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兩大氣旋,就是當年那兩位大能留下的神軀屍骸!」

灰燼使徒納格姆年輕英俊的面龐上,透著按耐不住的興奮之色,「神靈也會死,神靈死後留存的神格威力無窮,更何況是超越神靈的偉大神主!」

對此,他的手下一個個都有疑惑不解,舉目仰望。不過他的手下越是如此,他的神情就越發得瑟。

「神主死後,他們神軀中蘊含的無窮神力,依舊還在。哪怕破碎成無數齏粉,神力依舊會留存於世,並且會在神格四周重新分解凝聚。」

「眼前這兩團浩瀚氣旋,絕對是當年兩位神主,殘留遺存的神力無疑。」

灰燼使徒納格姆指著兩大氣旋,分析解釋道,「左邊應該就是那位強大的火焰主神,右邊則是我天魔之主,羅睺的魔主之軀。」

「這兩位神主級大能隕落後,留下的巨大神力,會圍繞著他們的神格與魔核重新分解凝聚,加上這裡空間封閉,所以潛移默化中,這兩團巨能氣旋便應運而生。」

灰燼使徒納格姆,說道這裡雙眸發光,興奮笑道:「呵呵,如果本座推測的沒錯,這裡的核心之處,絕對藏有兩大神格!」

「一位是那位強大的火焰主神,留下的強大神格,另一位,則是魔主羅睺留下的魔軀之核!」

這話一出,在場的天魔手下,頓時驚呼不止。

那可是超越神靈,達到主神級別的至高神主的神格,而且這种放眼整個宇宙,都未必能有一個的神主級神格,在這裡居然還有兩個!

要知道一位神靈消亡,意志會徹底消散,但凝聚一身神力的神格則會留存於世。

這就好比一個充滿巨大能量的核能爐,誰能繼承神格,便能繼承這個具有巨大能量的核能爐。

當這個核能爐重新被啟動這時,那便是一個新神誕生之日!

現在,比普通神格還要強大得多的神主級神格,居然還有兩個,接下來只要被灰燼使徒納格姆尋獲,吸收,那麼這位新晉神靈納格姆,究竟會強到什麼地步,現場每一個天魔手下,都無法想象。

「恭,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羊角魔將德雷圖心頭狂跳,連忙跪拜在地,向灰燼使徒納格姆巴結討好道,「真是天助陛下,待陛下將這兩件世間至寶尋獲吸收,那陛下必然屹立寰宇,無人能敵!」

「呵呵,未來所有宇宙位面,都將屬於我偉大的納格姆!」

灰燼使徒同樣興奮異常,看了看兩邊,隨即下令道,「引擎啟動,我們先向……」

然而。

他話還未說完,劇烈的碰撞,突然從戰艦的側面傳了過來。

「轟隆!」

「嗷!」

碰撞聲,與震耳發聵的嘶吼聲,開始在艦艙內轟鳴傳播,整個艦體也開始傳來強烈的晃動。

「將畫面切到主屏幕。」

納格姆一聲令下,指揮艙主屏幕立即將戰艦側下方發生的畫面,轉播了過來。

只見,在戰艦的側下方,一頭好似飛龍一般的火元素怪物,就跟發了瘋似得,死命的撞在了戰列艦的能量護盾之上。

一直將它自己撕咬碰撞,直到自我引爆,粉身碎骨,這才停息下來。

「這是什麼東西?」

「元素生命?」

「難道是這裡面,自然生成的元素生命?」

見到這一幕灰燼使徒的一眾手下,紛紛驚疑出聲。

按理說,在一個充滿火焰元素,好似恆星一般浩瀚偉大的烈焰旋渦中,誕生出一些火元素生命,在宇宙中再正常不過。

只是眼前這頭剛剛撞死的火元素怪物,眼中充滿了混亂與暴戾,連做為一個生命的基本理智都沒有,就彷彿它們之所以會誕生出來,僅僅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殺戮!

「不,不好!」

驀然,羊角魔將德雷圖驚呼出聲,「納格姆陛下,下邊全都是火元素怪!」

灰燼使徒納格姆轉眸一看,一對銳利的雙眸,不由得微微一縮。

就在剛剛那頭火元素怪物飛來的方向,密密麻麻,數之不盡,各種各樣的火元素怪,全都跟發了瘋似得,一路猙獰咆哮,向他們所在的戰艦,瘋狂衝來。

…… ……

「這麼多,而且就跟瘋了一樣。」

灰燼使徒納格姆看著戰艦之外,密密麻麻衝來的火元素怪物,縱使他是一位新晉神靈,看到這種場景也不免一陣頭大。

雖說單憑這一群元素怪物,還不足以攻破戰艦外層,由相位稜鏡形成的能量護盾,但要想阻擋這麼多元素怪物的衝擊,必然要想損耗一定能量。

畢竟這種元素怪物,雖然實力等級並不高,但可怕就可怕在,它們沒有絲毫理智,撞上來就是拚死一擊,乃至自我引爆。

單剛剛那一頭龍形火元素,最後自爆的威力,就足以媲美戰艦的一發艦載副炮!

因此一旦被大量火元素怪物靠近攻擊,灰燼使徒這艘戰列艦,儲存能量必將大幅度縮減。

現在他們這些人,不過才剛剛進入入口,要是在這裡就將能量大量損耗,那等他們再深入這片次空間的腹地,面對能量亂流,以及大量小行星的碰撞之時,他們這艘僅有的珍貴戰艦,豈不是等摧毀在這裡?

要知道,沒有能量護盾的保護,這艘戰艦單憑艦身裝甲,根本無法應對能量亂流與小行星的碰撞。

「哼,連本座的戰艦也敢襲擊。」

灰燼使徒納格姆,年輕的雙眸當即一冷,下令道,「左側副炮準備!」

不過就在灰燼使徒納格姆,正要下令攻擊之時,右邊手下突然警報。

「陛下,右下方出現大量虛空邪靈!」

灰燼使徒納格姆,聽聞連忙向右側看去,頓時心頭一縮。

「怎,怎麼會有這麼多發了瘋的怪物?這到底是怎樣一個混亂的地方?」

這幾乎是現場包括納格姆在內,每一個域外天魔,心中發出的震撼與驚訝。

虛空邪靈是一種與元素生命,十分類似的能量體生物。它們由暴戾,怨念,嗜血殘暴等負面能量,與宇宙間暗能量共同結合凝聚而成。

絕大多數虛空邪靈,都沒有什麼靈智,更多是憑本能行事,並且天生附帶精神恐懼,因此對活物來說,虛空邪靈比元素生物還要兇險惡毒。

然而,眼前從戰艦右下方涌過來的虛空邪靈,無疑比傳聞中還要兇殘恐怖的多。

那些虛空邪靈,渾身都是由黑紫色的能量體組成,絕大多數都是身穿盔甲的類人形態,還有些則是獸類與蟲類的模樣。

看上去似乎是戰死在此地之人,與卷進這片區域的星河獸,留下的怨念與暗能量融合形成。

它們面目猙獰,咆哮嘶吼,根本看不到一絲靈智與理智,完全只是一群瘋狂嗜血的怪物。而且數量同樣多到數之不盡,密密麻麻,與左邊湧來的火焰元素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兩種發了瘋的怪物,先不提如何產生,但如此眾多的發瘋怪物,一下衝動近前,那還得了?

灰燼使徒納格姆當即下令:「所有副炮全部進入戰備狀態,隨時準備開……」

然而,他一道命令還未下達完成,腳下巨大的戰列艦,突然發出一陣震顫,居然自己向前緩緩滑動了起來。

現場眾多天魔好一陣站立不穩,接著便聽見艦身被巨力拉扯的聲響,傳入耳邊。

「嗡!」

「轟!嗡嗡!」

灰燼使徒的戰列艦,明明引擎還在啟動中,結果卻在左右兩邊巨大的浩瀚氣旋作用下,一路向兩大旋渦交匯的中心滑去。

越來越多的隕石與小行星碎片,開始在周圍浮現,接下面對小行星的碰撞,以及能量亂成的衝擊已經在所難免。

此外,最重要的一點,從左右兩方衝上來的怪物,已經近到了眼前。

「轟隆!」

「嗷吼!」

碰撞開始發生,數之不盡的各類怪物,嘶吼著衝到了戰艦兩旁。

灰燼使徒納格姆年輕英俊的臉龐,凝重無比,隨即喊出了命令:「開火!」

霎時間,戰艦優美修長的艦身兩側,上千門艦載副炮,立即傾瀉出兇猛而又熾烈的魔光。

「嘭!轟轟轟!」

一場激烈無比的混戰,瞬間爆發。

貴為新晉神靈,灰燼使徒納格姆,這艘戰艦可謂裝備精良,武裝到牙齒。

艦身兩側,上千門用於近戰的機炮,傾瀉而出的強大火力,兇猛無比,幾乎將整個艦體三百六十度完全覆蓋。

密集的火力支持,瞬間就將兩側撲來火元素怪與虛空邪靈,以及大量密集的小行星碎片,統統摧毀打爆。

只不過兩邊湧來的怪物,以及高速涌動的小行星,實在太多了。

仍然有不少漏網之魚,就好似一發發戰略導彈,不斷轟擊在艦體之上。

加上兩大浩瀚氣旋產生的龐大引力,正不斷拉扯著戰艦,向兩大氣旋碰撞的中心滑去。以至於灰燼使徒納格姆指揮下的戰艦,不得不向兩邊湧來的怪物,開火轟擊的同時,全速開啟引擎,拚命將戰艦從被氣旋吞沒的邊緣,強行拉扯了回來。

直到大約十數分鐘之後,這場危機才逐漸平息。

這場戰鬥來得快,去的也快,但整個過程卻異常激烈。

短短十數分鐘的戰鬥與掙脫,居然讓整艘戰列艦儲備的能量,消耗了近三成!

上千門艦載副炮,全部被打到炮管過載發熱,這可是他們過去哪怕參與一場空戰,都未曾發生的事情。

不過好在此刻,他們這艘戰艦,已經從兩大浩瀚氣旋形成的碰撞邊緣,成功退了回來,又一次回到了入口邊緣。

儘管這一過程中,他們遭到了元素怪物,以及小行星碎片,成百上千次撞擊,但這艘優秀的戰列艦,憑藉它強大的防禦能力,硬是強硬的硬撐了過來,相位稜鏡形成的能量護盾,也沒有破損。

除了能量消耗有些大,這艘戰艦還真就完好無損的退了出來。

「陛下,剛剛真是兇險吶!」

羊角魔將德雷圖,抹了一把冷汗,心有餘悸的說道,「這裡除了環境惡劣無比,居然還藏有那麼多元素怪物與虛空邪靈,難道是因為當初那兩位上古大能,隕落之時留下的執念,這才形成了眼前這種不死不休的局面?」

因為在剛剛激戰的過程中,域外天魔這一方,發現殘暴血腥的虛空邪靈,居然不會攻擊他們。

他們也正是利用這一點,轉航魔能氣旋那一方,隨後成功擺脫兩大氣旋的引力,以及無數火元素怪物的糾纏。

由此他們得出,這裡恐怕就是由兩位上古大神當時執念,形成的封閉空間。

儘管兩位上古大能,都已經身死於此,但他們生前強烈的執念,卻令他們飄散的強大神力,形成了兩團浩瀚無窮的能量氣旋。

火神祝融死在這裡自然不用多說,魔主羅睺卻僥倖以神魂形式,逃脫了滅亡。但他的神軀肉身,卻丟在了這裡。

這就等於將魔主羅睺一身神力,全都毀在了這裡。一直到今日,魔主羅睺才以神魂形式,重塑肉體,重獲新生。

所以這兩位上古大神遺留的龐然神力,最終形成了兩團浩瀚無比的能量氣旋。

兩團浩瀚氣旋,又在不斷吸納周圍空間與眾多元素之後,生成了無數火元素怪物和虛空邪靈。

這兩種怪物,由於受到兩位上古大神殘留的執念支配,根仍然在不斷互相廝殺,死去之後的怪物,又會以元素形態,回歸氣旋。

就這樣,這些根本沒有任何理性與智慧的怪物,在這個封閉的空間中,不斷的死亡,凝聚,重生,接著再次拼殺,死亡,一直持續至今日。

比如此時此刻,退到入口邊緣的天魔眾人,又一次看見,在兩團氣旋邊緣,又有大批火元素怪物與虛空邪靈,開始向對面發起了衝鋒和攻擊。

重生,死亡,無窮無盡。

這就是這個空間內部的真實情況,而且這還在邊緣地帶,如果深入這片空間腹地,恐怕類似的怪物還要多,還要更加強大。

「陛下,請恕屬下一言。」

羊角魔將德雷圖,一雙賊眼眨了眨,看著若有所思的納格姆,躬身哈腰的建議說,「屬下認為,我們的戰艦雖然厲害,但是體積實在太大,在這種複雜的環境下,不利於施展,如果強行飛行進去,恐怕光飄浮在四周的小行星碎片,就足夠讓我們戰艦重創隕落。」

「以屬下之見,陛下不如抽調精銳,以小隊形式,慢慢探索過去。也許會花點時間,但勝在機動靈活,萬無一失呀。」

羊角魔將德雷圖的建議確實有點道理,他們的戰列艦目標實在太大,進入必然會遭到大規模小行星碎片的碰撞,加上還有元素怪物的存在,這就好比一個活靶子,進去之後就會遭受慘痛攻擊。

一旦這艘戰艦被毀,那他們之中,很多人這輩子恐怕就別想回天魔本土了。

但如果以精銳小隊形式,以人力去探索,自然就不會有這些問題,最多探索花費的時間,稍微多一點罷了。

「愚蠢的德雷圖,你的建議很有道理。」

灰燼使徒納格姆年輕的面孔上,再次露出了桀驁的神色,「那些虛空邪靈不會攻擊我們天魔,我們正好可以先一步從魔能氣旋之中,搜尋出魔主羅睺留下的至尊魔核!」

「等這枚至尊魔核到手,整個魔能氣旋都將為我操控。到了那個時候,本座輕鬆就能掃蕩對面整個烈焰氣旋,那位火焰主神的神格,也將歸本座所有!」

灰燼使徒納格姆野心勃勃,隨即點了幾位手下,「德雷圖,你就跟著本座。還有你們幾個,帶上你們的手下,隨本座出發!」

「謝陛下賞識,屬下這就去召集人手,隨陛下出征!」

被嘲諷愚蠢的德雷圖,絲毫不惱,反而隨著另外幾名魔將,向灰燼使徒納格姆連連拍著馬屁,隨後立即準備人手。

這艘戰艦為了掩人耳目,極速趕來,攜帶的戰鬥人員,實際上並不多,僅僅只有八百多名傳奇級精銳戰士,以及兩百多名非戰鬥人員。

雖然人數不多,總共僅有一艘高速戰列艦,以及一千多名士兵,但足夠灰燼使徒納格姆,這位新晉的神靈縱橫整個太陽系。

一段時間之後,灰燼使徒納格姆,率領以羊角魔將德雷圖為首,這一位半神級巔峰大魔王,以及三位半神級魔王,與三百名傳奇級天魔士兵,一同走出了戰艦之外。

他們中除了灰燼使徒納格姆,身穿赤色戰甲與灰白披風之外,其餘人都穿著統一制式的灰白色戰甲。

戰甲表層散布著淡淡的紫色能量護盾,這是域外天魔的特殊技藝,與戰艦使用的相位稜鏡十分類似,只需要輸入一定的能量,就會形成一個本透明的能量盾。這種護盾能守護著他們,同時免遭宇宙輻射與多種負面因素影響。

「出發!」

隨著灰燼使徒納格姆的一聲令下,這支天魔軍團的精銳隊伍,迅速以防守陣型,飛向魔能氣旋之中。

餘下還有一位半神級巔峰的大魔王級將領,以及兩位半神級魔將,率領剩餘五百名士兵和非戰鬥人員,架勢著這艘戰列艦,緩緩飛出了入口,老老實實的守在了「門」外。

……

就在這艘戰列艦緩緩駛出入口,停泊在外圍宙域的同時,王焱,貝麗卡,以及極樂魔姬崔麗斯,早已悄悄潛伏到距離戰艦十多公裡外,一塊小行星碎片後方。

他們的身體強度,已經完全足夠生存在宇宙空間中,並且單單以自身能量形成的護身罡氣,就足以在體表形成一個隔絕外物的護盾結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