罰惡司說道:“夜遊神看過的東西,都可以直接生成視頻錄像,如今人證物證具在,還請吾王速速定奪,不能讓那姜超逍遙法外!”

趁熱打鐵!

秦廣王不爽道:“可姜超陽壽未盡,我們如果貿然將其帶到地府問罪,也不合規矩,依我看,不如等他陽壽盡了再說罷。”

放屁!

等他陽壽盡了,直接就來當總判了!

誰不知道他身上有亡靈罡煞啊?!

他還有幾年活頭?!

罰惡司趕緊說道:“秦廣王!萬萬不可啊!姜超這麼做已經可以折壽了。”

“我瞭解過,他一共就剩兩年壽元,今天還做了一場無視天道的手術,僅剩一年半了。”

“加上他之前那麼多罪行,現在又企圖驅役亡魂替他盜墓,壽元早該扣光了!”

他是罰惡司,管的就是這個,世人幹了壞事兒,他就會記在小本本上。

門清兒。

秦廣王也難辦了。

“那你說怎麼弄?昨晚小白上去過了,愣是被打回來了,現在派誰去?”

級別還不能太高,不然很容易造成麻煩。

“陰兵過境”聽過吧?

但凡有陽人看到地府單位的人,那就直接翹辮子了,級別高的陰神,身體很難不被人發現的。

夜遊神忽然說道:“我們可以讓鍾馗去,當初鍾馗救過姜超一命,姜超不可能不給鍾馗的面子,就說是請他下來熟悉環境好了,先把人騙下來再說。”

秦廣王一聽。

“也只好這樣了……”

罰惡司雖然心裏高興,但還是有那麼一絲絲的不爽。

熟悉環境……

看來姜超還是被內定了啊!

“好,那我們就在這裏等着他,秦廣王,您傳喚鍾馗吧。”

秦廣王搖頭道:“傳不了,鍾馗有編制,號賜福鎮宅聖君,但沒有實際官職,不聽候任何人的差遣,還是你們誰跑一趟吧。”

這倒不假,一般是有什麼牛逼鬼物出現了,十大陰帥解決不了,纔會請鍾馗出面搞定。

夜遊神舉手道:“我去我去,我腿腳快,傳個話的事兒,就交給我了。”

秦廣王揮了揮手,沒有講話。

他拿起手機放在案桌下,找到了小鑽風。

“這次是鍾馗親自去抓,讓你們董事長趕緊跑!跑得越遠越好!” 小鑽風正在辦公室內喝茶,一看到這消息後當場就噴了出來。

“搞什麼東西?!你老盯着我們董事長不放做什麼?!他招誰惹誰了?!”

神經病啊!

不弄死我們董事長,你們不開心是吧?!

“我也不想啊,罰惡司這次是鐵了心要辦他,甚至還收買了牛頭。我真要辦他,還跟你說這些做什麼?我礙於身份,還是你去說!快!”

不負星光不負你 小鑽風趕緊關閉了和秦廣王的對話窗口。

找到姜超後,發送道:“董事長!那個罰惡司還是不肯善罷甘休,這回事鍾馗來抓你了,你快跑吧!永遠也別回蘇城了!”

華悅小區。

姜超已經關了機,這會兒睡得正香,哈喇子都流到了沙發上。

畢竟今天他也很累了,清然將他命魂扯出來,扣了一塊亡靈罡煞後,再後安回去。

很傷身體的。

小鑽風眼見聯繫不上姜超,直接撥打起電話來了。

關機!

媽的!

小鑽風想要找張順爻,可公司中,唯有姜超的手機能夠連通地府。

媽的!

小鑽風拿起一塊銅鏡,用毛筆在上面寫上了公司的地址,還有張順爻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冥部敕令,內有霹靂,雷神隱名,洞慧交徹,五炁騰騰,金光速現,覆現真人,急急如玉皇光降律令敕!!”

法咒言畢,只見那銅鏡面上閃過一絲金光。

凡間。

店鋪內。

張順爻正坐在姜超的位子上,看着李緣霸買的大彩電,吃着李緣霸買的老壇酸菜牛肉麪。

忽然,電視機的屏幕扭曲了起來。

張順爻一驚,嚇得鼻孔裏冒出兩根苗條來。

他趕緊手指劍指,對着電視機怒道:“何方妖孽!竟敢影響本將看電視!快快現行!”

畫面一閃,露出了小鑽風那張蒼白的臉。

“你媽的,你嚇死我了!不會打個招呼啊?!”

小鑽風急切了起來。

“什麼時候了你還有空看電視!趕緊找到董事長!告訴他鐘馗要來抓他!他電話打不通!”

羅漢聞聲跑了出來。

“三眼,什麼情況?”

張順爻指着電視機說道:“小鑽風祕書長說董事長要倒黴了,這次是鍾馗來抓他!”

鄉野村民 羅漢一驚。

“祕書長!你有沒有弄錯,鍾馗和我們公司向來交好,他怎麼會來抓董事長呢?!”

小鑽風急得都快尿出來了。

“羅漢,我騙你幹什麼?此事千真萬確!秦廣王親自給我報的信,你們快去找董事長吧,地府動真格的了!”

張順爻怒道:“媽的!肯定是那個罰惡司!咱們下去一趟,整死他去!”

小鑽風的火氣也上來了。

“你他媽能不能冷靜冷靜?!除了運營部主管外,你還是公司副總裁!這個時候你亂放什麼狗屁?!趕緊找董事長!”

說完,小鑽風的畫面便消失了。

羅家衛捏緊了拳頭。

“三眼,你說怎麼辦吧。”

張順爻重重地呼了口氣。

小鑽風說得不是沒有道理,自己不能亂。

“這樣,你去青龍山把老董事長請出來,我去集合大家找董事長,不論怎麼樣也不能讓董事長被帶走!”

猛男誕生記 羅家衛點了點頭。

“好!我這就去!你動作也快點!”

說完,羅家衛便踩着拖鞋衝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張順爻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保重。

旋即,張順爻拿出那三枚銅板,裝進了精緻的小龜殼中。

第二十九卦。

機智脫坎險,舊政已不長。

讓我來推一推這卦象吧……

張順爻坐直了身子,開始掐起了手指。

忽然,一陣熟悉的聲音冒了出來。

“三眼,你不要命了?”

張順爻看向李緣霸,疑惑道:“什麼意思?”

李緣霸靠在了門框上,淡淡道:“你不用裝傻,羅漢跟我說了,如果你再佔算有關董事長的一切事情,會被革職的。”

張順爻笑了。

“這有啥的,這破公司我早就不想呆了,福利待遇不好,晉升空間也不大,沒啥意思,行了,你快去睡吧。”

李緣霸冷聲道:“是麼?職位丟了不要緊,要是命丟了,就太可惜了,收手吧。”

怎麼說也當了幾天同僚,李緣霸實在不忍心看着張順爻去送死。

畢竟即便張順爻算出來了,也未必能改變姜超的命運。

她可都是聽見了。

這次來的,是鍾馗。

陰氣值高達五位數,鬼將級別的存在。

就算姜超再逆天,這回也是死定了。

張順爻眉頭一皺。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論職務你還沒有我高,你有什麼資格調遣我做事?”

“現在,我以副總裁的身份,命令你滾回房間去睡覺!”

李緣霸搖頭嘆了口氣。

“就你這智商,是怎麼當上副總裁的?”

“你什麼意思?”

李緣霸老神在在道:“董事長現在應該是和那個女人在一起吧?那女人的八字你知道的吧?”

“你反過來推,推那個女人的八字不就行了?蠢貨,還大言不慚的。”

張順爻一驚。

最強終極兵王 對呀!

我怎麼把這個忘了呢?!

張順爻再次爻了一卦,緊接着便推演了起來。

片刻後,張順爻猛地擡起頭來。

“華悅小區!”

李緣霸站直了身子。

“那就走吧,正好我也沒見過鍾馗長什麼樣呢。”

張順爻搖頭道:“別忙,你去本草堂,把清然他們喊上,我先過去。”

“嗯。”

華悅小區。

呼呼大睡的姜超,根本不知道不論是地府還是凡間,都爲了他這個活寶亂套了。

忽然,客廳內掛起了一陣陰風,一名身穿紅包,腳踩長靴,留着大鬍子,怒目瞪圓的傢伙出現了。

“姜董事長,隨我走一趟吧?”

姜超面朝沙發,依舊躺在那裏。

“等我睡醒再說。”

鍾馗瞪着一雙大眼睛。

“你不是已經醒了嗎?”

不是生氣,他本身就這德行。

“我在說夢話,你不用理我。”

鍾馗一愣。

“你騙鬼呢?你都能跟我說話,還沒睡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