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現在,過第二個彎道的時候,郭念菲的車速又提高到了兩百公里的樣子。第二次過彎道,這一次。唐崢的漂移就顯得柔順平滑了許多。車速也加快了。但是,此刻趙斌的車子已經沒有影子了。

如果看到郭念菲現在的過彎,趙斌肯定不會這麼樂觀。開始還磕磕碰碰的呢,馬上就這麼嫻熟了,這種能力,足以讓任何人重視。整個天馬山路,一共有十五個彎道。一路下來,郭念菲的速度都在加快,最後三個彎道的時候。 豪門纏婚:尤物小嬌妻 郭念菲再次追上了趙斌的車子,而且,差距越來越近了。在最後一個彎道的時候,兩車幾乎是並駕齊驅了。最後一個彎道,差不多是一百八十度的急彎。

而此刻,趙斌更是嫻熟的佔據了內道。因為,這樣的話,一百八十度漂移的時候,能夠給車尾預留出足夠的移動空間,而郭念菲只能逼迫著走外道了。這是唯一的超車機會。

剎那之間,郭念菲踩了一腳油門,車子已經超過了趙斌半個車頭,與此同時,右腳放在了剎車上,高頻率的點剎,這樣的話,能夠保持車速,也足夠做出漂移動作,在剎那之間,猛地打方向盤,車輪摩擦著地面的聲音。

整個車子,已然調轉了一個方向,與此同時,唐崢的車子已經切入到了內道。這一幕,頓時讓趙斌驚出了一身冷汗。腳也踩在了剎車上,車速降下來的剎那,郭念菲的車子已經飛快離開了。

看著帕加尼的屁股,趙斌猛地拍了一下方向盤,怒聲道:「我艹,這個瘋子。十足的瘋子。」趙斌在剎那間驚出了一身冷汗,就在剛才,如果自己不剎車,等待自己的,絕對是車毀人亡的慘劇。

而郭念菲會不會有事,趙斌不知道,自己必定是死定了。起始點這邊,劉明有些坐立不安起來,不是抬起手腕,看著腕錶。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幾分鐘了。二十多公里的路程,按照時間來計算,應該是快回來了。

「坤哥,你說,飛哥不會出危險吧。」劉明有些擔心。輸贏是小。郭念菲的人身安全是最重要的。說到危險,趙坤倒是不怎麼擔心,老弟的實力他多多少少還是知道的!

接下來的這一幕,看得劉明和趙坤兩人都是目瞪口呆,郭念菲炫技的部分,被他們自動忽略了,此刻,兩人對視一眼,同聲道:

「贏了?沒看花吧。」趙坤肯定道:「應該是贏了。這不科學啊。」

郭念菲走下車子,徑直走到了許勝的旁邊,此刻,許勝臉上帶著微笑,今天,他賠大了,賭趙斌贏的,不過場上大部分人都是賭的趙斌贏,就算一賠一,加上本金,要賠給郭念菲兩百萬元,雖然不多,但也都是心頭肉啊!許勝今天晚上無緣無故的輸了兩百萬自然不爽啊!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哥們趙斌吃癟,他面子上也掛不住啊!。趙斌打開車門走了下來,鑰匙往劉明這邊一丟,沉聲道:「車子給你。」

「劉明接過要是看著郭念菲感激的說道:「飛哥,這次真的是靠了!謝了!」

「什麼謝不謝的,都是自己啊兄弟!」

在此刻,趙斌身邊,一個年約二十多歲的青年看著趙斌說道:「他是在扮豬吃老虎。特意麻痹你的。目的就是要出其不意。斌少,我想和這個人賽一場。」

「有把握沒有?」趙斌心中一動,這個年輕人,叫王況,是澳門那邊有名的地下車手。專門請回來,趙斌是要他教導技術的。王況這個人賽車,那是出了名的不要命。

不過一直以來,王況都沒有動心。沒有想到,這一次,竟然主動提出來要賽車了。有王況出面的話,自己絕對能扳回場面。聽著趙斌的話語,王況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這是對他的最大的侮辱,臉色一沉,道:

「斌少,你可以不相信。」王況的樣子讓趙斌有些醒悟,訕笑著道:「況哥,你別介意,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總覺得,那個小子有些怪異……」

王況此刻充滿了強大的自信,沉聲道:「管他多麼怪異,在強大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空的。」

「趙公子,多謝了。」

: 郭念菲此時已經打開車門走了下來,拿起放在了旁邊一台跑車車頂上的支票。還刻意的彈了一下。清脆的響聲,在此刻無比的刺耳。

「哎~才兩千萬,真不知道夠不夠修我車的!」郭念菲看著帕加尼一側摩痕,心裡那叫一個心疼啊!主要是國內還維修不了,得送出去!自己才裝了幾天就噌了,下次比賽絕對不開自己的車了!

這時候,王況站了出來,注視這郭念菲說道:「我和你比一場?你敢么?」

王況的話語,讓郭念菲的目光望了過去,此刻,趙斌也在旁邊開口道:「喂,小子!有膽子再比一場么?這一次,我們賭大一點。一個億,你敢么?」

「一個億?」郭念菲痴笑著看著趙斌:「趙大公子你還有一個億嘛? 總裁太難纏:搞定摳門笨助理 剛才拿兩千萬都已經大出血了吧!還賭大點一個億,真搞笑!」

「哼~」趙斌指著郭念菲冷哼一聲:「小子,我手中現金還有大約五千萬,另外在碧海雲天有一棟別墅五百平米的樣子,市場價在一個億左右,折價五千萬可以吧!」

「五千萬?你怎麼算的!一台五百萬的蘭博基尼你折價一百萬,怎麼現在一個億的房子到你這裡就要折價五千萬了?趙公子你也太會做生意了吧······」不等郭念菲的話說完,趙斌就冷笑了起來,臉色一沉咬牙說道:

「就算兩千萬。另外,我打一張三千萬的欠條。我趙斌的名字,想必也值三千萬吧。」趙斌心中,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任你壓價狠不狠,有命要,那也得有命花才行。

這邊,劉明已經走了上來,低聲道:「飛哥哥,別答應他,這是明顯就是個圈套

!」劉明的臉色也不好看,盯著魏斌道:「趙斌,你什麼意思?輸不起么?輸不起,你就明說,要是心痛這點錢,說一聲,你趙斌輸不起,小爺我也不差這十張。」說完,看著郭念菲繼續說道:「飛哥,不要答應,這個王況不是一般人,他曾經進過職業車隊。」

說到這個,趙坤沉聲道:「老弟,劉明的話是不假,但是,如果你知道,之所以開除他是因為他參加地下賽車的原因,而不是技術原因。明白了么?」

「念菲,王況在東南亞和港澳一帶,地下賽車界很有名氣。他一共參加了三十二場地下車賽,其中,有9場是雙人賽。這些場比賽裡面,每一場車賽都發生了車禍。一共有八人因此喪命。」

郭念菲的臉色有些凝重,看著趙坤說道:「坤哥,你的意思是,這些車禍都和這個王況有關?」

趙坤點了點頭道:「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表明是他的原因。可是,大部分的線索都指向他。之所以他會來中海,不光是看錢,更重要的是,在港澳地區,沒有人和他玩了。」

這種事情,很正常,哪怕是喜歡賽車,可是,恐怕也沒有人願意拿自己的性命來開玩笑。用心險惡、其心可誅,郭念菲的眼神也冰冷下來,看著旁邊的趙斌,沉默不語。

此刻,趙斌訕笑了一下,淡然道:

「輸不起,真是笑話,賭注已經到了你手上了。我會輸不起。怕了就明說嘛。需要找這些理由么?賭不賭,隨便你們。以後,在中海市夾著尾巴好了。我看,以後你可以見人就說一句你是龜公好了。」

趙斌言語之中擠兌的意思很明顯,目的很明確,這些話語。無非就是為了一個目的,讓郭念菲答應繼續比賽。沉吟了一下,郭念菲的目光和王況對視了一下,從對方的眼神之中,郭念菲看到了一種躍躍欲試的瘋狂。這是一個十足的瘋子。隨即,郭念菲笑著道:

「賭,好啊。不過,一億的賭注,我不感興趣。」說著,郭念菲的臉上刻意露出了一種狂妄。伸出一個手掌。沉聲道:「一億有什麼樂趣。剛才,那是為明子扳回場子,和你玩玩而已。要賭可以。五個億。否則,別來找我。」

經過了剛才這一輪比賽下來。對於自己的技術,郭念菲有著很強的信心。心中也瞬間做出了決定,既然你趙斌不安好心,精心設計了這個圈套。自己要是不玩那不是對不起趙斌的謀划么?

自己是不差錢的,但是考慮到趙斌的承受能力。一個億的話,趙斌或許能拿出來。但是,看他剛才賭一億的樣子,估計也夠嗆。喊太大了,趙斌根本無法湊齊款項那就沒有意義了。

郭念菲的話語,頓時讓所有人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周圍,圍觀的這些混混紈絝們,都尖叫起來。愛飆車,這本身就說明。這些人都是追求刺激的那種人。一場比賽,五個億賭注,這足以名揚世界了。趙斌的臉色無比的尷尬。他雖然不差錢。但是,那是相對的。五億的賭注。即便是以他的身份,也無法拿出來。仔細算了一下,他手中的資產,包括房產、門面,還有一個會所,加起來,也就六七個億的樣子,五個億?多嗎?不多!少嗎?自己全部家常基本上全部搭進去了!

郭念菲掌握的就是這個度,如果說直接開口給他要上十個億!趙斌這傢伙真玩不起,可五個億,想一想他趙斌還是沒問題的,不過嘛~如果他說了那就什麼都沒了~

趙斌聽著郭念的話臉色一沉,冷笑了一下,沉聲道:「五個億,你嘴巴一張,說五億就是五億么?賭,憑什麼不賭。你拿出五億出來,我就是砸鍋賣鐵,也跟你賭。」

趙斌已經下定決心了,拿不出,那更好,謠言不攻自破,郭念菲就徹底沒臉了。拿出來了,也不怕,以王況的本事,這個賭注,完全就是送錢。更是沒有理由拒接。

郭念菲拿出支票簿,開了一章支票出來,上滿寫著你可以開四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元九角。郭念菲將支票放在了車前引擎蓋上,一臉鄙視的看著趙斌,然後看著趙斌尷尬的臉色笑道:「這張支票四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元九角」

「還差一毛~」說著話郭念菲有從兜里拿出一個面值一元的硬幣壓在了支票上,然後一臉不差錢的樣子看著趙斌:

「哎呀,沒辦法太有錢了?隨隨便便一拿就是個一元的硬幣,這下夠了!還多了九毛,就算多給你的好了!我的賭注就在這裡了,你的呢?」

羞辱,絕對是赤落落的羞辱!

「真是笑話,你說在就在啊。空頭支票,誰不會開啊。」趙斌冷笑著說了起來。這番話說出來。就連他自己都感覺有些不好意思。這種格調。實在是太沒有格了。旁邊,趙坤卻是曬然一笑。有些鄙夷道:「趙斌。你這個話說得,有點丟臉了啊。」郭念菲也不開口辯駁,直接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中銀的客戶熱線,開的是免提。很快,對面就傳來了一個聲音:「郭先生,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

從這一句話就看得出來,不是頂級的貴賓客戶,中銀方面,不可能有這樣的表現。

郭念菲直接道:「麻煩你核對一下現金支票。有張支票,我給你報一下支票編號。一張五億的支票,我問一下,能夠兌現么?」話音落下,那邊等待了一會之後,客戶的聲音傳了過來:

「對不起,過先生,讓您久等了。根據查詢,您開具的支票是真實有效的,五億的現金,隨時隨刻都可以通過我行任何一個營業網點支取。請問,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說到這裡,郭念菲拿起了電話,笑著道:「沒有了。」

掛下電話,郭念菲看著趙斌道:「怎麼樣?趙公子,你賭還是不賭。」看著郭念菲的樣子,那種挑釁的眼神,那種鄙夷的目光,趙斌心一橫,沉聲道:

「我賭!有什麼不敢賭的。」說著,趙斌倒是十分的光棍,沉聲道:「可是,這個時候了,我一時之間,也湊不出這麼多的資金。這樣,我給你打上五億的欠條。怎麼樣?」在趙斌看來,欠條只是一個形式。這一場比賽,有王況出馬,毫無懸念,贏定了。說著,趙斌轉身看著歐猛,低聲道:

「況哥,有什麼辦法沒有?把握大不大。」

雖然,趙斌在唐崢面前無比的強硬。裝出一副不屑的樣子。可是,那不過是外強中乾而已。五億賭注,哪怕是趙斌也不得不小心謹慎。真要是輸了,他就完了。

王況並沒有正面回答魏斌的問題。沉聲道:

「斌少,你可以不賭。」話雖然這麼說。可是,王況的臉色卻是代表了他的態度。趙斌訕笑了一下,似乎,也是覺得自己有些過分。

轉過身,看著郭念菲道:「怎麼樣?賭么?」郭念菲並沒有否決,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就是要讓趙斌下水,這就足夠了。至於賭注,郭念菲不怕趙斌不還。相信,劉明也好,趙坤也好,而且齊武子龍他們都很有興趣去要賬,哪怕,他們不去要,自己也可以去要賬。

: 當然了,這也是整死趙斌的最好方法,但是整死趙斌不是自己的目的,自己要把他身後的人給釣出來!隨即,點頭道:「好,我跟你賭。」這一次,郭念菲準備開蘭博基尼。帕加尼的性能和時速絕對是一流的,沒說。可是,按照趙坤說的,這個王況絕對是個開車不要命的住,絕對會和自己發生碰撞,那要是真把自己的愛車給懟了,那就得不償失了!雖然說五個億的價格足以在買一輛,但是這車確實有價無市啊!

而王況這邊也選好了車子,這是一台柯尼塞格,郭念菲對這個車子還是比較熟悉的兩千三百萬的裸車價格,這還不包括改裝費用。百公里加速2.9秒、兩百公里加速7.5秒。無論從哪個方面都要秒殺蘭博基尼lp560-4的普通型號。單純從售價來說,這車子才四百多萬。差不多六倍。從車價就知道沒有可比性了。劉明和趙坤也有些擔憂,這一次,賭得有點大了。

「至於嘛你倆!看你們的臉色,不是太好啊。」趙坤則是轉頭看著劉明的神態變化,隨即嘆息道:「論車子,車子比不上,論熟悉,趙斌這些人,這一段時間,幾乎是天天在這裡玩。相信王況也對這條賽道不陌生。論人,王況成名已久的車手,而老弟你,不過是剛剛接觸賽車。以前也就是個代步,我看,這次賭鬥怕是懸了。」

趙坤的分析很有道理,可是事實確實天差地別!

看著場內,發動機轟鳴的兩台車子,劉明緩緩道:「說這些,都遲了,拭目以待吧。」然後劉明一臉堅定的表情:

「我相信飛哥!」

穿著齊比小短裙的妖艷性感美女,火辣身材,站在兩台車的前面,手中的旗子揮舞著,此刻,王況的車子車窗放了下來,同時,歐猛按了一下喇叭。隨著郭念菲將車窗放下,王況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目光之中透射出狠戾和兇殘。抬起右手,對著郭念菲做了一個無比猖狂的割喉禮。看著王況的神態和手勢,郭念菲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表情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便將車窗升了起來。嘴角浮現出了冷笑:

「來吧,看看到底誰更兇殘好了。」

旗子揮舞而下,在這一剎那,隱然之間,甚至,可以看到,郭念菲的反應速度反而更快一些,因為,在開出幾十米之後,郭念菲的車子反而超過了歐猛。對於這個,趙坤張大了嘴巴,驚呼起來:「這…還要不要人活了。老弟這學習能力也太變態了吧,這是他今天學的?還是說他以前就玩?不會吧?」

「太吊了,飛哥真不應該混社會的。他要是來當車手。舒馬赫什麼的弱爆了。崢哥絕對會是f1賽車場上第一個中國人,第一個拿到總冠軍的中國人,七連冠。飛哥這身手,十連冠都不是問題啊。」

不過按照郭念菲自己的想法則是,要自己不走家族的道路,自己更喜歡做一個鋼琴家,名確點說做一個大學的鋼琴老師,身邊有美女相伴,有音樂相伴那陣是美滋滋啊!

而趙斌臉色鐵青。他是親自和郭念菲比試了的,第一次比試,郭念菲連他都比不上,但是這一次,再次比試,郭念菲的起步速度隱然超過了王況,這讓趙斌很是不爽。

旁邊,一個跟班低聲道:「斌少,怕什麼。以王況這小子的狠勁,那小子能不能活命還不知道呢。」

趙坤的耳朵很靈敏,聽到這句話,看著趙斌幾人,趙坤臉色陰沉。沉聲道:「趙斌,你最好祈禱我老弟沒事,否則的話,你就是死路一條。而且······」趙坤指著趙斌很強勢的說道:

「我可和秦墨那小子不一樣,他老子要換地放!我就不一樣了,我絕對不介意在帶著中海的兄弟和你浙省的衙內鬥一斗!」

「我草,你是找死么?威脅斌少。」

「這沒你說話的份~」許聲也走了上來:「怎麼?趙坤你以為我們就怕你們?人死了那也是他技不如人活該!你要是真想斗,老子奉陪到底!」

話音落下,旁邊,立刻囂張的呼應起來。畢竟中海這邊只有劉明和趙坤來了,因為是特殊情況本以為就是給劉明找會場子,誰知道越鬧越大!

「他娘的!」趙坤指著許勝:「好啊!到時候有你好受的!」說完趙坤就給自己的飆車黨里的人通電話叫人了,劉明也把自己「中海夜店執法隊」的隊員全部叫來了。

王祥是劉明的人,是「執法隊」在他們區的分隊長自然也要趕過來,而陳偉最近基本都是和王翔在一起,王翔好吃好喝的供著,就算到了王翔他家裡也是奉為座上賓。一看王翔說劉明那邊出事請了,陳偉就和自己的未來姐夫皇甫一辰通了個信。

當皇甫一辰劉明和趙坤和浙省的衙內懟起來的時候,立刻帶著子龍齊武秦墨李白抄起傢伙就奔向了天馬山。

許勝和趙斌看著劉明和趙坤打電話在不停的叫人,他們也開始打電話叫人了!浙省到中海也就半個小時足有,等比賽一結束人基本也就到了!而且現在這局面自他們還有有優勢的,畢竟現在出來郭念菲他們三人都是趙斌的人了!

趙斌打了一個電話,便是淡然一笑,看著趙坤道:

「其實死不死,咱們也管不著啊!那就只有天知道了。你可以試試。我也很好奇。」

「那怎們就走著瞧嘍~」

……

這邊,兩台車子早已經過了第一個彎了。再次過這個彎道,郭念菲的動作十分的熟練。整個漂移的過程,無比的流暢,甚至,都看不到速度的降低,就看到郭念菲已經過了彎道了。

跟在郭念菲車子後面的王況,看著這一幕,有些驚訝,有些震撼,太厲害了。這漂移,神了。簡直比日本車王,井上正雄還要厲害。車子在過彎漂移的時候,採取了高頻率點剎的方式,這樣保證了車速,又達到了甩尾漂移的效果。

但這都好說。更難得的是,漂移的角度,恰到好處。這一點卻不是這麼容易做到的,一個玩車五年以上的老手,也不一定能做到這個程度。這不但需要熟練的技術,而且,膽子要大,因為,稍有不慎就可能失控。另外,還需要超高的計算能力,方向盤打多少,會不會少,這些都是需要精確控制的。

幾個彎道下來,郭念菲的車速是越來越快了,而王況跟在後面,無形之中也有些焦急起來。天馬山路,一共十幾個彎道,在中間,有一段兩公里左右的直線道路,這裡,是他唯一的機會了。出了這邊,上快速路之後,到時候,可不一定有機會下手了。

兩台車子,前後差距,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基本上,郭念菲剛過彎道,對方的車頭就出現了。在進入直線道路之後,王況開始加速了。柯尼塞格的車子,性能那絕對是沒有任何話說的。

空曠的夜色之中,寂靜得可怕,發動機轟鳴的聲音,傳出老遠,可以看到,王況的車子迅速的拉近了距離,原本還相差了十幾米,但是,在瞬間,就已經靠攏上來了。

王況走的是外道。

十米、五米、三米、一米,半個車位,並駕齊驅,最後超越。整個過程,王況只用了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在超越過去的那一剎那,還可以看到,王況那無比囂張的笑容。剛剛超越,王況的車子就開始併線了。

沒有轉向燈,也沒有任何的徵兆跡象,突然就橫移到了郭念菲車子的前面,甚至,王況還刻意的點剎了一下。車速如此之快,蘭博基尼的時速也達到了三百公里,一下就拉近了距離,這讓郭念菲潛意識的踩了一下剎車。而這一個空擋的時候,王況的車子卻是一個加速,飛馳而去,迅速的拉開了兩車之間的距離。

而且,在轉彎的時候,郭念菲能看到,從王況的車上,似乎有什麼東西泄露下來了。

「弄你不死。」

過了彎之後,王況的臉上露出了勝利而殘忍的微笑。剛才泄露出來的液體,那是王況刻意做的,經過了改造的柯尼塞格,在車上,有一個人工的按鈕,可以控制車內郵箱的閉合。打開按鈕,車上的汽油灑了出來。這樣的話,無疑是增加了路面的潤滑程度。

眾所周知,一般來說,柏油路面是不適合漂移的,因為摩擦係數不夠。而現在,路面噴洒汽油,更增加了難度,一旦側滑,車子將直接失去控制,掉落山坡之下。而且,路面上,如此多的汽油,摩擦生熱之下,有可能導致起火。

這兩種情況都會發生致命的危險。郭念菲很清楚這些,就算技術再厲害,也不抵不過某些老陰人啊!

車子剛進入彎道,郭念就知道情況不好了,路面的感覺很明顯不同。踩住剎車,方向向左,進入外側車道,車速也飛快的降了下來。等郭念菲駛出這邊之後,王況早已經沒有影子了。

: 而現在比剛開始更加困難了,輪胎上沾上了汽油,會影響輪胎的抓地力。郭念菲一咬牙,不但沒有減速,反而再次踩死油門跟了上去。最後這一路彎道下來。郭念菲的車速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幾個彎道過後,車速已經飆升到了三百三左右。

前面,還剩下兩個彎道的時候,郭念菲已經追上來了。緊咬著王況車子的屁股,看到郭念菲竟然跟了上來,王況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眼神狠戾,有些瘋狂:

「我草,我看你還不死。」

王況再次按下了一個按鈕,這一次,釋放的是潤滑油。比汽油更為危險的東西。就在這一剎那,郭念菲的車子卻是偏離到了外道,同時,加大油門,檔位提高,一股強力的推背感傳導而來。

車子從歐猛的旁邊穿了過去,在外車道上,郭念菲的車子,帶著急促的剎車聲開始漂移。這是對技術的考驗,對車子的掌控。稍有不慎,角度稍微大一點就可能出事。

而超車帶起來的這一股風,卻是將不少的潤滑油帶到了前面,反而灑在了王況前面的道路上。就在郭念菲過彎之後。王況的車子剛過彎道,漂移的剎那,可以看到,突然之間,車子失去了平衡,似乎是側滑了一下,緊接著,車頭大幅度擺動,撞到了內側的懸崖之上,然後,在下一刻,直接衝出了道路,滾下了山坡。又過了十秒之後,下面,傳來一聲巨響,一道火光衝天而起。

郭念菲停下了車子,冷冷的看著下面,冷笑了一下,然後,再次啟動車子,悠然而去。對於王況的死,郭念菲沒有任何的感覺,害人終害己。如果王況不是耍手段,單純只憑藉技術的話,王況不會死。這樣的結局,完全是咎由自取而已,不值得任何的憐憫。

在這邊,雙方都是在焦急的等待。劉明的焦急和趙坤的沉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趙斌則是一臉從容不迫的狀態。車燈照射過來,轉眼之間,郭念菲停下了車子,一下車,看著趙斌道:

「趙公子,不好意思,我贏了。剩下的五億債務,我會安排人和你接洽的。今天就多謝了。」

「況哥呢?」趙斌第一時間問的是王況在哪裡,因為就算王況的技術再差,或者郭念菲再厲害,也不會相差太遠!可是現在已經過去足足五分鐘了,王況的車子還沒有出現啊!

「你說他啊!一個側翻車子就干下山了,我還挺佩服那小子的!這麼危險的特技也敢玩?他以為他是我啊~」郭念菲的話語帶著不屑和諷刺,趙斌熟知王況的車品,開不過就耍小手段,估計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媽的!」趙斌憤憤的罵了一句,沒辦法人都死了又能怎麼辦!事到如今自己只能是籌錢還帳了!

「怎麼?還要不要在玩兩把?我這人從來不嫌錢多!」郭念菲靠在蘭博基尼上看著一臉喪氣的趙斌嬉笑著。

「怎麼不玩了?認慫了?」劉明也走了上來看著如同敗家犬一樣的趙斌,劉明自然要諷刺諷刺,要是有機會自然要順手給他來個落井下石!

「輸了就是輸了,老子認了!不過你以為你們今天走的了?」趙斌確實怒了,殺了他們趙斌確實沒這個膽子,但是打殘他們趙斌絕對敢,首先今天是來賽車的,因為賽車撞斷了個胳膊腿什麼的應該沒人去問吧?你這是技不如人,斷了活該!

「喲?你這是要人多欺負人少了?」郭念菲一點也不在意,但是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了!看著不斷趕來的浙省的人,郭念菲笑道:

「還真不少啊!」

「不多,也就叫了三百人而已!」許勝也站了出來,趙斌是給京城那邊的人通個信,而自己這是從浙省叫人,基本上都是些地痞流氓,人數可謂是不少,黑壓壓的一片,上百輛車停在了天馬山上!

「那還真的不算多啊!」郭念菲痴笑著,的確不算多!才幾百個人而已,許勝看著郭念菲一點畏懼的樣子都么有,反而多了幾分不屑,這讓他很不爽!

「對啊!確實不多!」趙斌向前邁了一步看著郭念菲冷聲道:「也就是一百個人打一個人而已!」

「可是我不這麼認為啊!」郭念菲的話音剛落,皇甫一辰的悍馬車就開了過來,子龍從車上下來帶著秦墨齊武李白沖了上過來。

「老哥,不······不晚吧~」

「來的正好!」郭念菲看著幾人點點頭。

之所以子龍比他們浙省的人來的晚的原因,是因為子龍他們去叫人了,清一色的死神會成員,陳偉只是通了個信,但是皇甫一辰卻以為,中海的衙內和浙省的衙內已經幹起來了,而且浪西海和楊陽不在,調動人手要比以前慢許多,人手也少!

緊接著人群之中閃出一條道來,一列豪華的超跑車隊也趕了過來,全是千萬級別以上的超跑!超跑停在的路邊,便從車上走了下來,一個個帶著兇橫的表情走到了趙坤的身邊恭敬的喊道:

「坤哥,飛哥!」

「嗯來了~不算完!」趙坤看著兩人現在的局勢已經是水火不容了!緊隨其後的就是劉明的「夜店執法隊」了,王翔身後也跟了四五十人,大大咧咧的向劉明走了過去,「明哥,來完了!路上有點堵車,大半夜的上百輛麵包車在大街開,真不知道這是幹什麼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