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趙天英還是點了點頭:「三成也不少了!」

「這可是謝家啊,那壓根不是咱們所能抗衡的!」

「有三成把握,也夠跟他們拼一把了!」

「林神醫,我們趙家,絕對支持您!」陸小白從地上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塵,笑道:「當然,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能夠理解。」

就算趙鋼鏰不說出那樣卑微的話語,陸小白也不打算取了三人的性命。

經過陸小白的確認,三人都是地地道道的時停界居民,只有一條命,承受不了死掉的結局。

抬手在岩殺石柱上拍了拍,陸小白說道:「十五分鐘之後,石柱就會消失,他們身上的冰,至少三個小時內不會融化,足夠你把他們安全送到蠻荒城的治療間。」

說罷,陸小白就整理黑袍,換了個方……

《時間停止后》第八章「狐妖」 幾人下意識的揉揉眼睛,然後再揉揉眼睛。

「1107,是這數字?這是人能打出來的傷害?」淡笑牙齒打顫,當場就給跪了,眼前這一幕幾乎摧毀了他對《初生之土》的理解。

「林哥好強啊!」小胖子驚呼。

素食家和銀丹草點點頭,後者掃視了一圈,默默皺眉。

場上,淡笑搖搖頭:「這不應該,數字太誇張了。」

兩百三百的跳傷害,他勉強還能接受,因為淡笑知道有個東西叫額外技能,觸發一定條件或者本身滿足某種要求就能隨機獲得,加成很大。

舉他知道的例子。

沐月長惜的【破軍之力】、以及她那個龍眠里老對頭的【拔槍術】、還有韓馬的【偽·鑒】,即使用途各種各樣,但都屬於非常強力的額外技能。

其中不乏有造成傷害,或者強化能力的技能,所以淡笑並不稀奇有人能打出過百的傷害,額外技能罷了,搞得誰沒有一樣。

好吧,他還真沒有。

可是蛋老師心態很好,沒有額外技能又怎麼樣,遊戲還不照樣玩?何況絕大多數玩家都沒有額外技能,甚至有人都不懂這個設定,最起碼自己還見過。

傷害過百算個屁嘞,淡笑心態放平,結果直到今天,他才發現自己對湯某人的傷害其實一無所知。

過千了….就挺突然的,我還在考慮能在boss身上摸個幾十點的傷害,這忽然就跳出來個四位數。

尼瑪!?

玩到現在淡笑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心態放平,自己是直接躺平了,拿著把強力藍武都是去刮痧,結果別人特么是一刀刀的照大動脈在砍!

這遊戲,真的公平嗎….還是說,人與人的體質真的不能一概而論….

小胖子退了兩步,因為他感受到淡笑身上突然散發出一種哲學的氣息,煞是逼人。

「那個….笑哥啊,其實也沒那麼離譜,林哥那刀好像是砍到大蟲子的口器上了,估計沒有防禦減免,傷害吃全了才到一千多。」小胖子顯然不懂安慰人,好死不死的加了一句:「看開點,他傷害也就是你的十倍多一點。」

淡笑:「….」

你真的是讓我看開點么?

一旁,銀丹草忽然咳嗦兩聲:「那個,打斷一下。」

淡笑望過去,面色灰暗道:「咋啦?已經是準備去抱大腿了?」

「不,我沒那意思,我只是在想….」銀丹草指指後面,再指指上面:「咱們在這裡若無其事的聊了這麼久,之前那幾波榴彈,也該炸過來了吧?」

眾人:「….」

….

轟!轟轟轟!!!

巨大的爆炸聲傳來,正在砍鬼王毛蟲炮大動脈的湯某人被嚇一跳,他回過頭,發現場地中間白煙滾滾,鬼知道剛剛多少發榴彈炸在這了。

嚇人!擦,髮型都亂了!

湯慶無語,轉身繼續給大蟲子割肉。

後者巨大的身軀扭動,不斷逃竄反擊,然而它幾乎所有的動作毫無成效,被湯慶一一化解后再度欺近,一刀刀瘋狂的磨著它的血線。

玩透了!

打了那麼多的精英boss,他也開始慢慢了解這些怪物的特性。

海狸在《TSA-2:初生之土》明顯是用心了,尤其是BOSS這一項,在《TSA-1:戰辰無雙》里,怪物只分為普通和BOSS兩個階級。

但《初生之土》有三階:普通、精英、賞金首。

《初生之土》精英的強度稍弱於《戰辰無雙》里正常設定的BOSS,但是遠比普通的怪物要強,以這個節奏推斷,賞金首級應該是強於正常BOSS的,而且很可能強上不少。

而且這個強度,說的是怪物的面板數值,而不是綜合屬性,如果加上《初生之土》寫實的特性,那麼精英BOSS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做《戰辰無雙》里的BOSS級怪物。

作戰技巧!環境適應!極少單打獨鬥!

這是真正野獸才具備的特性,而非一般網游里,只會喊兩句「納命來」然後照著一個T砍的人工智障。

不管整個遊戲的水準如何,海狸至少在BOSS方面做出了特色,但遺憾的是,太過寫實也會導致一些缺陷,就比如眼前的鬼王毛蟲炮。

遠程作戰能力一流,近戰水準不如狗。

關鍵還跑的賊慢,就它這拉扯能力,湯慶推個輪椅都能給它補了。

很快,鬼王毛蟲炮被砍得渾身冒綠漿,動作越來越遲緩,幾近瀕死。

「等等!刀下留蟲!」

淡笑不知道從哪鑽了出來,大喊道。

湯慶眉頭一跳:「咋,這你親戚?」

「特么誰親戚是條蟲子,還嘴裡長炮?」淡笑沒好氣道。

那是你不知道世上有種叫七大姑八大姨的存在….湯慶拍拍腦袋:「小怪還沒清完吧,小胖子幾個還在挨炸,你跑來作甚?」

「尾刀!」淡笑停下來,喘了口粗氣:「留個尾刀,好歹我們也打了這麼久,拿個尾刀不過分吧?」

「不,很過分。」

淡笑懵逼。

「這貨是我一刀刀砍到殘廢的,為什麼要給你們尾刀?非親非故的。」湯慶哼哼。

「可,我們也幫你攔下那麼多小怪不是,大夥都快被炸死了。」淡笑攤手。

「那是活該,說了半天這事怎麼起的?」湯慶冷笑,然後指了指遠處亂跑的三人:「而且你們現在的情況,也是為了自己活命,和我幾乎沒有多大關係。」

「甚至硬要說,還是我救了你們,因為我有對蟹形發射井的作戰經驗,如果不是我給你們建議,你現在還有命和我在這討價還價?」

「切。」湯慶冷哼一聲,想要無償拿尾刀,沒門!

淡笑無話可說,想來也確實是這麼回事。

他想了想,小心道:「那這樣,我們買可以不….一萬如何?」

生物類精英BOSS,出尾刀的話,能直接拿到50%的恐怖經驗佔比,而這隻預測等級接近20級的精英BOSS,顯然會給出極大量的經驗!

何況,越級擊殺還有加成的。

淡笑很心動,但他沒有直接介入,因為知道自己絕對搶不過湯慶,而且更可惡的是,這貨也不聽自己的。

所以只能好好談一談,然而湯某人小市民當慣了,什麼局面心裡門兒清。

「十萬、聯幣。」

湯某人輕描淡寫道,雖然長這麼大還沒真的見過十萬現金,但這不妨礙他提出來。

人有多大膽,地….咳咳。

湯慶說完,期待的看著對方,然而對面一張藏狐臉,彷彿在說….你丫去搶算了。

「一萬五,不能再多了。」

「十五萬。」

淡笑急了:「我擦,怎麼我升你也升啊?」

「我在外面都這麼和人划價。」湯慶義正言辭道,然後想了想:「這樣,十二萬。」

「一萬二。」

「十二萬。」

淡笑眼睛瞪大,再度懵逼:「特么為什麼我降你不降啊。」

「我降了管屁用,你又不是掏不起,我閑得慌了幫你壓價。」湯慶笑笑,忽然道:「不搞了,一口價五萬,掉落全歸你,這貨20級的精英怪,是有概率出戰錘的。」

「20級?」淡笑一愣,兄弟們估計的是18級,沒想到居然還比高出2級來。

這樣一想….賺了啊!而且有概率出戰錘的!

淡笑簡單思考了一秒,拍板:「五萬!卡號報來!」

湯慶流利的報了一串數字過去,淡笑迅速打錢,然後對著遠處喊道:「草爹!過來,吃經驗了!」

遠處,銀丹草跑的正歡,忽然聽到遠處遙遙一聲喊,聲音似乎是淡笑的。

他揉揉耳朵,無語嘀咕:「草你爹?我勒個去….什麼仇什麼怨啊,爹都要草?」

淡笑這人是真特么的古怪….銀丹草想著,立馬跑的遠遠地。

敬藍同而遠之。

湯慶身邊,淡笑狗眼瞪大,看著逐漸遠去的瘦高竹竿,一大串的問號在頭頂扶起。

「這,經驗都不吃的嗎?」淡笑無語。

「稱呼不對,可能他沒意會到你在喊他。」湯慶捏捏下巴,好奇道:「為什麼是給他?」

「因為二階【醫生】牛逼啊,你不知道二階醫生的主動技嗎?」淡笑解釋道。

見湯慶搖搖頭,淡笑一下子感覺找回場子了,頗為得意的介紹道:「二階醫生主動技【戰場的天使】,提高奶量的同時,綁定小隊成員后能實現治療幅散,通訊範圍內無視距離和精度影響,懂否?」

湯慶吸了口冷氣,驚聲道:「全體治療?!」

淡笑微微點頭:「一直以來,醫生的持續治療方式是被詬病的焦點,畢竟戰場上瞬息萬變,補個血三五分鐘不能動,等補完了還打個鬼啊,集中醫療倒是能加快速度,但是又不值,所以【醫生】前期是存在大問題的。」

「但是海狸牛逼啊,這事還沒出個苗頭,他們就直接掐滅了,一旦醫生到了二階,【戰場的天使】一學,什麼低效隊無奶論都得滾一邊去。」淡笑說著,神秘兮兮的補了一句:「而且我聽說啊,【戰場的天使】原本是覺醒(三階)技能,因為要適應版本節奏,提前給調整成為二階主動了。」

湯慶點點頭,這回是真的被驚到了。

說真的,他一直覺得老胡掛件屬性明顯,即使拿到了【恢復膠囊-A】,治療量也才勉強能拉安斯橙的血線,牧長惜的都難,更別提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