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承諾到底是什麼啊?」

融田看著眼前的秦岳,她還不知道秦岳一直掛在嘴邊的承諾,到底是什麼。

「嘿嘿嘿,拿到星痕帝國學院大比的冠軍~」

秦岳把玩著自己手中的卡片,帶頭沿著隊伍向著前方走去。

———————

求收藏,求推薦 當三人終於沿著隊伍走到了招生中心的時候,秦岳卻是被大樓之上,那個巨大的煉金水晶屏給吸引住了。

水晶屏上面,此時正在滾動著大量的名字。

「這個是這一屆洛心學院的新生實力排名,不過,只有他們的魔法波動而已。」

一邊正在維持著秩序的工作人員,低聲的向著秦岳說著。

秦岳手中的卡片,他可是看的相當的清楚,那種卡片,在這個學院之中,不會超過十個人擁有。

雖然不清楚秦岳到底是什麼樣的身份,但是,能夠擁有這種卡片,就意味著秦岳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對象。

「謝謝哈~」

秦岳回身道謝,眯著眼睛看著水晶屏上面不斷滾動著的名字,名字的後面,大多跟著魔法波動的階層。

秦岳注意到的是,整塊水晶屏上面,只有著兩千個名字,也就是說,只有名字在這上面的,才會是洛心的學生。

隨著招生工作的進行,水晶屏上面的名字,在不斷的變動著,隨時都有著新的名字出現,而緊隨著的,也有著大量的名字消失。

水晶屏上面的變動相當的迅速,但是位列五十的名字,卻是很少出現變化,這些名字的後面,都寫著相同的數字,三。

這些人,全都是三階的魔法師,至少,從波動上面來看就是如此。

要知道,魔法的修行相當的困難,能夠在二十歲之前能夠成為三階魔法師,那就已經算是相當的厲害了。

之前秦岳所遇到的毒蛇,在二十多歲的年紀進入到三階的程度,已經是相當的迅速,堪稱天才。

而在這張屏上面的所有人,他們的年齡,都不會超過十五歲。

這上面,所有三階的法師,如果不出現意外的話,都能夠突破六階的障礙,接著向上晉陞。

他們的年齡,決定了他們有著無限的可能。

「東方羽~」

秦岳看著水晶屏上面排名第一的名字,低聲的念了出來。

「東方?」

正在低頭整理著材料的融田,在聽到秦岳的聲音之後,下意識的向著水晶屏上面看了一眼。而後便是將自己的頭低了下來。

秦岳自然沒有注意到融田的動作,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之下,秦岳三人直接進入到了招生大廳之中。

「請在這裡稍等一下,馬上就會有人來帶領你們進行各項的檢測~」

工作人員在將三人帶到一處休息室之後,低聲向著三人說道,而後便是關門離去。

「你們說說看,季大師到底在這個學院里什麼地位啊~」

源樂心透過窗戶,看著外面望不到盡頭的長龍,不禁低聲的感嘆著。

「不清楚,這也不是我們能問的,好好的學習去吧、~」

秦岳搖著頭,研究院看著很大,其實並沒有什麼東西,至少,在秦岳的眼中看來就是如此。

研究院裡面雖然有著大量秦岳不清楚用途的儀器了。

但是,通過這些儀器的生產日期,秦岳卻是能夠看出來,這些東西都已經至少十年沒有更新過了。

藥劑方面,秦岳沒有接觸過,也不了解,但是與他息息相關的機械煉金方面,秦岳卻是相當的清楚。

機械類的煉金,比藥劑方面囊括的更為廣泛,更新換代速度,更是相當的迅速。

剛剛研究出來的東西,可能在兩年,甚至是一年之後,就會被淘汰掉。

這些,秦岳都能夠通過任務中的兌換物品的更新上面看出來。

季同的研究所,雖然長明經常會過來,但是,嚴格意義上來說,整個的研究所,就只有季同一個煉金師而已。

雖然長明告訴秦岳,季同是洛心學院高薪聘請的煉金師,但是,在秦岳看來,將季同這種機械煉金師留在這個研究院之中,卻更像是一種變相的監禁。

融田站在另一側的窗戶旁邊,靜靜的望著那還在更新著的名單。

並沒有過去多長的時間,就有了身穿著藍色工作服的人員帶領著三人前往測試。

測試室門前。

當三人來到的時候,源樂心有些迫不及待,最先進去。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源樂心便是滿臉笑容的走了出來,他一個二階的魔法師,對於這種測試,當然感覺不到任何的困難。

秦岳與融田對視了一眼,融田沖著秦岳微微的笑了笑,起身走向了測試室。

融田的時間更短,她似乎是一個一階逼近二階狀態的魔法師,至少在波動測試上面的顯示就是如此。

秦岳看著眼前的測試室,面無表情的走了進去。

測試室的空間並不大,房間之中除了一個面無表情的中年人之外,就只有放置在房間中央的那塊水晶球了。

測試室的地面,被厚厚的毛毯覆蓋,牆壁上繪畫著大量的花紋。

對應著花紋的顏色,秦岳只能夠隱隱的猜測出,這些花紋,可能會與魔法元素有關。

「將你的手放置著水晶球上面即可。」

不知道中年人是不是測試了太多人的緣故,語氣有些生硬。

秦岳按照中年人的話,慢慢的將自己的手掌貼在了水晶球之上。

中年人見到秦岳已經準備完畢,當即開始吟唱著古老的音符。

隨著中年人的吟唱,牆壁的上的花紋開始慢慢的亮了起來,一種兩種三種……

整個房間都被花紋點亮。

當中年人將所有的音符全都吟唱完畢睜開雙眼的時候,被自己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要知道只有被測試者擁有對應的魔法元素,相應的花紋才會亮起。

這件測試室已經測試了很多人,不可能出現異常。

這種情況,中年人在主持了幾十年的測試工作中還從來都沒有遇見過,甚至連學院的歷史中,都沒有過類似的情況。

中年人思索了一下,還是決定直接上報,叫學院的高層來判斷這件事情。

正專註於眼前水晶球的秦岳,自然不清楚中年人心中的想法。

他只覺得自己身體中暖洋洋的,原本幾近停滯的魔法元素,在自己體內的運行速度稍微的加快了一點。

在這些天中,秦岳一直都在服用葉昊送過來的藥劑,秦岳碎裂的魔法元,已經出現了明顯的修復跡象。

此時魔法元開始逐步運轉起來,秦岳身體中的魔法元素開始有規律的運轉著。

秦岳有些痴迷於魔法元素在自己體內流動的感覺,漸漸的有意識的加快著元素的流動,測試室之中的光芒開始變得更加的強盛。

「嘭~」

正當秦岳還沉浸與體內情況的好轉的時候,一聲輕響將秦岳給拉了出來,他手掌覆蓋著的水晶球,直接碎裂成了幾塊。

「額……這不用賠吧~」

秦岳看著地面上碎裂的水晶球,有些傻眼,下意識的詢問著中年人。

中年人心中有些抽抽搐,這種情況他也沒有遇到過,想了想之後,還是搖了搖頭。

秦岳心中鬆了一口氣,急忙的跑了出去,彷彿害怕中年人隨時都會反悔一般。

———————

求推薦,求收藏 秦岳從測試室之中出來的時候,秦岳測試的結果就已經呈現在洛心學院住持新生招收的負責人的面前。

「修然,你的看法如何?」

一間不大的辦公室中,兩個中年人此時坐在桌邊,盯著眼前監控水晶中的影像。

「元鳴,你就先叫他們報出等階吧,其他的情況再觀察一下。」

修然慢慢的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低聲的向著身邊人說道。

「我這就去~對了,什麼階層?」

元鳴點點頭,快速的向著門外走去。

「如果沒有四階出現,他就是第一。還有,把這個小子分配到你的班級里去吧。」

修然叫住了已經將門拉開了的元鳴。

「特殊類嗎?沒有問題!我想,這個小子身上或許有著不少的潛力~」

元鳴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東西,頓時笑了起來。

今年洛心學院的招生工作,就由他們兩人主持,此時秦岳的情況,也是他們平生僅見,他們也不是很清楚測試室之中發生的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

很快,秦岳的名字便是登上了巨型水晶屏的最頂峰。

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經過任何變化的前五十名,在秦岳登頂之後,便是引起了多方的注意。

洛心學院幾條街之外的一間休息室中。

「少爺,洛心學院的名次已經發生了變化~」

一個管家模樣的老人,此時非常恭敬的彎腰,低聲的向著眼前躺在沙發上面的青年說道。

「嗯?」

青年對於自己的休息被打擾,似乎有些不太舒服,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管家。

「您的名次,被搶了~」

管家小聲的向著眼前的秦岳說道。

「什麼?秦岳?哪裡來的阿貓阿狗?」

東方羽看著管家手中的名單,頓時眯起了眼睛。

他已經將測試水晶激發到了極限的狀態,不可能有人會超過他才對,現在居然出現了一個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的人踩在了自己的頭上。

「不過,一個小小的波動排名而已~」

東方羽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東西,示意著管家離開。

他還留了一手,就算表面上的波動比自己強又怎麼樣?

洛心學院的重頭戲,可是新生大比,只要奪得大比的第一,他自然能夠證明一切。

1號傲妻:宮少,別硬來 秦岳的登頂,似乎刺激到了眾多的考生,原本幾乎沒有什麼變動的前五十名,竟然開始頻繁的出現新的名字。

已經離開了的秦岳,自然不太清楚後續的變化。

此時的他已經拿到了自己分班的底單,他在特殊第十班。

而巧合的是,源樂心與融田,同樣也是特殊第十班的學生。

「這麼巧?」

當源樂心確認了秦岳的班級之後,楞了一下,隨後便是笑了起來。

「是挺巧的,不過,你到底是什麼魔法?」

秦岳也笑了笑,有些好奇的看著源樂心。

「嘿嘿,保密~」

「嘁~」

秦岳不屑的望著源樂心。

「這特殊班,到底是什麼情況?」

源樂心甩著自己手中的底單,有些疑惑。

「不清楚,不過管他呢,咱們在一起不就行了?」

秦岳果斷的搖著頭,特殊班的含義她不明白,但是,只要三人在一起,出了什麼事情的話,好歹有個照應。

「所謂的特殊班,應該就是洛心學院中,針對不同於傳統能力系的法師而設立的班級。」

「傳統的能力系法師,按照金木水火土風雷等多種屬性進行劃分,洛心學院的特殊班,裡面應該都是有別於這七中屬性的魔法師。」

融田做的準備相當的詳細,很快便是尋找到了洛心學院有關於特殊班的情況。

「好像很厲害的樣子,特殊班應該是最厲害的班級了吧?」

秦岳聽著融田的介紹,低聲的詢問著。

「你恰恰想反了,特殊班在每一年新生招生之後的學院內部比試之中,幾乎每一次都是排名墊底的存在。」 魅惑蝴蝶:我的殺手愛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