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不認為剛剛隨意的一擊,就能將這個男人如何。

在男人話音落下,耶魯回過頭很是不屑。

「為本皇哀悼?」

那種嘲笑的眼神,看向男人就彷彿是在看一個博人笑眼的小丑。

「他……哀悼本皇?他覺得他能將本皇……」

「不是他,他是在為你哀悼,又怎麼可能對你動手。」

「哈哈哈,那難道是你么?」耶魯打量了男人兩眼,「本皇肯定你的力量,只是若是你真跟本光交手,你有什麼資格?」

「需要資格么?不知您覺得怎樣的資格……」

「帝星、位面之主亦或宇宙外族?」耶魯聳肩,「抱歉,這樣講可能有些傷你的自尊,只是若非這些人,讓本皇動手的資格都沒有。勸你不要自討沒趣,別真讓本光動怒。」

「喲,這巧了……」

持劍男人突然聳肩一笑,指著頭頂的虛空。

「您看……」

虛空之上,之前帝星凝聚的星河竟是重新凝聚。

只不過跟之前不同的是……

這星河之中只有一枚星辰。

帝星。

耶魯一眼就看出這枚星辰的身份,肆意大笑。

「你還想指望他?」

他下意識的認為帝星指的是葉子晨,這個紀元的帝星也的確是他。

「別急,慢慢看呀。」

持劍男人攤手,耶魯面露不屑面朝星河,想看看他又要耍什麼把戲。

只是沒多久……

「不,這不可能!」耶魯失聲怒喝。 「不可能!」

耶魯瞳孔劇烈地收縮著,整張臉上都布滿了不相信的神色。

用力的搖頭。

在他的面前更是出現無數的能量炮,朝著其頭頂的星空轟去。

他不相信自己此時看到的一切。

他更願意相信,這一切都是障眼法。

「假的,都是假的!」

耶魯歇斯底里的怒吼,能量炮更是不計消耗的轟向星河。

只是……

也不知道是能量炮的距離不足還是怎樣,釋放的那些能量炮並沒有轟碎他心中認為的幻影。

幻覺!

絕對是幻覺!

耶魯不住的在心中寬慰著自己,他只能相信這是幻覺……

若是真的……

他不相信!

「你認為是幻覺那就是幻覺吧。」

叮……

突兀地一道脆響。

旋即便看到持劍男人的腳下猛地出現一道藍色的光陣。

湛藍色直衝雲霄。

直接和頭頂的星河相連。

不多時,星河像是在對其做出回應,光華灑落在他的頭頂。

點點星光,讓他的身上披上一件藍色帝袍。

「看來對他的衝擊很大嘛,開始我還以為他的心裡承受能力能很強。」

此時……

隱帝也從一旁走了過來,只是他沒有去到持劍男人的身旁,而是走到了耶魯的側後方。

不多時。

也是叮的一道脆響,一切就跟之前持劍男人幾乎完全相同。

星輝灑落……

藍色帝袍加身。

「你們……你們……」耶魯啞然。

能夠讓耶魯露出如此驚容。

是……

他看到了頭頂的星河有三枚帝星。

帝星只有一枚這是萬古未變的!

名門大少嬌貴妻 三枚!

這怎麼可能。

他真的從心裡不敢相信這一切,可事實的的確確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就在剛剛……

已經有兩人跟星河內的帝星相連,至於那最後一枚,耶魯都無需去想。

叮……

星光衝天。

在他的側前方帝星葉子晨出現,同樣星光閃爍,帝袍在身。

星河之上三枚帝星緊密相連。

星河之下……

三枚帝星以三角將耶魯包裹在中央。

「你們倆是第一紀元和第二紀元的帝星!」耶魯怒喝。

帝星必然只有一枚。

就算天擇雙帝,最終也只能有一枚帝星真正的繼承帝星星輝和帝袍。

三道帝袍……

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其他兩人是之前兩紀元的帝星。

之前第一紀元和第二紀元被毀……

卻沒有任何人看到過帝星星主的屍體和破碎的靈魂。

沒想到……

他們都依附在了第三紀元之上。

眼前的這三人,除卻本就是第三紀元帝星的葉子晨,其他兩人的身體多半是他們找的宿主。

「剛反應過來么?」隱帝淡漠的開口。

「這不可能!三枚帝星同時出現在同一紀元,這根本就是在蔑視規則,天地規則不可能會讓你們……」

突然間……

耶魯的話語戛然而止。

「怎麼不繼續說下去?」持劍男人聳肩道,「看來你是記起來了,你口中的天地規則,規則之地是被你毀的,是你在上位之後第一時間選擇殲滅的對象。」

沒錯……

耶魯的沉默就是他想起了當時的這個決定。

成為神皇的他,不想被規則約束,他心裡也清楚,融合多枚神格必然不會被規則之地認可。

若是被他們知道,會有數不盡的麻煩找來。

故而……

他決定先下手,在他們還沒有察覺之前將規則之地毀滅。

沒成想。

這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么?「那又如何!」驀然間,耶魯的眼中閃過輕蔑,「就算你們兩個亡國之奴出現在這裡,你們的星輝又有多少。就算規則之地沒了,天地的規則奧義依舊會對你們排斥,這一紀

元的星河也不可能因為你們是其他紀元的帝星,就對你們容忍。你們……能在這裡呆多久,十分鐘還是半個時辰?」

「只要本皇堅持下來,你們能耐我何?」

「你彷彿很懂?」隱帝輕輕一笑,「只怕你根本堅持不下去。」

話音一落,隱帝便看向葉子晨。

「剛剛給你的記憶消化的差不多了吧。」

「完全沒問題。」葉子晨給出個OK的手勢!

「那就好。」隱帝笑了笑,旋即又看向在為耶魯哀悼的老神皇,「你有沒有其他想說的?」

沉默無語。

老神皇一直雙手放在胸口,對隱帝的言語不聞不問。隱帝彷彿還想開口,卻看到持劍男人對他輕輕搖頭。

對此……

隱帝也只能很是無奈的聳肩,眼神也在瞬息間變得凌厲。

熋……

一團藍色的火焰突兀地從其身體燃燒。

不對勁!

耶魯鎖眉,想要從三帝星的三角範圍離開。

剎那間,葉子晨和持劍男人也是如此,三團藍色的火焰,在焚燒時三道光柱也是相互鏈接,凝聚成一道沒有任何封印的三角封印空間。

珠光寶妻【完結】 想要衝出的耶魯,也被屏障撞回。

他只能站在封印內部,渾身的毛髮都豎了起來。

危險!

很危險!

他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在跟他宣洩著此時的危難境況。

在這期間,耶魯的四枚神格更是光芒大盛。

仰面看著星河。

三枚帝星緩緩移動,星輝更是匯聚在三帝星的中央……

轟!

就在這時,星輝落地。狂暴的帝星星輝將整個三角封印空間都灌滿,就猶如傾盆而落的磅礴大雨,龐大的衝擊力將耶魯整個人都拍在了地面,壓制的他只能趴在地上,哪怕是動一根手指都難上

加難。

不光如此……

這帝星星輝更是通過他的毛孔朝著他的體內鑽入,緩緩侵蝕著他的身體,不斷地剝離耶魯對他自己身體的控制。

也是此時!

耶魯的腦海一片空白,偏偏卻想起了自己摧毀第二紀元時,從帝星星宮那裡看到的一本殘卷。

殘卷已經被毀……

只能看到封面上的三星和一個印字。

殘卷上的內容也殘缺不全,大致能夠判斷出記載的應該是一種封印之術。

那時候耶魯也沒有特別在意。

揮手直接將星宮滅去,那殘卷也跟著星宮化作齏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