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校長的事情宋律庭一直知道,聽到徐校長給她安排了明年三月份的事件,他直接發了一句——

【稍等。】

秦苒就一邊看核工程的書,一邊等著。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又接收了一份宋律庭發過來的超大文件,共三個多G——

【好好看。】

秦苒直接下載,打開文件夾一看,才發現是很多實驗室的視頻,是宋律庭錄給洪濤用的,他到研究院之後,洪濤就是個散人了。

這個時候,給還沒到實驗室的秦苒用正好。

剛打開第一個視頻,看了十分鐘的時候,秦陵就給她打了電話。

秦苒把電腦視頻開了外音,拿起一邊耳機塞到耳朵里,往椅背上靠了靠,冷眸半眯,一邊看視頻一邊問話:「什麼事?」

「今天叔叔給我請了幾個老師。」秦陵蹲在衛生間里,手擱在嘴邊,壓低聲音。

秦苒沒太意外,漫不經心的開口:「你給他看你打遊戲了?」

「……你說可以給叔叔看的。」秦陵長睫垂著,聲音有些小。

「是啊,」秦苒目光看著屏幕,一心二用的開口,「好好跟著老師學,不懂的問我,不過接下來我可能沒有時間,重新給你介紹一個人,當年教你姐的。」

聽到姐姐不教他,秦陵眸光微淡,他「哦」了一聲。

這邊的秦苒直接掛斷了電話,一邊看視頻,一邊在手機上找到「鄰居」的微信,直接推送給秦陵,讓秦陵趕緊加他。

又給鄰居留言——

【我弟弟加你。】

留完言之後,秦苒剛想點出去微信,想了想,又點開微信的信息,把逗號改成了句號。

這邊,秦陵聽到秦苒說那老師是之前教秦苒的,連忙坐直在馬桶上的身體,恭恭敬敬的給老師發去了申請。

老師似乎也十分沉默寡言。

加了他之後就說了一句——

【有問題問。】

再沒其他的話。

秦陵收起了手機,然後出了衛生間,白天跟錄製節目,其他時間就跟老師學習。

進度之快讓教他的老師嘆為觀止。

秦修塵聽老師跟他彙報秦陵的進度,對秦家本家一脈的復興也越來越抱有希望。

秦管家那邊知道秦陵進度之後,對秦漢秋也沒那麼嚴格的填鴨式教育了。

當初對秦漢秋填鴨式的輸入是因為嫡系一脈只有他一個,逼不得已。

眼下有了個神才秦陵,秦管家也就不那麼逼著他了,除了讓秦漢秋學些基本東西,其他代碼軟體之類的就沒再逼著秦漢秋去看。

姐弟倆從c市分開之後,都陷入了瘋狂的學習之中。

**

星期六。

秦苒是被南慧瑤的一個電話給打醒的,提醒她今天是跟她高中同學面基的日子。

秦苒昨晚看視頻、看書到兩點多才睡,睜眼在床上坐了一會兒,才慢吞吞的爬起來,刷了牙洗了臉換了衣服到樓下。

程雋也剛好晨練完從門口進來。

大冷天的,他就穿了件白色的長袖運動衫,挾裹著一層冷霜,好看的眸子漫不經心的眯著,看到從樓上下來的秦苒,他懶雋的眸子眨了眨,「幾點走?」

「九點半。」秦苒這幾天都沒太睡好,她拉開椅子做好,手支著下巴。

面基地點就在京大周圍,開車去要不了二十分鐘。

程雋抬手看了看腕間的表,時間夠,他就上去洗了個澡,換了衣服才下來跟秦苒一起吃完早飯,開車去南慧瑤說的火鍋店。

他把車停在火鍋店門口,沒跟秦苒一起進去,只讓秦苒散場前叫她。

南慧瑤跟邢開褚珩三人提前二十分鐘就到了。

「苒苒,你來了,」南慧瑤抬起頭,讓開來一個位置讓秦苒坐,「這裡。」

秦苒脫下了外面的大衣,隨手掛在一邊,然後坐到南慧瑤身側,懶洋洋的斜靠著椅背,漫不經心的挺其他三人聊天。

又兩分鐘后,包廂門外有人敲門。

南慧瑤眼前一亮,她忍不住抓著秦苒的手臂,激動的道:「我終於能見到擁有三張神牌的女人了嗎?」

邢開則是「刷」地一聲站起來,激動的開了門。 光鱗領地,巢穴。

光鱗疑惑的看了看眼前南面探查返回的小隊,它們對直立種族的感覺似乎是強大但友好。

友好?除了敵人、食物、儲備糧,還有友好一說嗎?

光鱗搖搖頭讓小隊成員各自歸隊。

南面直立種族,看來威脅不大。

藉着前肢使力,光鱗控制着後腿支撐起整個身體,但平衡很不好掌握,不過幸好還有尾巴。有力的長尾讓身體不至於後仰倒下,幾次晃動之後,光鱗終於穩住了身形。

這樣弄視野似乎好了些。

好奇地轉動腦袋,但不太習慣的光鱗還是隻能仰着頭左右擺頭,看起來滑稽可笑。

但這裏的光鱗獸們都向光鱗投射着好奇與崇敬的目光,甚至有幾隻也學着光鱗的動作,打算直立起來,但大多都只是東倒西歪而已。

不行了,這樣後肢很難受。

腿部力氣用盡,光鱗只得再次趴下,將疑惑的視線投向南方,這時,它發現右邊的山林中強光一閃。

※※※

電石礦東部。

“就選這兒吧。”

站在一塊岩石上的嘎嘎仔細打量着這塊山澗,一座小山彷彿被一刀劈開般裂成兩半,兩旁的丘陵都南北延伸出了幾公里。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爬坡許久或繞行十幾公里的念頭的話,在這一段距離上,東面或西面的動物想過去對面,都需要從這道寬三十多米的山澗經過。

而就在這塊山澗旁,就有一處地勢稍高的平地,正適合觸手嘎嘎獸們建立巢穴。

“開始整地!”

吼叫着呼喚周圍的觸手嘎嘎獸們,三十多隻觸手嘎嘎獸開始圍繞着這塊平地奔跑,通過它們自身的行動,將其中一些小蟲子或雜草之類的東西驅逐壓扁。

巢穴要求並不高,只需要一塊滿足獸羣休息的平地就是了,而如果有山洞就更好了,但直到現在,嘎嘎也沒發現可以容納最低標準三十隻的觸手嘎嘎獸獸羣的山洞,也只能無奈的選擇這些稍稍靠牆,或者有高樹擋雨的平地築巢。

“這麼多年來,也習慣了風吹日曬了,呵呵。”

自嘲的笑了笑,嘎嘎一邊奔跑,一邊看着也在一顆樹木上飛行的兩隻蝴蝶。

“你們也開始築巢了麼?”

“咦,時間到了!”

【主線任務二:族羣的擴張任務完成,大腦提升至三級。】

突然出現一種感覺,嘎嘎察覺到空間彷彿傳來一陣波動,不是空氣波動那樣的實體,而是這一刻,那陣波動的地區彷彿突然擴大了一般。

這時,嘎嘎突然感覺所有的一切都靜止了下來,飄飛的孢子、揚起的塵土、奔跑的觸手嘎嘎獸以及正在築巢的冥獄蝶。

“這次的反應好……”

還沒來得及繼續思考,嘎嘎就感覺思維暫時停止。

空間蕩起一陣波動,由嘎嘎處爲中心……

掃過靜止的第十塊巢穴……

掃過靜止的幻靈領地、電石礦領地、雙鐮領地、冥獄領地……

掃過靜止的巨無霸、光鱗獸、鋼幻靈……

掃過所有的觸手嘎嘎獸……

所有東西都被掃乾淨了……纔怪。

這一刻,靜止的觸手嘎嘎獸們的大腦開始慢慢變化,雙眼變得清明,肢體變得更加靈活……

彷彿只是一瞬,也彷彿過去了很久,眨了眨有些迷惑的雙眼,嘎嘎覺得腦袋似乎沉了點,眼前的世界變得豐富了些……

【大腦三級:記憶系統擴展、學習系統擴展、語言系統擴展、情感系統擴展、慾望系統擴展、自我意識擴展。】

“這……”

這一刻,嘎嘎被一堆系統擴展震驚了。

“語言系統,難道可以出現複雜語言了。”

雖然已經能直接與其它個體進行情緒交流,但情緒很基礎,不向語言那麼有指定性。比如,同樣的一個恐懼情緒,有可能是面對不可匹敵的敵人,但也有可能是產生恐懼的個體害怕的某種無害的小蟲子。

只有出現語言,個體以語言爲主要思維模式之時,嘎嘎的精神交流才能更好的挖掘潛力。

只有出現語言,生活才能變得更加豐富,而不是如同之前幾十億年(幾十年==)那樣,只有8051才能和自己進行正常交流。

也只有出現語言,才能進一步發展出文明。

“但是,這個慾望系統是怎麼回事,慾望,怎麼聽着都有不好的感覺。”

世界的靜止彷彿夢境般,嘎嘎擡頭望向四周,築巢的築巢、跑步的跑步,觸手嘎嘎獸們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的繼續活動,但嘎嘎卻找到了不同。

它們的頭變大了點,動作變的靈活了些,而最有代表的,則是雙眼。雙眼不時轉動着,彷彿在思考着什麼,而二級大腦時,它們還只是偶爾纔會想些這樣那樣的,平時則大多無所事事地休息或者聽從嘎嘎的命令。

“也就是說,都變聰明瞭?額,壓力好大。”

對自己的智慧沒什麼信心的嘎嘎覺得自己需要努力了。

……

“好了,這下三級大腦也出現了,接下來進入繁殖期吧。”

“系統,進入繁殖期。”

【繁殖期開啓。】

【檢測到三級大腦出現,第一次繁殖期開啓,系統時間差消減開始。】

【時間差消減第一階段啓動,時間對比降至10000:1,天氣系統穩定。】

……嘎嘎再次一次感受到了空間的波動……

【時間差消減第一階段啓動完成,請主意識選擇是否設定穩定的繁殖期?是/否】

“誒?”

只是開啓個繁殖期,沒想到就又出現這麼個東西,嘎嘎此時有些糊塗了。

“等等,讓咱緩緩的說,待會兒該不會又冒出什麼東西吧。”

“嗯?穩定的繁殖期,就是像動物每年定時發嘎情之類的吧,這現在倒是可以,畢竟之前那樣有些不自然,現在這些傢伙就這樣到時間就自己解決吧,嘎嘎。”

“咱選是。”

【主意識物種穩定繁殖期開啓,檢測主意識物種繁殖規律,由此次繁殖期爲基準,當前主意識感知時間每兩百天一次繁殖。】

“……”

“這下就沒什麼了吧?”

繼續靜立了一會兒,系統沒有繼續發出提升。

而此時,獸羣已經開始吵雜混亂,求愛的觸手嘎嘎獸們招式迭出,有發出各種鳴叫吸引目標的;有揮動觸手碰觸異性觸手的;有在頭頂獨角上放光的……

“額,這是咱的錯誤麼? 九天 三級大腦出現後的第一個作用,貌似是想出吸引異性的方法,嘎……”

無語的望着獸羣,嘎嘎所沒有看見的是,在自己身旁小隊中的三隻雌性此時也正在混戰,而觸林正英姿颯爽的將嘎嘎周圍的雌性和圍上自己的雄性觸手嘎嘎獸們驅趕。

正在思考三級大腦問題的嘎嘎則對周圍沒有其它雌性騷擾的平靜環境表示滿意,完全沒有發現只是因爲觸林驅趕了競爭者而已。(茶——)

“呼,那麼咱現在也就是等着雌性個體產蛋之後,就可以回去找8051聊天了吧。”

“不,在主線任務出現或返回空間之前,現在就以建立語言爲主要目標吧。”

“不過……”

嘎嘎趴到一塊岩石上,身後已經奪得勝利的觸林立即跟上。

“身爲觸手嘎嘎獸這個物種的主意識的咱,居然只控制着……嗯……好像五百來只觸手嘎嘎獸吧,而按我現在的意識總量計算,整個觸手嘎嘎獸物種應該有不下三萬只。”

“也就是說,我這個主意識很不合格的說,連基礎的控制自己的物種都沒有實現,那該怎麼弄呢?”

一更上牆,二更爬房 極目遠眺,隱藏在丘陵間、山脈中、沙漠上以及河流邊的觸手嘎嘎獸又都在幹些什麼了?

它們的生活是否如同電石礦的觸手嘎嘎獸那般穩定呢?

這一刻,嘎嘎第一次用一個主意識的身份思考着物種的現狀。

“額?不要晃來晃去啦!”

嘎嘎被眼前走過來走過去,期待着引起自己注意力的觸林給拉出意識,看着這隻健壯的雌性觸手嘎嘎獸,嘎嘎這才認識到繁殖期被自己開啓,身爲雄性的自己還是得面對雌性觸手嘎嘎獸的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