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況是可以御劍而飛的劍仙,這些都是各大仙派的中流砥柱,至少也是元胎修為。

至少數百位劍仙齊聚五台,這可是修行界百年少有的盛事!

吉時已到!

五台派山頂,金鐘敲響,響徹四周。

一道青光衝破長空,其中露出一個百丈青龍的身影,鱗片清晰可見,如同九天神物降臨人間,劍氣威壓之下,眾修連連後退。

青龍之頂盤坐著一個身影,閉目端坐,整個人如同一把出鞘的神劍,儘是殺戮之氣。

眾修隱隱感到窒息,知道眼前這人就是號稱天下第一殺戮劍仙的天殺祖師! 「好一個天殺祖師!殺意十足,可誅仙、屠魔、滅妖……」

「地仙之尊也死在他劍下!此人簡直是純陽真人在世,甚至猶有過之!」

「難道此人竟是貪狼下凡不成!」

……

見到古峰端坐在劍氣青龍之下,如神祇臨塵,在場諸多修士也是驚呼不已,面帶讚歎之聲。

其中不凡自詡玄門正統之輩,一個個面色青白,變得無比難看。

五台派本就勢力頗大,現在這新任掌教又是天降殺星,以後誰人能惹?

這天殺祖師現在弄出這麼大的聲勢,分明是要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古峰卻懶得理會他們怎麼想。

不過是一群欺世盜名之輩,又怎會看在他的眼裡!

只是這畢竟是他的掌教大典,他若是被展露鋒芒,又怎能震懾人心,免得一些人見五台派損失慘重就起了不該有的心思!

古峰毫無掩飾,將一身凌厲劍氣徹底激發而出,勢如泰山一般鎮壓而下。

那數百修士竟是連連後退,身子都快直不起來了。

人群中醉道人看到這一幕,面色無比複雜。

身為峨眉來人,五台派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

但為了峨眉派的聲名,他只能舔著臉留下!

看著空中那人影端坐在青龍之上,劍勢鎮壓諸仙,他一時間竟也是有恍若隔世之感,心灰意冷。

同為劍仙,這古峰之前跟他修為彷彿,但不過短短數年就一飛衝天,斗劍之時竟是一人之力斬殺峨眉三尊地仙!

這些可都是他的同門師兄弟!

但面對他和古峰的巨大差距,他一時間卻是怎麼恨也恨不起來。

眾修在古峰威壓之下東倒西歪,身體搖晃,十分狼狽。

所幸的是,古峰給了他們一個無形的警告之後,很快就收了氣勢。

眾修這才站穩身子,灰頭土臉,面色無比難看。

緊接著許飛娘八面生風,走上前來熱心張羅,五台派上下立刻就是一片熱鬧景象。

眾修這才面孔上升起笑容,但他們內心真實想法又是什麼?

但不得不說,古峰與許飛娘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就沒有讓五台派留下惡名,又有效地震懾了天下諸修,達成了此次掌教大典的所有目的。

古峰懶得與這群人應酬,在宣布了自己五台掌教之尊這個事實后,就很快走入混元大殿閉關去了,只留下許飛娘接待眾人。

眾修見他這個場上主角離開,不但沒有憤怒,反而大鬆了一口氣。

剛才那劍氣威壓之下,他們只感到天穹壓頂之感,彷彿自身隨時都有滅頂之災。

這天殺祖師離開倒也好,免得他們提心弔膽,生怕惹怒了這個殺星。

人群中醉道人無心久留,在五台派眾人仇恨譏諷的目光下,匆匆奉上禮品,就急速離開了。

劍光破空,瞬息萬里。

他回頭看著那五台派靈氣籠罩,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又是一陣嘆息。

斗劍成敗,涉及兩派氣數!

五台派成了笑到最後的一方,接下來數十年有這天殺祖師坐鎮,這旁門仙派崛起之勢一發不可擋!

峨眉派想要重新佔據修行界的正統,那可真是千難萬難了!

「好一個天殺祖師!殺意十足,可誅仙、屠魔、滅妖……」

「地仙之尊也死在他劍下!此人簡直是純陽真人在世,甚至猶有過之!」

「難道此人竟是貪狼下凡不成!」

……

見到古峰端坐在劍氣青龍之下,如神祇臨塵,在場諸多修士也是驚呼不已,面帶讚歎之聲。

其中不凡自詡玄門正統之輩,一個個面色青白,變得無比難看。

五台派本就勢力頗大,現在這新任掌教又是天降殺星,以後誰人能惹?

這天殺祖師現在弄出這麼大的聲勢,分明是要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古峰卻懶得理會他們怎麼想。

不過是一群欺世盜名之輩,又怎會看在他的眼裡!

只是這畢竟是他的掌教大典,他若是被展露鋒芒,又怎能震懾人心,免得一些人見五台派損失慘重就起了不該有的心思!

古峰毫無掩飾,將一身凌厲劍氣徹底激發而出,勢如泰山一般鎮壓而下。

那數百修士竟是連連後退,身子都快直不起來了。

人群中醉道人看到這一幕,面色無比複雜。

身為峨眉來人,五台派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

但為了峨眉派的聲名,他只能舔著臉留下!

看著空中那人影端坐在青龍之上,劍勢鎮壓諸仙,他一時間竟也是有恍若隔世之感,心灰意冷。

同為劍仙,這古峰之前跟他修為彷彿,但不過短短數年就一飛衝天,斗劍之時竟是一人之力斬殺峨眉三尊地仙!

這些可都是他的同門師兄弟!

但面對他和古峰的巨大差距,他一時間卻是怎麼恨也恨不起來。

眾修在古峰威壓之下東倒西歪,身體搖晃,十分狼狽。

所幸的是,古峰給了他們一個無形的警告之後,很快就收了氣勢。

眾修這才站穩身子,灰頭土臉,面色無比難看。

緊接著許飛娘八面生風,走上前來熱心張羅,五台派上下立刻就是一片熱鬧景象。

眾修這才面孔上升起笑容,但他們內心真實想法又是什麼?

但不得不說,古峰與許飛娘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就沒有讓五台派留下惡名,又有效地震懾了天下諸修,達成了此次掌教大典的所有目的。

古峰懶得與這群人應酬,在宣布了自己五台掌教之尊這個事實后,就很快走入混元大殿閉關去了,只留下許飛娘接待眾人。

眾修見他這個場上主角離開,不但沒有憤怒,反而大鬆了一口氣。

剛才那劍氣威壓之下,他們只感到天穹壓頂之感,彷彿自身隨時都有滅頂之災。

這天殺祖師離開倒也好,免得他們提心弔膽,生怕惹怒了這個殺星。

人群中醉道人無心久留,在五台派眾人仇恨譏諷的目光下,匆匆奉上禮品,就急速離開了。

劍光破空,瞬息萬里。

他回頭看著那五台派靈氣籠罩,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又是一陣嘆息。

斗劍成敗,涉及兩派氣數!

五台派成了笑到最後的一方,接下來數十年有這天殺祖師坐鎮,這旁門仙派崛起之勢一發不可擋!

峨眉派想要重新佔據修行界的正統,那可真是千難萬難了! 浩瀚星空中,一個身影盤坐在星空之中,陡然一道白光從天外飛來,沒入天靈之中。

古峰悠悠醒來,眼眸幽深卻有著一種經歷世事的滄桑。

「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他低聲一笑。

這一次魂穿蜀山足足在其中渡過了十年的時光,讓他也有恍若隔世之感,也不知道主世界現在過了多長時間?

不同的世界,時間流速各有不同!

古峰一時間也不清楚,主世界地球過了多久?那閻羅集團是否還在八公山荒古遺迹中追殺自己?……

這些都不得而知。

古峰嘴角噙出幽幽的冷笑,凍結人心。

倘若他們還是糾纏不放,那可就別怪他手下無情了!

穿梭世界,以諸天資糧補充自身,讓他早已是今非昔比!

閻羅集團之前追殺之仇,他要好好和他們算上一算!

此時天道機械的聲音在耳旁響起。

「主線任務:破壞第二次峨眉斗劍,完成!獎勵三千功德!」

「斬殺地仙綠袍老祖、矮叟朱梅、苦行頭陀、妙一真人總共獎勵兩千功德!斬殺散仙笑和尚,獎勵兩百功德!」

……」

任務總評分:甲下,額外獎勵功德一千功德!獲得兩次抽籤機會!」

隨著天道不停宣布而出,古峰身上的功德一路飆升,從一千四百八十點上升到了八千零四十八點功德!

「風險越大,收穫越大!」縱使他再是冷靜,此時臉上也露出欣喜的笑容。

蜀山世界,危險重重!

仙人遍地走!

法則更是迥異,就連天道也要小心謹慎才能插手其中。

古峰稍有不注意,就是屍骨無存的下場。

魂穿成一個凍死的小乞丐到最後傲世天下的天殺祖師,這一路走來,他經歷諸多生死邊緣的廝殺!

所幸苦盡甘來,終於換來了巨大的回報!

整整八千零四十八點功德,足以讓他在天道輪迴中換取大量的修行資源,若是古峰有心,甚至可以自己建立一個修行門派!

但打鐵還需自身硬!

當務之急,還是儘快提升自身修為才行!

在這一點上,古峰絕不會含糊。

蜀山世界中他從卑微中一路崛起,一人一劍,殺盡諸仙,最後成就天下第一殺仙!

這種波瀾壯闊的經歷對他心性是一場巨大的磨鍊。

在堂堂正正的實力面前,任何陰謀攻擊,都是螳臂當車,會被徹底碾壓!

古峰心中對於實力的追求早已形成了某種接近病態的執念。

龍虎呼吸法這門洪荒級的築基功法,古峰已然修鍊到大成之境,再也無法存進。

「看來必須要換取接下來的功法!只有這樣才能突破枷鎖境!」他暗忖道,心中有了目標,真是龍虎山一脈相傳的枷鎖境功法,《龍虎金丹》,兌換價格六百八十點功德。

但由於此次任務總評價甲上,他得到了兩次抽籤機會。

若是先買了功法,緊接著又抽到了,那豈不是浪費功德?

細水長流,每一點功德都有大用!

「天道,我要抽籤!」古峰心中喊道。

「抽籤開始!」天道機械的聲音在耳旁響起。

他眼前出現一個巨大的抽籤筒,插滿了成千上萬的籤條,密密麻麻,開始搖晃起來。

簽筒上方出現諸多異象,功法、丹藥、異寶……諸多修行之物一一劃過。

天道出品,必是精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