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你也注意身體,我走了!」陸楓再次說了一聲,而下一秒他感覺自己身體晃動了一下,然後眼前一黑彷彿暈過去了一樣。

不過陸楓還是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移動,所以他知道自己並沒有暈過去,只不過是因為眼睛暫時看不到東西罷了。

「主人,我們馬上要離開天界了,小心一點。」魂界回答道。

鴻界的壓力比起天界大許多,所以一個人從一個壓力到達另外一個壓力更大的地方,那剛開始肯定會有一些不適應。

「我知道!」

對於這點,擁有洛龍記憶的陸楓自然很清楚了,畢竟洛龍在鴻界生活了許多年,可以這麼說,鴻界大部分地方都在他的記憶之中。

去鴻界,就相當於陸楓重新回去一樣,比起天界更熟悉。

畢竟天界至今為止陸楓也就恢復了陸遊二十歲之前的記憶,之後的記憶到現在也沒有恢復。

當然,如今已經從天界離開了,所以對於陸遊二十歲之後的記憶陸楓也沒太大的需求。

但他都離開天界了,可這部分的記憶還沒有恢復,這就有些奇怪了。

「轟!」

隨著一股強大的壓力作用在陸楓的身上時,他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雖然明知道這股壓力很強,可真正作用到陸楓身上的時候,他還是有些受不了。

「怎麼回事,我不是應該有尊者的實力了嗎?為什麼這股壓力我這麼難以承受。」陸楓心中一驚道。

「主人,雖然我已經提升到了一級世界,可因為你身體的關係,所以你的修為無法直接達到尊者。」魂界的聲音響了起來。

「什麼?身體原因?」

聽到這話,陸楓心中一驚,自己可是將不滅金身修鍊到了第九重了,那按理說身體強度已經非常不弱了。

可陸楓忘了,這九重的不滅金身肉身強度只對應了天尊境界,而鴻界屬於更高級的世界,因此他的肉身在鴻界自然是再普通不過的。

「嗡嗡!」

就在這時,突然間陸楓的腦海一漲,緊接著一連串陌生的信息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什麼,不滅金身竟然不止九重境界!」

當陸楓查看了一下這多出來的信息后,他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原來不滅金身第十重的心法被隱藏了起來,剛剛才解封開來。

「魂界,你的意思是不是說,只要我將自身的肉身變強,那修為就會跟著上去。」陸楓道。

要知道不滅金身的功法被隱藏了起來,可不滅梵訣的功法沒有隱藏起來,也就是說他只剩下最後兩重心法沒有學會。

如果陸楓的修為還得靠修鍊不滅梵訣提升的話,那最後兩重心法怎麼可能讓他回到巔峰時期呢。

「是的主人,因為我已經是實打實的一級世界了,而你是一級世界的主人,只要你身體允許,修為就會上去的。」魂界回答道。

「也罷!」

得到了魂界的肯定后,陸楓輕吐了一口氣,也就是說就算他到鴻界的實力剛開始會低,但只要他努力修鍊不滅金身的話,那修為就會迅速提升的。

「主人,鴻界到了!」

當陸楓說完話后,魂界的聲音再次響起,而這時候原本漆黑一片的四周瞬間亮了起來,而且是好亮好亮,亮的讓剛剛睜開眼的他再次忍不住合上了眼睛。

不過在幾分鐘后,陸楓的眼睛就適應了這個亮光,而當他睜開眼睛時,只見無數個世界在他的面前漂流著。

對於世界長河,洛龍的記憶力有記載,不過當陸楓親眼所見這些世界時,他的眼中還是露出了震驚之色。

無數個世界排著隊伍漂流在河中,這一幕別提有多壯觀了。

「魂界,你在哪裡?」陸楓看了看面前幾個最大的世界道。

「主人,就是你面前這個。」魂界回答道。

「額!」

看到魂界竟然排在了幾個大世界的最末時,陸楓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主人,因為你的關係,我現在只能排在這個位置,但是只要你修為上去,我自然也會跟著提高排名,而排名一高,世界內的一切都會發生變化,無論是空氣中的靈氣還是人的修鍊速度,那都會有顯著提升。」魂界道。

對於魂界說的這些話,陸楓自然清楚,因為這些洛龍的記憶力也存在。

「很好!」

陸楓點了點頭,雖然在一級世界里排名最末,但是對現在的他來說已經非常不錯了。

「奇怪,這附近怎麼一個人都沒有?」

當陸楓的目光從世界長河中轉移時,他的眉頭微皺了起來。

因為在洛龍的記憶力,世界長河附近應該也是有不少強者活動的,可現在竟然一個人都沒有。

「主人,你得慶幸四周沒有人,你看看你的修為,真的不高。」魂界提醒道。

「這……靈者?」

在魂界的提醒之下,陸楓檢查了一下自己的修為,可這一檢查頓時讓他傻眼了。

靈者,這可是鴻界中修為最低的存在。

要知道陸楓可是擁有一級世界的人,這修為竟然只有區區靈者,這玩笑開的有些大了一些。

「不是吧,給我個將者修為也好啊,靈者,這修為在鴻界一般只有小孩子才會擁有的,最次的成年人都有將者的修為。」陸楓無語了起來。

這個修為在鴻界想要好好生存下去是無比困難的,所以此時陸楓額頭上布滿了黑線。

「主人,你現在的肉身強度只能有這樣的修為,別忘了,你之前是從天帝中期直接提升到了天尊巔峰,所以提升到靈者已經是極限了,再提升的話,你的身體會受不了而爆裂的。」魂界道。

當然,這事情不用魂界提醒陸楓也知道,只不過他就是不想接受這個事實,因為事實實在是太打擊人了。

「不行,我得找一個地方好好修鍊一下不滅金身,再怎麼樣,我的修為也得達到將者才行啊,要不然我這個修為能打得過誰啊,去欺負小朋友?」陸楓一臉無語。

說著話,陸楓調動了洛龍的記憶,然後直接朝一個慢步走去。

沒錯,就是慢步,因為修為的關係,陸楓的行動速度很緩慢,而且走起來也有一些吃力。

對於這一點,陸楓非常的無奈,可這又沒什麼辦法,誰讓他的修為只有靈者,鴻界最低的修為等級呢。

當陸楓努力的走了一兩個時辰后,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遠,但是他一回頭還是可以看到遠處的世界長河。

也就是說,努力走了這麼久,實際上陸楓才走了一點點路而已。

要知道鴻界屬於超級世界,所以面積範圍比起天界要大數倍呢,如果以陸楓這樣的速度,那就算給他千萬年恐怕也無法繞鴻界一圈。

「吼!」

就當陸楓努力的前進時,突然間一道狂吼聲從他的前方傳了過來。

「不是吧!」

聽到這道聲音,陸楓整張臉頓時僵住了,就他這樣的實力遇到鴻獸不是死路一條嗎?

「我才剛到鴻界,難不成就要成為鴻獸的食物了?」陸楓道。

「砰砰!」

當陸楓準備換一個方向前進時,突然間兩道震耳欲聾的打鬥聲響了起來,緊接著兩隻高大威猛的鴻獸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我去!」

看到這兩隻鴻獸,陸楓頓時嚇的連忙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

當然,就算他不躲,就憑他區區靈者的修為也絕對無法引起這兩隻鴻獸的注意。

「主人,它們好像在爭奪什麼東西!」

在陸楓小心翼翼的躲起來時,魂界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管它們在爭奪什麼東西,就我這個修為註定是和我沒關係的。」陸楓道。

雖然他躲起來了,可一旦兩隻鴻獸的戰鬥餘波襲來的話,那也夠陸楓好受的。

可這時候走肯定是不成的,所以此刻的陸楓只能聽天由命。

如果他被這兩隻鴻獸殺死的話,那也只能怪他運氣太差了,才剛來鴻界就一命嗚呼了。

「砰砰砰!」

就這樣,雖然陸楓沒有去觀看戰鬥場面,可那驚天動地的打鬥聲卻不斷的傳入到了他的耳中。

就算陸楓是經歷過生死的男人,可此時的他還是有些被嚇到了,沒辦法,修為的差距擺在那裡。

整整幾個時辰,那激烈的打鬥聲就沒有停過,而且也沒有離開,這讓陸楓苦不堪言。

而就當陸楓以為自己這次凶多吉少時,隨著兩道慘叫聲響起,緊接著四周就變得寂靜了起來。

「怎麼回事?走了嗎?」

原本激烈的打鬥聲頃刻間消失不見了,這讓陸楓微微愣了一下。

但是為了安全起見,他並沒有第一時間從躲的地方走出來,而是等了一會兒才小心翼翼的出來。

「不是吧,同歸於盡了!」

而當陸楓看到兩隻巨型鴻獸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而雙方的爪子皆洞穿了對方的身體時,他的眼中露出了驚訝之色。 原本陸楓以為自己這次凶多吉少了,可沒想到這兩個大傢伙竟然自相殘殺,最終還落了一個同歸於盡的下場。

「咦,那是什麼!」

就當陸楓準備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時,突然間他看到了兩隻鴻獸屍體中間有著什麼東西。

陸楓可是知道這兩隻鴻獸是因為爭奪東西才會打的你死我活,最終互相殺死對方而死。

「這兩隻鴻獸的實力少說也有君者的實力,而這樣的實力要爭奪的東西,那肯定不是什麼普通之物。」陸楓嘴裡嘀咕了一聲。

說著話,陸楓鼓起勇氣朝這兩具屍體走去。

以陸楓現在的修為,就算這兩隻鴻獸已經死了,那它們身上殘留的威壓也是非常強大的,所以這時候如果沒有膽量的話,那根本就不敢過去。

「這是什麼東西?」

當陸楓小心翼翼的從地上撿起這個紫紅色,類似某種植物的根部后,他開始在腦海中搜索洛龍的記憶。

「紫羅樹根?」

在尋找了兩三秒鐘后,陸楓終於找到了和自己手中一模一樣的一段記憶。

紫羅樹根,這是一種鴻獸非常愛吃的食物,但是它同時對人類的幫助也很大,尤其是肉身方面。

要知道陸楓現在緊缺的就是提升肉身方面的東西,和現在這樣的東西竟然主動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也太巧合了吧,我缺什麼,什麼東西就出現在我的面前?」陸楓心中嘀咕了一聲,然後他四周查看了起來。

「主人,周圍沒有人,再說了,如今你的確需要這樣的東西來幫助提升肉身,所以你就不要客氣了,趕緊收下走人,這裡剛剛經歷了大戰,或許等一會兒就有人過來也說不定。」魂界提醒道。

「嗯,不拿白不拿,就算這是有人故意為之的,那我也不能白白浪費這麼好的東西。」陸楓點了點頭。

接著,陸楓將這紫羅樹根收好之後,就一步步的離開了,至於這兩具屍體,他並沒有任何想法。

雖然鴻獸身上的東西有些也是十分珍貴的,但是陸楓很清楚自己的實力,以他目前的情況就算是分屍恐怕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再加上這個地方不宜久留,所以他自然不敢繼續待在這裡。

「我去,想不到我陸楓也有走路走不動的時候。」

當陸楓全力以赴的離開這個危險之地后,他沒多久就已經氣喘吁吁了。

雖然上一次在陸楓進入中域時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可沒多久他就已經適應了。

但是現在的話,就算陸楓全力以赴運轉不滅金身,那還是有些承受不了鴻界的巨大壓力。

「主人,在你前面好像有人。」

當陸楓找了一個地方席地而坐休息時,魂界的聲音響了起來。

因為陸楓的修為太低了,所以導致他的感知也大為受限,如果不是魂界提醒的話,他肯定不知道在自己面前有人。

「有人,終於看到有人,我還以為這是一個假的鴻界呢。」陸楓大喘了幾口氣道。

當然,就算有人過來了,那陸楓也沒要走的意思,其一他已經走不動路了,第二的話,他的修為這麼低,就算有人過來,那恐怕也提不起對方動手的興趣。

果然,在陸楓又休息了片刻后,一名男子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該男子看到坐在一旁休息的陸楓,他第一時間警惕了起來。

在鴻界,野外也是相當危險的,無論是鴻獸還是人,那都得小心,否則說不定什麼時候有人就會在背後捅一刀。

「靈者修為?」

不過當這個男子看清楚陸楓的修為時,他的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因為靈者的修為頂多也就是十幾歲的小孩才有,而看陸楓的樣子應該也有二十幾了,而這個年紀天賦就算再差,那也應該有將者的修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