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即,天穹上猛的傳來巨響,劍魔之嬰與那巨手在天穹上連續周旋。

「那是……域境圓滿的魂獸?」石峰老眼微微獃滯,域境圓滿的魂獸,這在人界十分罕見。

看見劍魔之嬰將巨手擋下,赤炎的眾人才鬆了口氣:「看來那小子早就有所準備。」

劍魔之嬰祭出,猛的擊穿元皓巨手,自從突破青級以後,劍魔之嬰也是達到域境圓滿,雖然不肯是元皓的對手,但是在出其不意下,為秦石爭取時間還是足矣的。

轟!

一層巨大的劍氣結界順勢展開,將元皓隔絕在外,元皓見到這幕,他老眼狠辣:「小子!你敢!」

諸天最牛師叔祖 「我說過,他該死!那麼今日,誰也救不了他!」一字一句,秦石毫不留情的喝聲,那熊熊烈火就在萬眾矚目下將褚德宇生生吞噬,最終,褚德宇的氣息,在全場漸漸消失,消失的無影無蹤,連灰燼都不曾留下,看見這幕,下方都是不禁咽了口吐沫。

亂域一方,更是目光獃滯,身體瑟瑟的發抖,那可是亂域的三護法之一啊,擁有域境圓滿的超凡修為,竟然……竟然就這樣,在短短十幾分鐘的功夫,幾次交手,被秦石被抹殺掉了?且是在元皓出手相救的情況下,並且這樣的乾淨利落?

殺死褚德宇,秦石嘴角終是露出笑意,他聲音十分的輕卻足以全場聽到:「老狗,去地府贖罪吧!」

在這時,赤炎一方,先是沉寂了半響,一時間都難以從中醒來,而後便是瘋狂的歡呼聲,這近半月來赤炎始終都是被壓著打的,從來沒有像今日這般揚眉吐氣,而且,直接解決了亂域的三大護法之一。

秦家、秦永峰,古稀之年的他佝僂著腰,身子卻是不禁的顫抖,他激動的熱淚盈眶:「這臭小子,真的是長大了啊。」

「石頭哥這些年在外面受了太多的苦,一直一個人在外打拚,他現在終於做到了,像他當初說的那樣,用他不怎麼寬闊的後背,守護著我們。」許巧兒輕輕的道。

秦私雨站在一旁,她的玉面略顯古怪,想當年她乃是秦家年輕一輩,最為萬眾矚目光彩耀人的天才,但自從這個少年從天而降回到秦家時,她的所有光環都被奪走,說實話的,前些年,她還是恨過的,但是此時此刻,那份恨她卻怎麼也提不起來,是啊,這些年,他在外面受的苦,遠非她所能夠想象的,試問,換做她,她堅持不下來,而且這些年秦家能夠在優厚的資源下,帝國的保護下飛速發展,也都是托著只有二十齣頭的少年。

「他真的很了不起……!」秦私雨小聲道。

「他是我們秦家的驕傲!」秦天宇拍了拍秦私雨的肩膀。

褚德宇被殺,亂域的士氣銳減,元皓與石峰這時都是眸呲欲裂,再不濟三人是千年修行的好友,元皓在這時老眼泛起紅光,他死死的盯著秦石,深吸口氣,渾厚怒吼:「小子,今日就是破了溟組的交代,我也要將你殺死在這小小帝國!讓你給我三弟陪葬!」

猛的,巨大的壓迫力瞬間降臨,秦石在這時都是不禁凝重起來,他從元皓身上還是能夠感受到足足的危機感,暗道:「憑現在的修為,想要對抗半步界境還是有些困難啊。」

元皓大手猛的一震,一股兇狠氣浪驟然翻騰,大地上直接被震碎出巨大溝壑,一座萬丈的巨山當即從地面崛地而起,劍魔之嬰見狀發出聲空靈的尖叫聲,也是孕育出青色劍氣,虛空的沖那巨山劈下。

「畜生!給我滾開!」元皓毫不留情,他枯手抓握,在他手掌周圍有靈氣形成護盾,竟是徒手的抓住劍魔之嬰釋放當即劍氣,旋即用力一握,猛的將其捏碎,而後他毫不留情,一道亂世之光,猛的擊中劍魔之嬰,劍魔之嬰當即嚎叫一身,直接被抽飛出去。

秦石見狀微微心疼,他眉心一閃青光:「小傢伙,回來吧。」

劍魔之嬰被秦石調回身旁,劍魔之嬰還有些不服氣,最後還是秦石安撫了下才噘著嘴回到秦石眉心。

收回劍魔之嬰,秦石負手而立,緩緩的升於空中,他與元皓四目相對,先後捏出兩道手印,第一道是將靈力與靈魂力分離,第二道是將靈魂力調動到丹田當中,令他的靈力修為再度提升,達到域境大成後期,這時,在兩人之間猛的形成狂熱氣流,氣流相撞間皆是引起不小的氣旋,感受到那股氣旋全場都是感到壓抑,石峰在遠處都是微微皺眉,連他在氣流下竟然都有些吃力,暗道:「這小子,竟然成長到這般地步?連我在大哥氣場中都難以堅持住,這小子竟然能夠穩定如山?」

一想到這,石峰眼底下的悔意越發濃重。

元皓顯然也是沒料到秦石竟然還有後手,達到域境大成後期的秦石靈力竟然能與他相抗衡。

「小子,不得不說,你的天賦之驚人,是我這些年從未見過的,兩年時間就抵達到這種地步,如果再有兩年的話恐怕老夫也要甘拜下風,但是……有了上次教訓,這一次不會再給你機會了,憑你一人,想要救這赤炎,是不可能的!」

元皓大手一揮,一團巨大邪雲沖著秦石籠罩,那邪雲化為巨大的魔爪樣。

感受到那邪雲秦石微微皺眉,從這邪雲中他竟是察覺到幾分煞氣?

「嗯,看樣子,這老傢伙應該是與溟組合作,溟組在他體內留下了至少兩隻以上的凶魔魔魂,這是溟組的禁術,用魔魂將其根基拔起,助人突破,不過,這魔魂應該還沒有被開發,不然他的實力絕不應該僅此而已。」邪魔開口道。

秦石暗自的點點頭,旋即心中對亂域的鄙夷之心更加濃重。

「不過這樣也好,既然沒有提取,那這兩道魔魂我就替你收下了。」秦石在心底對邪魔道,通過煞氣的純度他能識別出來,這兩道魔魂的凶魔皆是修為不凡,如果邪魔將其吸收的話應該能恢復很多,為此他緩緩的拉開陣勢,雷霆靈劍凌駕於空,他深吸口氣,他知道,接下來,將是一場惡戰,對付元皓,絕不會像褚德宇那樣輕鬆,畢竟兩者之間有著巨大差距。

「小子,受死吧!」

元皓老眼如冰,那邪雲巨手已經逼近秦石,好似將周遭的空間在這時都撕裂開,從秦石背後浮現出一片足有千丈的空間蟲洞,那蟲洞剛剛浮現,驟然引起極大颶風。

「嗡!」

而看見那空間蟲洞,元皓自身卻是露出駭色,因為只有他自己清楚,那空間蟲洞根本不是他所造成的。

驚人的是,那空間蟲洞出現的瞬間,一隻纖細的玉手從中探出,那玉手的動作十分輕盈,在那邪雲巨手在如同塵埃顆粒般渺小,但就是這般巨大無比的對比差距,這玉手施展出另全場都是一顫的動作,只見玉手輕輕的一彈,一道破天劍光,瞬間將那邪魔巨手擊散,那巨手就猶如憑空消失一般。

旋即,從那空間蟲洞中,在兩道倩影的率領下,六十股混元天成的非凡氣息暴露而出,那六十道氣息中的任何一股,都是絲毫不弱於褚德宇的,甚至其中有幾股,是足矣與元皓制衡的,而最前方的兩名倩影,更是給人種不可侵犯的威壓。

「老狗,誰和你說,他是一人?」



周六,晚上還有一更。 這時,一道響徹雲霄的朗朗大笑從空間蟲洞當中響起,隨機那六十道身影一字排開分別出現在秦石的兩翼,回身看見這突然出現的眾人,秦石自己也是嚇了一跳,本來準備回擊的動作也僵硬住,望著以方青婉月為首的眾人…這其中,很多他熟悉的面孔,不禁微微一怔:「宗主,婉月域主……你們……!」

「哈哈,臭小子,沒想到竟然讓你搶先了,看樣子這次突破的很成功么?」風沙在秦石旁邊,剛剛開口的正是他,他哈哈大笑的拍了拍秦石肩膀,道:「別這麼驚訝,你忘了當初我答應你的事了?我可不是那種失信的人。」

秦石一怔,旋即想起當初,他進入劍宗時對風沙提過的要求,就是有朝一日,他與亂域對抗時,劍宗會給予他幫助,他眼神突然間就溫柔起來,用力的點下頭。

劍宗來助,秦石還算能夠接受,但在場六十人分別出自六域,這讓秦石心裡不禁感到震撼。

「好……好恐怖的陣容,這群人,究竟是何方神聖?」這時,赤炎的眾人見到這群人,一時間都是目瞪口呆,這六十人當中的任何一人,放在赤炎那都是足矣穩定第一人的,此時竟然同時出現了六十人?

紫玲莎笑道:「放心吧,是我們的支援到了。」

「支援?」麟宇愣了下,旋即他驚道:「這群人,是八域的人?」

紫玲莎輕笑的點頭,旋即又搖搖頭:「準確說,應該是八域中六域的人。」

麟宇眼角都是忍不住的抽動幾下,旋即看著他們與秦石站在一起,這些明明有無盡光環的人,但在秦石身旁,卻絲毫都不顯得刺眼,準確說,秦石與他們同樣刺眼,與赤炎相比,秦石似乎更適合他們那個圈子,這不禁讓麟宇感觸:「這些年,秦石究竟都在和些什麼妖孽打交道,難怪自己也這麼妖孽。」

不光是麟宇,赤炎的眾人都是被震撼住了……暗道:「好恐怖的隊伍。」

元皓等人見狀,則是面龐鐵青,這等陣容已經完全超過他們,甚至元皓自身此時都沒有半點優越,光是方青一人,恐怕就足矣橫掃他們,界境,是他們仰望的高度,元皓老眼頓時閃過晦色:「該死的!溟組不是說,會攔住他們的嗎?」

「一邊看著吧,這裡沒你的事了。」這時,風沙冷笑聲,旋即他大步上前,老眼森冷的望向元皓:「我說老狗,你們亂域真是夠不要臉的,堂堂八域之一,竟然對一個小帝國出手,你們就不騷得慌嗎?」

元皓嘴角抽搐下,咬牙道:「風沙,你少廢話,這是我亂域的家務事,我勸你們最好別多管閑事,別破了當年先人立下的規矩。」

「規矩?呵呵,真是笑話,你們亂域竟然還好意思提規矩?先人規矩,你們記得多少?難不成是將對你們有利的全部記住,對你們不利的都刪除掉了?」

「你……!」

這時,方青上前,赤炎眾人雖然不知道這些人的身份與背景,但是他們能夠明顯感受到當方青站出來時,氣氛瞬間變的古怪起來,無論是那六十人還是元皓都暗淡不少。

方青素道:「元皓,你們亂域勾結溟組,違背天地倫常與人道,今日吾等乃奉天命行事,赤炎也好百潮也好,你們再也傷不到半分,傷不到半個人,而你們所造的孽,也該為其復出代價。」

言罷,她和婉月相覷一眼,似是在請求婉月的意見,婉月不屑的笑聲:「我早就想殺亂域個片甲不留了,和我沒什麼好商量的。」

方青輕點螓首,旋即冰冷道:「好,那麼,一個不留。」

秦石聽到這話,都是不禁獃滯的回身,他是沒想到方青竟會下達這種命令的。

「小傢伙,別驚訝,亂域與溟組聯合已經是事實,如果我們現在不滅了他們,他們遲早會反過來咬我們一口。」魯山撫須道。

元皓也是被方青的命令驚呆了,他怒喝:「方青,你敢!你這是想挑起人界大戰嗎?」

「大戰,早就開始了!」方青玉眼冰清的道。

元皓這時徹底慌了,雖然他們在人數上佔盡了優勢,但是六域聯盟的這六十人實在是太強橫了,兩方若是真交起手來他們畢竟是被碾壓的一方。

「嗡!」

而這時,一陣空間蕩漾,正當六域聯盟的眾人準備出手時,一股巨大的壓力竟是生生將其給阻擋回去。

從元皓身前,一道青衣飄飄的青年男子出現,這青年面色十分的隨和與平淡,但隨著他出現全場的氣氛卻是凝固起來。

看見那人,秦石的黑眸驟然縮成一點,他幾乎是從牙縫裡將這人的名字吐出:「妖暝!」

「呦,小傢伙,不錯么,域境大成,真是令人吃驚啊,難怪會有敢和我們亂域叫板的勇氣。」妖暝瞄了眼秦石,冷漠的笑了聲,旋即他沒在理會秦石,而是舉目沖方青和婉月望去:「兩位,來我亂域的地盤,怎麼也不先打個招呼?我好安排人設宴招待一番,應盡地主之誼才對么。」

「呵呵,你的鴻門宴,我們可不敢去。」婉月鄙視道。

方青也是開口:「妖暝,你亂域的行為,已然是招惹眾怒,百潮近千萬的無辜性命死於你們手中,我身為六域聯盟的代表這次必朝你們討個說法。」

「呵呵,你們這過家家似的六域聯盟管得倒是真寬,不過也罷,你們想要什麼說法,我沒有,既然這百潮你們喜歡,那我割給你們就是,以後這片地區,送給你們劍宗了,你看這樣可否?」妖暝淡淡一笑。

元皓聞言在後方皺眉道:「域主,這……」

「閉嘴,沒你的事。」妖暝瞪了眼元皓,怒喝聲。

聞言,方青一愣,他是沒想到妖暝竟會說出這種話的,而正當她再欲開口時婉月玉眼一寒,沖著妖暝背後的虛空定格半響,突然上前拉住方青小聲道:「百潮既然已經無事,別和他們做過多的糾纏,在妖暝後面的空間裡面還有兩名界境。」

方青猛的蹙眉,旋即也是定視半響,從那看似平淡的虛空中感受到什麼她才眯起眼:「是溟組的人?」

「嗯,看樣子,他們是不想把事情鬧大,既然這樣百潮既然已經無事,並且妖暝也主動將這裡割讓給劍宗,咱們也沒必要在糾纏下去,何況……」說到這,婉月淺笑的望了眼秦石,道:「這小傢伙,也留下了亂域三護法之一,這一次我們並沒有吃虧。」

方青猶豫下,她並未急著答應,而是朝秦石望去徵求他的意見。

秦石也不傻,他同樣察覺到妖暝背後的空間有問題,只是他不如婉月和方青看的那麼透徹而已,而且他也明白這裡是百潮赤炎帝國,如果兩方真的在這裡交起手來,且不說鹿死誰手還兩說的問題,光是這赤炎,在界境大能的交手下,必將淪為一片廢墟,是永遠都再也無法恢復的廢墟,他不想看見他的家園被毀。

為此,他點下頭,旋即他主動起身,目光冰寒的望向妖暝:「除了百潮,百族地區也要割捨給劍宗!」

妖暝聞言,眼神一寒:「小傢伙,憑你也想跟我談條件?我割捨百潮可不是因為怕你們。」

在妖暝的威脅下,秦石洒脫一笑:「我知道,你是不怕我們,但是如果我說……你不同意的話,我就將八荒勾玉粉碎呢?我想,這樣的話,你應該會很難和溟組交差吧?溟組,你怕不怕?」

「你……!」

妖暝賊眼頓時如冰,他周身猛的震蕩起幾股巨浪。

而在那巨浪下,秦石紋絲不動的望向妖暝,他黑眸異於尋常的堅決,他甚至將八荒勾玉取出,一道由九龍纏繞的氣旋將其籠罩,看見這一幕,方青等人都是感到意外,她們甚至毫不懷疑,如果妖暝敢做出任何過激的舉動,秦石會馬上將八荒勾玉給粉碎掉。

「呵呵,這小子,倒是會看人弱點,顯然他控制住妖暝了。」婉月笑道。

而終於,妖暝也是用力點下頭,嘴角憤怒的竟然笑了出來:「行,小傢伙,有點意思,我答應你,百族地區也割讓給劍宗,不過小傢伙,你記住,現在你能威脅我,等到你沒這個能力的時候,我一定要你粉身碎骨!而且,這個時候我相信很快就會到達了。」

「那就等那時候再說吧。」秦石笑了笑,將八荒勾玉收起,道:「現在,你應該做的,是派人將百潮與百族的亂域之陣撤去,好方便我們劍宗在這裡設陣管轄。」

秦石的話,真是句句驚人,每一句都能將妖暝氣的半死,婉月在旁邊更是沒心沒肺的抿嘴輕笑。

妖暝眼神一寒,索性他掌心一震,只見百潮與百族的天穹突然碎裂,一層常人根本無法看見的半透明大陣猛然崩塌,這些是連麟宇他們在這片天地間生存多年的人都不知道的事。

「我們走!」將大陣粉碎,妖暝這才沖著元皓及亂域大軍喝聲,跟著他撕裂連同亂域的空間隧道。 見妖暝離開,元皓兩人的老臉都是有些尷尬,現在他們可不敢在囂張了,十分憤怒的瞪了眼秦石后也連忙夾著尾巴進入空間隧道。

領頭的都走了,亂域弟子更是灰溜溜的離開,秦石凌空的就那樣望著他們走遠,才不禁的鬆了口氣,說實話,這一次真的是好險,差一點赤炎就要淪為廢墟了,他深吸口氣,先是轉身望向方青和婉月,張了張嘴,但沒等他開口,兩人先是道:「行了,多的話就不用說了,你也知道我們幫你是有原因的,八荒勾玉在你的身上我們不會讓你出事,不過,你倒是要感謝方青,雖然與八荒勾玉有關,但還是她極力主張,六域才不惜付出大代價來赤炎支援的。」

聞言,秦石心中流淌過暖意,這些年他也加入過不少勢力,從最早先的離火宗到亂域、劍宗,說真的,劍宗,或者說是方青、風沙,是第一個,讓他從宗門勢力中感受到家的溫暖的,他抿了抿嘴,道:「宗主,多謝了。」

「謝就不必了,當初在混沌墳場我及說過,你只要是我劍宗弟子一日,劍宗就是你的靠山。」方青和藹的笑了笑,旋即玉手拍了拍秦石肩膀。

秦石心弦又是蕩漾下,說實話他是有些感動的。

「真肉麻。」婉月在旁邊有些看不慣的撇撇嘴,旋即她聲音突然冰冷起來,瞪向紫玲莎,道:「你還應該感謝的,是這三個不要命的死丫頭……!若不是她們三個,我們三域也不會立刻答應來這裡支援!」

無敵天下 秦石愣了下,旋即這才想到,沁雪心也好、紫玲莎也罷,和修羅聖女,她們三人可都是熾域煉獄和青雪宗的寶貝,他開始還好奇,就算方青極力堅持,其餘五域也不應該痛快的支援才對,如果只是亂域不談,畢竟這其中還有溟組作梗,若搞不好,損失將是極大的,但這三個女孩在這,等於將三個域都綁在了赤炎。

他一時間尷尬的笑出聲來:「真是不知道是福還是禍啊。」

「師父……」這時,紫玲莎躍上天穹,她在婉月身前像是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道。

「你眼裡還知道有我這個師父啊?看這次回去我怎麼收拾你!」婉月沒好氣的罵道。

紫玲莎吐了吐舌頭,嘿嘿一笑:「我就知道,師父不會不管我的么,再說這也不能全怪我啊,我主要是受人慫恿,對,對,就是受人慫恿!」

言罷,紫玲莎就指向沁雪心:「是她慫恿我的,不然我也不敢在青雪宗大鬧陣法堂嗎。」

沁雪心與紫玲莎對視下,後者使勁的沖她眨了眨眼,她這才會意的起身對婉月道:「婉月域主,這次確實是我一人的行為,玲莎只不過是好心幫我,你就不要埋怨她了。」

修羅聖女這時也上前,道:「雪心說的不錯,玲莎是好心。」

看見兩女,婉月長嘆的搖搖頭:「行了,你們倆還有心幫她呢,自己趕緊想想回宗門怎麼交代吧。」

這時,秦石望向修羅聖女,對於沁雪心和紫玲莎而言,他倒是沒有太多的情緒,畢竟三人已經很熟悉了,特別是沁雪心,他基本沒有感激,只有感動,因為,在他心裡,他早就把雪心當成是一家人,這裡是秦家,也是她的家,但是對這修羅聖女卻是不同,他還是想不通他與修羅聖女究竟在什麼地方見過,他道:「姑娘……這次多謝了。」

修羅聖女瞄了眼秦石,直接轉身,背身時,她道:「你別多慮,我來這裡,和你沒什麼關係,這裡也不光是你的家。」

「嗯?」 花開兩季 聞言,秦石微微皺眉:「姑娘,難道你也是赤炎之人?」

修羅聖女嬌軀微微一顫,顯然是被秦石說中了,但是她並未給予回應,她道:「既然這裡已經沒事了,那我就先離開了,別辜負了這裡的百姓。」

言罷,修羅聖女便起身離去,消失在天穹上空。

望著離開的背影,秦石心裡五味雜糧,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是好。

深吸口氣,他仰天道:「無論你是不是赤炎的人,這份情今日我領了。」

一時間,對於修羅聖女的身份秦石更加好奇,算一算從神域之祭讓出冠軍之位一事起,他真的是欠了這個不知道是誰的修羅聖女太多次。

「總有一天,我會知道你是誰!」

這時,方青與婉月對視一眼,旋即方青沖秦石道:「既然這裡已經無事,準備隨我回宗門吧?」

「那這裡的劍宗結界……?」秦石回身道。

「放心吧,明日我便會從宗內調動結界師,對這裡的天穹大陣重新布置,並且會多加幾道牢固的防線,與劍宗的大陣相互連接起來。」方青道。

聞言,秦石放下心來,旋即他目光古怪的望向秦天擎,瓊淑瑤、玉羅剎、麟宇……及那些他日日思念的人們。

但是,他也明白,當下的情況之緊迫,並不能給他來敘舊,這場意外的重逢註定是短暫的,溟組大肆進軍人界並且欲要釋放神器,他肩膀上對此是有著責任的,他深吸口氣,他道:「宗主……能給我一日的時間嗎?我想好好的陪陪他們。」

方青徵求下婉月的意見,婉月聳聳肩:「看我幹嗎?要我說,咱們就先走就是了,人家家長里短的事,咱們兩個老傢伙在這湊什麼熱鬧啊?」

方青點點頭,沖秦石道:「那好,我們先行離去,待這裡處理結束,你再回劍宗找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