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找死!」

耿懷陸憤怒的回過頭來,一掌拍向天宇的面門。

面對這兇狠的一掌,天宇毫不慌張,輕鬆的閃到一旁躲避過去。寒光一閃,兔八哥劍直刺耿懷陸胸膛。

「滾開!」耿懷陸面色一寒,匯聚全身罡氣護住胸口。活的不耐煩了,一個武宗初期的人也敢對他出手。

「叮!」兔八哥劍徑直擊中罡衣,一陣耀眼的火花激射出來。

「咔嚓!」抵擋天宇寶劍攻擊的地方,一道可見的裂縫迅速在罡衣上蔓延開來。「嘭!」罡氣罩轟然破碎,兔八哥劍長驅直入刺向耿懷陸的身體。

匆忙中,耿懷陸雙手抓向兔八哥劍。源源不斷的真氣從手掌中激射出來,拉扯著兔八哥劍令其難進分毫。

劍尖停留在耿懷陸胸膛的表皮上,任天宇使勁全身之力也難以得逞。

一拉一扯,兩人就這樣陷入僵持之中。時間飛逝,耿懷陸與天宇兩人額頭已經滿是汗水。

天宇雖是武宗初期修為,不如耿懷陸的武宗中期。可耿懷陸他先前與郁風大戰一場,也早已經是強弩之弓。

「噗!」

耿懷陸吐出一口老血,勉強揮動雙手牽引兔八哥劍,將天宇的力量帶向一旁。

猝不及防,天宇直接衝到一旁。耿懷陸也不好過,直接被真氣抽飛出去。

「咳咳,竟然也黃級武器?!」耿懷陸一臉震驚之色,短短的時間裡竟見到了兩把黃級武器。如果不是這柄怪異的寶劍,以面前此人武宗初期修為斷不可能突破自己的護體罡氣。

突然,一股強大的氣息衝天而起,把周圍眾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過來。

「吼——!,想要我死,沒那麼容易!」郁風顫悠悠的豎起寶劍,神色猙獰的怒視耿懷陸:「滅之一刀!」

滅之一刀乃是郁風外出遊歷偶然獲得的玄級中品武技。他憑藉這一刀,屢次化險為夷。

如不是這最後時刻,郁風決計不會暴露這張底牌。他為了施展這一招,已經放棄抵禦噬心盅的侵襲,全力以赴蓄力殺招。

一道灰色劍氣憑空凝聚,朝著耿懷陸、天宇兩人激射而來。劍氣速度實在是太快,以至於耿懷陸都沒反應過來便被劍氣籠罩。

「該死!」危急之中,天宇迅速閃身躲避劍氣。

「不!」灰色劍氣直接劈在耿懷陸的腰部,一臉大意的他被斬成兩半。

「我不甘心!」猩紅的鮮血灑落滿地,耿懷陸已經被劍氣攪碎內臟,一臉不甘的死去。他堂堂一寨之主,竟落得如此下場。

灰色劍氣威力不減,攜著磅礴的氣勢沖向後邊。天宇被這股劍氣掃到,直接飛出十幾米遠。

幸虧天宇處於邊緣,不然這一劍足以將他滅殺。身後幾名狂蛇幫眾就沒他這麼幸運,直接被劍氣攔腰斬斷。

「這……!」

川風抽了一口冷氣,郁風的實力還是有些乾貨,同為武宗中期的耿懷陸竟被一劍斬殺。

川風低頭不自覺的摸了摸腰間,這一劍挨在身上,怕是銀龍鎖子甲也抵擋不住。

這一劍之威,震得在場的人全都愣住。「噗!」郁風口吐鮮血,倒在地上徹底的不省人事。 樹倒猢猻散,郁風這剛一躺下,狂蛇幫的人全都四散而逃、潰不成軍。

正當眾人吃驚於這一擊時,一名黃衣男子卻突然出現在郁風旁邊。他欣喜的拿起郁風手中那柄寶劍,一臉仔細的端詳。

「喲,不虧是黃級上品寶劍!」黃衣男子輕彈一下劍身,聽到清脆的金屬聲才露出了滿意之色。

「可惡!」天宇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起來,揮劍憤怒的殺向黃衣男子。此人何其無恥,竟趁他們交戰之時搶走黃級上品寶劍。

天宇犀利的一劍直撲面門,黃衣男子卻淡然一笑,以手中寶劍橫在面前抵擋攻擊。

「乒——!」一陣火花四濺,兩人各自退後一步。

天宇一招未能立功,再次揮劍殺向黃衣男子的喉嚨。黃衣男子輕鬆的把劍一豎,抵消了天宇這一劍封喉。

黃衣男子表面上看起來十分輕鬆,從他拆解自己招數時的生硬,天宇已料定此人並不擅長劍法。

天宇一招利劍穿心,以刁鑽古怪的角度刺向黃衣男子。這猛一變招,頓時令黃衣男子手忙腳亂。

大好時機,天宇抓住他的破綻,一劍狠狠的刺向黃衣男子的胸膛。

「你——!」黃衣男子面色一青,慌亂的向一旁撤退。

黃衣男子向旁邊剛一撤退,天宇仍舊不依不饒的追殺過來。不得已,他只得丟掉手中寶劍,來了一個原地驢打滾。

「唰——!」

兔八哥劍直接從黃衣男子頭頂掠過,幾縷飄逸的頭髮直接被削斷。

劫後餘生的黃衣男子滿頭大汗,要不是自己反應及時,定會被一劍削掉腦袋。

「TMD,我活剮了你!」黃衣男子惱羞成怒,雙手握拳撲向天宇。

「青牛,速戰速決!」看著天宇兩人的戰鬥,任萬雙眉頭一皺,再耽擱下去恐生事端。

聽到任萬雙的話,黃衣男子立即停下腳步。從懷中取出一雙全身式鐵手套,古樸的表面閃爍著些許寒光,這赫然是一雙精良級的拳套!

見青牛認真起來,任萬雙收回目光,慎重的看著對面的川風。

對於這兩個蒙面人,任萬雙有點拿捏不住,擁有黃級武器的絕對不是些小勢力。

「你們,給我上!」

任萬雙朝著一旁指去,數十名小弟朝著川風蜂擁而上。

喲呵,試探我。

川風眼中閃過一絲自信,人海戰術他可不怕。川風雙手伸進腰間,待青狼盟的人圍到面前,才緩緩掏出追魂奪命弩。

「啾—啾——!」扣動扳機,兩支力道強勁的箭矢激射而出。

「噗——噗呲!」沖在最前面的兩名青狼盟幫眾,直接被迎面而來的箭矢洞穿胸口。

兩人的死並未引起重視,青狼盟幫眾依舊前赴後繼的衝過來。「哎!」川風無奈的搖了搖頭,一群冥頑不靈的惡狼。

川風平舉雙弩,奪命弩箭迅速飛向人群。 重生之本性 他已經起了殺心,對付這群殺人如麻的土匪,任何的仁慈都是一種罪孽。

「噗——噗噗—噗—!」青狼盟幫眾不斷的中箭倒下,機靈的人紛紛找東西掩護自己。

有些人自持武藝高強,妄圖以手中刀劍抵擋激射而來的箭矢。「唰——!」強勁的箭矢直接洞穿武器,擊中他們的要害,最後落的一個劍毀人亡的下場。直至最後,沒有一個人能夠突破箭雨跑到川風的面前。

「黃級上品武器?」

任萬雙失聲驚呼,此人真是深不可測。

黃級武器,那可是連武王都眼紅的寶物。此人竟然隨隨便便就掏出來兩把。

「你,究竟是誰?」

任萬雙很難想象,面紗之下究竟是何妖孽,黃級武器在他手裡就跟地攤貨一樣,要多少有多少似的。

「呵,我誰重要嗎?」川風不屑的收起雙弩,眼神輕蔑的看著任萬雙。

此人明明很想殺他,卻因為摸不清自己的底細,變得畏首畏尾猶豫不決。看到眼前這一幕,任萬雙可比天宇口中那個精明強幹的梟雄差的太遠。

「哼!」

任萬雙臉色頓時變得陰沉,揮手示意渠倪上前試探川風。既然是敵人,還是儘早剷除。

「咯咯!」

渠倪臉上露出桃花般的笑顏,婀娜多姿的身材令周圍青狼盟的眾人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

柔情似水的眼神中,一絲令人骨寒的精光閃過。蛇蠍美人,令人生畏!

渠倪迅速拔出寶劍,謹慎的向著川風飛奔過去。她不敢太過大意,剛才那兩把威力不凡的弓弩令人記憶猶新。

渠倪宛如燕雀一般,輕盈的落在川風面前。她手中長劍一揮,犀利的刺向川風的面具。

渠倪也對面具之下,那副神秘面孔十分好奇。畢竟,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讓她老大忌憚的。

劍尖眼看就要刺中川風,竊喜之色已經爬上渠倪眉梢。突然,渠倪卻感到胸口一痛,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

「律律——律!」一陣得意的馬叫聲響起,眾人才回過神來。

原來,剛才渠倪即將集中川風面門之時,胯下花花牛卻突然伸出蹄子一下將毫無防備的渠倪踢飛。

「納尼?」

川風一臉懵逼的看著身下,花花牛的速度之快令他都沒反應過來,等到自己反應過來那渠倪早已橫飛出去。

這一幕,也讓任萬雙等人目瞪口呆。渠倪的實力他是知道的,堂堂一個武師巔峰的武者,竟被一匹馬給踹飛。什麼時候武師這麼菜?一匹馬就能輕鬆撂倒?

「嘭——!」三丈之外,渠倪直挺挺的跌在地上。那狼狽不堪的模樣,引得眾人一陣心疼。

「畜生,老娘我要殺了你!」

渠倪憤怒的爬了起來,此時的她早已沒有之前的淡然自信,更多的是癲狂陰毒之色。

渠倪直接放棄進攻川風,撿起寶劍劈向花花牛的腦袋。此時於她而言,殺死花花牛比面具人還重要。任萬雙的話,渠倪已經拋之腦後。

花花牛卻露出不屑的神色,一副根本沒把她放在眼裡的姿態。看到這一幕,更加令渠倪火冒三丈。

渠倪即將刺中花花牛時,川風急忙伸手去抓劍刃。花花牛卻趁機一蹄子,再度踹中渠倪的胸膛將她擊飛出去。 一道拋物線劃過,渠倪再次落到地面上。 強取 「嘭!」濃郁的塵煙盪起,她的身影籠罩其中。

「噗!」一股鮮血從塵煙里濺出,神色萎靡的渠倪凄慘的爬了出來。

任萬雙眼角餘光撇了渠倪一眼,神色十分的冰冷:「哼,廢物!」他目光轉向另一邊,青牛的表現令任萬雙更加難堪。

「怒浪拳!」青牛怒吼一聲,全身真氣聚集於雙拳。

極戰獨尊 藍色的氣勁布滿拳頭,周圍的空氣壓縮的啪啪炸響。這是青牛的壓箱武技,凡階黃級下品的四海拳。

「小子,受死吧!」青牛眼角露出一絲暴虐,鐵拳飛速揮向天宇的面門。

鐵拳迎面襲來,天宇迅速扭身躲過攻擊。強烈的勁風從鼻尖吹過,颳得天宇滿臉生疼。

天宇還未來得及喘氣,青牛如同狗皮膏藥一樣又揮拳打來。比之剛才,這一拳的速度比剛才快了太多。

以天宇的移動速度,根本就躲不開。無奈,他只得拔出兔八哥劍硬扛這一拳。

拳劍相交,迸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咔嚓!」兔八哥劍突然浮現一道裂縫,最後劍身在那強大拳力的壓迫下斷成了兩截。

鐵拳擊斷兔八哥劍后,威力依舊不減直直衝向天宇的胸口。「嘭!」猝不及防的天宇直接被這一拳轟飛。

「噗通!」天宇的身體橫衝直撞,身後的一眾青狼盟幫眾被他給撞得人仰馬翻亂作一團。

黃級武技竟恐怖如斯,手持黃級武器的天宇居然一招落敗。

「咳咳!」天宇口吐鮮血,顫悠悠的掙紮起身。如果不是兔八哥劍,恐怕這一拳足以要了自己的命。

青牛眉頭一皺,飛起一腳踹倒擋路的手下,滿臉得意的走向天宇。

「小子,到此為止!」青牛一手抓住天宇的脖子,將他從地上提到自己面前。

青牛略微打量天宇一番,隨即露出不屑之色。 多喜一家人 這麼一個實力低微的螻蟻,也敢跟郁風勾結與他們青狼盟為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青牛手腕發力,正欲捏碎天宇的喉嚨。天宇卻突然右手握拳,猛的擊向青牛的胸口。

「不知死活!」青牛臉色一怒,急忙伸出右手抵擋天宇的攻擊。情勢大好,青牛可不想陪他同歸於盡。

「嘭!」天宇右拳徑直撞上青牛的手掌,一縷黃色光芒閃過,他的精良拳套便被這隻肉拳洞穿。

「啊——!」右手一陣劇烈疼痛,慌亂的青牛急忙鬆開天宇。這撕心裂肺的痛苦,令他倒在地上不住的顫抖。

趁你病,要你命!

天宇再次揮出一記蒼牛拳勁,擊中青牛搖晃的腦袋。「咔嚓!」頓時間青牛腦漿迸裂,死於非命。

「玄級武技?」

任萬雙眉頭一皺,天宇這一拳他看的一清二楚。想要打敗青牛的四海拳,洞穿精良級的拳套,最低也得是玄級下品武技。

青牛死了也就死了,只要得到這套玄級武技也不算賠本。想到這裡,任萬雙心情頓時變得興奮。

「萬均掌!」任萬雙匯聚功力於右臂,手掌心迅速湧現一股灰色的真氣。這股灰色真氣凝聚成一道高約一丈,寬約半丈的巨型手掌。

恐怖手掌一成型,迅速朝著川風拍去。

「咕嚕!」強大的威壓令川風咽了咽口水,他急忙驅使花花牛躲避攻擊。

可惜,川風低估了巨掌的速度,直接被它追上拍中身體。一人一馬頓時騰空而起砸向遠方。

「嘭——!」川風直挺挺的砸在岩石上,花花牛則穩穩落在另一邊的土地上。

「噗!」川風忍不住吐了一口老血,強忍疼痛壓下翻湧的氣血。

川風目光撇向一讓,竟發現花花牛毫髮無損,依舊若無其事的啃著腳下的野草。

「噗!」川風鬱悶的又吐了一口老血,同樣是挨了一掌,差別怎麼會這麼大。

「哼,你小子命挺硬的!」任萬雙眉頭一皺,再次施展出灰色巨掌拍向川風。

剛才那一掌,任萬雙已經試探出川風的修為,不過是個小小的武士後期。剛才定是僥倖躲過了自己一掌,這一次絕對要讓他粉身碎骨。

自己這套萬均掌可是黃級中品武技,殺他一個武士後期的人綽綽有餘。

灰色巨掌從上到下,直接拍向川風頭頂。「嘭!」巨掌落下,激起一陣巨響。

任萬雙自信的轉過身去,此人的結局已經註定。還是儘快逼出玄級武技,省的夜長夢多。

「怎麼可能?」青狼盟眾人驚起一片喧嘩。

「嗯?」任萬雙停下腳步,好奇的回過頭去。

煙霧散盡,他看見那人伸出一隻奇異的金屬手臂,將這道恐怖巨掌擋了下來。

「好,很好!」任萬雙身影一閃,朝著川風激射過去。

這一刻,任萬雙心裡怒火中燒。區區一個武士後期,他竟然還拿不下來。

一瞬間,任萬雙便出現在川風面前。不等川風反應過來,就一掌擊中川風胸膛。

「砰——砰砰砰!」剎那間,任萬雙便拍了他胸膛六掌。川風猶如風箏一般,直接被拍飛在空中。

面對任萬雙的速度,川風根本毫無還手之力。武士與武宗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

任萬雙胸有成竹的站在原地,等待川風墜落下來將其終結。

掌力耗盡,川風身體極速撞向任萬雙。後者臉色得意之色,深深印在川風眼中。

突然,原本面無表情的川風卻透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任萬雙突感背後一陣惡寒,下意識的向身後閃去。

一陣金光閃耀,一根金槍從川風手中飛出射向任萬雙之前的位置。

「噗!」金槍錯過任萬雙的身體直接插進地面,瞬間入土七尺多深。

「呼——!」任萬雙深深吐了一口氣,這一槍要是擊中自己不死也得半殘。

趁著這個空擋,川風向著一旁滾落出去。他的臉上布滿了失望之色,這出其不意的霸王槍符竟沒擊殺任萬雙。

「小子,我承認低估了你!」

任萬雙慎重的看了川風一眼,緩緩把出腰間的精良長劍。

此人能受自己這麼多掌不死,不是身穿奇寶便是修鍊了護體神功。想要殺了他,自己只有拿出真本事了。

任萬雙一直以來最擅長的就是劍法,能夠讓他拔劍的卻沒有幾人。

「瀝血劍!」任萬雙把寶劍一橫,斬出一道巨大的血色劍氣。

瀝血劍氣一出,青狼盟幫眾識趣的退到一旁。幫主使出這一殺招,敵人決計不會活命。

恐怖的血色劍氣瞬間斬出,川風瘦弱的身影被其完全籠罩。天宇無奈的閉上眼睛,換作是他自己也決不會有絲毫活命的機會! 千鈞一髮之際,川風召喚出霸王槍符擋在血色劍氣前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