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浪的動作如此迅速,甚至連剛剛趕來的練蛇都只是看到了一個人影。

「怎麼回事,難道我眼花了?」練蛇不能置信地睜大了眼睛。不過左右看了看,還真的沒有任何東西,他甚至都懷疑剛才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問題。練蛇定了定神,走到那層結界前。抬步向裡面邁去,不了他的身體剛一觸碰到結界,便被結界無情地彈了出來。

「怎麼可能,這結界不是允許九個人同時進入修鍊嗎,難道現在裡面已經有了九個人?不可能啊,或者是有人在裡面將結界關閉了?」練蛇又是幾番嘗試,還是無法進入到結界之內,把他急了個夠嗆。他倒是忘了貘貔讓他找到那個和靈鳶在一起的人,並沒有說讓他強行進入。

此時的積雲城裡。大街小巷裡流傳的都是貘貔一夜之間突然發瘋,把宅邸里上上下下所有的女性全部姦汙的可怕傳聞,有的人甚至說姦汙掉所有女性之後貘貔還覺得不過癮,把府邸里的一頭母豬也連帶著給侮辱了,一時間什麼樣的傳聞都有,積雲城裡的所有噱頭幾乎都集中在了貘貔身上。他已經成為了人們心中最大的樂子。

手下當然不敢把這些話講給貘貔聽,現在的貘貔情緒很不穩定,誰都怕萬一一個不周,被他揮手滅掉。

所以手下也是遠遠地侯在他的辦公室外,對著裡面張望。

貘貔自然有獲取外部信息的渠道。他本身就是可以修鍊數個分身,此時其中的一個分身便在外面收集到不少流言蜚語,在返回室內后和他融為了一體。

「豈有此理!」看到外面五花八門的留言,貘貔氣得狂吼起來,吼聲令辦公樓都有些震蕩,手下更是戰戰兢兢地望著他。

「這人到底是誰,是誰!」貘貔怒吼道:「我要殺了他!」

貘貔剛剛吼完,突然感覺到背後一股令人心悸的涼意,似乎有一道凌厲的目光緊盯著他,那道目光凌厲如此,居然猶如實質!

「誰?」貘貔猛地轉過頭,同時將全身功力提升至極致。

令他驚訝的一個場景出現了,儘管他此時是在辦公樓內,但在遙遠的空中,一個人正踏著虛空而來,此時連牆壁都變得似乎透明起來,那人可以直接穿透任何阻隔,沒有任何遲疑地沿著直線向他移來,而且瞬間便來到了他的辦公室內。

「你是誰?你要做什麼?」貘貔突然感覺到一股無名的恐懼,在那人灼灼目光的注視下,他甚至有一種要軟倒跪在地上的感覺。差距太大了,他跟對方根本不是一個量級,此時他甚至不知道該向誰求救。

「被我扔出來好受么,是不是忍不住又禍害別人了?」來人冷笑著問道。

貘貔立即反應過來就是這人將自己拎著脖子扔了出來,不過此時他倒沒有一絲怨恨,心裡想到的只是這人會不會殺了他,他很清楚自己根本無法和這樣的人對抗。

「你、你究竟是誰,你想做什麼?」貘貔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恐慌,因為他面對對方甚至有種無法施展任何能量的感覺。

「像個男人一樣起來戰鬥吧,我給你一次機會!」來人皺了皺眉頭道。

「啊,不,饒命啊,我沒有得罪過大人啊!」貘貔兩腿一軟,居然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來人自然是秦浪,此時他看到貘貔一副軟骨頭的樣子,實在是大感意外,不過他也不知道,此時的他早已經超越了歸元初期,在貘貔看來就如同無敵的存在,貘貔和他的差距比他和邪帝的差距還要大,如何能斗得過?他這麼做倒有些大人欺負小孩的嫌疑了。

秦浪嘆了口氣,便要轉身離開,面對這樣的弱者,他實在無法提起興趣戰鬥。但此時,他突然感到有一道靈力從遙遠的方向趕了過來。儘管很弱,卻非常的清晰,那的確是靈族的特有氣息,來人是誰?

秦浪扭頭向靈力氣息傳來的方向望去,卻見無疆奮力趕了過來。

「大人!」無疆可沒有秦浪那麼恐怖的實力,他全速衝破了窗口。從窗口沖了進來。

「你身上帶有靈族氣息?」秦浪有些吃驚地問道,上一次他倒是沒有注意到。

「是啊,在下是靈族潛伏使,拜見大人!」無疆伏身便拜。

秦浪心中一喜,潛伏使他是知道的,一般都在邪靈一族的地界潛伏上無數年,都是些忠誠的戰士,他們都在伺機找到邪靈一族的弱點,並及時向靈族核心彙報。當然有些靈族潛伏使已經失去了聯繫,無疆應該就屬於這種情況。

剛才秦浪使出的是靈族的特有功法,所以整個積雲城都感覺到了這股濃郁的氣息,別人還不敢判斷,但同為靈族的無疆卻清楚地感知到了這股氣息,他知道這一定是一個強大的靈族高手到來。

在沉寂了無數年之後,這樣的機會豈可放棄?於是他撤去體內的結界,將自己的靈族氣息發散了出來。

說起來也很奇怪。靈族潛伏使是靠一種神秘的結界來隱匿自己的靈族氣息,而這種結界居然連邪帝都刻意隱瞞。可見靈族的根基的確遠遠超過邪靈一族,不愧為宇宙間第一大種族。

「想不到這裡還有靈族潛伏使,很好,看來你出現到這裡,這貘貔我就不能放過他了!」秦浪轉身望向渾身篩糠般顫抖的貘貔。

「放過我吧大人,放過我!」貘貔此時心裡感覺到了絕望。不過他還有些不甘心,於是偷偷地將一絲信息發散了出去,期望能被邪帝收到。

不料就連他的思維信息都被秦浪布下的結界封閉,又反彈了回來。

「呵呵,賊心不死還向告密?」秦浪扭過頭。笑吟吟地望著他。

「大人饒命,大人饒命!」貘貔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昔日的大人物如今在高手面前,也是一樣的軟弱不堪。

秦浪嘆了口氣道:「現在事已至此,不殺你萬萬不可,不過為了讓你死的服氣,我讓你開開眼,破例見識一下我新創的招式。」說完,他身形一晃,整個空間居然瞬間變得透明,隨後秦浪右手手指一點,一道青光自指端射出,盤旋著向貘貔飛去,所過之處,空間居然出現了絲絲裂痕,且似乎由多個異界空間被劃破,無數能量狂暴地撞擊起來,爆發出如同禮花般耀眼的五顏六色。

「噗」地一聲,青光沒入到了貘貔的體內,只見貘貔張開嘴要說些什麼,但身體卻自中了青光的位置開始迅速出現一個大洞,然後他的身體圍繞著大洞盤旋著向內塌陷,就如同被一個無形的黑洞吸收了進去。

轉眼間貘貔已經完全消失,辦公室里又恢復了平靜,剛才的攻擊雖然顯得很平常,但帶給無疆的震撼卻是極大的,他很清楚能夠導致多重空間碎裂的能力預示著這人絕對是達到了歸元期的標準,這樣的人在宇宙中也是少有的高手啊,當然他並不知道還有查圖這樣極度變態的人物,想象中秦浪的水準已經令他心驚。

當然秦浪也並不知道,由於查圖對他進行的改造,他如今的能力已經達到高級歸元期,即將面臨突破,離宇宙間至高的靈聚期也已經為期不遠了,要知道宇宙間其他生物即使能夠修鍊到靈聚期也需要至少幾十億年,他用了如此短的時間簡直就是個超級變態。

當然這和他優質的靈族皇族血統有關,血統決定了他必將成為宇宙間無敵的存在,即便是邪帝,他也根本不會畏懼。

看到秦浪的表現,無疆崇拜的幾乎五體投地,他尊敬地問道:「請問大人在我靈族是什麼身份?」

「我么,在靈族我似乎沒有什麼身份,當然你也可以叫我靈皇!似乎在族內我只有這麼一個稱號。」

「靈皇!」無疆的聲音幾乎將樓震塌,嗓門大得把秦浪都嚇了一跳。

「靈皇,靈族的統治者,宇宙的統治者,剷除邪帝的唯一能者,想不到我有生之年居然可以見到靈皇大人。我實在是幸運啊!」這邊無疆激動得涕淚橫流,倒把秦浪看得莫名其妙,他怎麼知道自己靈皇的身份在靈族心目中便如同邪靈一族心中的邪帝一樣,那是偉大的神一樣的人物啊,是他們崇拜的圖騰。

無疆是憑藉著一股信念來到邪靈一族做卧底的,這一做便是數億年。可他從來只是期望著有一天自己靈族的領袖可以帶領靈族逆轉局勢,將邪帝的勢力趕出去,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他都已經麻木,當然一直沒有放棄希望。此時再看到秦浪在此現身,當然明白秦浪來此的目的,這說明靈族和邪靈一族對抗的一天即將到來了,儘管他覺得秦浪同邪帝還是有一定的差距,但既然靈皇已經出現。那一天還會遠嗎?毫無希望地都已經等了無數年,這一次帶著希望奮鬥一兩億年,當然會是充滿了激情!

「陛下,我們靈族一向比邪靈一族修鍊的快,而且功力也更加深厚,這應該是因為我們的血脈比他們優良的緣故,相信大人你也會很快超越邪帝,至多兩億年。不、甚至一億年,也許我們就可以正式對邪帝開戰了!」無疆激動地說道。

「恩。我希望用不了一億年!」秦浪自信滿滿地道。其實他也過於不自信,憑他的速度,如果一直修鍊下去,趕上邪帝又怎麼會需要一億年?當然他也不熟悉邪帝的情況,自然無法下出準確的趕超時間。

「不過陛下來到這裡,我倒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向你講。你的出現,看來解救我族的兩大高手就有希望了!」無疆感慨道。

「兩大高手?是誰?」秦浪印象中從來沒有人對他提起過這件事情,靈族還有哪兩大高手呢?

「也許您不知道,我族的兩大高手,靈帝的左膀右臂龍虎二皇就被封印在邪帝掌控的核心地域中。如果能救出他們,我們的大業就更有把握了。」

「龍虎二皇?」秦浪驚訝不已,龍虎二皇不是很安全嗎,他不是和自己的紅顏知己們在一起么,怎麼會被俘虜到了邪帝的核心地域?難道自己的愛人們也有危險了?一時間秦浪有些緊張起來。

「他們是什麼時候被捉住的?」秦浪問道。

「很早很早了,就在靈帝被邪帝傷到之後不久,龍虎二皇便被邪帝設的圈套,十多個高手圍攻才將他們封印到了核心地域里。」

「那麼久遠?」秦浪被搞糊塗了,他明明還在不久前見過龍虎二皇,兩人還生龍活虎的,怎麼會被扣押了無數年?他們明明沒有被捉到過啊?莫非那龍虎二皇和無疆之間有一方在說謊?

秦浪搖了搖頭,當初自己還不是什麼威脅的時候,龍虎二皇已經對自己十分關注,那時候顯然不會有人認為他的修為能達到如今的地步,連邪帝當時都不怎麼在乎他,又豈會布置如此深的一個局?

反觀無疆這邊,他也清楚對方是靈族一系,靈族向來不背叛自己的種族,何況秦浪本來就要去邪帝的大本營,也不需要無疆設局讓他進去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裡面到底還有什麼隱含的不為人知的秘密呢?

「龍虎二皇的實力到底有多高?」秦浪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問一下。

「龍虎二皇的實力如何我不大清楚,但我聽說靈帝手下功力最高的就是他們,邪帝當初也只能和他們其中一人對抗,他們兩人聯手邪帝就會落荒而逃,想必他們之間實力應該是差不多吧!」

「這就是了!」秦浪心中有了主意,既然龍虎二皇是靈帝的左膀右臂,那他們的實力絕對不會差到哪裡,而他所見到的龍虎二皇,實力絕對達不到這個標準!這說明無疆的話至少是值得信任的,於是秦浪將自己心中的疑問講了出來,看看無疆會不會有什麼線索。

無疆遲疑了片刻,才眼睛一亮,道:「我知道了,陛下所遇見的一定是龍虎二皇的化外分身,這兩個分身只擁有之前的部分記憶,而且功力要打很大的折扣,不然憑著龍虎二皇的實力,如果不是邪帝和他一班朋友合力出手,怎麼可能和龍虎二皇打成平手?更不用說他們會被邪帝手下的小嘍羅追著跑了。他們應該反過來追邪帝才對。」

秦浪這時候也判斷出應該是這麼一回事,當然這樣的消息對他來說絕對相當於雪中送炭,他正缺乏得力的助手,無疆便向他提供了兩個大高手,看來自己當前最重要的任務便是將龍虎二皇的真身解救出來,只有這樣才有資格向邪帝正面開戰。秦浪已經不想再等,他要加速對邪帝體系的顛覆計劃。

當然這個計劃首先需要無疆的幫忙,他需要找到去邪帝核心地域的路。

提到了自己的想法,無疆自然是儘力去做,兩人離開貘貔的辦公室後分手,約好回頭在異術魔法學院的辦公室碰頭。

秦浪決定離開塔倫星球,不過之前他打算告訴靈鳶自己的身份,由她來判定是否同自己保持聯繫,畢竟靈鳶身份特殊。她屬於邪靈一族的人。

進入到高級練功場的時候,可憐的練蛇還守在外面為如何進入練功場發愁,他不敢回去面對貘貔,因為他知道那個狂人如今什麼都做得出來,不過正在他猶豫的時候,突然看到一個人走了進來。

「維托校長,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么?我當然是來看靈鳶了,她剛才被貘貔大人嚇得不輕呢!剛才貘貔大人差點得逞。不過後來好像有事又出去了,現在你還是不要進去了。靈鳶可能正在裡面哭呢。」秦浪故做憂慮地道,他還不想對外公開他的身份。

練蛇沉默了片刻,他也對貘貔的行徑感到有些不滿:「這裡進不去啊,難道您能進入?」

「當然能了,進入這裡需要另外一套咒語,難道貘貔大人沒有把這個告訴你?不是說十二獸神都可以直接進入修鍊場嗎。他怎麼沒說?」秦浪故作驚訝地道。

練蛇聞言一腔怒火上心頭,想不到自己為貘貔賣命,卻落得人家這樣對他,實在是令人心寒。想了想,他突然拱手道:「既然如此我就回去了。如果貘貔大人問起靈鳶和誰在一起,你就說她一直自己呆著,沒看到別人!」

「好的,我會這樣講的,不然恐怕也要被可怕的貘貔大人撕成碎片了!」秦浪朝著練蛇點了點頭道。

練蛇嘆了口氣,扭頭離開了。

秦浪這才轉身進入了結界之中,小美人靈鳶正在練功台上舒展著慵懶的身子,甜甜地午睡呢。

望著玉人嫵媚的身姿,秦浪色心大動,不由得再度俯了上去。

「啊!」靈鳶突然感到一個人哪壓到自己的身上,嚇得全身綳直,不過看到是自己的愛人,便又全身放鬆,軟軟地躺倒。

「壞蛋,你手規矩點!」

「啊,不要亂摸!」

「天哪!」不守規矩的秦浪不理靈鳶的抗議,再度和她糾纏在一起。

**過後,秦浪深情地望著靈鳶,認真地說道:「我有件事情要告訴你,這件事我不想隱瞞!」

「你有什麼事隱瞞著我啊?不過我並不在乎,將給我聽啊!」靈鳶笑了笑,並不以為意。

「這個,我也很難開口,不知道我的身份會不會給你帶來壓力。」秦浪見靈鳶作出一副凝神傾聽的樣子,便繼續說道:「其實我並非邪靈一族的人,我屬於靈族,我想你和我在一起,今後就將會面對兩族之間的最終衝突,到時候我怕你會難於取捨。」

靈鳶笑道:「我並不在乎你的種族身份,因為我也不是邪靈一族,忘了告訴你,其實我和貘貔練蛇都有巫族血統,不然我也不能進入到能源處的核心管理層。」

秦浪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樣,難怪貘貔一直盯著你,原來你們之間是同族,只有這樣他才能得到最大的好處。」

靈鳶點點頭,別有深意地道:「好在你及時出現,使得他的奸計沒有得逞,不過我始終不知道你究竟是如何做到讓他離開這個練功場的?」

秦浪笑道:「這個很容易,我比他厲害,自然可以欺負他!」

靈鳶為之氣結地道:「哪有你說得那麼簡單,貘貔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我都比他差了很遠,你又如何和他鬥爭?」說到這裡。靈鳶的神色顯出極度的憂慮,她嘆了口氣道:「如今我們已經得罪了貘貔,那麼今後我們就要靠逃亡來過日子了。」

秦浪搖了搖頭道:「你不必過這種逃亡的生活,你可以留在這裡。」

靈鳶愣了一下,顯然她對秦浪的話產生了誤會,旋即怒道:「我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膽怯到這樣的地步,即便不能保護自己的女人,但也不至於將她送給敵人!」

秦浪苦笑一聲道:「這都什麼跟什麼啊,貘貔這樣的小角色,我怎麼會怕他,我擔心的是邪帝,只有他才會對你形成威脅。」

靈鳶被這一番話說得更加糊塗,她莫名其妙地望著秦浪,彷彿在看一個精神病人一樣。

秦浪嘆了口氣。如今看來不露點本事是不行了,靈鳶根本不相信他的實力。

想到這裡,秦浪也不見任何動作,只是右手輕輕一抬,在他的手中居然就出現了一道青色的光芒。這便是他創造出的殺死貘貔的那一招。此時空間再度出現了絲絲裂痕,多個被劃破的異界空間能量亂流互相撞擊,五顏六色的光芒在狹小的修鍊室內閃爍。

「啊,天哪。你居然可以操縱異界空間的能量,我不是在做夢吧?」靈鳶瞪大了眼睛。不能致信地問道。

「你看到的當然是真的,我就是用這一招殺死了貘貔,對我來說除掉他簡直易如反掌。」秦浪擺了擺手,那道能量亂流迅即消退了。

「你到底是誰?怎麼可能如此強大,難道你一直在隱藏自己的實力?」靈鳶問道。

「當然,我始終在隱藏自己的實力和蹤跡。因為邪帝同我不共戴天!」秦浪笑著說道。

靈鳶腦中靈光一閃,她已經有種感覺判斷出秦浪的大概身份了,但她還是有些不能置信,邪帝軍團一直在通緝的那個低級小人物,如今已經來到了邪帝軍團的勢力範圍。而且從他的實力上看來,絕對比自己一方的十二獸神要厲害許多,難道是情報失誤?還是秦浪一直在隱藏自己的實力?

不過她現在更想知道的是秦浪的身份,畢竟和一個人發生了肌膚之親,卻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這的確有些尷尬。

「你究竟是誰,能否告訴我你的真實身份?」靈鳶再次問道。

「我當然要告訴你,自己的老婆怎麼能一直隱瞞下去?如果那樣的話,萬一有了寶寶,豈不是連姓什麼都不知道?」秦浪笑道。

靈鳶被他的油嘴滑舌氣得無話可說,只是握緊拳頭狠狠地打了他一下。

秦浪此時也不隱瞞,老老實實地回答道:「其實你猜也能猜到,我就是邪帝一直通緝,而你們也一直在找尋的秦浪。」

「秦浪,我早該猜到是你!」靈鳶撫掌嘆道:「一個邪帝如此重視的人,剛才你提到邪帝,現在敢與他為敵的恐怕只有你們靈族了。」

「不,不是你們靈族,是我們的靈族,你如今也是其中的成員。」秦浪補充道。

「我?我可是巫族的一分子。」靈鳶搖手說道。

「很正常,你已經和我有過親密的接觸,在剛才我們發生關係的時候,我已經將你體內的巫族氣息徹底抹掉了,如今你就是地道的靈族。」秦浪得意地笑道。

「這麼說來,你原來始終是在伴豬吃虎?你的實力一直有所隱瞞?」靈鳶好奇地問道。

「當然不是,我也是最近才提升到現在的狀態,前陣子的確連你們都打不過。」

「你的進步這麼快?」靈鳶不信地道。

風列笑著點了點頭道:「我自然沒有騙你,只不過是我提高的的確快些,當然也正因為如此,我才更要加快進度,準備最後同邪帝的一戰。」

「同邪帝一戰?」靈鳶的心猛地沉了一下,她很清楚邪帝的力量,在她看來邪帝根本就是宇宙間無敵的存在,任何人在他的面前,都只有束手待斃的份兒。她知道秦浪這個名字在邪靈一族如今早已經人皆盡知,但想到秦浪居然要和可怕的邪帝對抗,還是感覺到相當的不可思議。至少現在看想要戰勝邪帝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沒什麼的,我當然不會馬上同他對陣,但現在開始,我將正式進入到邪帝軍團的內部,開始對邪帝軍團的全面打擊。」秦浪的眼神中閃爍著堅毅的神采。

「你真的有把握對付他?」靈鳶的心情異常的複雜,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希望秦浪能夠不去做如此不可思議的事情。

秦浪看出靈鳶的內心有些不願意,不過肩負著種族的重任,他無法退縮,更何況,他根本就不畏懼邪帝,因為他知道,只有面臨強者,才有可能獲得提高,越是和比自己強大得多的敵人戰鬥,自己的成長也就越迅速,當然前提是不會碰到差距極為變態的強人。

靈鳶嘆了口氣道:「你會很快離開這裡嗎?」

秦浪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他不想騙靈鳶,畢竟他來此的最終目的便是要進入到邪帝軍團的內部。

作為一個聰慧的女人,靈鳶自然也知道男人的心是無法拴住的,只能把他放出去,鼓勵他去經歷風雨,待到他感覺到累的時候自然會回來。

想到這裡,靈鳶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輕輕地撫摸著秦浪的臉龐,柔聲說道:「我相信你,儘管我感覺邪帝如同宇宙間永恆不變的存在,但我還是相信你,相信你憑藉著自身的努力終有一天會超越他,並且戰勝這個強大的敵人!」

秦浪聽到靈鳶的話心裡異常感動,他知道靈鳶並不看好自己挑戰邪帝,但她還是不吝柔情地鼓勵自己,這分明是在犧牲自己的幸福來滿足他這個男人的理想,這樣的女人實在是太值得男人珍惜。

兩人久對無語,但內心的感覺卻更加貼近,終於,秦浪猛地張開大手,緊緊地將靈鳶攬在懷裡,如同抱住一個最寶貴的珍品一樣,不願意有絲毫的鬆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