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欣拿起那些照片,轉身上了車。

「哎哎,可欣,你別走啊!」秦浩連忙追上去,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 王旭東這邊,不再跟蘇婉琪多說,轉身要走,隨即他的手機響了。

「可欣?」王旭東看到上面的號碼,遲疑了一下,蘇婉琪趕緊捂住嘴,示意他接電話。

王旭東皺了皺眉頭,最後無奈地笑了笑,接起電話:「喂,可欣啊,怎麼了?」

「王旭東,你在哪呢?」秦可欣的聲音聽起來很平靜。

「我啊……」王旭東眼看蘇婉琪著急擺手的樣子,無奈地撒了個謊:「我在家裡,對,在家裡。」

「還沒休息?」秦可欣的聲音還是那麼的平靜。

「是啊,準備休息。」

「那好,開門吧。」

「啊?你來我家了?」王旭東頓時措手不及有些慌了,「太晚了吧,我……我在洗澡……」

「在婉琪家洗澡是嗎?」秦可欣淡淡的一句話,卻像是晴天霹靂一般,瞬間讓王旭東懵了。

「開門吧。」秦可欣始終是不變的那種平靜的聲音,但是王旭東這時候才發現,她那種平靜下面,似乎深藏著無盡的情緒。

蘇婉琪就在旁邊,電話里的聲音她也聽得到,頓時臉色也變了,有些慌亂,示意王旭東趕緊回去。

「開門吧,我就在外面。」秦可欣的聲音冷酷而決絕,簡直像是死神的判決。

王旭東這下也淡定不了了,他連忙走到窗邊往外看,果然秦可欣的車停在外面,似乎是發現了他正在往外看,還按了兩下燈。蘇婉琪更是慌亂不知所措,眼淚都快流出來了:「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你現在走吧,總之不能讓她發現你在這裡跟我在一起,我真的不能再傷害她,不管是不是誤會……」蘇婉琪語無倫次地哭著說道,她是真急了。

「還怎麼走?」王旭東嘆著氣喃喃地說道。他感覺到了這次的事情可能不太好處理了。

電話里秦可欣再度開腔了:「不打算開門?卿卿我我還沒結束還沒從床上下來,王旭東,你的戰鬥力可以啊。」她冷笑著,「是等我開車撞進去嗎?」說著,電話里真的傳來發動機加速的聲音。

「可欣,你冷靜點。我開門。」王旭東說道,隨即準備過去開門,事情到這地步,必須解釋清楚,何況他和蘇婉琪並沒有做什麼齷齪的事情。

「不要,旭東……」蘇婉琪喊著,「別開門。」

她實在沒有辦法再讓秦可欣面對這一切。

「事情總是要解決的要面對的,而且,本來早就應該要解決了。」

王旭東大步下樓,出去打開了門。

「可欣……」王旭東看著秦可欣從車裡出來。她正好穿了一身火紅的衣服,非常美,可是襯得她整個人像是從火里走出來一樣,臉上帶著無盡的絕望與冰冷。

「這麼快就把衣服穿好了?」秦可欣看見他,冷笑著說道。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和婉琪只是朋友,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王旭東平靜地說著。

「什麼都沒有?」秦可欣冷笑一聲,而這時候蘇婉琪也已經追出來了,拚命解釋道:「可欣,一切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旭東我們之間真的是清清白白的,只是朋友。」

「不是我想的那樣?那我想的哪樣?你們之間什麼都沒有,那告訴我,這結婚證是怎麼回事?民政局的照片又是怎麼回事?」秦可欣說著,甩出幾張照片。

蘇婉琪撿起那幾張照片,隨即整個人如同遭受雷擊一樣,幾乎站都站不穩。

王旭東也看見了,秦可欣拿出來的,竟然是他和蘇婉琪結婚證的照片,以及他們當初在民政局登記時候留下的照片。

「現在做朋友都需要領結婚證了嗎?」秦可欣冷笑著。

「可欣……」蘇婉琪捂著嘴,早已經淚流滿面:「我可以跟你解釋,這只是個誤會……這不是真的……」

「誤會?民政局有了誤會,所以把你們倆安排成了夫妻?不是真的?你告訴我這都是假的? 總裁的糊塗小妻子 這照片是P的?」秦可欣冷冷地說著,「那這也是假的了?」

她說著,又扔出來幾張照片。

王旭東下意識地伸手接住,隨即心都涼透了。

他看到照片里是一個男的抱著一個女的,從車裡下來。車子正是蘇婉琪那輛寶馬,隨即幾張照片更是抓拍的非常清楚,那身影以及側臉,明顯是他和蘇婉琪,蘇婉琪緊緊摟著他的脖子,而他也緊緊抱著蘇婉琪。任誰看了這樣的場面,都會覺得這兩個人一定是不正當的男女關係。

王旭東頓時明白過來,這正是那天晚上蘇婉琪喝醉,他送她回來,被人偷拍了。而且不止這幾張,還有一些王旭東進出這棟別墅的照片。

王旭東緊緊地皺著眉頭。

「這是誰偷拍的?」王旭東緊緊地皺著眉頭問著。很顯然,有人特意偷拍的。

他甚至於一閃念中冒出一股可怕的想法,但是瞬間又否定了。

「你也知道是偷拍?」秦可欣笑著問道,「所以不是P的不是假的,就是你們倆搞到了一起,鬼混被拍到了?」

「哦,我說錯了,不是鬼混,你們是合法夫妻啊,領過證的,睡在一起都沒人能說什麼。我就不明白的就是,你們明明已經領了證,已經是合法的夫妻,為什麼不光明正大地拿出來,為什麼不老早直接告訴我告訴所有人你們已經是兩口子了?為什麼還要騙我還要跟我在一起?難怪我一直問你我是不是你女朋友,你愛不愛我,你始終都含糊其辭,原來你心裡早已經有了別人有了蘇婉琪!你對我的好,都是假的嗎?你為了連命都可以不要,你跟我在一起那些甜蜜,原來都是假的!我一顆心都給了你,卻被你狠狠踩在腳底下踩成了爛泥!」秦可欣終於失控一樣,對著王旭東憤怒地質問著,「我被你欺騙,成了最可恥的小三!而我居然還以為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

她說著,終於忍不住狠狠地一巴掌甩了出去,甩在了王旭東的臉上,王旭東臉上頓時浮起一個通紅的掌印,可想而知秦可欣是用了多大的力氣,她的內心是多麼的恨。 王旭東一言不發,一動不動地承受著秦可欣的憤怒。

他原本可以很輕鬆的躲開秦可欣的耳光,但是他卻沒動,任由秦可欣這一巴掌打在臉上,他知道,此刻的秦可欣需要發泄。

「可欣……」蘇婉琪語無倫次地解釋著,「真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說,跟旭東沒有關係,是我的錯,我當初腦子一糊塗……」

「你腦子一糊塗你勾引他還是怎麼的?」秦可欣憤怒地問著蘇婉琪,眼眶裡面飽含的淚水出賣了她此刻所表現出來的憤怒和堅強。

「我拿你當朋友,當閨蜜,你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騙我背叛我,是不是我的男人就格外的好格外的吸引人讓你不得不去嘗試?我為了你可以放棄燕京的事業,當你遭受危難的時候,我為你到處奔走,動用我根本不願意用的關係!你就是這樣對待我的!當初秦浩的事情,我好不容易放下了,而你又給了我更狠的一刀!為什麼瞞著我你們結婚的事情!為什麼不告訴我!我只會祝福你們,根本不會陷進這樣一段的關係,現在的情況是,你拿走了我的男人,而我還成了可恥的小三!」

「不、不是這樣的。」蘇婉琪哭了。

「蘇婉琪,我一輩子都會恨你,都不可能原諒你!」秦可欣的眼淚終於是落了下來,手再一次抬了起來。

王旭東皺著眉頭,看著秦可欣的手朝蘇婉琪的臉上打去,一下挺身過去,秦可欣的這一巴掌打在了王旭東的身上。

「聽我說,可欣,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冷靜一點。」王旭東對秦可欣說道。

秦可欣冷笑一聲,眼神里滿滿的都是恨:「呵呵,你心疼了?不捨得了?寧願自己挨打也不遠她挨打是嗎?果然是夫妻情深,一體同心,我他媽算什麼!我他媽從頭到尾就是個小三!我他媽從頭到尾就是個傻逼!」

秦可欣說完這句之後,整個人都崩潰了,眼眶裡面的淚水再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你們好好恩愛下去吧,我祝你們白頭偕老早生貴子。再見,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們兩個噁心的人,永遠都不要。」

秦可欣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話的,隨即掉轉頭,不顧一切地離去,然後上了車,一腳踩下油門,車子像離弦的箭一樣迅速地消失在夜色中。

「可欣!」蘇婉琪跌跌撞撞地追出去,然而夜色早已經吞沒了一切,什麼也看不到也追不上。蘇婉琪愣了一下,忽然間失聲痛哭起來。

這一晚上對於她來說,是太大的打擊,她一直以來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甚至於跟王旭東打交道都是偷偷摸摸,不願意跟他有任何過多的接觸,就是不想讓秦可欣發現她和王旭東結婚的事情,不想秦可欣誤會,再對她們的關係有任何影響,更不希望秦可欣再受傷害。可這一切還是發生了。

「都怪我,我應該早點跟你把這個事情解決掉,我當初就不該想到跟你假結婚,不該去領那個證……我害了你,更害了可欣!」蘇婉琪哭著說道,「這下她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我了。」

王旭東一直沉默著,看著蘇婉琪痛哭的樣子,他心裡很痛,想到遠去的秦可欣,他的心更痛。他伸手想要去拍拍蘇婉琪安慰她,可是抬起手最終又無力地放下。

「不能怪你,當初如果不去假結婚,那你面臨的情況可能更多更糟。」王旭東低沉地說道,「怪我沒有處理好這段關係,我本來至少可以不讓她是現在這個情況的……」

「現在當務之急,是確保可欣的安全,我很擔心她這樣情緒失控下開車出去會遇到危險。」王旭東神色凝重地說著,隨即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喂,幫我個忙。」王旭東對電話那頭說道,他現在根本沒有心情去客套。

「什麼事?你說。」電話那頭傳來張曉芸的聲音。

「我的朋友,你認識的,秦可欣,她遇到了一些事情,心情很不好。現在人開車出去了,而且速度非常快,我擔心她這樣會出危險。麻煩你幫忙,找一下交警隊那邊的人,讓在這附近執勤的交警幫我想辦法把她攔住,制止她的飆車行為,總之一定不要有危險。」

「遇到了一些事情?是跟你有關吧?」張曉芸問道。

「我現在不想解釋這麼多。總之麻煩你幫下忙,畢竟她真的出了事,也會對其他人造成危險。」王旭東說著,報上了秦可欣的車型和車牌號以及所在的道路。

「好,我知道了。」張曉芸乾脆利落地掛斷了電話。

「事情已經發生了,就只能想著去解決。但是可欣現在的狀況,說什麼她都不會聽,說什麼都只能是火上澆油。所以,等她先冷靜一下。我會去給她解釋清楚。」王旭東看著蘇婉琪說道。

「你好好休息,天沒塌。你們這麼多年的感情不是一場誤會就能打敗的,有些事情解釋清楚就沒事了,放心吧,」王旭東說著。

蘇婉琪這時候已經哭成了淚人,她一向都十分冷靜,甚至於在洛美出了那麼大的時候,她也表現的都還算冷靜,可是這一次,真的是因為她在乎秦可欣,在乎跟秦可欣的友情,所以她才會一直刻意維持與王旭東的距離,可是沒想到最後迎來的還是破滅,她的心都碎了。

「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先去跟著她,免得她出了什麼意外。」王旭東看了看外面對蘇婉琪道。

「好,你快去,千萬不能讓她受傷。」蘇婉琪點頭后連忙對王旭東道。

隨後,她擦了擦臉上的淚水對王旭東道:「我沒事的。你去找可欣,去想辦法解釋清楚。你們應該好好在一起,可欣她真的很愛你。如果她不能夠和你在一起,如果她出了什麼狀況,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王旭東看了看蘇婉琪,點了點頭。

「我走了,你好好照顧自己。」王旭東只能低聲交待一句,隨即發動自己的車子以最快的速度追了出去。 秦可欣開著車出去,一邊發了瘋的開著車,臉上的淚水不受控制的流著,剛剛在面對王旭東和蘇婉琪的時候,她堅強的強行忍住沒有讓自己的淚水狂奔而下,但是此刻,坐上車的那一剎那,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也控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情緒,一邊發了瘋的踩著油門,一邊在那嚎啕大哭著。

這一切的一切,是她無法接受的。

自己最好的閨蜜,自己最愛的曾經為了自己願意付出生命的男人,他們早就就成了夫妻,而自己……什麼都不是。這種感覺讓人窒息,讓她很想一刀捅死自己,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憤怒是她在傷心欲絕之餘的最主要的感情,她是個堅強的女孩子,同時,也是個脆弱敏感的女孩,曾經因為秦浩與蘇婉琪的事,讓她受到了很大的打擊,所以她對於背叛有著極大的心理陰影,但是恰恰如此,現在的她卻再一次承受了背叛的感覺,而且遠比上一次更痛更深。這種感覺就像是在還沒好的刀疤上再次被人狠狠的刺了一刀一樣,痛不欲生。

而曾經在她心裡是美好的蘇婉琪和王旭東的臉此刻卻變得十分的猙獰。

她開著車在路上狂奔,她不知道自己時速多少,因為淚水早就已經模糊了她的雙眼,除了放聲痛哭之外,她已經意識不到自己在幹嘛了。

而在她的車後面不遠,一輛麵包車也在以極快的速度往前追著,這就是王旭東的車。

王旭東從蘇婉琪家裡出來,開著車拚命地在追趕著秦可欣,看到秦可欣那近乎於發瘋的車速,他一顆心吊到了嗓子眼。她拼了命的想把車速提上來追上秦可欣,但是奈何怎麼都追不上,車技再好的人也不可能追上一個發瘋的人,更何況王旭東開的還是一輛麵包車。

就在王旭東想著要用什麼辦法把秦可欣給逼停的時候,前方忽然就出現了交警,而秦可欣顯然還沒有完全喪失理智,在遇到了交警之後,直接停了車。

交警把秦可欣的車給逼停,然後把秦可欣從車上叫了下來,在路邊狠狠地教育了一頓才讓秦可欣上車,在這個過程當中,沒有扣分沒有拘留,顯然,這是因為張曉芸打過了招呼的。

而在這個過程中,王旭東一直都沒下車,就把車停在後面不遠處看著。

秦可欣在被交警教育了一通之後顯然恢復了理智,慢慢地開著車,而王旭東則也一直都開著車跟在後面。

最後,直到看到秦可欣把車開進了她自家的小區里之後,王旭東一顆心才終於放了下來。

王旭東把車停在了秦可欣家的樓下,坐在麵包車裡面抽著煙,看著秦可欣家的燈亮了起來才慢悠悠地把車開走。

他知道,秦可欣已經沒事了,起碼不會再做傻事了。而他也知道,現在這個時間,秦可欣需要一個人獨處需要冷靜,他要去找秦可欣把這一切解釋清楚,但是不是現在,現在不是時候,他需要一個冷靜下來恢復理智的秦可欣。

王旭東開著車子,茫然地晃了好久,卻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最後發現自己居然開到了工作室的門口。看著眼前的工作室,他就想到,當初秦可欣每天過來,跟他聊天,為了他去燕京,幫他各種出謀劃策的場景。

秦可欣為了他,的確付出了太多,可是這一下,他傷她傷得實在太深了。

王旭東坐在車裡,默默地抽著煙,這也是他此刻唯一能做的事情。

甚至於當他回到家裡,感受到的也依然是秦可欣的氣息,這房子的裝修是秦可欣幫他弄的,他還在這裡給秦可欣做飯,送秦可欣鞋,秦可欣還送出了她的初吻……王旭東閉上眼睛,不敢再想。

這一夜王旭東幾乎沒有睡著。他準備去找秦可欣,他不怕秦可欣誤會他,但是他不能讓秦可欣帶著怨恨生活一輩子。

王旭東不知道的是,秦可欣同樣也一夜沒有睡,她躺在床上,再度痛痛快快地哭了出來。她太需要釋放自己,太多的傷痛,讓她已經不知道除了哭以外還有什麼途徑可以發泄。

一瞬間,所有的一切都全部粉碎,她最珍視的一切,她最愛的男人,她最好的朋友,聯手起來打碎了她所有的幸福,以及她對愛情的信仰。秦可欣是個太在乎感情,在乎愛情的人,否則當初也不會因為秦浩的事情和蘇婉琪一度僵持成那樣。可是她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一次。她心裡非常的恨,可是第一次感覺到,她什麼也不能做。她能怎麼樣呢?人家早就合法地結了婚了,甚至於在她和王旭東認識之前。

一想到當初和王旭東相遇和交往的一幕幕,秦可欣就覺得自己的心被攪的粉碎,心痛得她整個人蜷縮起來,只能放聲大哭。她從來沒有像愛王旭東這樣深愛過一個人,哪怕是秦浩當初,也遠遠無法與之相比,她願意為了這個男人付出一切,乃至生命都在所不惜。她不顧一個女孩子的矜持,也不顧自己在業內的身份和地位,主動去做所有的一切,只為了能夠讓王旭東實現他的夢想。她不明白,為什麼這樣的努力,最後換來的是一場空,是無盡的傷害。她恨王旭東,恨他為什麼明明和蘇婉琪已經結了婚,還要為自己做那麼多的事情,還要不惜性命地救自己,讓她感動,讓她有了今天的下場。

「你為什麼不幹脆讓我死在那些人的手裡!也比今天和以後的每一天承受這樣的痛苦生不如死的好!」秦可欣抱著枕頭,痛苦地說著,然而只有她一個人能夠聽到。

秦可欣不知道自己哭了到底多久,一直到後來,眼淚都要流幹了再也哭不出來,而她全身也已經沒有了半點力氣。她躺了很久,然後坐起來,木然地打開了電腦。

被蘇婉琪和王旭東傷害,一切的一切都再也沒有了意義,秦可欣無法繼續在這裡生活下去,尤其不可能再繼續在洛美待下去,她再也不想見到蘇婉琪,她知道自己一定會忍不住崩潰甚至會發瘋。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離開。 秦可欣開始寫著郵件,她先是給人事寫了辭職報告。然後又一封一封地,給其他人寫著工作上的交接。哪怕是到了這個時候,她也還是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她不要自己的突然離開給別人帶來麻煩,所以還是要把該交接的都做好。

在寫著這些郵件的時候,秦可欣的手一直在顫抖,眼淚不由自主地再度流了下來。洛美是她付出了全部心血的工作,在這裡她得到的,與她應該得到的相比起來其實微不足道,可她依然用心地做著一切,不為別的,就因為她知道蘇婉琪需要她,而她對自己的要求,也是每一份工作都必須投入百分之百,一定要做到完美。她怎麼可能不牽挂不留戀?但是這一切,都要隨著這一晚上的變故,徹底劃上一個句號。

快天亮的時候,秦可欣終於是做好了這一切,她起身簡單地洗漱了一下,看到衛生間鏡子里的自己,她幾乎完全不認得了,已經是憔悴得不像樣子,眼睛都是紅腫著的。秦可欣強壓住心中的痛苦,洗漱完畢,收拾了幾件非常簡單的行李,隨即出門開著車離去。

一直到車子開上高速,秦可欣都沒有回過一次頭,這一次她要和這個城市永遠地告別。

王旭東正要出門找秦可欣,蘇婉琪的電話打了過來:「旭東,可欣她走了……人事部的經理收到了她發來的辭職報告,然後其他的人也收到了她的交接程序,她連夜完成了這些。然後人事告訴我的時候,我過去找她,發現她已經不在了。打她電話也不接,後來就直接關機了。」

蘇婉琪的聲音里透著絕望:「怎麼辦?她會不會想不開?」

「不會的。」王旭東安慰著蘇婉琪,「你應該了解可欣,她再傷痛都不會做出傷害自己和他人的事情。而且她是個理智的人,昨晚過後,她發泄過了,應該能夠控制住自己。」

王旭東其實自己也心亂如麻,他現在很想抽根煙冷靜一下。

「可是這次不一樣,加上秦浩的事情,我傷她太深了。」蘇婉琪從來沒有如此方寸大亂過。

「我知道她會去哪。」王旭東說道,「你好好做你的事情,不要多想,我這就去找她。」

掛上電話,王旭東飛快地開著車,駛上了高速公路。他能夠想到,秦可欣被最愛的人和最在乎的朋友傷害之後,唯一剩下溫暖的地方就是她的家。而且不管怎麼樣,她都不會丟下自己的母親不管。所以離開洛美,不管下一步她的計劃是什麼,她肯定會回一趟家見一見母親。

王旭東開得非常快,甚至比上一次過年的時候他從東海趕過去還要快,只是那時候他還不知道會跟秦可欣最後弄成這個樣子。

王旭東花了兩三個小時,開到了秦可欣所在的縣城,到了秦可欣的家。

秦可欣幾乎不知道自己怎麼回到的家,她完全是憑藉著本能和記憶開著車子到家的,她像個行屍走肉一樣,提著行李開了門,一到家就把母親嚇了一跳:「怎麼了這是?怎麼這時候回來也沒說一聲?旭東呢?沒跟你一起回來?出了什麼事這是?你怎麼憔悴成這個樣子?生病了還是怎麼了?」

為人父母哪有不關心兒女的,秦可欣的母親已看到女兒這個樣子,心痛的眼淚都要下來了。

「媽,我跟他分手了,不,是從來就沒有開始過。別問了,我累了,要休息一下。」秦可欣疲憊地說著,隨即關上門,躺到了床上,不管母親在外面怎麼樣焦灼地拍門,她也只是把頭埋進被窩裡。她現在恨不能把自己永遠地與世隔絕開來。

王旭東去敲門的時候,秦可欣的母親正在客廳里發愁,不知道怎麼辦好了。王旭東一敲門,她開門看見是王旭東,頓時皺起眉頭:「旭東,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欣她一回來就說你們分手了,說你們還沒有開始,還把自己關進房間里。我都要愁死了……」

「阿姨,是我的錯,這裡頭有很多的誤會,我去跟可欣解釋清楚。」

這時候秦可欣的房間傳來冷冷的聲音:「滾!我不想見到你,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你。」

秦可欣的母親焦急地看這房間,又小聲問著王旭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就算是吵架鬧分手,也不能是這樣子。」她又過去勸著秦可欣:「可欣,不管你們之間有什麼事情,但是旭東大老遠地來了,你們把話說開,哪怕是分手,也不能一直這個樣子啊。」

秦可欣隔著門說道:「媽,我不想見到他。如果你讓他進來,我就死給你看。」

「這……」秦可欣的母親也為難了,流著眼淚看著王旭東,「你們到底是怎麼了,你是怎麼把可欣傷成這個樣子?」

王旭東沒有辦法解釋,只能說道:「阿姨,是我對不起可欣。」隨即對著秦可欣說道:「可欣,對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錯。我知道你現在不想見我,但是我想告訴你,一切都只是個誤會,你現在不想見到我,我在樓下等你,你什麼時候願意見我了,我什麼時候把話跟你說清楚才走。」

說完,王旭東對秦可欣的母親深深鞠了個躬:「阿姨,對不起。你打我罵我都行。」

秦可欣的母親看著他,搖搖頭流著眼淚:「你走吧。」

王旭東默默地走出去,他並沒有離開,而是真的就走到了秦可欣家樓底下,就那麼默默地站著,一直地等著。 嫁入豪門:小妻很不乖 他要等到秦可欣出來,把一切給她解釋清楚。

秦可欣家是那種老式的單元樓,還沒有電梯,很多人上上下下,都奇怪地看著王旭東。王旭東就只是默默地站在一邊抽著煙。其實他可以坐在麵包車裡等,但是他情願這樣子,就當做是替秦可欣懲罰自己。

這一天,秦可欣家的房門就始終緊閉著,而王旭東也就站了整整一天。這一天他沒喝過一口水沒吃過一粒飯,加上風吹日晒,這滋味實在不好受。但是他知道,比起秦可欣內心的痛苦,這些都算不了什麼。 「可欣啊,旭東他真的就在底下一直等著。你要不要出來,見他一下,讓他走吧。這樣子站下去,算是怎麼回事呢?」秦可欣的母親在秦可欣的門外勸說著,然而卻聽不到任何的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