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當即,一聲巨響,那乾坤之間,一道千米溝壑橫跨山林。 「何人?」

突然天生異象,讓亂域的參賽者都是露出駭色,領頭弟子更是慌張的倒退數步,心驚喝聲。

老王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這突然而來的生機,讓他也是愣了愣神,他不記得在本次參賽弟子中,和哪位大能相識啊。

秦石的黑袍在風中飄動,一臉的漠視。

「是你?」看見秦石,亂域眾弟子都是心底一沉。

「他是,那個秦石?」

秦石的名聲,在亂域早就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領頭的弟子眼神閃過寒光,微微心虛起來。

他在亂域也有近百年時間,所以關於秦石的事迹,他自然也是有所耳聞,能從護法三長老手中逃出,並且取得神域總冠軍的位置,這讓他感到無比的壓力。

「秦石,沒想到是你,你想要做什麼?」

「做什麼?你馬上就會知道了。」

秦石森寒的搖搖頭,黑眸中殺機四起,霍稻跟在他身後也是頗為茫然,剛剛,秦石還說過要離開,怎麼突然就莫名的插手了呢?

只是,秦石不解釋,他也不好多問,和秦石相互站在一起。

秦石回身沖著霍稻道:「前輩,晚輩有點私人恩怨要處理,先耽擱一會,你稍微等一下,三分鐘就好。」

霍稻道:「需要我幫忙嗎?」

「不需要,這事我要自己解決。」

見秦石如此堅持,霍稻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用可憐的目光望向亂域十幾名弟子,秦石的實力,他剛剛是見識過的,那種足矣堪比雷電的速度,想必,這些傢伙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三分鐘?」亂域的弟子聞言皺了皺眉,旋即不屑的冷笑:「呵呵,秦石,你未免也太自以為是了吧?是,我知道,你小子有點本事,但是就憑你自己,也想和我們整個亂域為敵?」

「是不是自以為是,很快你就會知道了。」秦石毫不廢話,虛影猛的一晃,一個箭步沖向亂域弟子一方。

亂域為首的弟子眯起眼,也是不甘示弱,揮手喝道:「兄弟們,一起上,我就不信了,他一個人難不成還能夠掀起天來?」

「是!」亂域眾多弟子猛的崛起,極強的靈力令周圍鳥雀驚飛。

「亂舞龍槍!」

「千破骨風刺!」

驟然,十幾道極強武學通天而起,集合五行五種屬性之力,令天邊都被染上了絢麗的顏色,從八方就沖秦石狂轟亂炸下去。

霍稻見狀,都是在後面為秦石捏了把冷汗,這可是十幾名域境小成啊,而且每一道武學,都是造化級以上,驚天動地,就算是一名域境大成,受到這種程度的攻擊,恐怕都很難擋下吧?

然而,秦石化為紫色雷光,穿插在刀關劍影當中,神色古井無波,十分冷漠,彷彿這漫天武學而不在一般,身影極為靈巧的左右閃躲,每一次,都是剛巧的將武學避開。

整整十幾道武學,最終竟連一道,都沒有擊中。

轟隆隆!

倒是大地,被擊碎出一個巨大的溝壑。

咻!

一片風沙瀰漫,突然,一道身影穿透而出,那漆黑在風中舞動的黑袍,讓亂域弟子都是瞪大眼睛。

「這,這是不是真的?」

「刀哥,我們怎麼辦?」

秦石的速度極快,像游龍一般,瞬間就將千米距離拉近,加上幾十道武學接連落空,令不少亂域弟子都心驚起來。

那叫刀哥的領頭弟子眼神閃過懼色,緊緊的捏緊拳:「該死的,怎麼在這個節骨眼上碰到他了呢!」

秦石迅猛逼近,一舉沖入到亂域弟子群中,亂域弟子慌張像是羊圈裡遇到狼的羔羊一樣,頓時四下的轟散。

刀哥呲了呲牙,沖著秦石喝道:「秦石,你究竟想要怎麼樣?難道,非要和我們亂域做對到底嗎?」

秦石黑眸始終肅殺,任由亂域弟子散開,他直逼向刀哥:「雖然我和亂域之間早已不死不休,不過,我與你之間,和亂域無關。」

「和亂域無關?」刀哥想不通的皺了皺眉,在符魔大賽之前,他從未見過秦石,更別提有什麼恩怨了,他咬牙道:「我和你從未謀面,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誤會?不可能!」

「那究竟是什麼!」刀哥幾乎咆哮。

「什麼?你自己去地府裡面想慢慢吧。」腳掌一跺,空氣間被雷電擊出漣漪,秦石速度猛的又被提快,一道光影,已經讓在場的弟子無法看清了,一眨眼,秦石衝到刀哥身前。

他掌心一握,一把抓住刀哥的喉嚨。

轟!

猛的一聲巨響,秦石將刀哥狠狠的按在地上,刀哥的身板撞在地面,將大地都給震碎。

亂域弟子全部都傻眼了,刀哥是他們參賽者中修為最強者,域境小成巔峰,然而,在秦石面前,卻連還手之力都沒有?這讓他們心底越來越沒有底氣。

刀哥被秦石死死勒緊,臉都漲紅起來,他紅著眼,充滿了對死亡的恐懼,雙手抓著秦石的手腕,用力的掙扎。

「去閻羅殿見閻王吧。」

秦石黑眸一寒,噼里啪啦!從他掌心,一條紫色雷龍纏繞手腕,龍首方向,正對刀哥的腦袋。

被雷龍鎖定,刀哥近乎絕望的嘶吼。

「不!!!」

「掌心雷!」秦石喝聲,五指猛的鬆開,雷龍在瞬間從他掌**射,沖著刀哥的頭顱貫射下去。

轟!

然而,突然,雲霄之上,一層隕石火光猛的墜落,一舉擊穿大地,在雷龍與刀哥相差分寸之時,猛的將秦石給震飛出去。

騰騰騰!

突如其來的意外讓秦石都措手不及,身軀朝後一陣翻躍,虛掌連續擊出,這才將那火光阻攔,勉強的穩住身子。

他黑眸一沉,從剛剛的隕石中,讓他感覺到幾分忌憚,他將黑袍裹緊,緩緩的仰起頭,只見,一道枯影立於高空:「是你?」

那枯影,赫然是鬼影道人,他凌空的踏在雲中,撫須而笑:「呵呵,小傢伙,年紀不大,殺氣倒是不小。」

面對鬼影道人,秦石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霍稻在他身後更是一驚,鬼影道人,對於任何一名符魔師而言,都是擁有相當沉重的分量。

「鬼影道人,救我!」鬼影突然出現,讓刀哥像是看見希望的曙光一樣,哀求的嚎叫。

鬼影道人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不屑道:「廢物!」旋即,他轉向秦石,淡淡道:「小傢伙,雖然我並不太想插手你們之間的事,不過再怎麼說,這次我也是代表亂域參賽,之前神域之祭,你便屠了亂域上千弟子,令亂域全軍覆沒,損失嚴重,如果這次再被你滅門,怎麼說也有些說不過去了吧?」

「亂域其餘參賽者我不管,不過,他必須得死!」秦石不屑和鬼影道人爭辯,十分冰冷的說道。

秦石絲毫不退讓的樣子讓鬼影道人蹙了蹙眉,露出幾分不悅:「那如果我說不呢?」

「那隻好多有得罪了!」秦石早就將風沙先前交代給他的話拋到腦後,黑袍裹緊,身軀平移,一雙被閃電包圍的手臂,從左側猛的沖刀哥刺下。

秦石突然動手,讓鬼影道人心底一寒,眸心也是閃過殺意:「小子,你得寸進尺!」

「魂封九州!」

鬼影道人枯手一握,一雙巨手從天而落,巨手的五根手指上,有上千道密密麻麻的玄奧紋絡,這些紋絡閃爍光影,如一道道鎖鏈一般,從九個方向沖著秦石纏繞而下。

秦石腳掌一僵,從他頭頂上傳來巨大壓力,讓他每一步,變的都十分沉重,如被捆綁了千噸的負重。

旋即,他上空黑暗,巨手像五指山一般,沖著他的額頭落下。

在巨大威懾下,他不禁呲了呲牙。

「域境大成?」

秦石心中暗驚,雖然,他還是無法看透鬼影道人,不過以他如今的修為,幾乎可以說是域境小成之中難尋敵手,因此,能讓他感到壓力,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域境大成,甚至更高。

不由,他心底對這鬼影道人更加忌憚,一名咒域境的符魔師,並且還擁有域境大成,這種敵人,著實不好對付。

「難怪會連風沙前輩都會對他如此重視!」秦石心中想到,眼神快速的變化,雙手用力的舉起。

兩手分離,一左一右,當即天穹上被撕裂開巨大斷層。

這是自從秦石突破到天巔四層以後,第一次使用靈力與靈魂力的融合,也是他能夠想到對付鬼影道人,唯一有可能會奏效的方法。

「吞天龍吟!」

「吼——!」頓時,天際響徹驚天龍吟,震耳欲聾,見狀,全場都是一驚,身為符魔師,他們再清楚不過,靈力與靈魂力相互融合,是何等危險而不可能的事情。

「這,這小子,瘋了吧?」眾人都是驚喝。

霸寵無上限:首席只歡不愛 鬼影道人在高空都是微微皺眉。

轟!

龍珠與巨手碰撞,在半空猛的引動巨浪,一道巨大漩渦,向周圍推動起層層狂風,將千米內的古樹都給掀起。

咻!

然而,席捲殘雲之際,秦石神經繃緊,猛的衝出亂石當中,他的目標依然明確,一把鋒利的無痕劍刺出,直逼向刀哥的胸口。 破風沙而出,秦石咄咄逼近,剛剛擋下鬼影道人一擊,讓他的虎口處都被震碎,然而,這並未影響他要殺掉那刀哥的決心。

看著像瘋子樣的秦石,刀哥慌了,爬起身,拚命的朝後退。

「你,你別過來!」

「想跑?來不及了,你今日必須死!」秦石黑眸寒可成冰的冷喝,一連串的殘影在空中一閃而過。

「小子,你未免也太目中無人了!」

鬼影道人在高空上眉頭蹙緊,顯然是被秦石的舉動給激怒,枯手一揮,他背後的天穹瞬間碎裂,變成一片火紅色的血口,其中是滾燙的岩漿,不斷滴落,落地后,大地的古木瞬間乾枯,燃燒起熊熊烈火。

岩漿迸射中,一塊足足有小山大小的岩石驟然隕落,直逼秦石的眉心射去。

眾人看見這幕都是一陣心驚,天穹都被染成了紅色,霍稻下意識的喝聲:「小友,快閃開!」

眾人心中都暗暗想道,在這種窮途之下,秦石肯定會放棄攻擊,閃避開這滾燙的隕石了吧?

刀哥自己也是長長的鬆了口氣,以為自己不會再有事了,嘴臉變成不屑的沖秦石冷笑。

不料,眼看著隕石就要擊中秦石,他一咬牙關,非但沒有閃躲,竟反倒是又加快速度,面朝隕石,他連還手的意思都沒有,一把無痕劍的劍鋒鏗鏘不動,筆直的指向刀哥胸膛。

砰!

一聲巨響,隕石從秦石的身上炸開。

轟隆隆!

接連是上百聲的爆鳴,眾人眼神都被駭色所充滿。

咻!

突然,一道黑影衝出火海,那黑影,赫然是秦石,他的黑袍還在燃燒,全身皆是被灼燒的傷口,面色蒼白,能看出來,那一顆隕石,令他受了極重的傷。

然而,儘管深受重傷,秦石的速度卻沒有分毫減緩,咻!一眨眼,他疾步衝到刀哥身前。

噗!

一聲悶響,滾燙的鮮血頓時灑在秦石臉上,無痕劍順著刀哥的胸膛進入,血粼粼的紅色刺穿。

見狀,眾人也都是被震撼住了,連鬼影道人也是老臉一沉,誰能想到,秦石為了殺刀哥,竟然不惜用肉身去抵擋剛剛那兇悍的隕石?

「他,他瘋了吧?」

「瘋子……這個瘋子!」

亂域弟子下意識的退後,望向秦石的目光充滿恐懼。

刀哥猛的瞪眼,一臉痛苦和不敢置信的瞪向秦石。

此時,他和秦石只有方寸,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胸膛正在朝外噴血,生機快速的流逝,他死死的盯著秦石:「為,為什麼!」

秦石猙獰的貼在他耳邊,道:「勿寧,也是你能染指的?」

刀哥猛的睜大眼,瞬間彷彿明白什麼一樣,只是,不給他在說話的機會,秦石手掌用力,一把將無痕劍抽出,一條紫色的雷龍從他掌心射出,將刀哥的心臟生生擊碎。

轟!

刀哥的屍體,被生生擊飛出上百米去。

人族第一帝 確定刀哥的生機徹底消失,秦石繃緊的弦這才鬆開,瞬間,他臉色狂變,嗓口陣陣的甘甜,一口被他壓制了半響的鮮血猛的噴出。

他一下子好像斷了玄一樣,若不是有無痕劍的支撐,他恐怕已經翻倒在地上了。

「小友!」霍稻在後方大驚。

「嗡!嗡!嗡!」

突然,天穹上方,是極為強烈的嗡鳴,兩股渾然不同的力量,分別從左右兩方碾壓下來。

「小子,你找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