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你們都是我這一次招募來的精銳高手,甚至你們當中更是有著大來頭的人,我知道你們這一次之所以能夠來我麾下做事幫我,說穿了,你們為的也不過就是那上古功法弄玉決!」

看著眾人都平靜下來之後,這時候呼延志浩便開始講訴起這行的目的。

而說到弄玉決的時候,呼延志浩示意手下人取來一個長捲軸,而後在兩名下人的幫助下,緩緩朝著兩邊將其展開,為眾人呈現出了捲軸上面的內容。

「這是此番我們要去的地方伽基山脈!」

看著展開的捲軸,呼延志浩指著上面的內容解釋說道:「伽基山脈縱貫南北,長約數十萬里,堪稱大陸第一單體最長的山脈之一,而山脈之中有著一處常年呈封閉狀態的山谷,經過我們的人千番探查之後,最終我們確定了這山谷之中,有著一處上古遺迹!」

說到這裡,呼延志浩微微一笑,接著說道:「而經過了皇室派遣的大批力量的探查之後,我們也確定了,這處上古遺迹,正是我朔火帝國開國國主當年隱居修鍊的地方,我們完全有理由懷疑,那裡生存著一頭實力極其恐怖的妖獸,而這一次你們的任務,就是要進入那裡面,將那妖獸的看守的一枚眠獸玉帶出來,而成功者的獎勵就是將得到那部上古功法弄玉決!」

呼延志浩說完之後,一直沉默不語的鐵劍先生率先發問說道:「眠獸玉?原來如此,想來那眠獸玉中封存著不得了的東西吧?」

眠獸玉,是大陸召喚師們常用的一種封存妖獸的道具,而被封存起來的妖獸,無論實力高低、健康生死,只要是被封進眠獸玉的,妖獸的任何狀態,都將停止下來,哪怕是即將咽氣的妖獸,只要是被封存的,無論待在眠獸玉中多長的時間,除非解封,否則那妖獸就一直吊著最後一口而不死!

「不錯!鐵劍先生還真是快人快語,志浩也不隱瞞,經皇室典籍記載,那顆眠獸玉中封存的妖獸,極有可能就是當年我朔火帝國開國國主的本命真獸!」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們當即震驚了!

眾所周知,所有的召喚法師們,無論實力高低強弱,在他們踏上這條道路的時候,都是會有一隻唯一的妖獸跟隨自己一生,而這隻妖獸和召喚法師可以稱得上共同體的存在,雙方簽訂下最原始的心命相連契約,人獸相互補償其自身的不足,無論人或是妖獸,都是會隨著另一方的成長而變得愈發強大,可以算得上是一榮俱榮。

而如今從呼延志浩的口中,他們竟然得知,朔火帝國的開國國主的本命真獸,竟然被封存在了眠獸玉之中,那這意味著什麼?!

「莫非貴國的開國國主還…健在!?

鐵劍先生說出了這麼一個,令所有人都在暗自琢磨的疑問。

「這個我不能也無法回答您的問題!我國開國國主修為逆天,但是眾所周知,已在幾百年前就已經神秘失蹤了,幾百年來我們從未放棄尋找,而這一次我們找到了這個眠獸玉,就已經是堪稱近幾百年來最大的奇迹發現了!」

說到這裡,呼延志浩神色凝重的接著說道:「而這一次皇室也不留餘力的宣布,只要是能夠帶回先主的眠獸玉的,都將獲得皇室保留的唯一上古完整法決弄玉決,而要是成功者是朔火帝國的國民而且還是召喚法師的,只要是自身天賦足夠,將會獲得皇室傾盡全力的培養,甚至將其定為王位的第二順位繼承人!」

最後的話,呼延志浩像是在給自己說的一樣,這個讓所有朔火帝國人眼紅的條件,想來才是呼延志浩四處拉攏高手參與此事的真正目的! ?經過呼延志浩的解說之後,眾人無一不感到陣陣的驚訝,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朔火帝國竟然開出了如此豐厚的條件,不僅將保留的上古法訣送人,甚至還將其升級為王位的繼承人,這種不遺餘力的做法,就算是對於一個國家來說,都是史無前例的一次!

「看來你們開國國主的眠獸玉,對於你們帝國皇室來說,這意義非同小可啊!」

來自結羽家族的明昊不禁感嘆的說道:「大陸都知曉你們朔火帝國,每一代的國主其修為實力堪稱召喚系第一人,而每一代國主的本命真獸,都是作為護國獸存在的,而如今當政的國主,實力同樣非同小可,但是卻常年不見你們的護國獸的身影,這種情況與以往相差很大,這不免讓人猜疑啊!」

結羽家族同樣也是靠著家族底蘊實力,建立起了一個國家,雖然規模不及朔火帝國這麼龐大,但是也算是雄霸一方的存在,同樣的國與國之間的政治,同樣也是適用於修者建立的國家。

「明昊兄,這些話還是不宜在此地說出的為好,不管怎樣,當今陛下的心思不是我們能揣測的,我們還是把握好現在為好。」

看著明昊表現出的一副無辜樣,呼延志浩心中自然是知曉明昊所說話中的含義,但是對於這種旁敲側擊來打探帝國秘聞的事情,呼延志浩應付自如,顯然不是第一次了。

解說完畢之後,呼延志浩招呼手下人將捲軸收起來,而後坐下說道:「這次如大家所想的那樣,參與進來的隊伍多的數不清,而根據我的情報顯示,其中最具競爭力的隊伍,帶上我們這一支,也不過僅僅三個,而其他兩支隊伍,分別由當今陛下的大皇子和二皇子引領,而他們可是邀請來了魔焰專修學院的學員前來助陣,隊伍的整體實力強大不容小覷!」

提到魔焰專修學院,這個在大陸上公認的最頂尖勢力,在座的所有人都不由的感覺呼吸緊張。

雖然還不知道魔焰專修派來的人實力如何,但是僅僅這個名號,就足以讓人萬分重視起來,由此可見,聖院二字的份量了!

「大家不必緊張!雖說魔焰專修學院的確讓人仰視,但是也不見得他們的學院個個都是妖孽,我們在座的各位哪一位是庸手?真較量起來不見得就輸。」

鐵劍先生身為武者散修,對於這種龐然大物般的勢力,其實說心裡話是最為看不上眼的,更加不用說武者和操炎術士們之間的那些芥蒂了,所以鐵劍先生無懼無畏。

「鐵劍先生說得對,我們的實力也是足夠強大的,鹿死誰手還不見得。」

「呼延公子,我們什麼時候啟程?」

阿修羅問道。

而呼延志浩聽后,便鄭重的站起身來,看了一下身後的於老,二人微微示意點頭之後,呼延志浩便決定的說道:「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一切準備工作都已經做好了,各位不介意現在就動身吧?」

對於這場爭奪戰,呼延志浩十分的上心和用心,一切準備工作,早在招募這些人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時間緊迫,爭奪戰不限時間,呼延志浩自然是不甘屈於人后。

聽到呼延志浩如此一說之後,在座的眾人都沒有表現出有什麼異議,一個個摩拳擦掌蓄勢待發。

「既然各位沒有意見,那麼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說完,呼延志浩領著眾人,徑直順著進府的道路走了出去,而在大門外邊,足足七輛豪華的馬車早已在這裡等待多時。

「來來來各位,我為大家一人準備了一輛馬車,還請大家自由選擇車輛,快快上車!」

招呼著眾人上車的呼延志浩,看著鐵劍先生、黃體和明昊一人上一輛車之後,而最後的阿修羅便朝著最後的一輛車子走去,身後還跟著納蘭蝶雨。

見狀,呼延志浩連忙走上說道:「阿雨姑娘,車輛充足一人一輛,你不必和阿哥擠在同一輛車上面。」

不知為何,雖然阿修羅聲稱和納蘭蝶雨是兄妹的關係,但是每當呼延志浩見到阿雨對阿修羅的神態時,心中都有一些怪怪的感覺,尤其是阿雨看阿修羅的眼神和說話的口氣上,呼延志浩總覺不太像是兄妹之間的那種情感。

「呼延公子不必如此周到,這馬車裡面的空間很是寬大,我和哥哥共同乘坐也是綽綽有餘,就不必那麼麻煩了。」

回頭微笑的婉拒了呼延志浩之後,阿雨便不再多說什麼,徑直的跟了上去,和阿修羅一同座上了同一輛馬車。

「好吧!」

見到納蘭蝶雨如此的堅決,呼延志浩也不好說些什麼,只是在心中隱隱有些不忿,而後轉身鑽入自己的車裡,沖著領頭騎馬的老僕,高聲說道:「於老我們可以出發了!」

老僕回頭點了點頭后,便策馬揚鞭,令這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出城而去。

而與此同時,在一座恢弘的宮殿之中,身著一身雲秀走獸圖案的年輕人,目光深邃的望著天空,渾身散發著一種上位者的氣息,旁邊的侍從,個個大氣不敢喘一下的陪站在一邊,低垂著頭,不敢有絲毫的目光留在這名年輕人的身上。

「報殿下!呼延志浩公子已經啟程,此行一行一共七人,分別是呼延志浩公子、於老、武士鐵劍先生、結羽家族的明昊公子、鳳凰執事家族的黃天,還有兩名身份不明的一男一女,其中男子是一名修為不詳的操炎術士,女子情況不明,看樣子…應該是一名武者!」

一名身著勁裝的護衛,快速的從遠處跑了過來,來到近前之後,便單膝跪伏在地,聲音洪亮的報告說道。

「哦?!志浩竟然也拉攏了一名操炎術士!這一下子可就有趣了。」

被稱為殿下的這名年輕人,目光玩味的盯著遠方,而後說道:「通知二弟,我們可以出發了,還有儘快搞清楚那一男一女的真實身份,我不想再聽到這種模稜兩可的情報了!」

年輕人雖然語氣很淡,但是卻有一種極具壓迫性的威壓散發出來,令這名護衛不得不緊張起來。

「是殿下!屬下該死,這就去打探清楚那二人的身份來歷!」

言罷之後,護衛便彎著腰退出了大殿。

「區區一個軍團長的兒子,竟然妄想貪圖王位!兩個人爭奪還不夠,你竟然還想參與進來,哼!這一次就讓你徹底死心!」

年輕人的眼中閃爍出一抹狠戾之色,微微停留之後,便轉身進入了大殿,準備出發了! ?而隨著這名年輕人進入大殿之中后,視距慢慢拉遠,巍峨的宮殿,逐漸顯現出了全部的樣貌,雕梁畫柱,金色的琉璃瓦在陽光下熠熠閃光,呈現出一種大氣磅礴的氣場出來,而環繞大殿周圍,有著座座大小不一的亭台樓閣矗立著,看似很普通的排列順序,實則卻暗含有大道規則的軌跡。

如此恢弘的一片建築群,而且座座建築僅僅從外觀上,都是能夠感受的到那種神秘的韻味,可見這是非一般的地方。

順著宮殿的大門,朝著外面延伸出一條寬闊的白玉石路,硃紅色牆壁之上,刻畫滿了各種獸形圖案,而且上面噴塗滿了各種顏色的顏料,五彩繽紛栩栩如生!

一輛由八匹異種駿馬牽拉的馬車,飛快的沿著這條白玉石路駛了過來,而在馬車的後面,則跟著數名身著甲胄的兵士,行動間動作整齊劃一,並且還伴有一股鐵血的氣息散發出來。

「停!」

馬車正在行進的時候,忽然從馬車裡面,傳出一聲清亮的男子聲音,而在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整個車隊當即便停止了行進。

「二殿下有何吩咐?」

車隊停下來之後,一名身材魁梧樣貌俊朗的將領模樣的男子,快步走到馬車的車窗前,微微低頭神態恭敬的詢問說道。

「狼心統領,我大哥他還沒有過來嗎?」

聽到車內人的問話之後,這名叫做狼心的男子立即便回答說道:「回稟殿下,大殿下剛剛派人傳口信過來,讓我們前去養心閣匯合,大殿下已經準備好了,只能殿下您過去,我們就立即出發。」

聽完狼心統領的回答之後,車內的人先是嗯了一聲,而後說道:「呼延那裡有什麼動靜嗎?」

「根據剛剛手下人傳來的消息說,呼延公子已經帶著招募來的人出發了,其中劍道高手鐵劍先生、結羽家族的明昊結界法師還有鳳凰執事家族的黃天,這三人都是已知的,但是呼延志浩好像又招募進來了一男一女,男的很年輕是個操炎術士,實力境界不詳,而至於那名女子嘛,我們只知道好像是個武士,其他的就不得而知了。」

聽完手下人的彙報之後,車內的人先是沉默了一會兒,而後說道:「這還是你第一次彙報上來的不詳細情報,大哥哪裡也無法證實嗎?」

對於手下人辦事能力的強弱,這個被稱作二殿下的男子心中十分的明白,既然手下人報告上來的是這樣的情報,那麼想來真的是沒有辦法搞清楚。

「大殿下那裡也是無法證實,這一男一女背景神秘,非常難以查找到線索。」

「這麼看來的話,也許這一男一女並不是我朔火帝國人氏,也不會是生活在北疆域的人,由此看來沒準是別國的人,呵呵…呵!沒有想到一部弄玉決竟然引出了這麼多人的覬覦!」

車裡的二殿下嗤笑說完之後,便重新下命令說道:『好了,我們還是儘快趕到大哥那裡吧,免得出什麼幺蛾子!」

「是殿下!」

狼心統領聽到之後,便呵斥車隊繼續前進。

過了沒多久的時間,車隊便來到了養心閣的前面,而此時在養心閣的大門前面,也是停留著一輛同樣的馬車,而見到二殿下人趕來之後,停在原地的馬車車窗,忽然間一雙手撩開了車窗門帘,正是先前的那名男子。

「參加大殿下!」

狼心統領一干眾人,再走近了之後,便齊齊單膝跪地,對馬車裡面的男子進行參拜。

「二弟你來的也太慢了點吧?」

沒有去理會參拜的眾人,男子直接沖著狼心口中的二殿下說道。

「大哥做什麼都是這麼的著急,這一次可是光著急是沒有用的。」

「好了不跟你貧嘴了!你的手下人已經和我的人在伽基山脈前匯合了,現在就等我們前去拿主意呢,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聽到車內人的決定之後,二殿下微微一笑說道:「就聽大哥的話了,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言罷,二殿下便率先朝著前方進發,而後面的馬車在微微頓足了之後,也連忙動作不慢的趕了上去。

平常的時候,伽基山脈一向不怎麼討人歡喜,常年山脈前都是一片寂靜,沒有絲毫的人煙,濃密的原始森林之中,生活著無數猙獰兇猛的妖獸,它們個個長年累月的生活在這裡,使得原本就危險重重的伽基山脈,如今更是有著向萬獸靈山發展的趨勢。

「伽基山脈可真算的上亞禁區的存在了!」

此時彙集在山脈前方的大隊人馬,一路風塵僕僕的跋涉來到這裡,為了能夠以最強狀態迎戰,所以大家都十分默契的在這裡休息調整。

伽基山脈之中,險山惡水到處都是,單單其惡劣的環境,就足以讓大批修者頭疼不已了,而如今不僅大家要相互競爭,而且還要面對環境的挑戰,所以此行非同小可。

此時山脈前的一處平坦開闊地上,風雲匯聚,朔火帝國的各路英雄好漢,全都聚集在了此地,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只為了能夠得到朔火帝國放出來的懸賞,想藉此一飛衝天。

這裡有著本土的召喚系法師,也有著散修身份的武者,同樣操炎術士在這裡也是能夠看到,雖然這些人不可能獲得王室的支持和被封為順位繼承人,但是想來這些人也根本沒有去在意這些,對於這些修者們來說,弄玉決更加的有吸引力。

上古功法弄玉決,包括了精神修鍊、武技和煉體三方面的內容,雖然這部功法不見得能讓所有人都能兼修下來,但是無論是精神修鍊方面,還是武技或者是煉體方面,都是能夠讓法師武者操炎術士相借鑒修鍊的。

眾人彙集在此,無聊的等待著,相互了解聊天,半天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忽然,這時候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局面,忽然變得騷動起來。

「快看!呼延府的人來了!」

有眼尖的人,當即便是認出了呼延志浩一行人的身份,不由的驚訝說道。

而在另一邊,還未等到呼延志浩等人安頓下來的時候,騷動再一次生起。

「朔火帝國大皇子二皇子殿下駕到!」

一聲響亮的高呼之聲傳來,眾人聞之扭頭望去,只見兩支最為浩蕩的隊伍,快速的朝著這裡開拔而來。

「唰…唰!」

隊伍近前之後,原本黑壓壓的一群人,竟然全部默契的單膝跪地,來迎接大皇子二皇子的隊伍。

雖然眾人都是修者,但是朔火帝國原本就是以武立國,威名遠揚火焰大陸,在修者們心中的地位十分的高,單膝迎接,這表明了對強者的尊重! ?當阿修羅和納蘭蝶雨走出馬車之後,忽然就看到了大批的修者,現在全部都神情肅穆的跪拜在地,此情此景,讓阿修羅和納蘭蝶雨不禁疑惑不解起來。

「阿哥兄弟,快快跪下,來者是我朔火帝國的大皇子和二皇子!地位尊貴不可不恭敬對待啊!」

見到阿修羅和納蘭蝶雨二人跟一根木頭一樣,在見到車隊的臨近,竟然沒有絲毫下跪的意思,這讓在一旁跪拜的一位仁兄見到之後,連忙小聲的提醒說道。

而聽到這個陌生人的話后,阿修羅不禁微微皺眉,說道:「我們修者自有我們自己的規矩,在見到紅塵之中的國家君主或者一方王侯的時候,不是可以不必跟普通百姓一樣行大禮嗎?」

在火焰大陸上,在遇到一方國家的君主或者王侯將相的時候,修行者們和普通人是有著不同待遇的,對於這些阿修羅還是有著一些了解的,而如今在見到這麼多的修者們,尤其是其中不乏高手精銳,但是如今卻都對著一方君主的子嗣行跪拜大禮,這種出乎意料的事情,不禁讓阿修羅大惑不解。

「阿哥兄這就你有所不知了!」

這個時候,呼延志浩走進過來,看著臨近的車隊,解釋說道:「這些修者們之所以打破了規矩,那是因為他們尊敬不是皇子們,而是對我整個朔火帝國的承認和尊敬!他們跪拜的是我朔火帝國的國主!」

聽到這些之後,阿修羅在心中忍不住微微驚訝起來。

他萬萬沒有想到,朔火帝國的國主竟然有著如此強大的威懾力,儘管人沒有在這裡,但是卻依然能夠得到這麼多人的隔空行禮,可想而知,這個不曾謀面的朔火帝國國主是一位如何了得的修者啊!

「呼延公子怎麼不行跪拜之禮呢?」

聽完了呼延志浩的解釋之後,站在阿修羅身旁的納蘭蝶雨忽然問道,而呼延志浩聽到之後,神情先是微微一愣,而後眼神盯著漸漸停下的馬車,眼神微眯著看了一會,臉上露出一抹令人耐人尋味的表情后,說道:「說起來慚愧,承蒙家父對帝國的一些微薄貢獻,所以國主特許給了我呼延府子嗣了一些特權,見皇室成員如見自家兄弟,不必行禮!」

說完,呼延志浩哈哈一笑后,便徑直朝著兩位皇子的馬車走去。

「阿哥,這位呼延公子他…!」

心明神會的納蘭蝶雨,很是敏銳的捕捉到了呼延志浩臉上和眼神之中的神情變化,心中暗暗有了某種猜測,還不待跟阿修羅說完,就被阿修羅制止住了。

「有些事情不管我們的事,也許這就是貴族間的樂趣吧,你說呢?」

說完,阿修羅呵呵一笑,帶著納蘭蝶雨走到人群跪拜稀少的地方站立,靜靜地看著從馬車上下來的兩個人。

「阿哥我們不跪拜嗎?」

在很多的事情上,納蘭蝶雨一向以阿修羅為中心,而在見到阿修羅不為世俗禮儀所動的時候,納蘭蝶雨不禁出言問道。

而阿修羅則微微搖頭說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配得上我的跪拜,除了我的爺爺!」

言語至此,一股無形的霸氣從阿修羅身上散發而出,這股氣勢代表的不是阿修羅的囂張,而是阿修羅內心出的堅定。

先不說現在阿修羅的修為如何,繼承了火神道統和輪迴法則的他,潛力無限,而真如他所說的那樣,有了如今的一番經歷之後的阿修羅,恐怕這個世界上還真是除了已故的阿卑留外,已經無人能夠承受得起或者是值得阿修羅跪拜了!

「大皇兄二皇兄!多日不見甚是想念啊!」

樣貌堂堂身材俊朗,渾身帶著修者身上特有的一股氣場,摻加著皇室成員特有的貴氣,且面相有著幾許相似的大皇子和二皇子剛剛走下馬車,就看到了呼延志浩一臉熱情之至的迎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