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珊反覆跟他們說,師尊曾帶著她們把這一段路仔細搜尋過,勸他倆還是直接去隱龍湖修鍊為好,可西陽堅持要親自再找一遍,這讓侯珊很無奈。

桐山是一座孤山,周邊數百里都是莽莽桐木林,所以儘管它只有百餘丈高,卻很惹眼。

破曉時分,一道虹光倏忽而至,臨近山頂,一個身姿婀娜的黃衣女子收了護體神光裙袂飄飄的悠然落下,在霞光萬道的晨曦映照下,此景宛然就是仙子下凡塵。

這是黃櫻第十二次來了,雖然從一開始就不抱什麼希望,但每次她都要在這裡等一個時辰,這一方面是出於對師命的尊重,另一方面則是出於對小師弟的哀憐。

她的雙足尚未落地,心中忽生警兆,就在這時,離她不足二十丈處寒光乍現,一道紅光直撲面門而來!黃櫻沒想到會有人在這裡埋伏她,護體神光隨心而生,急切間來不及取法寶禦敵,只得揮出一道靈力迎上飛劍,身形隨之急沖而起。

那紅光來勢雖猛,卻一觸即退,這時黃櫻已看出那紅光乃是玉竹劍所發,她那驚慌未定的心怦然而動,一個不祥的念頭閃現出來,玉竹劍既然已落入他人之手,那尋易多半小命不保了,心念剛思及此處,就聽到了一個熟悉聲音怪笑道:「黃仙子,今天你插翅也難飛了!」

黃櫻運足目力朝下望去,立時就看到施展著遁形訣的尋易正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她激動的聲音都發顫了,「你……你還活著!」

尋易收了遁形訣,得意道:「師姐,你也太大意了吧?小弟要是歹人,你可要吃大虧了。」

黃櫻咬著銀牙撲下去,隔空一把抓起他,跟抓著一隻小狗般使勁的搖晃著,口中恨恨道:「你個死東西! 總裁逼婚:愛妻束手就擒 都快把我們急死了,你還有心鬧著玩!」

尋易被晃得都要散了黃兒了,哀求道:「別晃了師姐,我要散架了。」

黃櫻把他扔到地上,不解恨的又踢了他一腳,這時滿心的喜悅才爆發出來,蹲下身捏著他的臉道:「你跑哪去了?你知道我們多為你擔心!」

尋易已被搖的暈頭轉向,跟條癩皮狗似的躺在地上咧著嘴道:「勞你們挂念了,我的事一言難盡,回頭再說,師姐你可太狠了,我要不是這些年修為有了長進,現在肯定被你晃死了。」

黃櫻看著他那樣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啐道:「誰讓你那麼沒心沒肺的,開玩笑也不分個時候,活該!」

尋易爬起來,沒心沒肺的笑道:「我本來也沒想鬧,恰巧打坐已畢睜眼就看到你過來了,開始只是想試試現在的修為能不能瞞過你,嘿嘿,看你都快到身邊了也沒發現我,一高興就忍不住胡鬧了。」

黃櫻喜難自禁的看著他道:「果然出息了,居然進入結丹期了,相比之下真令我等汗顏,以此等修為加上遁形訣要想瞞我一下本就不難,我哪能想到你會這麼調皮,快跟我回去吧,師尊都快為你擔憂死了。」

「嘿嘿,正要問師姐呢,師尊怎麼派你來了?」

黃櫻拉起他道:「師尊說是要煉丹,我看她是被你的事弄得心情不好,不願有人打擾才找了這麼個借口,你趕快與我回去向師尊賠罪!」

尋易撓撓頭道:「師尊怎麼跟你說的?是查看我在不在這裡,還是見到后立刻把我帶回去?」

黃櫻平靜了一下激動的心情,頗為親切的湊到他身邊道:「跟師姐說說,你到底惹了多大的麻煩,迫得師尊非要趕你走。」

尋易戒備瞪起眼道:「我才沒惹麻煩呢,師尊哪趕我走了?師姐你可別瞎猜哦,你太聰慧了,偏偏我做事又從來沒個章法,以你的聰慧,猜我的胡為,你很容易把自己弄得走火入魔的。」

黃櫻笑著在他臉上使勁掐了一下,罵道:「小滑頭,不說就罷了,還敢咒我!」

尋易哈哈笑道:「勞煩師姐回去向師尊稟報一聲吧,我回頭就去采冰花,先前許諾的事,決不食言,讓師尊給你煉個十瓶八瓶的,只要有我在,就絕不會讓師姐變老。」

黃櫻含笑道:「說到冰花我正有一事要問你呢,你去葯園採藥后的第三年,馬剛給師尊送去三支冰花,說是你托他幫著找的,我一直認為他這是假借你的名義向師尊行賄,求師尊幫他說情。告訴我,這裡有你的事嗎?」

尋易豎起大指道:「馬剛這人真不錯,是有這麼回事,雖然他肯定是抱著讓師尊為他求情的目的才一下弄來三支的,但對我而言,他夠朋友。」

「真有你的事?」黃櫻頗覺好笑的看著他,「你可真夠敢張嘴的,這麼貴重的東西你也好意思跟人家要?」

尋易撇嘴道:「他欠我的,當時另兩個採藥弟子一死一傷,他求我進葯園去採藥,那可是九死一生的事,再說我也受傷了,他既然好意思張嘴,我當然就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了。」

「他這人情欠的可真冤。」黃櫻知道是怎麼回事後,忍不住的笑。

尋易壞笑道:「是啊,他當時就算想攔我都別想攔住,一會見了師尊我就幫你要兩顆冰花丹,反正是白來的,還有,採藥獎勵的那顆化仙丹我還沒領呢,送給師姐吧,隨你給誰吧。」

黃櫻抿嘴道:「你可真是個不讓人白疼的,不過冰花丹你恐怕幫我討不來了,師尊給了你那兩個兄弟一人一顆,我知道后心疼了半天,她這麼作應該是為解心中對你的愧疚之情。」

尋易瞪大眼道:「我的兩個兄弟?你說的是……」

「西陽和公孫沖啊,他們現在去隱龍湖那邊找你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尋易焦急的問。

「一年前。」

尋易拋出玉竹劍,道:「你幫我回稟師尊一聲,我去找他們。」

黃櫻早料到他會如此,一把抓過玉竹劍,道:「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回去見師尊,我派人去把他們找回來就是了。」

尋易嘬著牙花子道:「人家去找我,我不去找人家這多沒義氣啊,嗯……師姐你想派誰去?」

「你五師姐,如果你不滿意,我就親自去,這總行了吧?不用擔心,你九師姐跟著他們呢。」

尋易鬆了口氣,嬉皮笑臉道:「要是讓五師姐去我就放心了,我可不敢勞動你的大駕,就算你肯去,說不定一賭氣就順手把我那倆兄弟宰了。」

黃櫻揚手欲打,笑罵道:「我有那麼心狠手黑嗎!」 ?尋易心懸兩個兄弟,堆笑催促道:「你快回去請五師姐立刻就動身,我把師尊留給我的冰花丹送你。」

黃櫻把玉竹劍遞給他,道:「跟我走吧,師尊吩咐了,見到你就帶你回去。」她說完飄然而起。

尋易御劍追在她身邊不放心的問:「你沒騙我吧?這可開不得玩笑。」

黃櫻哼了一聲,道:「看你把自己弄得這鬼鬼祟祟勁兒,雖然你跟我雲山霧罩的什麼都不肯說,可我這作師姐的不能跟你一般見識,讓你高興一下吧,師尊見過西陽后,親口對我說,可以消除先前對你的猜忌了。」

花顏策 尋易聽完一點高興的意思也沒有,反而皺起了眉頭。

黃櫻望著他道:「怎麼了?」

尋易忙搖頭道:「沒什麼,我就是想不通西陽那小子憑什麼能釋開師尊的疑慮,難道他把我淳樸良善的本性泄露給師尊了?」

黃櫻鄙夷的瞥了他一眼,道:「你不用跟我東遮西掩的耍貧嘴,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現在沒興緻查問你的那些破事了。」

尋易嘿嘿笑了笑,催動玉竹劍疾速而飛,口中喊道:「快點師姐,你要追不上,我就去找兩個兄弟了。」

「這麼多年你怎麼就一點也沒長大呢。」黃櫻笑著追了上去。

千里路程對結丹期修士而言已不算什麼了,臨近山門,黃櫻見尋易意態又現踟躕,二話不說的打出法決幫他隱了身形。

尋易對大師姐的幹練與果敢佩服的五體投地,傳聲道:「你去跟五師姐說找人的事吧,我去嚇一下師尊。」

黃櫻道:「早晚你是把自己這條小命玩丟了,師尊現在心煩意亂,若有失手你連塊骨頭都剩不下,我先帶你去復命。」

蘇婉煉丹之所在玉華峰的北面,是一處比其居所更小的院落,此時籠罩院落的隔絕法陣已經開啟。

黃櫻上前伸出玉指朝前點了一下,院門很快就打開了。

踏入院中,淡淡葯香沁人心脾,尋易知道師尊此刻一定在用神識盯著自己,遂燦爛而笑快步朝廳堂走去,來到門口時,廳堂的門無聲而開,他看到了端坐著的師尊眼中閃動出的激動光芒。

尋易整肅面容,躬身而拜道:「弟子不孝,累師尊擔憂了。」

蘇婉閉上眼,深緩的吸了口氣,然後慢慢睜開眼,看著他道:「委屈你了,回來就好,你這是去哪了?」

尋易直起身,這時才發現黃櫻並未跟進來,想必是被師尊打發走了,他咧嘴笑道:「我……我怕說出來您又不信,還是您先告訴我西陽都跟您說了些什麼吧。」

蘇婉充滿愛憐的看著他道:「他沒說什麼。」

尋易一臉可憐相的問:「師姐說……說您不再疑我了,是真的嗎?」

蘇婉點點頭,柔聲道:「知道了事關天英派,我覺得盡可打消先前疑慮了,只要不是水晴洲的妖修圖謀固靈丹,我就放心多了。」

尋易眨了眨眼睛,道:「那您可以幫我向師祖討要一顆固靈丹嗎?」他說著取出一個玉盒遞上去,「這是弟子孝敬您的。」

蘇婉打開玉盒,一雙明眸立即定住了,過了一會才凝眉盯著他問:「從何處得來的?」

尋易笑嘻嘻的坐到蒲團上,道:「說了您肯定不信,不如我帶您去看看吧,那裡還有別的靈草。」

蘇婉盯著他看一會,然後輕輕搖著頭道:「我真不知你哪來的這麼多造化。」

尋易怕她再生疑,忙解釋道:「這次我遇到的事可與先前那大修士無關,是好心得了好報,呃……其實算不上好報,是倒霉透頂才對,唯得了這株香蓬算略有所償,您可一定要收下。」

蘇婉想起他當初為了給自己采雨精蘭不惜涉險那樁事,俏臉微沉道:「你這次一去數十年不是因了這東西吧。」

「不是不是,此物乃意外所得。」

「那就把你此番遭遇中那些能說的說來聽聽吧。」蘇婉臉上漾著從心中溢出喜悅之情,這話雖有調侃的意味,但的確是她真實意願,尋易能活著回來她已經要謝天謝地了,這個時候又怎會忍心逼迫他呢。

尋易尷尬道:「看您說的,弟子哪敢瞞……呃……,您聽仔細點,若發現有破綻立刻告訴我。」

蘇婉忍著笑訓斥道:「越來越放肆了,教出你這樣的弟子我真沒法向師尊與同門交代,要是當著外人你敢這樣,我一定重罰不饒!」

尋易連連點頭,口中卻委屈道:「弟子不敢在您面前口齣戲言,因為沒想到您會讓我進山門,所以就沒事先編排好應對派中長老們的說辭,一會他們召見,我怕言語有錯,是以想讓您把把關。」

「你想怎麼編。」蘇婉嘴角噙笑的看著他,一直受他蒙哄,如今能親自見證他編謊話的過程,這讓蘇婉頗有興緻也頗覺有趣。

尋易一臉的專註,一下一下的眨著眼睛,緩慢道:「我就說,離開您后,我出去歷練,嗯……剛行出一萬多里吧。」

蘇婉問道:「為什麼是一萬多里呢?」

尋易停下思路,解釋道:「這萬里方圓的地形我大致都聽說過,沒什麼出奇的,無非是山川河流,再遠我怕說錯了,假如說行至十五萬里我在密林中遇到了什麼人,可萬一十五萬里處是片沙漠呢,豈不是一開口就被人識破了。」

「這麼說,你離開我后沒走出多遠就出了事了。」

尋易不滿的呼了口氣,道:「師尊啊,編排說辭要緊,至於實情我回頭慢慢向您稟報。」

「好,你接著編。」蘇婉眼中的笑容溢到了眼角。

尋易轉著眼珠,接著往下編道:「飛行中,我見到兩隻紫尾隼追逐打鬥,一時童心大起,就把它們擒住,各拔了一根翎羽以示懲戒,放了它們后,我在一條山間小溪旁停下來休息打坐。」

「那兩隻紫尾隼是妖修嗎?」蘇婉再次插嘴。

「不是不是,就是尋常的紫尾隼。」

「那你說它作什麼,啰嗦!」

「編故事得讓人有身臨其境的感覺,這樣會讓他們在不知不覺間對你講的事多幾分相信。」

「哦,原來如此。」蘇婉眼中閃出別有意味之色。

尋易咬了下嘴唇,道:「算了,我撿重要的說吧,剛開始打坐沒多久,就察覺有異,當時我是完全收斂神識與氣息的,準確的說不是察覺,而是受到了召喚,一睜眼,就看到了個鬚髮皆白的老者在距我不足三丈處閉目而坐,他相貌很奇特,在這我就不細說了,他的樣子我已經想好了,雖然看不出他的修為,不過感覺遠比幾位師伯、師叔要高,我不敢驚動他,就靜靜的在那裡坐著,不知為何心裡一點不覺害怕,而且還能安心聆聽泉水叮咚,風拂林葉之聲。

良久,老者睜開眼,神態慈祥的問我來歷,我不敢隨意說出師門,謊稱自己是散修,老者說我資質尚可,問我願不願意跟他去修鍊,我說,師尊待我恩重如山,師恩未報不敢改換門庭。」

蘇婉哼了一聲,頗不是滋味道:「以後再遇到這種事,你儘管跟了去,我這師傅作的自己都覺有愧。」

尋易陪笑道:「不管您怎麼想,反正弟子是深念您的大恩的,這不是編故事嘛,哪會真有那麼不開眼的願意收我這樣的人作弟子啊。」

蘇婉瞪了他一眼。

尋易忙道:「我不是說您不開眼,其實您也是不願收我的,是慈悲心使然,所以弟子哪能不念大恩呢。」

蘇婉沉默了一會,道:「接著編吧,以你資質,有人想收你為徒不足為奇,這麼編說得過去。」 ?尋易想了想,接著往下說道:「老者說我塵念太重,照此下去終難有成,或許連結丹都不可及,我自然明白他這是故意嚇唬我,任他再怎麼費唇舌,我也是不會跟他走的,老者見言語無功,就……嗯……就隨手朝邊上的一株小樹抓了一下,那小樹立時就枯黃了,兩隻落在樹枝上的蝴蝶也飄落下來,我看到小樹與蝴蝶的魂都被他收去了,師尊,這攝魂術是不是只有大神通才能施展?」

蘇婉道:「樹失魂后不會立即枯黃,該是萎蔫才對。」說完她有種怪怪的感覺,自己居然會做出幫弟子編瞎話哄騙同門的事,這真是她以前做夢都不會想到的。

「哦,好,老者施展完神通,問我想不想學,我真動心了,可仍不願為此捨棄恩師與同門,老者說我塵念重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帶我走也是無用,然後又說,既然相遇就是緣份,且助你先結丹吧,什麼時候覺得心澄意凈,可去東海深處去尋找他。」

心中生了不安的蘇婉沒了先前的興緻,淡淡道:「還是說北海吧,那裡較之別處更神秘些。」

尋易點頭,道:「說完話,他朝我點了一指,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數天前才醒過來,發現已然進入了結丹期,心中又喜又怕,就急急的跑回來了。您看這麼編行嗎?」

「大修士法力無邊,各樣神通不是你能看的清說的明的,只要說的含糊其辭就能應付過去,好了,跟我說點真話吧。」

尋易取出一節只有柳條般粗細的竹筒,那竹筒碧綠溫潤猶如玉質,他雙手呈上,道:「此中靈液有安神靜心之效,您現在心氣浮動,不妨試一試,或許能辨出些端倪。」

蘇婉捏著那小竹筒,面現訝色道:「藏先竹?這麼細就被伐用太可惜了。」這種竹子是收藏丹藥、靈草的至寶,遠勝玉瓶玉盒等器物,玄方派作為煉丹界的大派也不過只有三節而已,這種珍稀的竹子生長速度雖較之尋常竹子要慢許多,但百年亦可長成可容丹藥的拇指粗細,相對於其神奇功用而言,這點時間真不算什麼,她嘆其可惜正因為此。

既然用這麼奢侈的器物儲存,那裡面靈液的價值就可想而知了,蘇婉不敢輕易打開,問道:「只是安神靜心的靈液?」

尋易點頭道:「主要就是安神靜心吧,我飲過幾次,挺有效的,堪比您煉製的清心丹。」

蘇婉打開竹筒,小心翼翼的用靈力從裡面逼出一粒綠豆大小的液滴,細細辨識之下,神色不由凝重起來,對尋易問道:「這是誰給你的?」

「她說自己是花仙。」尋易有些忐忑的看著師尊。

蘇婉點點頭,秀眉緊蹙的看著他。

尋易更不安了,苦著臉道:「我這次什麼都不隱瞞,這就從頭跟您說。」

蘇婉擺手道:「花木修族最忌泄露蹤跡,想來肯定是讓你立下了誓言。」

「這倒沒有,她遇到我時受了重傷,已沒有能力轄制我了。」

蘇婉聞言有種想笑的感覺,搖搖頭感嘆道:「真不知你前世惹了多少恩怨,怎麼什麼事都能遇到呢。」

尋易咧嘴道:「這次……應該是我自己招惹出來的麻煩,要是不救她就不會被困這麼多年了。」

蘇婉把那滴懸浮著的靈液送回竹筒中,封好后交給尋易,「留著吧,花仙所贈必非尋常之物,我得提醒你,花仙對人族修士而言就是仙草,一旦泄露了蹤跡必會引來大修士的追殺。」說到這裡她輕輕咬住櫻唇。

尋易望著她道:「您是不是也想把她捉來煉丹?」

蘇婉道:「沒有誰會對仙草不動心的,只是我的修為還遠不足以煉化仙草,若生此貪念與取死無異。」

尋易笑道:「那我就放心了,說起來她對我還算不錯,害她之事萬不能做,嗯……不過囚困之仇一定得報,弟子想送您一件大禮。」

蘇婉想笑又覺不是滋味,嬌嗔道:「你還嫌送我的東西少嗎?我就是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接你的禮物了,我這師尊已經作的夠便宜的了!」

尋易一臉憨笑道:「弟子福緣深厚,一個人享用不盡,分些給您理所應當啊,這是您應得的福報,那些當初不願收我為弟子的都是福薄之輩,當然,師祖他老人家除外。」

見他還對當時之事耿耿於懷,蘇婉不禁為之莞爾,道:「你的心意我領了,東西再不能收了。」

尋易露出了可憐相,道:「弟子送禮是存了私心的,為的是日後能得到您的庇護。」

蘇婉溫和的笑道:「只要你不作傷天害理之事,為師自然會幫你。」

尋易心虛道:「您也看到了,弟子是多災多難的命,惹上的沒有一個是好相與的,自然希望您的修為越高越好,否則我哪敢讓您幫我出頭啊。」

蘇婉被噎的差點說不出話,緩了口氣才道:「我的修為再想提升絕非易事,就算進入元嬰期,也打不過你招惹的那些大修士,我看你還是另投名師吧。」

尋易陪笑道:「您這麼說可是讓弟子惶恐不安了,除了您,誰還肯要我呀,即便收下我,又怎會如您這般愛護弟子,反正我是賴上您了,您不能不幫我。」

蘇婉皺眉道:「你是不是有禍事在身?」

尋易搖頭道:「沒有沒有,至少現在還沒有,我這是作長遠打算,我的修為估計也就到此為止了,以後就指望您庇護了。」

「沒出息!」蘇婉不滿的斥責。

尋易垂頭耷拉腦道:「我真不是那塊料兒,勉強為之准得走火入魔,您也教導過的,修鍊並非僅靠資質,性情也很重要,我已經很努力了。」

蘇婉眼中有了憐惜之色,柔聲道:「性情是可以磨練的,別太急了,一點點來,我不逼你就是了。」

「嗯。」尋易沒底氣的應諾了一聲。

蘇婉鼓勵道:「你才修鍊了三十多年,就已經到了結丹期,放眼修界也是沒幾個的,為師當年可是用了近百年才有此修為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