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也去看看。」李二見到長孫無忌丟了筆溜出去了,頓時手中筆一甩,也溜了出去。

望着那桌案上筆架上晃動的毛筆,和已經消失不見的兩人,韓元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們都可是大唐有名的人物,這我才講了初中的數學,你們怎麼一個個都這樣。

哎,你們這水平,真讓人頭疼。

聽着院子裏越來越鬧騰起來,韓元無奈的搖了搖頭,長嘆一聲,站了起身身子來,朝着屋外而去。

我真不是累了,而是想把這兩個不好好學習的學生給抓回來!

韓元剛走出書房的大門,就看到程咬金父子幾人歡天喜地的抬着一頭牛早已經沒了氣的牛抬了進來。

隨行的還有房玄齡,秦瓊一大票人,一群人歡天喜地的正議論着什麼。

「韓元啊,來來,今天我家這頭牛不知道怎麼回事,直接爬上樹跳下來了。」

「哎,可把俺老程心疼壞了。」

正在興沖沖抬着牛的程咬金,忽然看到韓元,那粗狂的臉上露出一絲的悲痛。

看起來就跟貓哭耗子假慈悲起來了。

「???」韓元看着那一群興奮的人,一臉的無奈,在看看站在一邊黑著臉的岳父。

哎,你們這算是撞槍口了嗎?

我絕對沒有參與此事,岳父啊,我可是守法奉公的好百姓,咱們從來不幹那些犯法的事情。

「還真別說,俺也好就沒吃牛了,俺都想念上次韓元做的牛肉鐵板燒了。」

牛進達望着那死翹翹的老牛,一臉笑容的,還時不時的看着那牛吞了吞口水。

望着那一大票眉開眼笑的人,韓元只覺得後背只發毛。

這牛進達還真是個憨憨,這不等於是不打自招么,這搞得跟我搞了多少牛吃似的。

看着韓元愣在了原地,程咬金連忙招手,一臉笑容說道:「還愣著幹嘛,咱們趕緊燒火啊,再來一次牛肉火鍋。」

「誒呀,這牛死的太是時候了,這剛入冬,牛肉火鍋就安排上了。」

房玄齡樂呵呵的從程咬金後面走了出來,一副眉開眼笑樂開了花的樣子。

能不能不要這麼恐怖啊!

我岳父那麼大一個人,你們都看不到嗎?

「韓元啊,來你這是方面的行家,你說說這玩意到底該怎麼吃啊?」尉遲恭一臉笑呵呵的攬著韓元的肩膀走了過去。

絲毫沒有在意站在拐角的李二和長孫無忌,長孫無忌對着韓元苦笑了起來。

看樣子自己老舅應該是被要挾了起來,要不然老舅早就報信了。

也不知道三子這狗東西從哪裏鑽了出來,身後領着一堆人,那群人熟練的不能再熟練了。

一大票人從程咬金等人手上接過牛,抬着就往後廚而去了,那動作也不知道有多流暢。

一看就是沒少干這事。

「誒呀,韓元啊,不還是你說的么,冬天牛肉火鍋來一頓最舒服么。」

程咬金看着有些面色發苦的韓元,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呸!

我韓元正大光明,絕對沒有說過這話,也絕對不會幹這些事情!

「岳父,我要舉報,盧國公他們私自宰殺耕牛!」韓元終於受不了這麼壓抑的氣氛了,轉頭對着一處拐角喊道。

「陛下?」

「瞧瞧你說的什麼,你怕什麼,我問過老魏了,他說陛下回宮休息去了,要不然咱們敢這麼明目張膽嗎?」

尉遲恭一臉笑容的說道。

「呸,大老黑你說的什麼話,什麼叫明目張膽,你瞧瞧,咱這手上可是有官府的證明,咱們這叫做合法。」

程咬金聽到這話,立馬反駁道,順手還從懷裏抽出了一章文書。

「我跟你們說,俺老程是最守法的人了,就連陛下都誇俺守法,還說要和俺結親!」

嗯?

眾人聽到程咬金這話一臉的尷尬,那眼睛死死盯着韓元面對的方向,一臉的尷尬。

「哦?陛下是怎麼說的啊?」

就在這時候,程咬金的背後忽然傳來一聲。

「還能怎麼說的,陛下那天拉着俺老程的手,拍著胸口說道,知節啊,你可是朕的好兄弟,咱們結成親家吧。」

「當初俺老程覺得不怎麼好,後來念俺和陛下的關係,這才答應了下來。」

「我告訴你們,俺老程也是有排面的人。」

程咬金說完以後還一副得意忘形的模樣。

韓元聽完這話無奈的搖了搖頭,程咬金這貨真是應了那句話。

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我同情你啊。

「砰!」

眾人有些不忍心看下去的閉上了眼睛。

老程啊,不是我們不幫你,而是我們真幫不了你啊!

「行啊,程咬金,敢在朕背後編排朕了,你身為朝廷勛貴知法犯法,還背後誹謗當今陛下,說吧該當何罪啊?」

李二鐵青著臉瞪着程咬金。

「臣知罪。」

程咬金一看到是李二,頓時沒了脾氣,老老實實的低下頭認錯了。

「行,那今日朕罰你看着我們吃。」

李二嘴角微微上揚,笑呵呵的看着程咬金。

「不行啊,陛下這牛是俺老程家的啊!」程咬金一聽到這話,頓時急了。

你罰我我沒話說,但是這牛是俺老程家的。

「放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天下都是朕的,更不要說是你程家區區一頭牛了。」

李二不屑的瞥了程咬金一眼,讓你狗日的囂張。

那天朕真是這麼說的嗎?

分明是這個狗東西,趁著朕喝醉,給朕下套。

不對,朕好像也沒有答應下來了,只是說着考慮考慮,畢竟你老程家基因太恐怖了。

「元兒,你也別私藏了,朕知道你有不少手藝呢,來給我們說說都怎麼能怎麼吃?」

李二瞥了程咬金一眼,嘴角微微上揚起來。

朕不但要殺人,還要誅心!

聽到李二的話,韓元下意識的就把目光投在廚房前面空地那死不瞑目的牛身上。

腦海之中無數個菜單都跳了出來。

「這牛頭可以用來烤,不過我覺得烤的肉有點老,用來燜更好吃,吃起來那叫一個口感十足。」

「牛蹄的話,可以可以燉,我告訴你們,這牛蹄燉著吃才是最好的,抱着一個牛蹄啃著吃才是最舒服的。」

「這吃法太多了,一時半會都說不完。」

說着說着,韓元不由的吞了吞口水。

「那行,今日咱們全部嘗嘗吧!」李二被韓元說的恨不得現在就開動起來。

「陛下,老臣知錯了,看來老臣為把陛下出生入死的份上,陛下放過老臣。」

「老臣今日要是吃不上這一口牛肉,估計明日死都不瞑目啊!」

程咬金再也忍不住了,明知道李二是為了誅心,還是控制不住自己衝上前一把扯住李二的袖子哭訴了起來。

其他地方倒是挺像回事,可惜就是乾嚎的,淚都沒有出來。 谷言熙看着教室門口,彷彿像看見了希望。雖然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跑,也並不記得他是誰,但是看他剛剛把她拉出來的那個勁,谷言熙就知道,這人不是什麼善茬,今天要是跟他走了,怕是在也回不去她知識的海洋了!

見過這麼多次面了,都還沒被記住的某人,在她快到門口的時候終於反應過來,那小姑娘居然跑了,還是在他眼皮子底下,他三步並作兩步,衝過去,在她一隻腳踏進班裏的那一刻,抓住了她的后衣領,就這麼把她又揪了回來。

「你跑什麼?」厲江堯體內因為剛剛分神才消散的怒意,在看到她跑了的瞬間,那團伙硬是沖肺里,一下就上到了腦袋上。是的,他因為這個………向日葵?上頭了!!

「你到底………」谷言熙此時此刻無語到了極點,就在剛剛那幾秒,她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啊!她長這麼大都心裏路程沒有經歷過這麼大的跌宕起伏。

厲江堯現在是一句話都不想聽她說了,拉着她的后衣領就往天台上走,當然,谷言熙這會也不反抗了,抱着一副愛誰誰的表情,『跟着』厲江堯上了天台,然後就有了,之前的對話………

現在谷言熙知道厲江堯不是要和她算賬,膽子也比剛剛大了許多。

「什麼叫就這事?你們好學生不是都挺怕寫檢討的嗎?覺得特丟人,更何況你還要朗讀。我這不是怕你承受不住,來問候問候你。」

厲江堯從剛剛的談話中看出,谷言熙好像並沒有以往的那些個女孩子一樣,因為點小事,就不死不活的。不過能用廣播室拒絕別人的追求的,確實一般不了……

「那你問候好了嗎?我要回去上課了,不就問候一句嘛,幹嘛這麼凶,我以為你要把我拉出去打死呢!」

「……………」

這下輪到厲江堯無語了。他這時候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後來想了想,想為自己解釋兩句,可話到嘴邊,又覺得愛怎麼想怎麼想吧!反正來日方長!!

「你要沒事我下去了啊!我還有習題沒做完呢!真是的。」谷言熙邊走邊小聲嘀咕。滿心都想着她的習題。

「你今天為什麼不提我和洛修的名字啊?你如果提了的話,寫檢討的就不會是你了。」厲江堯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問,原本可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當不知道,等這兩天他們的八卦勁過了,這件事也就這樣完了,完全和他沒有干係。

可就在他聽到朱曉白說她被叫去了辦公室,被罰了檢討,還得當着所有師生的面朗讀的時候,他當時第一個念頭卻是如果被罰的人是我不是她,就好了。想了想,突然又覺得,這小姑娘是傻嘛?把他和洛修推出來不就好了嗎?

洛修成績好,而且高三了,不出意外的話今年為校添光彩的人,他應該會是第一個。自己就更不用說了,雖然也是高三,成績不好,人是混了點,可是……老油條嘛,他怕什麼。

可人家小姑娘不行啊,成績又好,嬌滴滴的一小個,這怎麼能受得了這委屈,他越想越覺得應該去看看她。

他再去找她的路上,都腦補出了她趴在課桌上哭得稀里嘩啦的畫面,可等他真正看到她時………他承認,他有點乞人憂天了,他口中嬌滴滴的小姑娘,像個沒事人一樣,完全遨遊在她的『海洋世界』里,連跟前站了這麼帥個人都沒發現。真是白為她擔心了。

一開始是報著來安慰人家的心情來的。至於為什麼最後會生氣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