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翠立時明白過來,「夫人!表小姐是一番好意,方才她把奴婢叫到外間,還跟奴婢說要多勸著您出去走走」

秦氏笑着打斷她的話,「我知道,瞧你急的,我知道她的一番好意,也知道這孩子素來聰慧,此番良苦用心,我若是不理解,那倒不如個孩子了。」

她嘆了口氣,「其實我心中也明白,只不過是想不開罷了。可是你瞧我這個樣子,胡大夫只說我是鬱結在心,可臨走前也叮囑我,萬不可多思多慮。恐怕我這樣長久下去,遲早也和話本中那位夫人一樣下場,到時候,就算是我不願意,那杜氏只怕也要在家裏作威作福了。」

「夫人——」望着面色蒼白,一下子像是失了活力的秦氏,丹翠心疼的說不出話來。

「其實相比小二,我更擔心老大,小二性子圓滑,以後不管怎麼樣,他應當都會生活的很好。老三不必說了,從小便替我照料哥哥們,想必也無事。可是老大不一樣,他那個孩子,什麼都漫不經心的,可是又什麼都藏在心裏,他若是傻些笨些也無妨,可又偏偏是個聰明的。三個哥兒雖說已經長大了,可若是以後后宅有些什麼不好的,畢竟對他們的仕途也會有影響。」

丹翠紅了眼圈,總覺得夫人說這些話,有些喪氣。她張了張嘴,說出了自己的擔心,「夫人,奴婢聽說,那些瘦馬都是些狐媚子,慣會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只怕老爺到時候被她迷得七葷八素,冷落了夫人,那就」

秦氏沒有說話,只是嘆了口氣,其實,她到了這個年紀,還爭什麼呢?不過是因為心裏頭咽不下這口氣罷了。

見秦氏不想多說,丹霞便不再多話,改口問道:「夫人現在便用飯嗎?」

秦氏想了想,撫了撫鬢上的玉蘭簪,道:「你叫人將飯菜撤了,重新做些清淡的擺在西院吧!老爺有傷在身,下頭的人再笨手笨腳的,我這就去看看,晚上將我的床褥都挪過去。」

。 砰!

槍聲響起,一顆子彈掠向陳寧。

在狙擊手的瞄準鏡中,只見陳寧微微仰頭,子彈便打了個空,從陳寧臉側飛過,然後集中國主府門口其中一尊石獅子,直接將石獅子的腦袋打得崩了一角。

狙擊手瞳孔放大,滿臉不敢置信,竟然有人能夠躲閃子彈!

就在他震撼的瞬間。

典褚已經閃電般端起衝鋒槍,瞄準,鎖定,開槍,動作一氣呵成。

砰!

槍聲響起,子彈破空而至。

啪!

子彈直接擊中狙擊手端著的瞄準鏡,先把瞄準鏡打得粉碎,然後余勁未減的再擊中狙擊手的右眼睛,從狙擊手的右眼眶貫入頭顱內。

一槍爆頭!

400米的距離,抬手一槍擊斃躲在暗處開槍的狙擊手,也就典褚這個華夏槍王之王能夠做到了。

這一槍,也直接震撼到了譚新月跟楊天星等人。

譚新月跟楊天星都是臉色劇變,第一時間躲進了裝甲指揮車,同時兩人幾乎是同時用無線電對自己的部隊發出命令:「準備作戰,準備作戰,強攻國主府,拿下陳寧。」

緊跟着,兩輛裝甲指揮車開始往後退,旁邊的輕型坦克,裝甲越野車,則如同野獸般往前涌,士兵們也紛紛在各自長官的指揮下,迅速的端起衝鋒槍,擺出作戰陣勢。

遠處天空飛來的武裝直升機,也越來越近。

陳寧跟典褚等人則開始退回國主府。

陳寧沉聲吩咐道:「所有防禦系統全開,進入戰鬥狀態。」

隨着陳寧的話音落下,如同一座小城堡般的國主府,防空警報瘋狂的響了起來。

一輛輛原本藏在國主府深處的防空導彈車都被開了出來,防空導彈車上的雷達,瘋狂的轉動起來。

同時各部隊也開始進入戰鬥狀態。

轟轟轟!

外面的叛軍,已經正式開火。

幾輛坦克,還有無數裝甲越野車,已經天空中呼嘯而至的武裝直升飛機,同時開火。

無數子彈雨點般落下國主府。

其中更夾雜着不少坦克炮彈,以及武裝直升飛機發射的小型對地導彈。

轟隆轟隆轟隆!

坦克炮彈轟在國主府的防禦城牆上,硝煙紛飛,大地顫抖。

但是好在國主府的防禦工事非常堅固,能夠抵抗七級地震,更能扛住一般的炮彈轟擊。

因此雖然是遭受炮彈轟擊,但主體卻非常的牢固,堅不可摧。

倒是那幾架直升飛機發射的小型導彈,越過城牆,朝着國主府內部建築飛去。

這幾枚小型導彈,若是落入國主府內部,估計要造成嚴重的傷亡。

但就在這時候,國主府的防空導彈系統,還有國主府演武場上的那些防空導彈車,全部都作出了防禦反應。

嗖嗖嗖!

幾枚防空導彈拖着火焰尾巴,迅速的升空,迎上那些飛來的小型導彈,在天空中連續轟轟轟的爆炸了。

在連天的爆炸聲中。

千牛營不少士兵,扛着肩抗式導彈,出現在國主府的城頭上,迅速的瞄準了遠處的輕型坦克,還有空中那些武裝直升飛機。

嗖嗖嗖——

不少肩抗導彈呼嘯而出,拖着火焰尾巴,朝着遠處的坦克跟天空中的直升飛機飛去。

轟隆轟隆轟隆!

地面跟天空同時發生爆炸。

地面的坦克跟天空的直升飛機,遭到迎頭痛擊,紛紛爆炸。

天空中僅剩的一架武裝直升飛機,嚇得掉頭便跑。

但是在那批使用肩抗導彈的千牛營戰士,在剛剛發射完導彈,也紛紛被子彈擊中,被打得千瘡百孔,紛紛倒地而亡。

牛浩見到自己的精銳部下慘死,眼睛當即就紅了。

他眼角肌肉突突的跳動,聲音卻更加嚴厲與堅決,沉聲的命令道:「國家養軍千日,用於一朝。」

「我們軍人訓練千日,為的就是今天。」

「千牛營的兄弟全部投入戰鬥,誓與國主府共存亡!」

雙方互不示弱,經過第一輪炮火互轟之後,然後便展開了激烈的戰鬥,子彈如同雨點般交織在一起。輸掉了決鬥之後,萬丈目正司單膝跪地,有些惱怒地拿拳頭砸了一下地面:「可惡,居然又是被那種噁心的怪獸給幹掉了!」

「哈哈哈哈,剛剛是誰在決鬥之前大放闕詞來著?」本田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嘲笑正司的機會,「結果到頭來,還不是被隼人給輕鬆幹掉了。」

「都是那張討厭的賭博卡的不好!」萬丈

《這就是牌佬的世界嗎?亞達賊!》第五十六章稀有卡獵人 「嗨呀,別提了。」

王念擺擺手,一臉的不開心。

「最近聽說好像出現了一個專門針對靈魂的邪教,死靈系的專業全都暫停招生了。可恨,又要回來上課了。」

計若笑了笑,道:「多上上學也是好事嘛。」

官方的速度還是挺快的,冥府陰差前兩天才出現,死靈系專業的招生工作就已經暫停了,那些相當於提前畢業的學生們,又再次回到了學校。

計若來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他的位置依舊在黑板旁邊。

他原來的位置多了一套課桌,王念的新同桌是他的老婆,計若之前見過照片。

真人倒是跟照片相差無幾,是一個長得很不錯的女孩,搭配王念…某種意義上說算是鮮花配牛糞吧。

「這幾天學校里有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啊?」計若坐下之後,便問向第一排的同學。

他現在已經沒有同桌了,跟別的同學交流稍微有點不方便。

「有啊,計若你這幾天住院,不知道。」

前排的一個同學說道:「最近學校里有些男同學聽說因為成績太差,導致被要求集中授課呢。」

「集中授課?」

計若摸摸下巴,學校的這個借口找的真的是……

「是啊,聽說還實行完全封閉式管理,在成績提高之前,都只能住校呢。」

那同學說著,忽然神秘兮兮的道:「但是有小道消息稱,那些男同學是因為被合歡教的邪修禍害過了,所以被強制性的扣留起來強行戒癮呢。」

「那些捕風捉影的事情不要在班上討論!而且,現在是早讀時間,有什麼話,等早讀結束再說!」

梁世賢一臉不滿的道。

雖然計若回來他也很想問一些問題,但他是班長,要負責班上的紀律。

不過那什麼小道消息……

他也差不多算是半個知情人,幾天前計若在操場上跟胡永林打架的時候他也在,後來計若被負責心理健康的女老師給帶走了,然後包括那位老師在內,計若和她就再也沒有來過學校。

他敏銳的察覺到,計若很可能跟這件事有關係,但具體是什麼關係,他也說不好。

雖然非常好奇,但他畢竟是班長,也以身作則啊!

等下課再問。

「好好好,班長威武。」

計若也沒有再接著問下去。

他現在屬性點嚴重失衡,正盤算著之後的體質點應該去什麼地方獲取。

雲城境內,公墓倒是不少,住在下水道里的殭屍也有很多,但位置都不怎麼近,不是周末的話,往返不方便。

雖然精力爆棚不用睡覺,但計若也不能晚上的時候去公墓啊!

倒不是害怕,而是晚上那些殭屍都要出門的,計若就算去了也沒用。

思來想去,計若決定,最近就勞煩許萬正稍微受點累了……

身為三階殭屍,許萬正的體質起碼破千,計若每天偷個一二點,應該問題不大。

畢竟殭屍專修體質,恢復起來也很快…大概吧。

早讀時間很快就結束了,課間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再之後,就要正式開始上課了。

「計若……」

梁世賢叫住了計若。

「啊,抱歉班長,我有點事需要離開一下,回頭再聊。」

「啊我……」

計若想了想,決定先去找校長把自己的封口費給領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