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揚身上擁有一種神火,這種火焰似乎可以消融萬物,威力恐怖無比。

這絕對是他第一次在其他人身上見到神火,要知道,神火是天底下最神聖的火焰,威力無窮,一旦擁有了神火,實力就會提升許多,總而言之,紀羽從西北域走到東方域,這絕對是他第一次在其他人身上見到神火!

他雙目死死的盯著齊揚,身上的火靈變竟然又開始躍動了起來。

忽然,齊揚身上的火焰猛地朝著紀羽的丹田衝去。

紀羽冷笑一聲,他知道這齊揚想要攻擊自己了。

但他並沒有還擊,反而是直接大開丹田,便讓那神火沖入了他的丹田之中。

「你不該對我使用這種兄段,所以現在,你被廢了。」齊揚以一種高高在上的目光,審判般的語氣對紀羽說道。

紀羽沒有說話,而是雙眼微閉,在齊揚看來,他就是在做困獸之鬥!

沒有誰比他更清楚這消融神火的威力,消融神火一旦進入丹田之中,絕對可以將丹田毀滅,讓人從此成為一個廢人。

若是換做別人的話,的確就會如同他想象的那樣然而,此時他面對的人是紀羽。

他不可能想得到,紀羽竟然擁有火靈變!比神火的等級更要高的火靈變。

感受著丹田之中的力量,紀羽心中便是震驚。

在那消融神火進入他的丹田之中,他只感覺自己的丹田忽然便是一片震動,似乎在被一種前所未有的力量破壞著。

但沒有過多久,丹田之中的火靈變也動了,一瞬間便將那消融神火給吞噬了,在吞噬的一瞬間,火靈變甚至發出了一種更加力量,隱隱開始變成了黃色

好恐怖的神火!若是將他得到手的話怕是可以將火靈變的等級再一次提升了。紀羽心中暗自說道。

但他又感覺有些可惜,這神,m.

想到這裡,紀羽就有些無奈了

很快,他的眼睛慢慢的睜開,透露出陣陣精光。

「什麼?」齊揚臉色微微一變,這一次真的是他第一次對紀羽感覺到驚訝。

被消融神火沖入了丹田,竟然沒事?這到底是為什麼?

按道理來說,他的消融神火絕對是沒有問題的,那麼紀羽這個時候應該也是被廢了才對的,怎麼一點事都沒有呢?

「你身上有什麼東西?」他不禁冷冷的看了紀羽一眼,一手朝著紀羽的丹田抓去。

但紀羽又哪裡可能會任由齊揚擺布,運轉起風之奧義,整個人猛然退後。

「不自量力。」齊揚嗤笑一聲,竟然妄圖跟他抵抗?那不是找死又是什麼?

消融神火又一次的探出,一隻火鳥猛然朝著紀羽的方向衝去。

紀羽臉色微微一變,探出一道戰氣沖向那火鳥然而沒過多久,戰氣瞬間便被消融了。

「糟糕看來只有神火對神火了。」紀羽眉頭一挑,只知道這樣下去對他不利。

一條火龍從他手上釋放而出,強烈的火焰力量一瞬間便朝著那火鳥的方向衝去。

「那是神火!」齊揚注意到了那條火龍,臉色一變,心中震驚無比。

很快,他那一臉震驚便變成了驚喜^喜!

神火,竟然是神火,他萬萬沒想到眼前這傢伙竟然會擁有神火。

他這個消融神火不知費勁了多少力量才從一個極炎之地的火山中得到的,而之後他雖然想辦法尋找過其他的神火,但卻一直都沒有再見到,沒想到今天又讓他見到了一個神火

若是再得到一個神火的話,他的實力

想到這裡,他心中便是一陣狂喜!

這些年來,他雖然在諸王學院可以稱為是超級天才,但在整個天乾城,卻依舊有戰無雙紫圖雄等人跟他齊名。

以他齊揚的高傲,他不允許有人跟他在同一個層次,所以他想要變強。

在看到紀羽的神火之後,他瞬間便動了殺意只要將這杏給殺了,那麼神火就是他的了!

一陣陣恐怖的殺意瀰漫而開,讓圍觀之人都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

「哼哼,公子動殺意了,那杏死定了!」雲天青跟牧封心中欣喜不已。

他們算是被紀羽給坑壞了,巴不得紀羽給斬殺呢!

「心,有殺氣。」此時,混沌的聲音也傳入了紀羽的腦海。

紀羽心神一凜,哪裡會不清楚殺意來自何方!

齊揚,齊揚在發現他有神火之後便想要將他殺了,以取得神火!

若是被齊揚知道自己身上有的並不是神火,而是神火之上的火靈變,還真不知道他會是個怎樣的反應呢。

「想殺我?沒那麼容易!」紀羽冷哼一聲。

此時他再也不會再像之前那樣的放鬆了,齊揚跟牧封他們可不在一個層次,簡直就要比他們強大太多太多了。

殺意瀰漫,許多圍觀之人都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他們不敢插手。雖然諸王學院是禁止殺戮的,但殺人的是齊揚,而且被殺的人還不是他們諸王學院的人,誰知道學院會不會理會。

只能算紀羽這杏倒霉了他們心中想著。

但就在此時,紀羽手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鐘鼎。

「鎮魂鍾,鎮壓!」紀羽輕哼一聲。

咚KK!

忽然,一陣陣悠揚的聲音便是傳了出來,一些圍觀的人只感覺到心中一陣莫名的安定

首當其衝的是齊揚。

在鎮魂鐘的鐘聲之下,齊揚瞬間便感覺到一種恐怖的力量侵入了自己的靈魂,簡直就讓他有種靈魂撕裂的感覺。

然而,他祭出了一道力量直接穩住了自己的心神,便是破開了鎮魂鐘的攻擊。

「看來離開了天竹林,鎮魂鍾已經沒有以前的威力了」紀羽看著,心中暗自嘀咕。

要知道,鎮魂鍾可是連那種傳說級別的強者都是鎮殺的,現在竟然連一個齊揚都鎮壓不了了。.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一道符文出現在紀羽的手上,鎮魂鍾也在此時消失不見了。

紀羽一手朝著齊揚拍去,無數的符文在這一瞬間便沖了過去。

齊揚眉頭微微一皺,這種攻擊還是他第一次見到,但他有王者的實力,也並未將其放在眼中。

然而,很快他便發現有所蹊蹺了

「我的力量?」他臉色微微一變,發現自己的力量在這一霎竟然消失不見了。

他眼中泛著幾分冷淡的光芒,便是明白了那符文的特殊性。

「融!」此時便見一道火焰從他身上釋放而出。

「消失了?」

紀羽眉頭一挑,他的符文的力量竟然直接就被火焰給燒毀了?那消融神火怎麼會這麼厲害?

「哼的雕蟲屑到此為止了。」此時便聽得齊揚冷哼一聲,他以極快的速度一下子便出現在紀羽的面前。

一掌拍下,紀羽臉色一變,卻來不得逃脫。

砰!

噗!

一掌,紀羽身形狂退,口中更是一口鮮血噴出,差點沒有臉五臟六腑都吐出來。

齊揚的攻擊並沒有就此結束,他一瞬間便將紀羽的手死死的抓住了,便準備又是一拳對準紀羽的丹田。

「分身?」一拳下去,齊揚冷哼一聲。

他抓住的那個紀羽竟然只是一個分身

紀羽喘著粗氣,站在另外一邊,冷冷的盯著齊揚。

他發現齊揚的實力的確非常的強勁,至少現在的他根本就不是對手。

林仙兒跑到紀羽的身邊,心的扶著紀羽:「你沒事吧?」

紀羽搖了曳,「沒什麼大礙不過現在有點麻煩了。」

「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這時,齊揚一步站出,冷冷的盯著紀羽。

紀羽一怔,周圍的人亦是一怔

齊揚的話是什麼意思?交什麼出來?眾人不解。

但紀羽的心卻是,m.

「呵,你說什麼?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紀羽哪裡可能會交。

「早段時間我便聽二叔說過,煉獄火山之中有一個名叫紀羽的少年出現過,那便是你的吧已經得到了煉獄神火!」

齊揚忽然朝著紀羽傳音道。

畢竟神火這種東西太特殊了,若是太多人知道,反而會對他都有些不利。

煉獄神火紀羽心中一跳,他就知道齊家的人多半知道這件事情。

「哼!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就算有,我也不會給你!」紀羽哼了一聲,道。

「我會讓你交出來的」齊揚並沒有多說什麼。

忽然,他一眼看向了紀羽身邊的林仙兒。

紀羽臉色劇變,急忙護在林仙兒的身前:「仙兒,先去找李長老!」他知道,齊揚要對林仙兒下手,他怎麼可能會允許!

「就憑你的修為,保護不了她!」

「你找死!」紀羽怒吼。

他真的有些怒了,他最恨的就是有人以他身邊的人做要挾,更別說那個人是他的女人若是齊揚膽敢這麼做,他一定會不顧一切的驅動起所有的力量將其斬殺的。

一道力量猛然從齊揚的手上升起,忽然,一個巨大的火鳥出現在齊揚的頭頂之上,火勢撩人!

紀羽冷哼一聲,悄然將七星陣布置在周圍,而後,他手上的憂也慢慢的凝結而成為翻山印!

兩道氣勢到達了一個頂峰,但不管怎麼看都是紀羽弱了不止一籌。

「哼,不自量力。」齊揚冷笑一聲,就算殺了紀羽,他也要想辦帆煉獄神火奪到手{就不相信天葉學院會為一個死人出頭,來得罪於他。

然而就在此時

「字<字!」

一個冷哼之聲忽然傳來,接著便有一道巨大無比的力量從天而降。

紀羽瞬間便感覺到自己匯聚起來的力量消失得乾乾淨淨而另外一邊,齊揚那巨大的火鳥也在此刻慢慢的消失不見。

齊揚臉色微微一變,冷哼了一聲,他知道,這一次不能得手了。

在眾人的目光之下,一個老者不知何時出現在紀羽以及齊揚的中間。

「見過長老!」見到那老者,眾人心中一驚,急忙見禮。

「長老?哼們眼中還有長老,還有學院嗎!」那老者冷哼一聲,臉上更是有無數的怒意,他雙眼死死的盯著齊揚,這句話而已顯然就是在對齊揚說的。

齊揚心中雖然不爽,但還是朝著老者拱手點頭道:「見過長老。」

紀羽的心終於送下來了來人不是其他,而是李彧,諸王學院的管理長老李彧。

李彧此刻正是怒氣沖沖,不為其他,就因為齊揚竟然在諸王學院動了殺意!

諸王學院又規矩,不能在學院之中進行殺戮,這齊揚竟然還明知故犯!

犯了就算了吧,他竟然還想對紀羽下手!

別人不知道紀羽是誰,但是他清楚啊,紀羽除了天賦超強之外,他還是那位小公主喜歡的人若是讓紀羽死在諸王學院,那還了得?

「紀羽,你沒事吧?」他回頭便是看向紀羽,好生打量了一番。

「呵,暫時沒事,不過若是您老再晚點來,那就不好說了。」紀羽輕咳道。

沒過多久,眾人也都慢慢的散去了長老來了,紀羽跟齊揚的戰鬥顯然是不可能進行下去。

而紀羽跟雲天青,牧封之間的賭約自然也難以執行了,他們畢竟還是齊揚的人,就算是李彧,也不願意太多的得罪齊揚,畢竟齊揚身後有一個齊家,這對他有太多的不方便了。

紀羽知道李彧的難做之處,也就放開了。

「這才一會兒你們就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不過你還真算了得,還能跟齊揚那杏交手。」李彧對紀羽也算是佩服了,區區戰將巔峰竟然就能跟王者打到這種程度,真的已經算是挺了不起了。

「他沒有盡全力。」紀羽倒是看得開,淡淡的笑道。

「你要心一些,這齊揚,還有他身後的齊家。」

「莫非長老您知道些什麼?」紀羽心中一凜,有些奇怪的看著李彧。

李彧對齊揚,甚至對齊家似乎都有些看不慣,這其中難道有什麼事情么?

「這件事你就不需要多問了,你現在的實力達不到那個層次也許過不了多久,你就清楚了也說不定。」李彧搖了曳,沒有告訴紀羽。

林仙兒得到了離開的批准,紀羽也就帶著幾分疑惑,帶著林仙兒離開了諸王學院而齊揚,他知道,自己跟齊揚的恩怨還不算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