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榮的這番話聽起來好像和二花沒有什麼關係,但是稍稍思量,古塵心中不禁的一沉.

古塵沉聲道;「你的意思是,二花將那個女人帶到了這裡?」

秦榮一臉笑意:「很驚訝吧,沒錯,二花其實不單單對男人下手,還有漂亮的女人,若不是她已經極端到了如此,我還真的不想抓她。」

聽罷這番話,古塵轉身,大步走向眼前的這座山。

殺意已決!

原本古塵還想給二花一次機會,畢竟是他將二花從那個山窩窩中帶出來的,但是,他現在已經沒有這種想法,沒有機會了,二花若是真的已經變成這般心狠手辣,那麼,不管她是不是自己帶出來的,都必須要剷除,否則,畢竟成為未來的一大禍害。

為了怕驚動二花,古塵和秦榮兩人徒步上山,山腰的時候,古塵突然拉住了秦榮。

秦榮奇怪的看了一下四周;「怎麼了?」

「有血腥味。」

「血腥味?」秦榮一番張望,什麼也沒有發現,正在她質疑的時候,古塵徑直的走向了一片密林。

數百米之後,秦榮開始相信古塵的話,因為她也已經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終於,等待秦榮跟隨古塵穿越這片密林之後,不禁的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

眼前是一片沒有林木的碎石地,地上插著一根根十字木樁,而每一個十字木樁之上,都綁著一個全裸的女人,尤為慘烈的是,每個女人的臉,都被人剝了下來,鮮血淋淋,極為恐怖。

古塵緩緩的搓動自己的手指,道:「你的靈魂印記在這個地方嗎?」

秦榮搖了搖頭;「只能感應到大概,我不確定在不在這裡,因為,現在我也認不出那個女人了。」

沒了臉的女屍,就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甚至是眼前有數十個,秦榮找不出,也不是撒謊。

古塵點了點頭;「走吧,二花已經可以死了。」

「你真的要殺她?」

「難道這還不夠?」


「不不不。」秦榮道,「我的意思是,她是你帶出來的人,如果你下不去手,不如交給我。」

古塵看了秦榮一眼;「想多了,正因為是我帶出來人,所以我要親手結束,如果早知是這樣的情景,那麼當年不管她爺爺如何求我,我都不該將她帶出那山村。」

說罷這番話后,古塵大步上山,而秦榮跟在後面則是很無辜的縱了一下肩膀。

……

山頂,若大的洞府中,洞府中央一個火盆正洶洶燃燒,而這火盆的一側,是一個被綁在了十字木樁之上的女人,女人赤身**,身上得汗水像是雨水滾落。

不知被綁了多久,女人的身體已經吃不消,神色憔悴,甚至是嘴嘴唇泛白,已經到了虛脫的地步。

而在這洞府上方的座椅上,正是二花。

此時的二花,豪放的坐在座椅上,手持一壺酒,仰頭大喝,充滿了男子漢氣概。

待到酒壺中再也沒有一滴,二花揮手,直接將酒壺丟進火盆,火星四濺,不少落到女人的身上,讓女人忍不住的發出一陣陣痛呼。

女人看向二花,通紅的雙眼眼淚滑落,懇求道;「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給你錢,我給你所有家當,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

「咯。」

二花打了一個酒咯,哂笑道;「我說了,我不要你的錢,只要你的命,給你的三天時間已經到了,你到底想好了沒有,你到底什麼得方得罪我了,如果還想不出來,那麼我就要動手了。」

女人一臉哭喪;「求求你放過我吧,我真的不知道什麼地方得罪了你,我以前的時候都沒有見過你,麻煩你提醒我一下好不好?」

「呵呵,沒有什麼好提示的,你說的很對,我們以前的時候是沒見過,但是,你就是得罪我了,給你十個數的時間說出來,不然,哼,十!」

「我真的不知道。」

「九!」

「我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吧。」

「八!」

「我說,我說,我,我,我小的時候打過一個女孩,是不是你。」

二花搖了搖頭;「你還有三個數的時間。」

「什麼,不是才到八嗎?」

「二!」

「別,別,求求你,再給我一點時間。」

「一!你沒有時間了,趕緊說。」

「我,我,我比你漂亮?」

二花一臉愕然,看著女人小心翼翼的樣子,她突然笑了一下;「有點意思,你,你是怎麼想到的?」

「我,我……。」

「是我告訴她的。」

一個聲音響起,二花猛地站起,驚恐的雙眼看向洞口,彷彿看到了魔鬼一般。

銀色的長發輕飄,血色披風鼓盪在身後,古塵出現在了洞口,隨後,秦榮一副笑盈盈的表情,也隨之出現。

秦榮依舊一臉和善的笑,但是二花的反應和在飯館中的時候一樣,像是看到了魔鬼一般,不斷貼牆後退。

古塵輕皺了一下額頭,其實他早就發現了不正常,因為二花對秦榮的恐懼,已經超出了他的理解範疇,二花,一個如此極端的女人,怎麼會如此懼怕秦榮?


「快救我,你們快救我,我給你們錢,我有很多錢,全都給你們。」

看到古塵和二花,女人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而古塵剛欲上前將女人救下,卻被秦榮攔住了。

「怎麼了?」

「小心一點,這個小村姑,心腸歹毒的很,小心有什麼陷阱。「「你才是村姑!你們全是村姑,輪到心腸歹毒,誰能比的過你秦榮,你才是真正的心腸歹毒。」

村姑二字,像是一根引線,一下點燃了二花,但是,二花雖然敢於反駁,卻並不敢上前,明顯的能看出,她依然很忌憚。

秦榮冷笑;「小潑婦,等會看我怎麼收拾你。」

像是知道二花的一切,秦榮來到被綁住的女人身前,並沒有先解開她身上的繩索,而是先在她背後一陣摸索,拿出一個手掌的弩箭。

秦榮道;「這小潑婦心腸歹毒的很,你剛才若是直接救人,那麼她就死在了這弩箭下。」

古塵點了點頭;「確實有些歹毒,看來你對她很了解。」

「那是當然,你也不想想,是誰教的她。」

說著話,秦榮這才解開了十字木樁之上的女人,由於被綁的時間太長,女人剛被截下來,就倒在了秦榮懷中。

女人虛弱道;「謝謝你,不過,你,你們不該放跑那個女人。」

秦榮一怔,她猛的回頭,這才發現,洞府中的二花,早就沒了蹤跡。

秦榮懷疑的看向古塵;「你為什麼放走她?」

「放走?」古塵好像才發現二花離開,道,「我沒有想放走她啊,或許是她逃跑的速度太快了,沒關係,我去追,你照顧她,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了。」

看著古塵追出洞府,秦榮臉上浮現一抹不屑;「可笑,竟然還想在我面前玩心計,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正好,我也好奇她為什麼怕我。」

說罷這番話之後,秦榮這才看向了懷中的女人;「你叫玉玲瓏吧?」

女人一臉驚訝;「你認識我?」

「認識,我是跟著你到這裡來的,走吧,我帶你離開……。」

……

蒼茫無盡的山脈中,二花像是一隻獵豹穿梭,御空她自然是不敢了,當著古塵和秦榮的面,御空反而更加的容易暴露,但是,她不知道,她這般趕路,在古塵眼中更是無所遁形。

一口氣,二花不知自己跑出幾百里,終於,在一顆大樹下,她停了下來。

背靠身後的大樹,二花輕輕的擦拭了一下額頭的細汗,臉上不禁的浮現一抹嗤笑;「真是白痴,兩個人竟然都抓不住我真是高看你們了,罷了,看樣子鳳陽城是呆不下去了,是時候換個地方了。」

「去哪?」

二花剛說完這番話,一個聲音突兀響起,二花一驚,這才注意到,十丈外的一塊青石上,正坐著一個人,是古塵。

手持酒壺,古塵一副久候多時的樣子,讓二花一臉驚訝;「你,你什麼來的?」

古塵起身看向二花;「你還記得你爺爺當初是怎麼求我的嗎?」

二花臉色一下沉了下來;「你什麼意思?」

「當年,我看在你爺爺那麼懇求我的份上,答應帶你出來,不然,你現在和你們村中的那些婦人一樣,為了一口飯,想著法的討好男人。」

「你住嘴!」二花臉色陰沉道,「我不想聽當年的事情,而且我也懂得感恩,否則,你早就被我殺死了。」

「什麼?」古塵一臉可笑表情,「你殺我?」

「你以為?沒有男人能逃過我的手掌,上次見面的時候,我給過你一次機會,現在,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馬上滾,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你!」

徹底的沒救了!

古塵點了點頭;「來吧,當年既然是我將你帶出來的,那麼就該為這些事情負責,你若是殺不了我,我只能殺了你。」

二花了冷笑;「這是你自找的!」

說著話,二花神情一遍,一股異樣的波動蕩漾,讓她整個人散發出一種讓人忍不住想親近的光輝。

一瞬間,古塵感覺彷彿來到了一個溫暖的世界,但是體內元氣轉動,立馬讓他恢復正常。

見古塵站立不動,二花柔聲道;「少爺,來呀,快來呀,奴婢真的想死你了。」

嫵媚的聲音中,充斥著赤裸裸的誘惑,古塵靜靜的看著二花發騷,最終還是走了過去。

… 見古塵這麼直接的走向自己,二花還以為自己的魅惑,已經將他迷惑,臉上的笑容不禁越發燦爛嫵媚.

二花雙手不斷擺動,一圈圈粉紅色如水波般的漣漪蕩漾,讓古塵再次感覺像是走進了溫柔鄉。

彷彿天地都發生了變化,變成了柔軟粉色,古塵心中暗自驚訝;「二花這魅惑的手段,好像比秦榮更厲害,幸好他定力強,若是換成尋常人,早就沉迷。」

見古塵來到自己面前,二花小心翼翼的捧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道;「少爺,感覺到了嗎,如小鹿在撞,撲通撲通的跳的……噗!」

二花話還沒說完,身體一震,臉上的表情直接定住了,緩緩的低下頭,當他她到古塵那如利刃一般的手指,從自己胸口緩緩拔出的時候,再也忍不住;「你,你怎麼會沒事?」


古塵靜靜的看著二花,道;「你這迷惑的手段,和秦榮還要有差距的,你只是單純為了魅惑而魅惑,而她,已經做到了……本身就是魅惑,但是,她都奈何不了我,你覺得你行嗎?」

二花一手捂著胸口,踉蹌後退;「你,你……。」

古塵點了點頭;「心脈,是經脈中最為重要的,我雖然沒有殺你,但是毀了你的心脈,以後,你很難再害人了。」

二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為什麼,為什麼要廢了我,你知不知道,廢了我比殺了我還要痛苦。」

「你可以自殺。」

「我,我下不去手。」


「我可以幫你。」古塵蹲下,道,「只要你告訴我一件事情,我就幫你結束生命。」

「什麼事情?」

「你為什麼懼怕秦榮,你到底見過什麼?」

被古塵問及這個問題,二花猛的一個激靈;「只是這個問題嗎?」

古塵點了點頭。

「好,我告訴你。」二花先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才道,「你見過惡魔嗎?」

「惡魔?」

「沒錯,是真正的惡魔,赤紅的色皮膚,身上燃燒著火焰,腦袋那麼大,還長著一根角,聲音就像是雷鳴一般。」

古塵想了一下,感覺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突然,他雙眼一眯,猛的想了起來,確實見過,是血魔!

當年,他初入廵龍使,結果被血魔召喚走,若不是病鬼,他可能就死了,而那血魔的長相,就和二花的描述相符。

古塵想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好恐怖的惡魔,倒是沒有見過。」

「就是恐怖,但是我見過。」

「你見過?」

「沒錯,五年前,在清風府的一座荒山上,我見到了這個惡魔。」

「這和你懼怕秦榮有什麼關係嗎?」

「當然有,她和這個惡魔有交易,她們是一夥的,所以,她也是惡魔!」

秦榮竟然和血魔有聯繫?

這個消息,讓古塵不禁的眯起了眼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