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阿卡多準備再次施展黑斧震山裂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體內異氣已經完全不夠施展出這異環的最強能力之時,他也陷入了深深的絕望之中,他非常後悔剛才為什麼要有這麼濃郁的好奇心,為什麼不直接向路口衝去,也許命運還能眷顧一下自己,但是現在……

想到這裡的時候,阿卡多整個人就已經被空間大嘴吞了進去,並且繼續咀嚼起來,這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樣被吞了進去,看得一旁的洛小熙已經在那裡不斷的嘔吐著,此刻她已經知道葉立的恐怖根本就不算什麼,這個女人才是最恐怖的。

空間大嘴在咀嚼阿卡多的時候,吐出了兩塊國家令牌和一枚異戒后,又繼續咀嚼,邊吃邊說道:「難吃,太難吃了。」

雨姐對於吞靈的廢話,直接無視,她隨手一揮,將那兩塊國家令牌和阿卡多的異戒包裹住,全部收進了葉立的異戒之中,等待以後葉立的收刮。

空間大嘴將阿卡多吃完之後,這才對雨姐歡笑的說道:「嘿嘿,雨妹啊,下次還有的吃可記得召喚我,我先走了!」

空間大嘴話音剛落,整張大嘴就那樣消散在空氣之中,而那空間裂縫也是隨之合併,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雨姐,沒有想到這聖義級別的言靈系異技居然還有靈智啊!」葉立心有餘悸的看完了這吃人一幕,不禁向雨姐問道。

「嗯,這個很正常,聖義高級級別的言靈系是可以產生靈智的,當然也僅僅限於言靈系,其他系的異技都不可能,當然強大的異法聽說也可以產生靈智。」雨姐微微說道。

聽完雨姐的解釋,葉立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畢竟自己還沒有接觸到那麼強大的層面,有些東西只能在自己的腦海中留下些印象,等以後再來去驗證了。

羅德薩軍最高指揮官阿卡多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就這樣結束了自己的一生,從這一刻起,爭奪戰的勝負懸念就已經失去了,接下來葉立只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為陳磊報仇。

「小丫頭,你放心,我是不會殺你的,因為你的命要由葉立來終結,呵呵,現在趁著這個小子還在恢復的過程,你有什麼遺言可以趕緊說,或者好好體會這最後的時光吧!」雨姐面色古井無波的看著洛小熙,說道。

聽聞雨姐的話語,洛小熙渾身一怔,這個時候她已經感覺自己第一次離死亡如此的接近,恐懼,極度的恐懼,洛小熙她不想死,這一刻她想求生,她不能就這樣死了!

洛小熙對著雨姐直接跪拜在地,全身顫抖著說道:「尊敬的大人,請放過我,我洛小熙願為葉立做牛做馬,我還不能死,我的家族還等著我去振興,重新返回帝域。」

雨姐看著跪拜在地的洛小熙,不屑的說道:「你的生命不掌握在我的手中,而是葉立。」

此時葉立的身體也已經大有好轉,他緩緩坐起身,從異戒中又拿出了一瓶活血丹,直接倒入口中,咀嚼起來,加快恢復體內的傷勢。

洛小熙急忙跪爬著接近了葉立一些,唯唯諾諾的說道:「葉,葉立大人,洛小熙為之前陳磊大人的戰死感到深深的愧疚,但是我現在還不能死,整個洛家我必須擔負起來。」

葉立瞥了一眼洛小熙,緩緩吐了一口氣說道:「聽天由命吧,看看陳磊大哥是否願意放過你,如果你命該絕,那就怨不得我葉立了,我將小幽國國家令牌拋於空中,落地之時,如果小幽二字朝上,那麼就代表陳磊大哥放過你,反之,你必死!」

重生之謀妃雲華 ,心裡隱隱有些想法,她知道這已經是葉立做出的最大讓步了,而且這個前提是他殺了洛維,也算是給自己留了一條活路,略微艱難的點了點頭,洛小熙不再說話,心中卻是緊張到了極點。

葉立拿出了小幽國國家令牌,看向洛小熙警告道:「不要耍什麼手段,在我和雨姐的面前,你要是耍一些小聰明,後果你知道的。」

洛小熙很快就明白葉立的意思,他警告自己不要運用異技來改變國家令牌落地之後的結果,當下急忙回道:「你放心,我洛小熙不是阿卡多,我和雨大人的差距,我清楚的很。」

葉立面色微微一緩,不再說話,將小幽國國家令牌直接拋於空中,國家令牌不斷的上下旋轉起來,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之後,開始下落,洛小熙的心在此刻已經被提到了嗓子眼,呼吸開始急促起來,決定自己生死的一刻終於到了!

啪!一聲清脆的落地之聲傳來,眾人都將目光瞬間匯聚在落地之後的國家令牌之上!

只見國家令牌朝上的部分赫然出現小幽二字,見到這兩個字的時候,洛小熙瞬間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衝擊感,兩行熱淚直接湧出,嗷嗷大哭了起來,這對生命極度渴望的表現。

不過,接下來葉立的一句話讓洛小熙原本放鬆下來的心再次沉到谷底。

「先不要激動啊,陳磊大哥放過你,可不代表我葉立放過你了啊!」 殺靈之地上,這裡的戰局已經接近尾聲,小幽軍的敗象已經極為明顯了,不過好在小幽軍在異魂強者的數量優勢上,一直勉強抵禦著,而前十戰力這裡又有一組已經分出了勝負,那就是小幽軍鄭志擊殺羅德薩軍的加多,這一下頓時讓小幽軍的壓力再一次大減下來。

而鄭志在擊殺加多之後,也是急忙加入到吳大牛與白龍的戰鬥,兩位前十戰力對戰白龍,這一下也是讓吳大牛已經快要被擊敗的局勢,再一次挽回了過來。

而羅德薩軍此時更顯得焦急,他們期望著阿卡多能早點到達殺靈山脈的路口之處,因為那樣的話,這場爭奪戰也就隨之結束了。

幽成眼神凝重的望著遠方,相比於現在殺靈之地的戰局,他更關心的是葉立那裡的情況,成敗在此一舉,一夜沒有合眼的他並沒有任何的困意,轉頭關愛的看了一眼幽婷后,心裡說道:「葉立兄弟,小幽國的命運就掌握在你的手中了,一定要奪回國家令牌啊!」

羅德薩軍的洛西跟面前的趙凱一直無法分出勝負,兩人的實力極為接近,而且都有些保命的底牌,再加上趙凱的戰鬥經驗極為豐富,並沒有露出任何的破綻,這一點讓洛西相當的頭疼,不過好在自己也是以洞察力強大著稱,要不然有幾次都要在趙凱的手上吃了大虧,此時洛西也同樣擔心著自己的姐姐,希望她能平安無事的歸來。

相比於殺靈之地的激烈戰鬥,葉立這裡的局面已經一目了然,勝利已經是必然的,剛剛的冷聲也讓洛小熙重新止住了哭聲,她有些厭惡的看著葉立,說道:「這你是說話不算話,言而無信,如果葉立你是這樣的人,那我洛小熙也算看透了!」

葉立嘴角微微翹起,冷笑道:「你怎麼看我不重要,放心,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我不是要殺你,但是我有一個條件,你必須答應,我自然會放過你,甚至我還會幫助你們洛家重返帝域,你覺得如何?」

洛小熙一開始還略微有些抗拒,但是聽到後來葉立的最後一句話之時,她整個人已經無法保持鎮定,急忙問道:「什麼條件?」

「呵呵,成為我的僕人,與我定下契約,我自然會放過你,但是你的一生都要聽命於我,作為回報,我也會幫助你們洛家重返帝域。」葉立微微笑道,但是他的語氣充滿了不可抗拒。

「什麼?」洛小熙一聽葉立的條件,整個人直接一怔,其實她的心中也大概能猜出一些,但是這種條件可以說把自己的整個人生都是交到了葉立的手上,一輩子。

「你沒有選擇,而且你剛才不是也說了嗎?只要能活著,給我做牛做馬也願意!」葉立見到洛小熙的反應,心中也是猜出了大概。

時間緩緩過去,葉立並沒有急於催促洛小熙作出選擇,因為自己的傷勢還沒有恢復,為了避免最糟糕的情況發生,葉立也在抓緊時間恢復著體內的傷勢。

此時的洛小熙,一直獃獃的望著前方,看似一直盯著葉立,其實又不是,她腦子有些亂,甚至自己都不明白到底該怎麼辦。

感受到體內又恢復不少的傷勢,葉立這才緩緩說道:「怎麼樣?可以給我一個答覆了嗎?當然你的回答要是拒絕的話,那麼你永遠就留在這裡吧。」

洛小熙有些茫然,點了點頭,她咬了咬嘴唇,忽然,就在這一瞬間,她腦子裡掙扎了的這個問題,心中有了答案!

為什麼?或許是……因為看見這個傢伙臉上又浮現出的那種惡魔一樣的微笑吧!

洛小熙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忽然單膝跪了下去,就跪在了葉立的面前,然後她深深的低下頭,語氣很嚴肅:「我,洛小熙,向葉立宣誓效忠,我願意成為您的僕人!在我生命里,我會以我的鮮血和生命來守護我今天的誓言!」

葉立微微一笑,右手手掌緩緩伸出,一道黑芒瞬間直射洛小熙的額頭,洛小熙沒有任何的抵抗,任憑這道黑芒在自己的體內自由亂竄,很快,這道黑芒緩緩消散在洛小熙的體內,與她的靈魂融合在了一起,這是葉立對洛小熙宣誓之後下的靈魂印記。

這種靈魂印記一旦種下,那麼就跟施術者的靈魂有所感應,只要施術者感覺到對方有任何對自己有二心的話,那就可以非常輕易的通過靈魂印記殺死對方。當然這種靈魂印記的施展也是要求極為嚴格,必須像洛小熙這樣主動的宣誓契約誓言,那麼契約就可以達成。

在種下靈魂印記后,葉立揚起笑臉看著面前的洛小熙說道:「好了,我接受你的效忠,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葉立的僕人,你將背負起我葉立之名。」

洛小熙似乎有些不敢看葉立的笑臉,她垂下頭去,低聲道:「尊敬的主人,請受洛小熙一拜!」

洛小熙說完之後,直接對著葉立深深一拜,良久,才緩緩起身,面色肅然的看著葉立。

葉立笑了笑,突然面色陰沉的說道:「既然成為我的僕人,那麼自然我的信息可以讓你知道一些,我葉立,十四歲,哦,下個月就十五歲了,三轉異者修為,雙生異環異師,目標幫助雨姐完成心愿並在五年之後消滅小幽國青風鎮葉家,現在可以在加上一條,幫助羅德薩國洛家重返帝域。」

聽完葉立的話語,洛小熙不禁一怔,失聲說道:「什麼?你,主人,你才十四歲?三轉異者的修為居然就能擊殺那麼多的異魂強者,而且還是雙生異環的異師。變態中的妖才。」

眼神忌憚的看了一眼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雨姐,洛小熙強壓著自己內心中的震驚,盡量讓自己恢復些許的理智,怎麼說自己也是一個姑娘家,而且又已經是也葉立的僕人了。

葉立突然想起了什麼,面色肅然的問道:「剛才你好像知道雨姐的身份?」

洛小熙一怔,看向雨姐,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甚至於她的全身細胞也在顫抖,她不敢開口回答這個問題,相比於葉立,雨姐才是她最畏懼之人。

雨姐冷哼一聲道:「哼,我的身份你就爛在肚子里吧,要是敢說出一個字,我立馬將你的人頭擰下來,再滅你整個洛家。」

洛小熙急忙點點頭,沒有任何的猶豫,而葉立則是淘氣般的吐了吐舌頭,他知道好像問得太多了,雨姐不願意讓自己現在知道她的身份,也許也是為了自己好,想到這裡,葉立也沒有太過於糾結,很快也是釋然了。

至此,以後將讓整個異千大陸都聞風喪膽的邪域十二邪將之一的洛小熙,就這樣加入到了葉立的旗下。

強行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緩緩起身,將目光眺望向了殺靈之地的方向,微微笑道:「現在我們該走了,是時候結束這場戰爭了。」 見到局面已經在葉立的掌控之下,雨姐重新鑽回了葉立的異戒之中,並且撤去了雨之空間,剛剛連續使用了兩招聖義級別的招數,也確實讓自己有些累了,她要休息一下,好在葉立的異戒里可以恢復靈魂能量,所以葉立也不是太過擔心。

「走吧,羅德薩軍就交給你了,我忠實的僕人!」葉立看著洛小熙,微微笑道。

「放心吧,主人,我是羅德薩軍總副官,在阿卡多總指揮官犧牲的情況下,是由我來接任總指揮官一職的。」洛小熙恭敬的回道。

兩人互相留了絡筒氣息后,都是向著殺靈之地賓士而來,葉立知道只要自己速度快一些,搞不好就能多挽救一個戰士的生命,因為從現在開始戰爭該結束了。

在路上,洛小熙的表情略顯複雜,有幾次想向葉立問出一些話語,但是都被自己強行將到了嘴邊的話又重新吞了回去,葉立很快也發現了洛小熙的異常,問道:「怎麼了?」

被葉立這麼一問,洛小熙這才鼓起勇氣,將心裡話說了出來:「主人,我太累了。一個女孩子承擔著家族的這一切,我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能力遠遠不足。或許在此之前,我就應該尋找一棵能依靠的大樹。而我自己則甘願當一株依靠大樹來生存的蔓藤。」

「現在我不就是你的這棵大樹了嗎?」葉立微微笑道。

「是的,主人,我們洛家的命運就交到你的手上了,還有陳磊大人的死,我真的很抱歉。」洛小熙再一次向葉立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剛才陳磊大哥已經原諒你了,向我道歉是沒有用的,不過洛維的死,你要怎麼放下?」葉立淡然道,隨即將洛維的問題也是拋了出來。

「不知道,說實話,我現在還沒有原諒你,要不是因為雨大人實在是太強大的存在,我一定會跟你拼殺到底,但是現在說這些已經沒用了,因為我是你的僕人。不過以後也許會隨著時間,慢慢開始淡忘這個仇恨吧。」洛小熙面露傷心之色說道。

「呵呵,那就讓時間來沖淡仇恨吧,等一下你可要控制好那個洛西啊,不然我怕一會就失手了,你就不要怪我這個主人太狠了。」葉立笑了笑,聲音突然冰冷了下來。

「是,我一定不會讓洛西亂來的,我用生命向主人保證!」洛小熙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肅然道。

葉立沒有說話,只是他那陰邪的笑容再一次掛了起來,兩人就這樣消失在叢林之中。

殺靈之地,白龍正在以一敵二擊戰吳大牛和鄭志,雙方都是拼盡了全力,心裡有些鬱悶,暗道:這阿卡多到底在搞什麼鬼,怎麼還沒有結束這場戰爭,哪怕殺不死幽成,也要完成幽安王子下達的那最重要的任務。

鄭志看著白龍,冷聲道:「白龍,你還在頑抗什麼,還不束手就擒,就算羅德薩軍取得了勝利,難道你還想活著回到小幽國?」

白龍冷哼道:「哼,鄭志你就別廢什麼話了,事情老夫做都做了,自然是不會後悔的,而且我也沒有想過回到小幽國,但是老夫自保之力還是有的,我大可跑去羅德薩國躲起來。」

鄭志繼續說道:「你不要忘了,幽安王子也還在小幽國呢,而且你的哥哥青龍,他們的死活你難道都不管了嗎?」

白龍哈哈大笑,說道:「幽安王子可沒有那麼簡單啊,就憑你們怎麼可能讓他有什麼危險,至於我大哥青龍,那就更不要我擔心了,他可是寶丹極品煉藥師,有了這個身份,難道他還會懼怕小幽國嗎?」

吳大牛和鄭志被白龍這麼一說,也是無言以對,畢竟有些事情已經不是他們的能力所能觸及到的,看來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被幽安王子計劃好了,所以才會有恃無恐。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白龍突然看到了一臉茫然的趙欣兒,眼神一寒,心裡有了一個打算,虛步遁瞬間施展而出,在下一個瞬間就出現在趙欣兒的面前,白龍決定擊殺這個小妮子,讓葉立也嘗嘗失去親近之人的痛苦!

「去死吧,小丫頭,要怪就怪你為什麼要和葉立走的如此的近!」白龍面孔猙獰的對趙欣兒咆哮道,這一下他已經是下了殺手了。

而在一旁的幽成臉色瞬間大變,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是自己怎麼也沒有想到的,幽成的邊上還有一位實力不錯的異魂強者貼身保護,而趙欣兒身邊的異魂強者則是因為戰局不利,被趙欣兒強行命令他們上去幫忙而導致身邊防守空虛,所以白龍這才選擇擊殺趙欣兒,至於幽婷公主,幽安王子已經明確要保證她的安全,所以自然不會去對付幽婷。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擋在了趙欣兒的面前,這道身影也同樣施展了虛步遁,所以才有這等的速度,一時間,鮮血飛濺,這道人影緩緩在趙欣兒的面前倒下,就連趙欣兒都還沒有看清楚這道身影的主人到底是誰!

「切,沒有想到是你,你居然會為了這個小丫頭來送死!」白龍看見眼前倒下的身影,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怒聲道。

眾人一時間同時看向了那道身影,心中瞬間一驚,這擋在趙欣兒身前之人,居然是鄭志。趙欣兒有些獃滯的看著倒在地上的鄭志,一時間腦袋一片空白,但是兩行熱淚已經流了下來。

而在這一瞬間,吳大牛和幽成身邊的那位異魂強者同時迎上,再一次將白龍逼走,並且糾纏在一起,吳大牛此時已經是怒火中燒,剛剛自己的失誤差一些就讓趙欣兒身首異處,這事要是真的發生了,那麼自己絕對是萬死難辭其咎,他無法再面對趙山河的雙眼。

「為什麼,為什麼?」趙欣兒已經哭成了淚人,對倒在血泊中的鄭志大聲哭喊著。

幽成急忙上前,一看到鄭志的傷口,心中一凜,心道:完了,這種傷口已經救不活了,現在鄭志還能撐住一口氣,已經是奇迹了。

「呵呵,你長得真像你娘!」鄭志咳嗽了兩聲,艱難的笑道,他已經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很快,他就將離開這個世界。

「什麼?我,我娘?你認識我娘?」趙欣兒立即止住了哭聲,急忙問道。

但是這一問,沒有任何的回應,已經沒有人可以為趙欣兒解答了,因為鄭志已經徹底了死去了,但是他死的時候,卻是那麼的安詳。

「白龍,你這個畜生,我幽成發誓不殺你,我誓不為人!」幽成見到自己的前十戰力之一的鄭志被白龍擊殺,咆哮道。

就在幽成的話音剛剛落下,白龍的人頭居然奇迹的般飛了起來,一股血柱彷彿噴泉一般,從白龍的頸脖出噴涌而出,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發生了,不明白這白龍到底是怎麼死的,但是白龍就是這樣莫名其妙的被人砍下了頭顱! 鮮血飛濺,殺靈之地上,正在上演著一幕血雨的景色,沒有人知道這道景色的作俑者到底是誰,所有人的腦子裡一片空白,戰鬥也是隨之停止了下來,在這樣莫名其妙的情況下,已經沒有人會想著繼續戰鬥。

就在這時,人們注意到了一道血光,緩緩從白龍身上收回,順著血光收回的方向,眾人發現了一道血影,那不正是羅德薩軍洛小熙的異環始解形態—血眼魔將嗎?

眾人全都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這白龍不是站在羅德薩軍這一邊,那為什麼洛小熙又要對白龍出手?就在這個疑問萌生的同時,眾人很快就發現了一道身影,此時這道身影站在葉立軍團的所在位置,正在查看著眾人的傷勢,他就是葉立軍團的團長葉立。

「葉,葉立老大,你回來啦!!!」於正很快就從震驚之中緩過神來,失聲喊道。

「嗯,回來了,剛才我查探了一下,你們的傷勢還好,都不是致命傷,戰爭結束,好好休養,沒有多大的問題。」葉立點點頭,隨即面露滿意之色說道。

「那,那白……」於正此時也已經腦袋感覺嗡嗡作響,這眼前的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白龍?這個老傢伙剛剛已經被我斬首了啊,那個腦袋不是還在地上嗎?」看著於正的表情,葉立微微笑道。

聽到葉立的回答,眾人總算是已經知道這白龍是被何人所殺,不過這一下,眾人就更加奇怪了,為什麼洛小熙會幫助葉立一起擊殺白龍呢?

「葉立公子……!」「葉立老大……!」趙欣兒和幽婷兩人一看到葉立也是終於放下心來!

幽成一見到葉立回來,頓時大喜過望,看來葉立已經將國家令牌搶回,這一下小幽國有救了,頓時急忙上前,準備詢問葉立一些情況。

「葉立,還我洛維哥哥的命來……!!!」就在這時,洛西直接甩開了趙凱,怒氣衝天的沖向了葉立,準備與葉立決一死戰。

啪!一道聲響緩緩傳來,就見洛西整個人被人踢飛了出去,掉落在了地上,吐出一口鮮血,洛西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踢飛自己之人,居然是直接的姐姐洛小熙。


「姐姐,你再做什麼?阿卡多大人呢?」洛西突然瘋狂的對洛小熙喊道,他十分不理解為什麼洛小熙要對自己做這種事。

「閉嘴,我是在救你的命!」洛小熙冰冷的聲音讓洛西全身一顫,那口氣里充斥著不可抗拒的命令,頓了頓,洛小熙又繼續說道:「洛西,你給我聽好了,不準再對葉立出手,他現在是我的主人,如果還有下一次的話,就算你是我的弟弟,我也會將你擊殺。」

洛小熙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眾人都是聽得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她剛才說葉立是她的主人?整個殺靈之地全場寂靜,死一般的寂靜,從之前那種激戰的氣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洛西頓時感覺腦袋被人砸了一般嗡嗡作響,他彷彿聽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話語,獃滯的看著洛小熙,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就是那樣獃獃的看著。

洛小熙掃視了整個殺靈之地一圈后,大聲的喝道:「羅德薩軍全軍聽令,原羅德薩軍最高指揮官阿卡多戰死,按照規則由我這個副官接任總指揮官,現在我命令,羅德薩軍全軍投降,不得違抗,如有違抗者,死!」

聽著洛小熙的命令,羅德薩軍眾人都是不禁一愣,阿卡多大人戰死?眾人看向葉立的方向,心中瞬間一凜,阿卡多戰死,洛小熙成為葉立的僕人?這葉立到底是什麼人啊!

震驚,所有人此刻只有震驚的表情,很快,羅德薩軍開始一個個的收回了覺醒的異環,很顯然,他們已經認同了洛小熙的命令,戰場上,總指揮大人的命令是絕對的。

小幽軍顯然沒有料到最後居然是這種局面,全都傻傻的愣在了原地,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所措,後來全部看向了幽成和葉立,等待著他們的命令。

「呵呵,幽成王子,戰爭結束了,我們小幽國獲勝了!」葉立微微一笑,對幽成說道。

「獲,獲勝了?我們小幽國取得中級附屬權的資格了?」幽成顯然還不太相信這個事實,不禁向葉立又繼續問了一遍。


「嗯,是的,獲勝了,趕緊宣布命令吧,然後我們帶著國家令牌返迴路口處。」葉立點點頭,知道此刻幽成的情緒波動極大,也是回道。

幽成嘴角微微抽動,淚光隱隱在眼珠立打轉,看到幽成這副表情,葉立也是心中一嘆,暗道:這幽成王子還真是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啊,好好發泄一番吧!

「嗚,嗚……!小幽軍全軍聽令,爭奪戰結束了,我們小幽國勝利啦!!!」幽成將自己所有的情緒在這一瞬間完全爆發了出來,對著殺靈之地的天空咆哮道。

「喝……!!!小幽國必勝……!!!」聽到了幽成的命令,小幽軍全軍終於是將自己心中的情緒全部爆發了出來,瘋狂的吶喊著,這場勝利實在是太來之不易了。

整個殺靈之地上爆發出震天般的怒吼聲,小幽軍眾人一個個都是流下了熱淚,他們活了下來,並且取得了爭奪戰的勝利,而羅德薩軍眾人則是一臉茫然,原本計劃好的勝利就這樣沒了,每個人的心情都是極度的失落。不過兩軍所有人都知道,至此以後,小幽國出了一個強大的妖才,他的名字叫葉立,而且小幽國還有一支十分強大的軍團,軍團的名字叫作葉立軍團,在殺靈山脈中,他們已經將自己的威名傳遍了這裡的每一個角落。

葉立看著發泄情緒的眾人,心中感觸極多,戰爭,這就是戰爭,所有的規則都是由那什麼異盟所掌控,將所有人的生命玩弄於掌心之中,以後有機會,我一定要見識一下這個異盟到底有什麼不凡之處。

這時,洛小熙也來到了葉立的身旁,單膝跪拜了下去,恭敬的說道:「主人,十分抱歉,接下來我必要帶領羅德薩軍返回國家,還要回一趟家族,如果主人在這段時間有什麼吩咐,可以用絡筒聯繫我,我必定完成任務。」

葉立點點頭,說道:「嗯,去吧,這是洛維的異戒,裡面的東西我沒有動過,你好好收著,算是我葉立一點微不足道的補償吧。」

葉立說完,將洛維的異戒交到了洛小熙的手中,隨即也是走了開去,而洛小熙則是流下了悲情的眼淚,重重的對著葉立離開的方向磕了幾個響頭,也是帶著羅德薩軍全軍離開了殺靈之地,至此羅德薩國與小幽國的中級附屬權爭奪戰以小幽國獲勝結束。 殺靈之地上,此時羅德薩軍在洛小熙的帶領之下已經離開了,這裡只剩下小幽軍的人馬,他們現在的情緒也已經逐漸平復了下來,一個個的看著葉立,感覺葉立像神靈一般,是那麼的強大,那麼的閃耀。


幽成此時也已經將自己壓抑已久的情緒全部發泄了出來,略微平復了一下心中的震驚,對著小幽軍命令道:「好了,走吧,返回殺靈山脈路口,我們可以抬起頭挺著胸膛返回小幽國了,你們都是我小幽國的英雄。」

小幽軍眾人齊聲喝道:「萬歲,萬歲,小幽國萬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