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你實力如何強橫,來到我們王族地盤,就註定了你的結局。」柳閣主整個人都在陰暗之中,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

只是忽然間,他全身被一層更加極致的黑暗完全籠罩住,這是代表死亡的陰陽之色。

「我結局如何,你應該是看不到了。」

無數的黑暗觸手將他拉了下去,在這極致的代表著死亡的黑暗之中,柳閣主那種暗屬性顯得有些小道。

甚至在陰陽之內,連神魂都會被煉化成虛無。

望著已經逃遁幾百米之外的柳菲,秦毅一隻手插進虛空,直接將之從虛空通道中拉來,宛如小貓一樣,再也沒有了任何反抗的機會。

「你父親殺不了我,你,也逃不出我的手心,從我活著出來之後,就註定了這種結局。」秦毅捏碎了她的身體,在她絕望的目光與凄厲的求饒聲之中。

殺了柳菲,秦毅神念將整個天涯武道學院都籠罩在內,一步跨出。

鄭安與馮凌峰還沉浸在震撼之中,下一刻他們的面前出現一道身影。

「死!」

秦毅吐出一個字,兩隻手直接捏爆了兩人頭顱。

那一刻,兩人才有了反應,這個當初他們不當成人,想要滅口奪利的夏族小子,現在來複仇了,當初的那些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我們沒有動手……放過我們……放過我們!」

周韻跟韓青青還有趙高在一起,他們三人正商量著怎麼逃跑,畢竟眼前的局勢並不明朗,還不知道天涯城眾多強者能夠收拾了他,雖然贏面很大,可留在這裡依舊不安全。

然而剛剛準備著這個計劃,卻沒料到秦毅就出現了,三人都是跪伏在地上。

「世上有因果,種下了因,便承受那果!」

秦毅屈指一彈,三團黑暗光束將三人頭顱射爆。

當秦毅再次出現的時候,是在沈雲兒的面前,沈雲兒沒有走沒也沒有逃,她閉著眼睛。

「當初那群人慾置我於死地,你是唯一一個替我求了情的人。」秦毅淡淡說道。

沈雲兒不敢相信的睜開眼睛,她望著這個眼神血紅,臉上似乎已經開始銘刻風霜的男人。

黑髮黑瞳,夏族人最為明顯的特徵。

一股強橫的力量精華灌入沈雲兒的身體之中,宛如醍醐灌頂,澎湃的真元激活了她剛剛凝鍊不久的金丹,那金丹直上巔峰,最後竟然隱隱裂開,有一股要邁入元嬰境界的跡象。

當秦毅離開之後,沈雲兒依舊是沉浸在夢幻之中。

半步元嬰了?

等她好不容易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秦毅已經消失了,只留下一道模糊的背影。

人,該殺的全部殺完了,快意恩仇,快意世間,秦毅從來不留遺憾,也不願留下遺憾。

秦毅消失的這幾個呼吸的功夫並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靈石水晶同樣是沒有將他的身影已經所作所為記錄下來,就像是雲空一夢。

人們只知道柳閣主死了,那是異寶閣的柳閣主,還有他的女人,著名的美女導師柳菲。

人們只知道……天涯武道學院的校長,一道仙君楊青柳死了,被打的只剩下一具神嬰,神嬰卻也被對方湮滅。

餘下僅剩十名的仙君高手,愣是沒有一人敢對秦毅動手。

天涯城之中,無數看到秦毅那黑瞳黑髮面孔的隱藏夏族人都忍不住歡呼了起來,他們的王,他們夏族的至強者!

然而似乎好戲遠遠沒有結束,這整個天涯城都開始被一股濃厚的氣息壓迫著。

那十名仙君高手不約而同的朝著北方望去,忽然間空間被撕裂開,一道人影跨來。

「天影仙君?」

緊跟著又是一道身影。

「斬魔仙君?」

「居然是天涯城的兩位城主,他們都被驚動了!」

眾人駭然,這可不是生面孔,天影跟斬魔成名多年,數千年以前就問鼎了化神仙君境界,如今早就不知道走的多遠了。

「夏族的強者餘孽么?古籍記載之中不是說,數萬年前早就將夏族高手清理乾淨並且施展禁咒,永世不會誕生超越元嬰的高手么?這是怎麼回事?難道禁咒沒有效果了?」斬魔皺眉說道,整個人丰神冠玉,看起來宛如英姿勃發的仙人。

「不可能,聖者之咒綿延紀元般長久,是不可能掙脫的,除非有超越聖者的存在,替夏族解除禁咒,這種情況也不可能發生……」天影說道。

他是一個極致俊朗的男子,披風將他三尺高身材完美勾勒,散亂落於身後的長發,無法展現他作為天涯城城主的魅力。

當然,更突出的是他的實力,撕裂空間,這是秦毅也做不到的力量。

「先將他鎮壓,後續的情況再做調查。」斬魔說道。

當天影點頭的瞬間,斬魔就消失了,下一刻直接出現在秦毅的身後,秦毅感覺全身瞬間被一股無法言喻的力量定住,真元涌動的速度極慢,如同蝸牛一般滯瀉。

下一刻,一道印發猛擊他的後背。

「五字天印!」

這印法扣上的剎那,秦毅頭、雙手、雙腳盡皆被封住,宛如從虛空中伸出了五根鎖鏈,死死的捆住了他。

「好強大!」眾人驚嘆,這還僅僅是副城主斬魔一人出手,那天影就站在一邊。

「到此為止了,可悲的夏族人!」斬魔輕哼一聲,一記撕裂空間的手刀斬到秦毅的肩膀,恐怖的血痕從肩頭一直撕裂到胸口,內臟都能清楚的看見。

鮮紅的血液灑遍了大地。

「仙君大人!」

月華似練 雙世寵妃之城城要火了! 郝琳整個心口都在劇烈的疼痛。

夏族的唯一的仙君啊!

難道今日也註定隕落在王族人手中嗎?他為什麼這麼傻?不懂得隱忍一些呢?

不過或許,這也就是他們夏族人的精神魅力吧,不畏一切,便是賭上自己的性命。

秦毅幾乎是一瞬間就墜落到了地面,強橫的力量壓制下來,動彈不得。

「兩位城主大人,此子還是趕緊殺了吧,遲則生變,後患無窮!」眾多仙君紛紛說道,見識到秦毅這個生為夏族人的手段,他們都怕了。 「不急,他必死無疑,不過死之前我倒是可以搜索一下他記憶識海,看看這夏族人為何會誕生出比肩化神境界的強者,按道理說這根本不可能才是。」斬魔仙君說道。

「仙君快逃!」

一道靈活的身影擠了進來,一把小刀猛然刺向斬魔仙君,那頂多只能算作匕首。

「恩?連望氣都算不上的小傢伙!?」斬魔仙君一愣,他一伸手便將那靈活的身影抓在了手中。

這種還沒踏入修鍊境界的廢物,居然敢對他堂堂副城主出手,簡直是瘋了。

對方是個小胖子,手中匕首應聲掉落到了地上,整張臉都是通紅?

「恩?居然還用了遮掩面貌的小術法?躲躲藏藏不敢見人么?」

只見斬魔仙君伸手朝著那小胖子臉上一抹,那一層模糊散開,漆黑的瞳孔、漆黑的頭髮呈現在眼前。

最強空間:邪王的傭兵妃 「呵呵,我說呢?怎麼不敢見人,原來是夏族的餘孽。」斬魔仙君笑了!

他手中勁氣噴吐,那小胖子直接被貫穿了頭顱,鮮血染紅了一頭黑髮。

「那個小胖子……他們姐弟兩也是夏族人嗎?」站在外面,通過水晶投影清楚看到這一幕的唐芯,忽然整個人都是一顫。

「考核開始的那兩天也聽到了一些傳聞,似乎那胖子偷東西是為了讓他姐姐有機會報名天涯武道學院……」宋溪說道。

「秦毅是他們夏族的仙君,聽說夏族是劣等種族,根本見不得光,而且族內根本沒有高手,我想……秦毅是他們夏族唯一的希望吧。」魯青說道。

種族大義面前,生命顯得多麼的微不足道。

秦毅獃獃的看著這一幕。

這小胖子他很熟悉。

忽然間光影掠來,一道劍鋒十分鋒利……只是這種鋒利是對於凡人而言。

「仙君快逃!我們幫你拖住片刻!」

這正是前兩天那個拿著火紅色皮鞭的美麗女孩,她的最強武器不是鞭,而是軟劍……

她遮擋在模糊光影之後的面孔,赫然便是黑瞳黑髮。

在郝琳的後面,有著一片光影衝來,實力非常卑微,最高也不過先天境界,有老者、老嫗、年輕的劍客、有尚且年幼,只有十二三歲的孩子。

無一例外,這些全都是夏族人,隱藏在天涯城之中,低調的生活著。

秦毅的出現,讓所有夏族人看到了崛起的希望,同樣的……也打破了他們平靜的生活,讓得他們付出了生命。

看到自己弟弟慘死在身前,甚至郝琳絲毫沒有停手的打算,因為她自己,也做好了同樣的準備。

未來的生活?不存在了,武道生涯?到底結束了,所有所有的一切,都賭在了這名夏族仙君身上。

秦毅躺在地上,肩膀的傷口嚇人,手腳頭皆不能動,他眼睜睜的看著一道道飛來的身影變成血霧。

「夏族永不為奴!」

高喊著誓言的老者身體爆碎,靈魂被磨滅。

「原來……我不孤單啊,原來……在這個世界,我秦毅陷入絕境,也會有人來救!」秦毅露出有些慘烈的笑容。

夏族,怎能屈服於別的種族的奴役?

「我秦毅若是活著,定然也會帶著你們這一份一起活下去,只要我還在一天,夏族就永遠不會沉淪,華夏的炎黃之火,就會永恆的燃燒,終究有一天,會佇立在天地之間,成為擎天巨族之一。」秦毅以心血刻畫誓言。

他從未體會過,一個民族的這種強大凝聚力,在這異世界我們同樣不孤單,一起燃燒生命。

再一次,秦毅的氣息節節攀升起來。

「人類,真是奇怪的東西,非要人死了才會變得強大!秦毅,我真看不起你!」丹田之內,邪魔的聲音淡淡傳出。

「你不懂的東西,太多了。」秦毅搖頭,他雙目如火,整個人都被烈焰包裹。

斬魔仙君滅殺一眾夏族人,正在擦手,忽然間一條雷龍從後面穿透空間猛地撞在他的身上,他整個人都被撞懵了,就在剛剛反應過來的剎那,一道黑白二色的光印扣在他的臉上,生死輪迴轉動,將他一張英俊的臉磨滅的血肉模糊,只剩一副骨頭架子。

「我要撕了你!」

斬魔仙君何時受到這種羞辱般的攻擊?

然而他雙手輪動的光印剛到,秦毅卻是已經抽出了一把長劍,將他雙臂斬斷。

「這就對嘛,飲邪劍乃是最強的武器,好好用他就對了!」邪魔笑意森森,不過即便是秦毅使用飲邪劍,他現在靈魂被重創,也無法侵襲秦毅的身體,取得控制權。

只是秦毅剛剛得手,那邊的天影仙君便動了,這是一個比斬魔還要強橫無數的仙君高手,很可能已經位列化神巔峰境界。

那一時刻秦毅就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迫力,天影仙君從虛空拉出千道鎖鏈,將秦毅定在地上,那鎖鏈之上有著一道道晦澀難懂的大道密紋,無論秦毅如何的運轉道法、都無法將那鎖鏈掙脫開,這是真正的大道之術,沒有到境界只能乖乖受死。

此時此刻秦毅甚至連遁入虛空都做不到,全身真元都被鎖死了。

而利用這個間隙,斬魔仙君臉上的血肉快速涌動,不過一會兒功夫,竟然恢復了原本的樣子,手段強大。

「哈哈哈,兩位城主出手,果然是天衣無縫,這夏族餘孽一點機會都沒有。」城中無數人大笑、狂歡、驚呼。

「沒有結果了,他的結局註定了,沒有人可以改變。」宋溪搖了搖頭。

「後面我也不想看了……」唐芯眼眶濕潤,不管是秦毅的倔強還是那些夏族人為了他們的仙君慷慨赴死,都震撼了她,她不忍心看到最後一幕。

「看下去吧,躲不過的。」陳峰說道。

似乎是命運故意跟秦毅作對,也似乎是秦毅該為自己的魯莽以及衝動負責,忽然之間空間再次裂開,有著一道道的恐怖氣息降臨。

這些氣息的恐怖程度,用之前形容仙君的那些詞語完全沒辦法形容。

穿著金色袍子的男子,剛剛踏入這片大地,整個天涯武道學院便因為承受不住那股力量而顫抖起來。

「金天君?」

隨即,後面青袍、黃袍、紅袍、藍袍一共四道身影也相繼降臨。

「風天君?木天君?水天君?炎天君?」

天影面色大駭,他恭恭敬敬的低下了頭。

「天涯城天影,恭迎五大天君降臨。」

「起來吧。」金天君淡淡說道。

何為天君?修真大界有傳說,化神之上,神體三分,是為分神,分神境強者方可稱之為天君大能。

這一下來了五名天君強者,簡直震動整個神雲國。

然而身為神雲國人卻知道,這五人正是神雲國皇城的五大護法,鎮守皇城的超級強者。

然而似乎事情還沒有結束,代表著金木水火土五種基礎元素力量的五大天君共同撕開了一道空間裂縫,裡面走出一名老者,老者拿著龍頭拐杖,一步就邁出了裂縫,出現在天涯城天涯武道學院的上空。

「公羊大長老,還是您來看看吧,對於夏族這件事,我們可能有些猜測不透。」金天君笑著說道。

不管是天影還是斬魔,亦或者是那邊躲得遠遠的,倖存下來的諸多仙君高手,甚至煉丹師公會的無數人,還有城內城外的無數人,都是面色駭然的看著這名老者,這個在天君口中都用「您」來尊稱的老者。

公羊大長老?這個稱呼很讓天影熟悉,然而他卻不敢猜測。

「今天一天,我們似乎看見了神雲國所有的高手……」宋溪面色苦澀,然而卻並不是什麼好事。

唐芯的目光只是落在秦毅身上,她忽然覺得秦毅好可憐,覺得夏族好可憐,唯一的希望也即將被扼殺,沒有任何可以生還的希望。

「煉化他的識海、記憶、神魂,我自然能夠得到我所要的一切,也能夠明白為何夏族的禁咒會失效!」那公羊大長老一步走出,直接出現在秦毅面前,秦毅感覺身體石化一樣,全部規則都握在對方手中,對方一句話,一個字,都能主宰他的生死。

一隻大手直接覆蓋他的天靈,苦澀的笑容浮現在秦毅嘴角,血痕從上面乍現,一生的經歷瞬間涌過,然而他便感受到識海被一股強橫到無法阻擋的力量侵襲,一切的一切,都朝著對方那裡涌去。 所有人都在看著這一幕。

記憶被煉化,神魂被煉化,一個人幾乎就是已經死了,而秦毅無疑是正在邁向這死亡的路上。

秦毅或許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經歷這一切的一天。

「金衡市?華國?地球?科技文明?蓬萊?靈雲大陸?米藍星?這都是什麼跟什麼?」

隨著那老者不斷的攝取秦毅的記憶,他的眉頭皺的越深,這些莫名的辭彙他聽都沒聽過,什麼星空的彼岸之類,更是沒有接觸過絲毫。

然而秦毅的經歷卻讓他心驚,這小子才修鍊了多少年?天賦已經不能用妖孽來形容了,簡直就像是某位大能的第二世!

只是……

只是……當公羊大長老攝取到最後的記憶之時,卻發現,秦毅的識海深處有著一捆捆駭人的鎖鏈,這些鎖鏈上面刻畫著天道規則,將最深處的某些鎖了起來,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去開啟那些記憶。

一道道欺天神鏈,足足有億萬條,鎖住了最深處的記憶,這個地方是秦毅自己都永遠無法抵達的識海深處,秦毅更不知道他身體中有這些存在。

「怎麼可能!」

公羊大長老滿臉的冷汗。

「公羊大長老,怎麼了?是不是這夏族人有什麼不對勁?」

旁邊,五大天君小心謹慎的問道。

「幫我護法,我倒要看看這小子有什麼古怪!」

公羊大長老說道,他冷哼一聲。

忽然間,一頭幽冥神龍從他識海之中凝聚,直直的朝著秦毅識海深處撞去,那恐怖的力量瞬間就能將分神境界頂尖強者撕裂。

然而在觸碰到那欺天神鏈的時候,卻瞬間消弭於無形。

這一切,秦毅本身都不知道。

只是下一刻,那億萬條欺天神鏈忽然嘩啦啦的響動了起來,一雙黑暗中的眼睛睜亮了,無法形容那道目光,透過無窮無盡的欺天神鏈望著公羊大長老。

就是在這一刻,公羊大長老穿透進來的神識被一隻手拉扯了進去,一瞬間就被咀嚼成了虛無。

而他本人,則是一口鮮血噴出,猛地狂退幾百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