了。」

「一併滅了就是。」小八咬牙,但看得出神情和語氣都凝重了起來。

他們本來就不是朱奡的對手,哪怕朱奡在上次大戰中受了重創,法身被生生砸出個大窟窿,法力打折,可他們也同樣不是全盛狀態。再者,旁邊還有兩根攪屎棍。即便實在不入流,但拉偏手、打黑槍也有作用。

兩人迅速對視一眼,都知道這一趟有點莽撞了。

看來對方真的很狡猾,先冒充他們,讓他們控制不住的火大。人在發火的時候,就會失去冷靜。然後,假貨兄弟再裝得又弱又賤讓他們輕敵,於是他們真的中了圈套。不過也沒關係,什麼樣的大風大浪和生死困境都經歷過,不差這一回!

兩人心意相通,哭喪棒和鎖魂鏈剛柔並濟,黑白相間,突然向四方打去。

純陽與純陰,正極與負極,就演算法力不足卻氣勢洶洶,瞬間就像開拓天地似的,被暗紫色封閉的空間驀然擴大了一倍。正前方的地方還發出了噗嗤一聲,顯見破了口子。

假貨無常嚇了一跳,本能向後縮了縮。

「哈,遇強不亂,真是好本事,害得我都捨不得吃了你們呢。」一把沙啞的女聲響起,正是朱奡。和之前一樣,明明說著狠毒的族,卻用調戲的口吻。

而伴隨著話音,巨口空間驟然縮小,凝成一團烏暗暗的紫球。

球破后,人也現身。

旁觀者辛火火看在眼裡,不禁有些驚訝。

這不是以前朱奡了,雖然仍然瘦得脫形,好像一層人皮支著伶仃的骨頭,但那張鬼臉卻似衰老不少,體型也縮水似的。看來,在上次大戰中的重創讓她虛弱很多。而為了防止麻煩,被北冥淵找上門,滅世者也必定不能讓她肆意地吃。於是,她仍然不能改善飢餓的狀態,也就更加急切。如今有吞食正神的機會,令她興奮又饑渴,眼睛都往外冒綠光。

這幅形象,簡直可怖、可怕加可憐,嚇人得很。

「不過誰滅誰還不一定呢,年輕人,不要說大話呀。」她繼續聲音尖利的笑著,忽然雙手連揮。

這處豪宅本來面積很大,可是此刻一下子湧進這麼多神與魔,不長的時間又已經對戰兩次,就顯得極為逼仄狹小了。

何況,地面上片刻間就已經狼藉一片,簡直連下腳的地方也沒有。在如此環境下,朱奡再動手,轉眼間到處就白光閃閃,到處是尖利的牙,也到處是咔咔的聲音,空氣中彷彿浮動著隱現的利刃,想要咬噬一切。

朱奡就像抽搐那樣擺動著細瘦如枯骨的手臂,隨著她的動作,無數牙齒毫不顧忌的進攻,就算被打飛,又有新的撲上。這哪裡要咬人,分明是蝗蟲過境。如果有密集恐懼症的話,看到這一幕非得立即暈倒不可。

而就算強敵在前,小七小八也從容應對。

只不過這是一場消耗戰,雙方勢均力敵,就看誰堅持到最後。可那些牙齒似乎打不完,刷不盡,打爆了一堆,還有更多的撲上來。重要的是,這種情況相當之噁心,被咬到后,受傷的痛苦是次要的,心裡卻麻麻的難以忍受。但不管再怎麼嚴密防守,漸漸的,黑白無常身上的傷口也越來越多了。

「等著吃現成的嗎?上啊。」此時,朱奡冷對假貨無常道。

那兩人確實是想等小七小八的更疲憊之時好撿現成的,但是他們可惹不起朱奡,聞言只得打起精神,小心翼翼地加入戰團。

如此一來,小七小八就更吃力了,偏一時之間,毫無辦法可想。間或豹尾這個不省心的還乾嚎兩聲,想快點脫身,白小七就不禁急躁起來。

「你頂一會兒。」黑小八見硬耗著不是辦法,於是咬牙道。

白小七不明白搭檔要做什麼,但他們彼此的信任非常徹底純粹,當下連想也不想,突然上前一步,把迎敵的重任整個扛在肩上。這樣,他面臨的攻擊就更多了,身上的大傷小傷迅速增加,很快染紅了他漂亮的白西裝。

不過他卻笑了,咬著后牙笑,「我還當有多厲害,也不過如此嘛。朱奡,你就沒點新鮮的了?你也曾是鬼王,真丟我們冥界的臉哪。」

「少廢話,老娘就是要一口一口吃掉你,要好好的、細細的品嘗呢。」朱奡哼道,又伸出黑紫的舌頭,舔了舔乾癟到幾乎沒有的嘴唇。

飛舞在空中的牙齒前赴後繼,每咬到小七小八一口,她就似乎能喝到血液似的,立即露出貪婪的神色,恨不能放進嘴裡多咂摸幾下滋味。這讓她就像獲得了更多的能量,年輕而健壯的男人的血肉,正神的血肉,於是更加不顧一切起來。

辛火火站在角落裡,好像看一場精彩的電影。只不過,這電影扯動了她的心弦,就算知道結局,就像知道電影中的正義終究會戰勝邪惡,卻仍然會感到緊張一樣,她更為小七小八揪心。

(我是存稿君,這個月快結束了啊。) 「加油啊,快結束吧。」辛火火的雙手都不禁扭起來。

他們可是她重要的朋友和親人呀!看到他們如此吃力和艱苦,她只恨自己不在現場,不能幫上忙。

卻見騰出空來的黑小八突然施法,抬手就祭出黑色的方正之物。當那物飛向屋頂后即停頓片刻,彷彿在尋找目標。

隨著黑小八單手指向朱奡,口中喝道,「伏!」就撲頭蓋臉的砸下來。

「什麼玩意兒!」朱奡感覺到當頭而來的威勢,嚇了一跳。她哎呀哎呀的叫著,雙手急速上舉,試圖護住頭部要害。

但那物卻並沒有砸向她,也沒有其他暴力行為,只是「咣當」一聲落地,直接把她關在其中。

黑獄!小八的法寶黑獄!

辛火火之前是見過的這法寶的,那時是為了困住金系惡鬼馬凱。

它非常厲害,卻需要小八分神來支撐。此時小七扛住大部分壓力,小八就又念了一個「收」字訣,那黑獄法寶的鐵欄牢籠就猛地變小,把朱奡死死囚禁。

「放開我!什麼東西,放開我!」朱奡像被踩了尾巴似的,尖叫,衝撞。

然而,她碰到黑獄如烙地般的鐵爛就像撞到地獄火,令她痛叫著向後縮。

形勢立轉。

所謂做賊者心虛,那對假貨見大勢不秒,互相丟了個眼色,居然想跑。還沒有分出勝負,只是落了下風,他們就開始準備要逃了。

小七小八的關注力都在朱奡身上,對這種低等魔根本不屑一顧,心知早晚能滅了他們,因此並不在意。但朱奡卻火了,枯洞一般的眼中露出瘋狂的神色。

她餓!她被羞辱!她被利用!

這些她都可以忽略,但眼見就要到口的嫩肉,還是帶著神格的肉就這樣離她越來越遠,是讓她完全無法忍受的。那兩個低等的魔不過仗著還未成形,可塑性強,才被魔尊委以重任,根本什麼也不算的傢伙,憑什麼敢背叛離棄她的戰鬥?

狂怒之下,她不分敵我,小七小八可以暫時放過的東西,她卻不能!

於是她突然伸手,因為手臂太細瘦,居然穿過烙鐵牢欄。她忍著火氣炙烤的劇烈疼痛,五指成鉤,直入那對假貨的背心。

她的指爪有毒,她的指爪帶著倒刺。她是貪婪的代表,到手的東西焉能逃脫?

假貨們長聲慘叫,低下頭,就分別看到自己一隻鬼爪透胸而過。接著,無可抗拒的力量勾住他們,把他們向後拖拉。他們想掙扎,卻像被釣到的魚,再努力也是被拎出水面。對他們而言,就是被抓進黑獄里。

獄欄是地獄火燒成的烙鐵,遇物則化。凡是如此,只有躲避。但朱奡可不會憐惜假貨無常們,只不管不顧向里拉。當他們被強迫帶入,已經是四分五裂。

割斷凡人的頭,擰斷凡人的腦袋,凡人的那些痛苦滋味讓他們快樂,凡人的那些哀求和恐懼讓他們興奮不已。可是現世報,來得快,此時他們也深刻的感受到了絕望,並且加倍!

很後悔,卻來不及了。飢餓加氣憤的朱奡徹底失去理智,張開血盆大口,生嚼活咽,咯吱咯吱的把剛才還耀武揚威的兩個混蛋徹底吞吃入腹。

這一幕,別說辛火火,連小七小八也呆住了。

見過臨陣倒戈的,沒見過這麼迅速不遲疑的。怪不得這女鬼王被通緝多年也不能成功抓捕,因為她實在是沒有底限。所以,你永遠棋差一招!

「打她的鬼口!」黑小八大叫一聲。

朱奡的修行與眾不同,現在吃掉兩個魔,法力只怕能瞬間提升。他們本就略處下風,又消耗得太多,如果晚一步就麻煩大了。而朱奡的嘴,是她的命門,若打中,這場戰鬥就差不多可以結束了。

「好嘞!」白小七應著,身形已經暴起。哭喪棒夾雜著巨力,虎虎生風的向朱奡的臉下部砸去。這一下,幾乎用盡了他的力。

而才吞掉假貨無常,朱奡還沒來得及吞咽乾淨,這是最好的機會!

啪嗒!

突然,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朱奡的嘴角面落下一物。只有半指長,花豹型,橡膠質地,正是被藏在假小八口袋裡,縮小成玩具版的豹尾。

「我去!」白小七看清楚了,本能的、猛地向回收手。

他在地府諸神與仙將之間是以速度著稱的,攻擊力也自然收放隨心。若非及時回撤,朱奡是能被治住,但豹尾也得死透透了。但就算如此,他也被自己的力量反噬,身體向後倒去,直摔在地上,哭喪棒都差點飛脫出手。

也就在這瞬息之間,朱奡反應過來了!

她吞食了兩個低等魔,重要的是這兩個魔之前吞掉了三十多個人的魂魄,於是力量暴漲。相反的,黑小八法力受限,又只分出部分精神去支撐著黑獄。

此消彼長之下,朱奡奮力站起,居然把黑獄生生頂翻了,彈飛了。好巧不巧的,反罩在了小七小八的身上。

「我去!」這次,是黑小八叫了一聲。

黑獄是禁錮法術,並不分敵我。若讓它認主,或者停止,還有另一套程序要進行。但,此時哪裡來得及?朱奡擺脫黑獄,反而他們被困,當然會立即撲上來進攻。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無論如何也沒有勝算了。不,應該說會輸得妥妥的!

朱奡也是身經百戰的鬼王,自然清楚這一點,當下大聲狂笑,立即傾盡所有之力飛起,整個人化為一張巨口,凌空呈吞噬之勢!

小七小八,黑白無常,下意識的肩並肩站起。

面對千軍萬馬,他們如此。面對勝利,他們也如此。面對即將到來的徹底潰敗,他們仍然如此。兄弟一體,共同承擔。

哪怕,是死。

「師傅小心!」一聲嬌叱。

就在辛火火以為結局會有不同,因為某些意外而發生改變,小七小八這回死定了,她的心肝碎裂般痛苦之時,突然一團小巧的身影撲了過來。

太快了,看不清臉,聽聲音卻知道正是林培。

不良少女把自己的身子團成個球,懷裡抱著什麼東西。伴隨著她的身形,有焦糊的火味傳來,還有她的聲音,「結界!結界!」

(存稿君最後一天值班,明天作者君親自坐陣啦。大家拜拜,愛你們。) 辛火火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聽到「嘭」的一聲巨響。

簡直是地動山搖,這次是真的搖,並非法術造成。

辛火火只覺得眼前煙火瀰漫,耳邊響起朱奡不甘的尖叫聲,就像落入什麼深淵似的,長而深遠,絕望恐懼,直到停歇。

等這一切稍過,她看到藍天廣闊。因為近黃昏時分,樓層又高,能看到天際淡淡的金紅色,美麗到無法形容。

然而腳下,竟然是硝煙廢墟。

這間全國排名前三之列的高檔豪宅被炸掉了整整一層,附近的樓層的玻璃盡碎,還有碎石瓦礫不斷撲簌簌落下。

幸好這層沒有其他活人了,否則傷亡必大。但遙遠的樓底,還是有不斷的驚叫聲隱約傳了上來。

朱奡屍骸無存,黑獄徹底崩碎,玩具豹也被瞬間高溫融毀,裡面的胖子真身同樣四分五裂,豹魂震暈,貼在牆上當壁畫。倒是小七小八因禍得福,被黑獄反扣,雖然黑獄碎裂,損失了法寶,兩人卻落個全須全尾,完好無缺。

林培早就不見了,地上到處閃著亮晶晶的珍珠,居然是她的殘魂狀態。就像佛骨中的舍利,她修行有成,魂魄成珠,天才橫溢。

「我去我去!」白小七緩過神來,連罵了兩遍。

「把東西收收,趕緊走。」黑小八甩甩頭,大聲說。

突如其來的爆炸令他耳鳴不止,唇角邊都帶了血。但他反應快,率先鎮定了下來,知道這樣的動靜必會引來人類警察。現在他們現了真身,又無餘力隱藏太久,必須立即離開這事非之地。況且,誰知道滅世者有沒有藏在附近?若再有一場戰鬥,他們倆必掛無疑。

一邊的辛火火望著眼前的意外情況,心裡一急,猛然回到現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