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她現在怎麼樣?」

「應該沒事吧,我看跟她在一起的那個人,一整晚都跟她待在一個酒店的,應該是一直在照顧着她,沒事的少校。」

「咳咳咳咳……」

話音剛落下,開着車的隊員就咳嗽想要提醒這個人。

可是,已經太遲了,他們這個剛剛臉色才有所緩和的上級領導,馬上,又感覺到了那股泰山壓頂般的可怕氣息。

「回基地,通知其他指揮官,今天就開始轉移陣地,去金三角!」

他幾乎是以非常冷厲而又憤怒的聲音來下達這個命令。

金三角。

如果他們去了那裏,那就再也不可能回到這個地方來了。

兩個隊員皆是面面相覷。

可最後,他們也不敢說什麼,更不敢再勸,就相互看了一眼,還是默默的上去了,隨後,車子發動,一行三人很快就離開了這個市區。

——

霍司星這天最後還是沒能找到喬時謙的影子。

相反,在又經過了一天的奔波后,她的肚子果然又開始疼了起來,到最後連路都有點走不了了。

「霍小姐,你不能再這樣了,我們必須馬上再去醫院。」

沈憶之看到她這樣,再也無法做到無動於衷了,他頭一回麻著膽子要求這個女人回醫院。

醫院?

可霍司星一聽當這個地方,卻冷笑了一聲。

「我為什麼要去那個地方?把地圖給我,讓我看看還有那些地方沒有找?」她伸手就要奪他手中的地圖。

沈憶之:「……」

眼看這女人坐着的短裙上都有了一小片暈開的暗紅印記。

終於,他牙一咬,直接竄到她面前就將她一把抱了起來!

霍司星:「!!!!」

沈憶之:「霍司星,就算你不要這個孩子,可你也不應該這樣糟踐自己的身體,你不要是嘛,好,那我們現在就去醫院做了它,然後再去找你弟弟。」

說完,他抱着她就大步流星的跨過了面前那條街…… 這片區域其實還介於戈壁和沙漠之間,沙丘沒有流動性,但是稍微一有動靜就塵土飛揚的。

拉姆齊看到戰鬥捲起的煙塵,不僅將此時的戰場範圍全部遮蔽,連後方的車隊有有些看不清,並且在沙漠熱風的鼓盪之下騰起十餘丈,這讓他心中有些不安。

四下觀望了一圈,他發現莫北三人鑿穿怪群就跟玩兒似的,頓時眼睛一亮。

「莫北,你們行動快,去沙丘對面觀察一下!我擔心這煙塵太過明顯會引來其他怪物!」

「收到!」

莫北順手撈起精英沙地騎士掉落的兩件裝備,而後轉身殺穿一條通道,帶著米洛爾和佩羅娜脫離怪群,踩下活力光環,三人猶如風馳電掣一般沖了出去。

活力

當啟用時,靈氣會增加你和你隊伍的耐力回復速度,

耐力的上限以及移動速度

目前技能等級:8

半徑:24.6碼

速度:+34百分比

耐力加成:+225百分比

耐力回復率:+225百分比

跑到所謂的沙丘邊緣,三人立刻將另一面的景象收入眼底。並且與一群猙獰的怪物撞了個正著。

這些一人多高的怪物全身覆滿泛著金屬光澤的甲殼,長滿細密利齒的口器令人頭皮發麻,六條強壯的節肢長滿尖刺,或爬行或直立行走,氣勢洶洶地向三人湧來。

死亡甲蟲。

這是沙漠上的另一種變異生物。

同為異化的昆蟲,成群的沙漠黑蟲只能大量消耗轉職者的耐力,而這些死亡甲蟲則是真正的轉職者殺手!

除了攻擊兇殘,甲殼堅固,生命力頑強之外,它們還有一個極討人厭的特點。

每一隻死亡甲蟲,或者更強大的同類,都帶有閃電強化屬性!

一隻閃電強化的怪物令人頭疼,一群閃電強化的怪物簡直就是令人崩潰!

還好拉姆齊有所提防,要是讓這數十隻死亡甲蟲加入戰鬥,那還真是有夠麻煩的。

而讓三人更加驚訝的是,他們眼前的居然是個一眼望不到頭,大致呈圓形的巨大谷地。

這種地貌讓莫北想起了那些巨大隕石坑,而距他們十餘公里之外的地方,居然著這一片綠地。

綠洲,是拉姆齊他們所說的綠洲。

儘管他們此時還遠沒有到缺糧斷水的境地,但那一抹綠意在這荒漠之中,確實有著非比尋常的魅力。

不過眼下,還是要先把這群死亡甲蟲幹掉!

莫北踩下神聖冰凍,徑直衝向怪群。

冰霜衝擊在這群甲蟲怪物身上,頓時使得他們的關節咔吧作響,行動能力受到了明顯的削弱。

緊接著大片大片的充能彈電弧爆射而出,幾乎將那群大甲蟲的身形都遮蔽其中。地上的許多沙粒像是失去重力一般,懸浮起一尺左右的高度,那是沙粒中的金屬成分在強大的電能下出現了斥力。

莫北感受了一下這充能彈的傷害,密集的電弧打在他身上,不僅身體一陣僵直,生命值也有明顯的下滑。

電弧的威力讓他不由倒吸一口冷氣,這至少是五六級充能彈的效果。

閃電傷害是最不穩定,也是最讓人難以忍受的元素攻擊,那瞬間直達內腑的痛苦,和身體不受控制的麻痹抽搐,甚至是對精神的強烈衝擊,都有可能讓人直接失去意識。

要是陷入怪群之中,沒有足夠的閃電抗性,絕對會被這些殘暴的蟲子當場肢解!

莫北切換閃電抵抗,對米洛爾和佩羅娜打出一個全力攻擊的手勢,戰斧一橫,發動了衝鋒!

死亡甲蟲那和莫北手臂一般粗細的節肢,在斧刃斬擊之下竟然沒能斬斷,那外殼的材質不僅堅硬,還有極強的韌性和彈性。

他手中這種重型武器本就不是以鋒利為優勢,若是不能斬在關節處,那節肢便像一截塑膠水管一般彎曲卸力,除了留些一道道裂紋,並不能傷其根本。

就算斧刃重斬在他們的軀幹之上,砍出的傷口也不算致命,甚至都不會流血,它們體內的黏液凝固得極快,還沒滴下來就將傷口封上了。

莫北原本打算一通亂披風將這些甲蟲斬成滿地亂爬的斷腳蟹,但一交上手這個計劃就落空了。

而且這些甲蟲的鉤爪不但靈活異常,還有極強的攀附能力,莫北穿的並不是那種光亮的金屬鎧甲,那些甲蟲的勾爪一搭上鑲嵌甲的表面,就像是吸附上去一般,細小的鉤刺立刻牢牢扣住鎧甲上的縫隙。而後那些長滿尖刺且力量驚人的節肢便試圖將他整個人箍住,極為難纏。

這些巨型甲蟲就是用這種方式,不知道撕碎了多少人類,甚至是轉職者。

幾個回合下來,莫北基本上明晰了這些變異大甲蟲的攻擊方式,還有他們的弱點。

再次施展衝鋒殺出重圍,換出了劍盾。

眼睛的餘光看到佩羅娜已經用熾烈之徑和火牆,將一小半的死亡甲蟲都燒得焦黑爆裂,而自己居然連一血都還沒拿下,頓時就有些鬱悶。

同樣鬱悶的還有米洛爾,她的箭矢和標槍就算穿透了堅硬的甲殼,對這些生命力頑強的巨型甲蟲也造不成太嚴重的傷害,近戰的話連莫北都有些吃癟,她自然不想主動湊上去跟那些恐怖的勾爪糾纏。

所以她就只能不斷遊走著投擲出瘟疫標槍,但沒想到這些全副武裝,幾乎不留任何縫隙的怪物對毒霧也有著不俗的防護力。

隨著遇到的怪物越來越強大,一支隊伍攻擊方式的多樣化也會越來越重要。

當佩羅娜遇上火焰強化或者乾脆就魔法無效的怪物時,可比他們此時要鬱悶多了。

那些獨行者的故事確實很吸引人,往往會聽得人熱血沸騰,心生崇拜。那是因為那些獨行者遇到他們也束手無策的對手時,那抱頭鼠竄的樣子從來沒人看到過。

莫北手持劍盾,再次靠近那群大甲蟲。這次他沒有貿然衝進怪群,而是一邊移動,一邊戲耍似地將盾牌伸到一隻死亡甲蟲面前晃了晃。

那甲蟲的勾爪電閃而出,勾住盾牌邊緣,莫北後退一步將盾牌拽回,那隻大甲蟲便本能地趴下,四足著地試圖和莫北角力。

莫北在它伏下身軀的一瞬間一劍刺入兩片堅硬翅鞘之間的縫隙。

「呲!!」一股白煙騰起。

格瑞斯瓦爾德的鋒銳本就附著這不低火焰的傷害,加上佩羅娜附加的火焰強化,刺入翅鞘下的柔軟腹部,幾乎讓它的內臟都沸騰了起來。

手腕一用力,劍鋒勢如破竹,沿著翅鞘的縫隙將那腹部一分為二。

一擊得手,莫北在其他甲蟲圍上來之前立即後退,繼續用這種釣魚一般的方式誘殺這些大甲蟲。

效率低了點,卻是他能想到唯一不被那些節肢糾纏上的擊殺方法。

不然陷入甲蟲群之中,裝備哪經得住他們的撕扯。

佩羅娜不一會就將剩餘的死亡甲蟲燒成了一堆不明物體,後方的沙地騎士也被全部斬殺,拉姆齊他們上前來看到這麼大一片死亡甲蟲的屍體,嘴都有點閉不上。

以前遇上這種難纏的巨型甲蟲,可是要耗上好長時間才能將它們拖死。若不是移動速度不算很快,這種怪物他們乾脆就不想惹。

他們自然也知道這些怪物的弱點,下意識就想看看佩羅娜的裝備,但小矮子裝神秘上癮,永遠都是用意識隱藏裝備的屬性。不像那野蠻人三兄弟,恨不得把裝備屬性都寫下來貼裝備上。

戰鬥結束,莫北便將剛才撿起的裝備拿了出來,一把黃金巨劍,和一把連射十字弓。

烏鴉之切肉刀

大劍

雙手傷害:11-37

耐久度:50之50

需要敏捷:34

需要力量:56

需要等級:18

劍等級-急速攻擊速度

+20%提升攻擊速度

+27%增強傷害

+2最大傷害值

+63攻擊準確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