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神聖,就一小可憐。」陸照影輕哼一聲,「還不會撒嬌。」

「咦,不對啊……」戚呈均一愣,「那129偵探所怎麼親自找上我,讓我來雲城解決這個案子?」 金光越來越強烈,很快,金光就強烈到了張謙根本無法正眼去看的程度。

這是堪比神光萬丈的強烈光芒!

等到金光散去,閉着眼睛的張謙感覺眼前那一片黑紅逐漸暗淡而睜開眼睛的時候,他震驚了。

黑袍也是一臉的驚訝。

系統低呼了一聲:“怎麼變成這個鬼樣子了!”

眼前的肉球已經不再是那個圓滾滾的樣子了,而是變成了類似於某遊戲中的變異boss一樣的存在,外貌奇特而又猙獰,卻散發着無比神聖的氣息和鎏金光芒。

“這…變異了?”張謙問。

系統和黑袍都沒說話,黑袍的表情已經從驚訝變成了凝重。

這個東西雖然看起來很不討喜,但是它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從未見過的強悍!

甚至比天魂還要高出一截!

“這種感覺真不錯。”怪物說話了,卻是天魂的聲音。

話音剛落,怪物身上又散發出了金光,怪物也在金光中慢慢蠕動,逐漸化成了一個人形,金光消散之後,天魂出現在了衆人面前。

“果然是天魂吸收了癡念嗎?”黑袍低聲說。

“算是吧,”天魂笑着說,“你可得感謝張謙,要不然剛纔我能順便把你一起吸收了。”

“那我也只是苟延殘喘而已啊。”黑袍挑了挑眉毛。

“能看開就好。”天魂得意的笑了起來,“既然有思想準備了,那就受死吧!”

天魂表情和語氣突然一變,隨後一擡右手,一道金光激起了熾烈的水流猛地衝向黑袍,黑袍趕緊一個瞬閃躲開了。

天魂卻不依不饒,嗖嗖嗖不停的推動雙手放射出金光,金光就像流星雨一樣不停的射向黑袍。

黑袍在水中不停的瞬閃躲避,一道道金光從他的身邊飛過,有不少差點擊中他。

天魂像是跑這過癮來了一樣,雙手來回推動的速度越來越快,臉上也浮現出了猙獰的狂笑:“哈哈哈哈,去死吧,去死吧!”

隨着金光發射速度變的越來越快,黑袍躲避起來也越來越吃力,越來越費勁。

終於,砰砰砰,連着三聲爆響,黑袍被擊中了,而且還是連着被擊中了三下,他悶哼幾聲,重重的摔在了海底的淤泥上,濺起了一片泥水。

泥水散盡之後,他捂着胸口站了起來:“呵呵,厲害厲害,現在你的實力真的是精進了很多。”

天魂哈哈笑了起來:“這種感覺,就是這種感覺,是我難以想象的舒爽!”

“哼,就算你吸收了我,吸收了命魂,你也一樣是殘缺的。”黑袍說,“舒爽?等你找到最後一魄再說這個詞吧。”

“我告訴你,”天魂盯着黑袍,“這最後一魄,我已經不在乎了,即便殘缺不全又能怎樣?我還是那句話,只要能當上這個時空的主宰,哪怕只有一天,我也滿足!”

“你還真是容易滿足,不思上進的東西!”黑袍說。

天魂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看來我對你還是太客氣了,你居然還能有力氣說這麼多話。”

黑袍慢慢的攥緊了拳頭,卻又鬆開了。

實力差距太大了,他現在已經沒有和天魂爭鬥的資格了。

“呵呵呵,對,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天魂注意到了他情緒的變化,“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了,因爲這毫無意義!”

說完,他擡起右手,曲起手指,一道金光在他的手掌心位置爆發了出來,隨後慢慢的變成一個金色的光球。

“乖乖的,”天魂獰笑道,猛地一推右掌:“去死吧!”

呼!

金光化成光柱,呼嘯而去!

這一下要是砸中了,黑袍恐怕當場就得掛掉。

黑袍卻站在原地,面無表情的看着急速飛來的金光。

就在這個時候,死海上空的天空中突然爆發出了強烈的金色光芒,同一時刻,一個金色的人影出現在了黑袍面前!

金光打在了金色人影上,發出了砰的一聲巨響,激起了大量黑色的淤泥水!

天魂皺起眉毛。

淤泥散盡之後,天魂震驚了。

擋在黑袍面前的人——居然是張謙!

準確的說是張謙的本體!

這簡直……他並不是驚奇張謙的本體會在這,在天魂看來,現在張謙他們已經幾乎沒有什麼反擊之力了,只是困獸而已,困獸嘛,以本體出現在這做最後的拼死一搏也不奇怪。

但是他震驚的是張謙怎麼可能會抵擋住他的攻擊?!

剛纔那一招連黑袍都可以被打散!張謙作爲一個區區的神,怎麼可能抵擋得住?

“這就放棄了?”張謙側過臉,用眼角的餘光看着身後的黑袍,“你真的以爲咱們就輸定了嗎?”

黑袍突然覺得臉有些發燒。

是啊,他真的覺得這就結束了,自己和命魂這麼多年以來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到頭來一場空,他是從心底感覺到了絕望和無力。

“打起精神來!”張謙低吼道,“咱們都還活着,還沒死,還有着咱們自己的精神的意念!”

“只要我們的意念不滅,勝負就還沒有定!”張謙說。

黑袍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去佛域吧。”

“等我死了再說!”張謙打開他的手,“說實話,我一直覺得,黑袍你是一個挺牛b的傢伙,我也一直挺敬佩你,但是現在我才覺得,我他媽眼瞎了!”

“你竟然是這樣的一個慫蛋!慫包!”

黑袍不說話了。

系統說:“張謙說的不無道理,哪怕最後結局不會變,最起碼咱們也得抗爭一下,束手就擒可不是你的性格。”

“抗爭有何意義?”黑袍問,“反正最後都是一樣。”

“對啊,反正最後都是一樣,你爲什麼不最後再轟轟烈烈的幹一架?”張謙說,“就算死,也得讓他掉塊肉!就算不能讓他掉塊肉,也得讓他知道,咱們是刺蝟,不是兔子!”

黑袍看着他,眼神裏有了一些光亮。

張謙一甩膀子,一臉兇狠的看着對面的天魂:“馬勒戈壁的,生死看淡,不服就幹!老子現在不在乎生死了,老子只想在臨死之前讓這狗曰的記住老子,記住這個哪怕難逃一死也要和他幹到底的老子!” 見鬼似的,陸照影看向戚呈均。

昨天他打電話給戚呈均的時候,對方就在機場。

陸照影一直以為是戚呈均提前接到了通知。

「不是,沒弄錯,129什麼情況?」陸照影難得正經,收了笑,「他們這點小事也接?」

陸照影不能接受,他跟129的核心會員接觸的不多,只知道裡面有幾個大神,其中還有個出單費特別特別貴但又是最難搞的……

可跟他們家的小可憐有啥關係?

至於秦苒是129的會員?

別開玩笑了。

陸照影壓根兒沒想過這可能。

程雋也眯了眯眼,沒再關注他的人體模型,而是拖了張椅子過來,朝戚呈均抬抬下巴,「說。」

「就……」戚呈均想了想,「沒多問,好像是一個姓封的人。」

「我知道了!」陸照影一拍桌子,似乎抓住了什麼思緒,「就江小叔跟我說過,封樓誠跟公安局局長聯繫過,他是雲城市長,說起來能這麼快開庭還是封市長批的。」

封樓誠程雋有點印象,挺有手段的一個人,晉陞在即。

「我原本以為他是在向雋爺示好,這麼看來又不像,」陸照影找回了腦子,若有所思,「所以他只是為了秦小苒?」

可有必要這麼大動干戈千里迢迢把戚呈均找來嗎?

他以為除了程公子不會有人干這麼無聊的事。

「秦苒還認識市長?」陸照影是真的詫異。

又特別好奇,就秦苒,她是怎麼能認識封樓誠?

他忽然覺得秦苒有些謎。

明明本身沒什麼,但牽扯到的人跟背景一個比一個大。

封樓誠可以忽略,129就不能輕易忽略了。

程雋沒說話,他沒查過她的身世背景,只在這個案子發生后才去調了她在寧海鎮的卷宗。

對秦苒的了解僅限於她跟寧晴還有林家的關係。

家庭背景簡單,父母離異。

玩政治的,誰沒幾個城府,封樓誠可不像是個老好人。

「回去,」程雋伸手拿了外套,「我重新看一遍三年前寧海鎮712的卷宗。」

**

秦苒從醫院到學校,天差不多黑了,學校大門外的路燈亮著。

林錦軒就站在路燈下,修長的身影背路燈下挺拔清俊。

此時正下第一節長課晚自習,很多學生趁這個時候出來吃夜宵。

林錦軒長相眨眼,吸引了不少目光。

看到秦苒從計程車下來,他輕微的皺眉,目光又轉向她的手,「手上的傷沒事吧?」

「不妨礙日常生活。」秦苒眉梢一挑。

「那……」林錦軒不太會跟女生相處,若此時換成了秦語,肯定會朝他哭訴,那他就順勢把銀行卡給她。

換成秦苒,對方彷彿沒事兒人一樣,這性格差的太大,林錦軒無所適從。

「你手機上有電話,遇到困難了,記得打給我,」林錦軒嘆了聲,想想寧晴的態度,他對秦苒這樣兒也不難理解,「這張卡拿好。」

想了想,又輕輕拍拍她的腦袋,盡量放緩聲音,「晚上吃了沒?」

「嗯。」秦苒避開,依舊挺酷的,字不多,眉眼斂著乖戾。

不遠處,秦語跟一行人站在一起,抿唇。

她在家裡知道林錦軒要來學校看秦苒,就也讓司機把車開過來,說自己卷子丟在班級了。

「秦苒身邊那個人是誰?真帥,好像有點眼熟。」秦語身邊的娃娃臉小聲開口。

秦語沒說話,指尖用力掐住手裡的書。

林錦軒素難接近,她花了幾年時間才能接近林錦軒,平日里都是她粘著他,何曾見過他主動對人親近。

這一幕可真礙眼。

她就不明白,秦苒除了那張臉一無是處。

她這麼努力學習,努力學小提琴,可秦苒她什麼都不用做身邊的人怎麼就都偏向她?

秦苒似乎跟林錦軒話不多,沒幾分鐘就進校門了。

林錦軒看了她的背影幾分鐘,才開車離開。

「我們走吧。」秦語沒回林家,也去了班級。

她低頭看了眼手機,目光沉沉的。

**

秦苒沒直接去班級,門衛大叔叫住了她,「秦苒,你過來,有你的快遞。」

秦苒長得好看,門衛大叔認識她。

最近進出,門衛大叔們都很關心她的手,每回都多問幾句。

「東西有點重,」門衛大叔掂了掂箱子,「我幫你送到寢室門口,讓宿管阿姨給你送上去。」

說著他十分輕鬆的拎起了箱子。

秦苒本來想說自己拎可以的,但大叔十分熱情。

她摸摸下巴,笑了笑,微微偏頭,「那您幫我送到班級吧。」

「好嘞!」

今晚班級里只有一半的人,因為下課,散散落落的坐著。

林思然正在跟夏緋討論習題,看到這立馬放下書,接過紙箱,跟門衛大叔道謝,又問:「苒苒,你這什麼啊?」

「給你的。」秦苒坐回椅子上,靠著牆,翹著二郎腿,漫不經心的。

她在桌子里掏了本外文的《時間簡史》出來。

本來還想掏個糖,想想自己的手又算了。

林思然眼前一亮,「那我現在可以拆開嗎?」

「送你的你想啥時候拆都行。」秦苒翻開書,。

林思然立馬朝前桌要了刀片,拆盒子,其他人聞言都過來看熱鬧,就連喬聲,也坐到了林思然椅子邊緣。

「快點,要上課了。」

「看起來有些大,是娃娃嗎?」

「看看咱們秦大佬送了你什麼禮……」說這話的人是喬聲,他一句話還沒說完,猛地停下來,聲音嘎然而止,抬頭愣愣地看向秦苒。

本來湊過來看熱鬧的人群,也陷入沉寂。 “勇氣可嘉,只可惜實力不夠!”說完,天魂再次揮手打出一道金光,張謙冷笑一聲,站在原地動都沒動,金光砰的一聲打在他胸口,光芒散盡後,天魂再次震驚。

這傢伙還是屁事沒有。

這貨有點神啊!天魂皺起眉毛,而後他突然想起來,張謙的分身有着暫時無敵的能力,呵呵,想必這本體也是使用了這個能力吧。

但是也無所謂,真無所謂,就算是無敵,也只能持續那麼一點時間罷了,等無敵時間一過,他仍然只是一隻待宰的羔羊罷了。

而且以現在天魂的實力,就算站着不動,張謙也拿他沒辦法,即便現在的張謙是真身。

想到這,天魂笑着說:“無敵嘛,哼,就這麼一星半點的本事了,無所謂,我沒興趣陪你玩。”說着,他打了一個響指,嗖嗖嗖,他的身邊緊接着出現了數十道金光,待金光散去,卻是他手下的那些神的本體到了。

既然張謙都以本體下界,那他也沒必要再藏着掖着了,乾脆讓他們的本體都下來玩玩吧!

“你以爲就你有這些手下嗎?”張謙冷笑了一聲,看向黑袍。

黑袍看着他,但是沒什麼動作。

張謙一皺眉:“你還要繼續慫下去嗎?”

黑袍稍稍思索了一下,笑道:“好,就當是最後的瘋狂吧!”說完,他向上舉起拳頭,嗖嗖嗖,他的身後也出現了一團團的金光。

但是他這邊只有十幾個而已,天魂那邊卻又幾十個,人數差不多是黑袍這邊的兩倍還要多一些。

這場戰鬥怎麼看都是結局已定了。

天魂不屑的笑了起來:“哎呀呀,你看看你看看,地魂打不過我,地魂那邊的人手又是可憐巴巴的這麼一丁點,你們自己說,你們有什麼資格和我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