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原本想要擊殺羅烈的那些士兵!都有些瑟瑟的猥瑣了起來。

“不要慌,不許退!一起上,一起上,殺了他殺了他!”潘安康在後面咆哮着。

果然,就在潘安康這麼一喊之後,人羣中突然又多出了幾十位靈階高手,衝着就向羅烈殺了過來。

“大師兄,就是那個黑衣人,響聲就是從哪裏響起來的!”高樓上白衣男子看向青衣男子。

“保護公子……”這時,一個身穿紅色鎧甲的中男人撕心裂肺的叫喊着。

這突然之間的變化,讓所有的人都有些措手不急!誰也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竟然有人要刺殺南宮少華。

身穿紅衣鎧甲的中年男人,一邊奮力抵擋着衆多靈階高手的進攻,一邊在拼命的呼喊着,早已滿身傷痕血肉模糊,斷了一條臂膀,卻依舊還在拼命的奮力撕殺!

“砰,砰,砰……”槍聲繼續響起,靈階高手一個又個的連接倒地。

“啊!……公子,公子!”這時,紅衣鎧甲勇士悲憤欲絕的大吼着!

南宮少華隨着叫聲,軟倒在了地上!鮮血從脖子溢出慢慢的在擴散。

“少華……”羅烈這時也看到了這一目,瘋狂的大叫着!

剛剛還在感動,在慶幸能結交到南宮少華,這樣難得的好朋友。

結果轉眼之間,這個人就已經倒在了自己的面前!這突然的得到與失去,讓羅烈變得瘋狂,憤怒已經佔據了一切。

不過,所有的叫聲與悲憤都已經無用,因爲南宮少華,這時已經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脖子流出着殷紅的血液,已經沒有了氣息!一劍封喉!

“砰,砰,砰……”一連串的槍聲響起,羅烈都已經不知道,自己已經開了幾槍!飛速的跑到了南宮少華的身邊!

這時,羅烈的心中五味雜陳,是瘋狂是感動是憤怒和痛恨,瘋狂是,因爲南宮少華爲了來救自己而死!


感動是,南宮少華竟然爲了自己一個才相識不過幾天的人,而以身試險。

憤怒的是,蒼天不公,爲什麼好人沒有好報?

痛恨的是,自己太弱,沒有能力好好的照顧,自己身邊的人。

“都別動,不要傷了她,點她穴道,點她穴道!”還沒有給羅烈喘息的機會,這個又傳來了,潘安康興奮的叫聲。

羅烈一回頭,就看到了正在浴血奮戰的林嫣兒,不過,已經被完全的包圍在了刑部衆人的中間,身上也已經有了一些傷口,頭髮不知道怎麼時候垂落了下來。

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依舊不覺得狼狽,而是一種說不出的悽美!

看着南宮少華僅有餘溫的身體,羅烈心神一動,南宮少華的屍體,就進入了混元空間之中,南宮少華現在雖然已經死了,不過也不能在死後,就連一個全屍都沒有。

“公子……”一陣激動地尖叫聲響起。

林嫣兒這時已經,被一起中年男人扛着,向潘安康的方向飛奔而去。

“嫣兒……林嫣兒!”羅烈瘋狂的怒吼着!


就在這時,一把利劍向羅烈刺了過來!速度之快,遠超過了人體極限。

“噠,噠,噠……”羅烈扣動着扳機,不過槍並沒有響!

長劍如寒冰一般,無情的刺入了羅烈的心臟,攪碎!貫穿了羅烈的整個身體。

羅烈感覺頭一重,身體一軟,帶着無限的憤怒與悔恨,迷迷糊糊的就倒在了地上!

在神思還沒有完全間斷,羅烈神思一動,就失去了意識。

“林嫣兒……”葉隨風眼皮一跳,喃喃自語的重複了一句。

“林……林嫣兒!”大師兄你聽到了嗎!剛那男的在叫那女的林嫣兒!這時,站在房頂上的林青山有點坐不住了。

“別看了,趕快的……現在是我們出手的時候到了,速度下去救人!”

林青山剛轉過身,就看到了葉隨風遠去的背影的,接着只留下這麼一句話!

“大師兄……你先等一等我!”林青山說着就追了上去。

“好香,哈哈……林嫣兒,原來你就是鳳凰樓那個,拍賣初夜的前任花魁呀!不過看樣子,姑娘好像還沒有賣出去!”

“不過,今夜就是我們,洞房花燭夜的時刻,哥哥我一定會好好帶你的,讓你嚐嚐做女人的真正滋味,保證讓你Y仙Y死的!”

“還有,剛開始的時候,我一定會很溫柔的,一定不會把你弄得很疼!”

潘安康擡起林嫣兒的下巴,猥瑣的看了看,又在林嫣兒的身上聞了聞,一臉春色。

“我呸……你這個該死的混蛋,不要臉的敗類,就算是死你也不會如願,你TM就是一個人渣!”

林嫣兒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了潘安康的臉上。

“哈哈,還是一個烈女子,不過我喜歡,對於C藥這東西,想必嫣兒姑娘也是知道的,也不知道這麼烈性的小美人,吃了C藥以後會是怎麼樣子呢?只要我喜歡,小美人你就連動動嘴的能力都沒有!更別說是死了!不過這樣多沒有情趣,你說是不是?”潘安康依舊一臉猥瑣的笑到。

對於林嫣兒的反抗,潘安康並沒生氣,反而覺得興奮,有一種想要征服的慾望!

男人對於女人就是這樣,越是不容易得到,就越是想要!越是反抗就越是興奮!

一旦被完全的封住穴道,那就等同於一個活死人,就連說話都是一種奢求!完全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任人欺凌了。

對於這些,林嫣兒自然是知道的!聽到潘安康這麼說,林嫣兒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沒有了血色!

“哈哈,不過嫣兒姑娘不必害怕!我潘安康可不是那種,沒有情趣的人!這麼大一個美人,要是像一個死人,就這麼躺着那多沒有意思呀!哈哈……”潘安康一臉猥瑣的安慰了一下林嫣兒。

自從知道林嫣兒的名字之後,潘安康就更是放心了。

這樣就說明,林嫣兒與羅烈的關係並不是很親密,也說明了林嫣兒,並沒有什麼背景!要不然也不會淪落到青樓,和拍賣初夜了。

“少爺,這就是那叫羅烈的男子,您看看是不是他?”這時,一箇中年男人拖着羅烈的屍體,來到了潘安康的面前。

“哈哈,做得好劉易!就是這小子!這次回去,我一定要好好的賞一賞你。”潘安康看着中年男人點了點頭。

“那屬下就先謝過少爺,不過,少爺還有就是……。”中年男人說了一半,就停了下來。

“還有怎麼?別吞吞吐吐的,有話就快說!”潘安康有些不耐煩的看着中年男人。

“那個……那就是南宮少華,應該也已經死了,不過屍體不知道怎麼也不見。”中年男人看着潘安康。

“怎麼?南宮少華死了?這是哪一個殺千刀的混蛋下的手?”潘安康兩眼一抹黑,差一點就從馬上摔了下來。

南宮家雖說不是怎麼名門望族,但南宮文通手下,可掌握有十萬精銳士兵,潘安康要是不激動,那是不可能的。

“這個屬下不知,屬下只知道,南宮少華被一個陌生男人一劍封喉,但是並不知道那男人是誰!不過南宮少華相信已經神仙難救,必死無疑。”中年男人篤定的回答說到。

“叫剩下的人住手,我們走……”潘安康面色凝重,看着中年男人吩咐。

“好的,少爺,那這個羅烈怎麼辦?”中年男人猶豫了一下,看着潘安康。

“扔了……”潘安康一臉不屑!

對於一個死人,潘安康自然是不會在有怎麼別的想法。

“是少爺!”

看着羅烈的屍體,林嫣兒並大哭大鬧!反而顯得異常的平靜!不過眼淚,卻很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 一支身穿鎧甲的軍隊,這時也在飛速的向洛河城方向前行!爲首的是一身穿鎧甲的年將軍,國字臉看起來很威嚴幹練!

“將軍在過三十里就是洛河城了,就是不知道這太子殿下,是不能夠堅持得住……”這時,一箇中年副將對着爲首的將軍說到。

“很好,我相信太子殿下一定可以熬過去。”中年將軍堅定的說了一句。

“這個李勇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是腦子燒壞了,竟然敢公然劫殺太子殿下,就真不怕掉了腦袋,禍及全家?”中年副將看着將軍有些不解。

“唉,主上病重!眼看這紅星很快是要變天了!就是不知道大哥與父親他們,現在在紅都的形勢如何?真是令人擔心呀!”中年將軍嘆了口氣面色凝重。

“將軍這些應該不用擔心,老元帥可是紅星棟樑!無論如何,在沒有把握之前,相信黃子健那小兒是不敢對老元帥下手,而上將軍手握軍中大權,手下可都是自己帶出來都子弟兵,每一個人都是身經百戰的勇士,相信也是不會有事。”

“但願如此吧,我們繼續趕路。”

“是將軍!”副將回應了一聲!衆人就繼續飛奔前行。

洛河城……

“少爺小心。”潘安康帶着衆人還沒有走多久,就被人一青一白兩個青年男子,攔住了去路。

“你們是何人,爲何攔住我家公子去路?你們可知道我家公子是怎麼人。”這時,潘安康身邊一箇中男人一臉不屑的看着兩人說到。

“小子,快把那姑娘給我放下!我們就放你們過去。”兩人直接選擇無視了中年男人,林青山直接指着,爲首的潘安康大刺刺的說到!

“想要人,那也得看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我潘安康可不是嚇大的。”潘安康一臉不屑的看着葉隨風與林青山。

再說了,潘安康可是費了很大的勁,才把林嫣兒弄到手,怎麼可能就這麼經意,就把人給送出去,要是被別人就這麼一句話給嚇住!那潘安康也枉稱,洛河城頭大惡少的名頭了。

“哎呀呀,你小子是不見棺材不落淚,竟然敢不聽話!”林青山說着,就拔出了手中的長劍。

“殺……”說着,潘安康身邊的人中年男人揮了揮手,身後的衆人就一齊殺出,向兩位青年男子殺了過去。

只是兩位青年,所以說潘安康與身邊的護衛並沒有放在眼裏,兩個青年男子就算在厲害,也不可能厲害到逆天的地步!

所以,潘安康的幾個貼身護衛,並沒有出手的意思,只是做一個觀望者靜靜的看着!

“玄階高階高手?”這時,潘安康身邊的一個護衛突然大聲驚呼說到。


“怎麼?玄階高階高手!”潘安康眼皮一跳!頓時感覺有些不妙。

雖然潘安康爲人猖狂霸道!不過也不是傻子,自然也能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都給我上,一起上,一定要把他們全部都給我殺掉!”潘安康馬上對着衆人命令。

所謂山高皇帝遠,在自己的地盤,潘安康自然是無所不懼的,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

人都已經死了,在有背景那又如何,都已經到手的鴨子,怎麼可能就這樣放出去,更何況這可是一個絕色美人!潘安康自然是怎麼可能放過!更別說費了這麼大的勁才弄到!

“公子……這個?”這時,在潘安康一邊的中年男人有些猶豫的看着潘安康。

“這個怎麼這個,都給我上把他們殺掉,只要都殺掉就是了。”潘安康對着中年男人怒吼到。

“是少爺,”接着幾個護衛就一起衝了上去。

劍勢如虹,打了也還沒有多久,林青山就有點堅持不住了。

畢竟在場的可都是修煉者,而且還有靈階高手壓陣,黃階玄階高手,更是比比皆是,在這樣的壓力之下,林青山不過是玄階三品,自然也是吃不消的,很快就險象百出……

“青山我們走。”說着葉隨風的就搶來了兩匹馬,與林青山兩人,向東門方向逃去。

葉隨風兩人對於潘安康的能耐,也是有些瞭解,隨隨便便就能調出來幾十位靈階高手,這樣的實力,要是現在不先逃走,那不就是等於是等死。

“殺了她們……殺了他們!不要讓他們逃了!”潘安康對着衆人大聲喊到。

葉隨風是玄階九品高手沒有錯!不過,潘安康的護衛也不是吃乾飯的,怎麼說也是靈階高手。

葉隨風雖然劍勢如虹,招式精妙,但葉隨風始終都只是玄階九品高手,何況以一敵衆,哪有那麼容易取勝。

眼看林青山就要堅持不住了,所以葉隨風只能先這樣決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