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7k他的嘟嘟和蜀步都在,但是也頂不住這麼多隊,遲早得耗沒掉,還是得讓老黃先頂一波。

這時候對面的要塞群里又射出來了幾隊隊伍,是射向其他兩個要塞的,然後越來越多的隊伍跟着射在了其他兩個要塞,避開了黃天的要塞,這是要逼迫他駐守。

「射旁邊逼迫我駐守無法恢復兵力嗎?那幾隊跑的那麼快,

《率土遊戲主播》第一百零八章率土的兵種克制就是個笑話。 神廟內,氣氛微妙。

鯉水的金身,愈發不穩,逸散出點點金色小點。

它滿嘴利齒的大嘴張合,掀起大片腥風。

「你在找死!」

一而再,再二三!

鯉水心中怒火再也無法抑制!

咔!

懸浮空中的鋼叉落在地面,將神廟有些粗糙的石板砸裂。

無數白霧湧出,讓神廟內陷入白茫茫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寒意侵蝕。

嗚~

嘿嘿~

白霧中,有東西發出種種瘮人怪叫,在周圍漂浮遊盪。

「哥哥,小心,好多醜八怪從那叉子裏出來了!」

丫丫一雙血眸緊張看着白霧中那些若隱若現的輪廓,小心臟跳的很快。

她不是害怕,只是有些擔心。

「這麼多食物,丫丫吃不完。」

顧言一雙詭眼掃視,噴出一大口熱氣。

「丫丫守住門口,別讓對方封鎖了。」

丫丫點頭,退到門口。

吼~

一身虎哮從顧言體內洶湧而出。

《虎形拳》,第二重顯化之境!

他體內壓抑的氣血,如狼煙升騰,懸浮頭頂,化作一頭血色猛虎仰天無聲咆哮,破開周圍濃郁白霧。

灼灼熱量,更是將白霧中存在炙烤的慘叫不已。

顧言一跺腳,帶着地面崩裂的石屑宛若炮彈一般激射而出,沖入白霧之中。

轟!

拳風呼嘯,爪聲凌厲。

白霧中的臭魚爛蝦,沒有一合之敵!

伴隨慘叫哀嚎,白霧消散,大片黑色灰塵灑落,將地面鋪上慢慢一層。

「殺吧,殺的開心一點!」

鯉水看的憤怒無比。

如果不是那些強力手下太顯眼,被它當做炮灰,又怎麼會讓顧言這小小的氣血境武者欺壓至此!

眼看白霧消散的差不多,鯉水真君不再猶豫,右手手掌張開,指縫間的蹼撕裂,滴落一滴滴金色血液到鋼叉之上。

翁~

鋼叉抖動,綻放一道道藍色光芒,橫掃神廟。

呼呼~

地面一層黑灰被藍光激發,激蕩出一股恐怖煞氣。

「幽冥水煞莽,給我殺!」

虛空凝聚出一條藍黑色水芒,帶着濃濃煞氣的大蟒,虛空蜷縮,彈射而出,大嘴撕咬向顧言。

「就這?」

轟!

顧言聲音帶着不屑,上身衣物炸裂,露出裏面九條蠕動黑紋。

「合煞!」

九條黑紋離體而出,在水莽靠近的瞬間,先一步纏繞而上,定住水莽頭顱!

下一刻,顧言帶着洶洶氣血的拳頭,瘋狂砸向那水莽頭顱,頭頂氣血猛虎,也隨着拳頭轟出,撕咬向水莽!

砰~

無數水珠四濺。

水莽哀鳴一聲,直接被顧言一拳打爆!

那些水煞還未消散,便被顧言體表九條黑紋席捲一空,吞噬回了體內。

「呼~」

顧言身體一顫,好似渾身燥熱的時候,痛飲了一口冰鎮啤酒,張嘴吐出一口白色寒氣。

「爽!」

看着體內金色光輝愈發不穩的鯉水,他嘴角上撤,露出獰笑。

「你的夜叉呢?」

「你的神靈威嚴呢?」

「拿這些臭魚爛蝦來敷衍我,是不是不給我夜輝煌面子?」

傷口撒鹽,殺魚誅心。

他要火上澆油,不斷激怒鯉水,讓對方不顧一切和他廝殺,加速身軀崩潰。

看着囂張無比的顧言,鯉水真君一雙死魚眼目眥欲裂。

它鼻孔噴出兩道帶着金色光點的水汽,蒼白身軀有實質金輝閃耀:「夜輝煌!老子今天拼着金身破碎,也要撕了你!」

顧言面露不屑。

「來!」

「我夜輝煌不是被嚇大的!」

「後退一步,算我輸!」

一股洶洶戰意,從顧言身上升騰!

看到散發死戰不退氣勢的顧言,鯉水徹底沒了理智。

「啊~!」

帶着無窮怒意的咆哮。

地面鋼叉飛起,同樣染上金色光輝,射入鯉水的體內!

鯉水的三米身軀,開始不斷膨脹!

一股恐怖的氣息,激蕩四周。

轟隆!

剛剛搭建的神廟,開始震動起來!

大股大股凝重的陰寒水霧,從鯉水膨脹的身軀洶湧而出,將周圍化作冰晶。

咔~

一隻猙獰粗壯的大腿踐踏在地面,碎裂一地石磚。

水霧中,一尊足足六米多高,曲線流暢,遍佈黑黝鱗片的恐怖存在,逸散出大片金色光輝。

「爬蟲!」

「你最大的錯誤,就是不該惹怒我!」

宛若炸雷的聲音在神廟回蕩。

顯露真身的鯉水真君,頭顱大的死魚眼中滿是暴虐,不斷掃視四周,想看到那隻爬蟲心驚膽戰的模樣。

只是,入目一片空蕩。

此時神廟大殿內,除了一地狼狽,哪裏還有顧言的身影。

在鯉水爆發的瞬間,他就帶着丫丫逃之夭夭了。

鯉水真君看着空無一人的神廟,又看了眼自己已經破碎的金身,眼神獃滯下來。

跑了?

你的死戰不退呢!

你的洶洶戰意呢!

「騙子!」

「騙子!!」

「啊啊啊!!!」

鯉水氣的一身妖血沸騰,直衝腦門,身體黑黝的鱗片都泛起紅色…

看着不斷震動的神廟,顧言抱着丫丫,心有餘悸地擦了擦額頭不存在的汗水。

那神廟全是大石搭建,厚重無比。

此時只是被那鯉水真君氣勢波及,就一幅要塌陷的模樣。

太特么嚇人了。

即使是一尊快要身軀崩潰的神靈,爆發起來,都如此恐怖!

茫茫夜色中,顧言抱着丫丫快速奔跑。

背後,還可以聽到鯉水真君尖銳怨恨的咆哮。

「夜輝煌。」

「你給我等著!」

「即使你是夜家的人,我也必殺你!」

連跑出數里,顧言才停了下來。

聽着鯉水的威脅,他心裏波瀾不驚,還有點想笑。

他又不是夜輝煌。

「咯咯咯~」

丫丫悅耳的笑聲在顧言心裏響起。

顧言摸了摸丫丫的小腦袋:「怎麼了,笑的這麼開心?」

丫丫摟着顧言脖子,大眼睛一眨一眨看着他:「哥哥壞,告訴那隻大笨魚假名字。」

「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一個穩。」

顧言滿臉認真地教導丫丫。

「你想想,如果等下那隻大魚跑了,它會找誰?」

丫丫眼睛一亮:「夜輝煌?」

「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