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衫哥哥,克娟她,她會怎麼樣嗎?」歐陽尹天真而又害怕的問道。

黃衫笑笑:「她不會怎樣,你放心,陰辰只是跟她商量一些事情。」

未等黃衫說完,房間里便是傳來數聲尖叫,伴隨著撕撕聲,緊接著一聲驚呼,而後,便是沒了聲音。

門,卡的一聲打開了,陰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道:「沒事了,我們走吧。」

話說完,臉色卻是有些低沉。

歐陽尹想要回頭看一眼,卻被陰辰一把拉了過來:「別看,聽話。」

歐陽尹哦了一聲,抱著小狼,跟在陰辰後面下樓了。

林正恩將那胖女人也是打的慘不忍睹,自己身上也多了不少的傷疤。

他們,不是賤到可以打女人,而是有些女人,就是該打。

此時,周圍的男學生,發出了數聲尖叫,紛紛朝著宿舍樓后涌動過去。

「你……把她怎麼樣了?」黃衫看著人群快速的涌動,皺著眉頭問道。

相比之下,黃衫不願意欺凌弱小,他希望給點教訓,就想林正恩所做的那樣就好。

陰辰聳聳肩,冷笑一聲:「你聽聽不就知道了。」

四人慢悠悠的走在路上。

「有人跳樓了?!」

「聽說是那個女魔王啊,衣服還被人剝光了,好爽啊!」

「噓,小聲點,小心他哥哥來找你啊!」

黃衫眉頭一皺:「這樣……你這樣,侮辱別人,似乎不是很好。」

陰辰冷笑一聲,卻是搖搖頭,不再說話。

如果他沒有在進入宿舍,看到那粗大的棍子,如果沒看到那床位地下的血跡,如果沒聽到那克娟親口的承認,他陰辰,也不會做的如此之狠。

若是克娟今日死不了,那也必是重傷。

至於她哥哥,呵呵,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陰辰本就不是懦弱之人。

「紅易劍,哼。」陰辰不屑的哼了一聲,作為萬年前的最強器師,對自己製造而出的大羅斧都能狠心弄碎,一柄區區紅易劍,有什麼作用。

「操,那老娘們的指甲真夠長的。」林正恩摸著血跡斑斑的脖子。

「嗷嗚!」小狼突然發出一聲狼嚎,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林正恩的脖子。

林正恩嚇了一跳,急忙往陰辰身邊靠了靠:「你可不要亂來啊,等你胖哥養好傷,帶你喝最烈的酒。」

「吼吼。」小狼鄙夷的看了眼林正恩,繼續在歐陽尹的懷中蹭著。

歐陽尹一路上都沒什麼說話,低著頭跟在陰辰身邊,心情看起來有些低落。

陰辰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今天發生的一切,那些女人要是不給一些教訓,還會有更多的女人出來,陰辰這麼做,只不過是不想讓歐陽尹受到傷害。

「小尹……」陰辰輕聲道。

歐陽尹抬起頭,雙眼無辜的眨了眨,卻是隱約有些發紅。

「怪哥哥嗎?」陰辰苦笑一聲。

歐陽尹輕輕的搖搖頭,摸了下懷中的小狼,道:「哥哥是為小尹好……其實,小尹知道,在人類之中,狐狸精的意思。」

陰辰和黃衫林正恩兩人,同時一愣,有些愕然。

「咳咳,既然事情過了,那我們回去吧!」林正恩已經打算住在洞里了。

倒不是他喜歡那種刻苦的環境,只要是擔心遭到和盛堂的人報復。

現在秦念死了才一個月,和盛堂的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他林正恩是什麼人,是大陸所有人都死光了才能死的人!

踏入初階三段之後,陰辰更是對手中的這把五分的火木劍感到無奈,蒼茫古林之內,必定存在更多的晶石。

現在,陰辰知道自己面臨的是什麼敵人,秦家,和盛堂,獸神堂,現在又多了個器師,想想都頭疼。

陰辰無奈的苦笑,他一開始根本沒想過會與這麼多人結仇,不過所幸,如今歐陽尹依然安好的在他身邊,父母也在村裡安詳的生活著,還結實了黃衫和林正恩兩人,倒也算不上多少遺憾。

四人回到山洞口時,已經日漸夕陽,紅光照滿了半邊天,幾隻黑色的飛行魔獸怪叫著朝著太陽飛去。

「來來來,既然今日替小尹狠狠的報仇了,那我們就燒起火堆,胖哥請你倆喝烈酒啊,操母狼啊!」林正恩摸著肚皮,對著夕陽吼道。

只有小狼嗷嗚了一聲,算作回應。

「陰辰。」黃衫望著那夕陽,緩緩說道:「你……很強。」


陰辰笑笑,沒有說話,他覺得今天的夕陽,很美很美。

兄弟親人都在,人生之樂,或許便在此吧。

「你是,魔族,陰辰。」黃衫嘆了口氣:「我絕對,絕對,不能輸給你。」

黃衫爭強好勝慣了,他就是要變強,就是要成為真正的強者。



只不過,在仙法成長之下的他,痛恨魔族,厭惡魔族,即使是陰辰,也只是讓他對魔族減少了那一絲絲的仇恨。


「你那麼討厭,魔族?」陰辰感到有些苦澀,在他那個年代,真正引起戰爭的,是仙族。

仙族,才是罪魁禍首,這些道貌岸然的君子,秦洛,秦念,曹正,獸神堂的人,哪個不是修鍊仙法?

結果呢?

黃衫乾笑一聲,道:「不知道,可能是小時候被人灌輸了吧,這次就算了,夕陽正好,不跟你打了。但是,陰辰,我絕對不會輸給你。」

說完,黃衫笑笑,夕陽照在他的側臉,看起來有些帥氣。

陰辰也是笑笑:「那就好好加油,兄弟。」

「是,我們是兄弟。」黃衫笑著將手伸出。

「恩。」陰辰也將手伸出。

隨即,兩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夕陽之下,歐陽尹站在一邊,抱著小狼,林正恩則叉著腰看著夕陽。

這一幕,成為兩人兄弟感情見證的一刻!

「我走了,下次再來挑戰你。」不知為何,這輪夕陽,讓黃衫感到些許的惆悵,起身道。

陰辰點點頭:「小心。」


「會的。」言罷,朝著林正恩打了個招呼,黃衫的身影,便是踏著夕陽,離開了。

「晶石啊,晶石!」望著夕陽,陰辰發出一聲無奈的嘆息。

正在製作奧爾良烤肉的林正恩,帶著小狼晃悠悠的跑過來,小狼已經在林正恩烤肉攻勢下成為林正恩的小跑腿。

「你在尋找晶石?」林正恩遞給陰辰一條烤腿,道。

「小狼快過來!」不遠處的歐陽尹正轉動著烤架,叫著小狼過去吃烤肉。

這些都是沒有智慧的魔獸,歐陽尹雖然一樣不想殺生,但在林正恩一張巧嘴之下,還是享受到了美食。

「我是器師啊,唯一拿得出手的大羅斧都碎掉了!」陰辰深深吸了一口氣:「不過沒關係,那蒼茫古林中肯定有晶石,雖然是天地凝結而成,但低等級的應該還是能找到一些。」

「你不會想去蒼茫古林吧?」林正恩哈哈一笑:「別的不說,那森林,就是胖哥我,都不敢進去,沒準被哪一隻魔獸帶回去宰了!」

陰辰點頭道:「你說的沒錯。只不過,為了獲得晶石,即使是刀山火海,還是一樣要闖一闖,那克娟被我傷的那麼嚴重,他哥肯定會來找我。」

林正恩臉色一正,道:「大不了拼了!」

「拼?」陰辰抬眼看了下林正恩。

林正恩心裡突然感到一陣恐懼,這種眼神,是惡魔一般的眼神,又像是經歷了滄桑的老人一般,無盡的銳氣和冷靜!

「拿什麼拼?你初階二段,我和黃衫初階三段,人家是個中階器師。」陰辰無語道。

「靠!」林正恩仰天悲嘆:「那你還把她打成那個樣,你看我跟那個胖妞打架,我實力比她強很多吧,我不也只用了一層的力道?就是忌諱她背後的實力。」

「恩。」

「所以啊,我的親娘耶,你沒辦法還把那男人婆剝光衣服打下去,我的天,你胖哥就沒服過人,今天,我服你了!」林正恩捶胸頓足。

陰辰笑笑:「放心,只要給我時間,打不死我的,都會讓我更加強大。」

陰辰抬頭看著夕陽,終有一天,他會再次站在這個大陸的頂峰,向這個大陸討回一個公道!

此時,和盛堂內堂。

一名和秦念有七分相似的中年漢子,陰騭的看著面前的另一個男子。

秦合。

「你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我兒子被人打死在台上?!」秦縱,有著禽獸縱之名的中階高手。

「哥,我兒子都被人斷了香火了,這事兒能怪我?鬥武學院的蝙蝠老妖你又不是不知道?!」秦合同樣滿是怒火。

「我一定要那殘廢給我償命!一定!」

秦縱近乎咆哮一般的嘶吼了一聲。

「哥,怎麼弄,在鬥武學院之內,誰都動不了他?」秦合紛紛而言,想起秦洛那求死一般的眼神,他的心都快碎了。

眨眼間,一個月,兩個中年人的頭髮,便已斑白。

「哼。」秦縱轉過身去:「你也累了,先回去吧,這件事情我來想辦法,不出三個月,我會將陰辰的人頭,丟到我侄子的腳下!」 時間過得很快,這幾天倒也沒有多少事情,風平浪靜的有些詭異。

陰辰卻是已經放開心,與其整日擔憂,還不如好好修鍊來的踏實。

除了修鍊以外,陰辰不時的帶上火木劍,獨自一人竄入蒼茫古林之中尋找晶石。

望著那浩瀚五無比的森林,不知名的野獸四處嚎叫著,陰辰的目光依然堅定。

他清楚面前的敵人有多強大,作為一名器師,他的底牌,絕對不僅如此。

若是能收集到五中不同屬性的赤級晶石,融合成五把靈魂飛刀,便是那中階對手,想要殺死陰辰,也得身受重傷。

器師兵器圖鑑之中,有著各種各樣的神兵利器,其中的靈魂彩刀,便是依靠五種相斥的屬性進行強行的融合,將屬性之氣混在一起,形成的五柄姿態各異的飛刀。

由於強行的融合,將能量壓縮在那五柄飛刀之內,靈魂飛刀在肉體上無法對中階對手造成傷害,但若是就靈魂而言,卻是能造成靈魂震蕩的極大痛苦,輕者重傷,重者致命。

而鍛造這種罕見兵器,更為苛刻的要求,便是要聚集五種最強的火焰,才能完全的發揮出兵器的威力。

大名龍火,幽冥鬼火,狂戰業火,陰帝鬼火,海浪天火。

「嗖」的一聲,幽冥鬼火順著陰辰的意志在天魔左手上面呈現出來。

望著這隻白骨森森的左手,陰辰也只是無奈的嘆了口氣。

曾經,自己將暗屬性紫級晶石同剛屬性紫級晶石融合在一起,將暗黑神龍骨架融合而成這隻天魔左手,現在卻因為實力的原因,這隻左手,完全沒有絲毫的力氣。

若是回到當年,天魔左手的凶名,足以讓任何一名踏入神階的仙族心驚。

將幽冥鬼火召喚入體內,卻是聽到背後林正恩的喊聲。

「走,去找晶石去!」

林正恩手中不知道拿著什麼東西,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卻很是興奮。

陰辰眉頭一皺,他還有幽冥鬼火來護體,現在的還未達到魔氣出體的程度,僅僅只限於保護自己,因而並不想將林正恩和歐陽尹帶入蒼茫古林之中。

「看,陰辰,這是我在鎮裡面搞到的晶石地圖。」林正恩笑嘻嘻的,神秘的說道:「奶奶的,這可是我託了不少關係才搞到的,費了好大得勁,將我這輩子的積蓄全部都花光了,才換來了這個地圖。」

說完,擠著眼睛,面露狡詐的神情。

陰辰沒有管他,直接將地圖拿過來。

地圖上標記的便是華木城附近的蒼茫古林,刻著十多個閃光點,標誌著存在晶石的地方,其中的線路乍一眼看去,便是讓人眼花繚亂,縱使是陰辰,也是皺了皺眉頭。

「這份地圖……」陰辰低吟了一聲,隨即再次看了一遍:「一個地方只可能存在一枚晶石。」

他抬起眼看了下林正恩,便是轉身道:「晶石乃是吸收天地靈氣所化,結晶能量所得,這地圖上的一個地方,便是存在數枚晶石,顯然是荒謬的。」

「況且,你以為製造這個晶石地圖的人,不會找雇傭兵將這些東西都拿走嗎?每一顆晶石,那可是價值連城的寶物。」陰辰無奈的笑笑。

林正恩將地圖接過來,道:「嘿嘿,你放心,這份地圖是一個雇傭兵團進入勘察的時候搞的,回到大本營的時候卻被魔獸幹掉,就這個地圖,還是別的雇傭兵團撿到的。」

「也是因為蒼茫古林過於兇險,最近不知為何總有一些雇傭兵團死在了裡面,對於這些晶石,他們也是望而卻步,不過對我們來說,也還是個機會,不是嗎?」

林正恩將地圖卷了起來,嘖嘖道:「而且啊,這份地圖可是花了我好多錢才換來的,要是真沒用,我也不會花這麼多錢滴,陰辰老弟。」

言罷,用胳膊肘輕輕的捅了一下陰辰:「嘿嘿,要不要表示點什麼?」

陰辰聞言,也是覺得林正恩有理,只是對於雇傭兵死在蒼茫古林,有些疑惑。

一般死於魔獸手中,實屬正常,只不過一個隊伍敢於進入蒼茫古林之中,必定是經驗豐富,怎麼可能同時出現多支隊伍死亡的現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