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弟子全都發出歡呼,瘋狂衝進林中。

樹蔭下,微風習習,非常涼爽。

休息片刻,眾弟子便開始忙碌起來,撿柴生火做飯。

「再往前走應該就到淺水溝了吧?」同樣在撿柴的弟子,突然開口聊天。

另一名弟子點頭道:「我聽說此前一屆八長老帶領大家進入淺水溝,收穫頗豐啊。」

「現在八長老失蹤了,四長老和六長老也不知道會不會帶我們去淺水溝冒險。」前面那個弟子滿臉期待。

後面那人冷笑一聲,斥道:「別做夢了,十年前雖然收穫頗豐,但是也死了不少人,淺水溝里是有很多好東西,但危險更多,要是將命留在那裡,不值得。」

「我也就是隨口說說。」兩人繼續撿柴。

不遠處的魏小寶聽到他們的對話,嘴角露出笑容。

系統給出的新的簽到地點,竟然就在這附近,看來系統也是鐵了心要讓他參加完這屆的武道會,才有可能將新的簽到地點重新放回大魏。

吃飯的時候,魏小寶刻意來到楊思夢的身邊。

楊思夢很少吃飯,這時候只啃著一張餅,獨自坐在距眾人很遠的地方,顯得很是落寞。

「淺水溝?去那裡做什麼?」楊思夢聽到魏小寶的請求,滿臉詫異。

魏小寶無語道:「看來你還是沒有好好聽我說,剛才我已經說過了,淺水溝里全是寶物。」

楊思夢咬了一口餅,慢慢嚼著。

魏小寶繼續勸道:「你在九重天應該呆了很久了吧?如此年輕,就能達到九重天,真是了不起。」

「這種恭維的話就不要說了,想讓我做什麼,魏督主直接吩咐吧。」楊思夢嫣然一笑。

魏小寶道:「喜歡去淺水溝的皇甫黑雲已經被我殺了,現在能決定讓大家去淺水溝的人,只剩下諸葛藍雲……」

「魏督主,想要說服諸葛藍雲的話,你應該去找秦紅月呀?」楊思夢笑著打斷魏小寶的話。 ,

[]

「嗡……嗡……」

「喂?」

電話撥過去,沒有多久,那邊就有人接了。

小傢伙立刻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全亮了:「哥哥,我是妹妹噢,你有沒有想我呀?」

「有啊有啊,妹妹,你過得咋樣啊?都一天一夜沒有打電話來了,我和你胤哥哥都要急死了。」

清脆的小童音在電話里一接通就不停的抱怨,一聽,就是跟她一起長大的話嘮墨哥哥。

啊?

都一天一夜了嗎?她不是昨天才打過?

小若若小小的手捧著這個電話,玻璃珠似得大眼睛里,又是一陣茫然。

不過怎麼說都好,哥哥想她打電話過去,她就很開心了。

於是她癟了癟小嘴,開始也控訴起來:「那都是因為媽咪呀,她這幾天都不去幹活,整天在家裡,我都沒有機會打給你們啦。」

媽咪不幹活?

墨寶在電話那邊一聽,愣了一下:「媽咪為什麼不幹活?難道是知道了爹地要和洛阿姨訂……」

一個字還沒說完,猛然坐在他旁邊的霍胤起來,伸出小手就把他的嘴巴給緊緊捂住了。

「你瘋了嗎?把這個告訴妹妹!」

「唔……」

墨寶這才反應過來,閉上了嘴。

還好,這邊的小若若是個缺心眼的主,哥哥剛才說啥,她根本就沒有聽見。

「哥哥,我剛才聽到媽咪說,她要讓舅舅回去買外公家的房子噢。」

「真的?!!」

這話一說出來,這邊的兩個小傢伙一下子被驚喜到了。

外公的房子買下來,那不就是代表著媽咪他們也很快就要回來了嘛。

兄弟倆一下激動極了。

卻在這時,樓下忽然聽到了車響,兄弟倆神色一變,當即,匆匆忙忙囑咐了電話里的妹妹一句后,他們就把電話手錶掐掉了。

幾分鐘后,霍司爵和洛瑜兩人果然進來了。

「你們兩個在做什麼?怎麼神色慌慌張張的?」

霍司爵眼光比較毒,一進來后,看到兩個從樓上下來的兒子,他一眼就發現了他們小臉上的不對勁。

霍胤是肯定不會說的。

於是只有墨寶小腦袋瓜轉了轉,解釋了:「沒做什麼,我和哥哥在樓上下棋呢,對了,爹地,你們怎麼突然回來了?今天不用上班嗎?」

「上什麼班?今天爹地和你洛阿姨要去看一下置辦訂婚宴的酒店,你們兩個在家裡要好好聽王阿姨的話。」

霍司爵一邊皺眉叮囑了這兩個小東西一句,一邊抬腳便朝樓上去了。

兩個小傢伙:「……」

看酒店就看酒店,還回到家裡來幹什麼?

完了,他不會是要去拿戶口本跟這個女人領證吧?

兄弟倆幾乎是同一時間想到了這個,頓時小臉就緊緊的盯著上方變了。

「來來來,兩個小帥哥,過來看看阿姨給你們買什麼了?霍胤,是變性金剛的絕版模型哦。還有墨寶,你一直夢寐以求的某遊戲金卡,我也給你搞來了。」

洛瑜沒有留意到兩個孩子的變化,她進來了后,便馬上把帶來的東西,獻寶似得拿了出來。

準備給這兩個孩子。

這麼好的東西,要是換做以前,這兩個孩子肯定欣喜若狂了。

可是,今天,回應給她的,只有他們那張冷漠而又充斥著厭惡的小臉,相互對視一眼,立刻,兩個小傢伙就朝樓梯跑去了。

「哎!你們兩個幹嘛?怎麼跑了?我給你們帶禮物都不要嗎?」

洛瑜看到了,立刻好一陣委屈。

霍司爵此時正在三樓自己的卧室找東西,正拉開抽屜呢,忽然間,他聽到了樓下一聲「咚」的響,頓了頓,孩子的哭聲立刻就傳上來了。

「哇~~~」

「弟弟——」

最後另外一個失聲尖叫的小童音傳上來的時候,霍司爵已經隨手就把東西給扔了,然後衝出房門就快速奔了下來。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爹地,弟弟摔倒了,都……都出血了……」

樓下靠著二樓扶手的幾步台階上,兩個孩子已經哭成了一團,一個是摔的,一個則是被嚇得,那畫面,別提多駭人了。

霍司爵當場就神色大變。

立刻衝過來,他彎腰將摔了的小兒子抱起來,卻發現,哭到撕心裂肺的他,一張小嘴裡竟然全是血!

「來人!快備車!!」這個男人徹底慌了神,抱著孩子從樓梯上下來后,他便大步流星的出去了,就連廳里的洛瑜,他也沒理。

霍胤也緊跟在背後,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想要追上爹地。

萬萬沒有想到,這個眼睛里還帶著淚珠兒的孩子,居然在看到洛瑜后,痛哭流涕的表情馬上收斂,張嘴就狠狠地扔出這麼一個字來。

洛瑜驚呆了!

不是,這孩子為什麼現在對她的敵意這麼大?以前可不是這樣的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夜半,燕祁雲站在窗邊,緊盯着對面韓家的方向。他住在客棧的二樓,附近只有這間客棧位置較高,能稍稍看到牆內的動靜。夜已經深了,宅子裏黑沉沉一片,偶有幾點燈火經過,是下人巡夜的燈籠發出的光。

但看不到小鳳那間房,她所住的房間位於宅院裏側,即便白天也難以觀察。

看了好一陣,燕祁雲不自覺地錘了一下窗框,深知現在惱怒也無濟於事。他自責那日沒有察覺出她說話有異,沒有堅持攔下她。

「小鳳,你可千萬不能衝動……」他喃喃道。

「我衝動什麼?」

背後突然傳來女子的問話,他的第一反應是握刀回頭,驚見那小姑娘出現在這房間里、他的身後。

「你……怎麼跑出來了?!」

「我沒有啊,」她向他一拍手,「只是……你睡著了而已。」

他再觀四周,景色丕變,這哪裏還是客棧,分明又回到了他日日所見的那個夢魘中!

只是這一回,他好歹沒被綁着了。

小鳳興緻勃勃地在他夢裏踱步參觀。

「哈,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每次進到你夢裏,看到的都是這裏?」

「這裏是個山洞。」他悶悶不樂地說。

她停下步伐:「廢話,我當然看得出這裏是個山洞,但是到底是什麼樣的山洞能讓你一直念念不忘?這裏到底發生過什麼?」

他避開話頭:「我都還沒問你,你為什麼能出現在我夢中?」

「天賦,」小鳳興緻勃勃地說,「哎呀,做怪物挺好的嘛!很容易就能操控人心,那自然也就能隨便侵入他人的夢中咯!」

「真是胡鬧,快從我夢裏出去!」

就知道他會訓斥,她賣起了關子:「你要我現在離開,我就不告訴你我在韓家找到了什麼!」

燕祁雲只得長舒一口氣:「你找到什麼?」

小鳳說道:「一個婢女,她親眼見過韓樂池殺了自己的兩個妾侍,而同慧似乎能幫助韓樂池處理屍體。看來那個金月庵,並非單純兜售假藥,他們暗地裏好像還在做殺人越貨的勾當,而且已經幹了很久了。那個同慧的背後,有許多不可告人的陰謀,如果深挖的話,或許會挖出一個驚天大案來……」

燕祁雲越聽眉頭越緊蹙,抿著唇沉默不語。

她說完,觀察到他的反應:「燕大哥,你怎麼了?」

燕祁雲嚴肅地說道:「你還是快點離開韓家吧,聽你這麼一說,太危險了。」

她毫不在意地「嘖」了一聲:「燕捕頭,退避三舍是男子漢的作為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