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是常態,沒什麼好在意的!」這是這段時間徐然最常催眠自己的話

進入單元樓內,徐然正準備去按電梯,眼角忽然瞥到旁邊的信箱,發現標著自己門牌號的那一欄,有幾張已經卡在箱縫那邊露出了一半,似乎是因為裏面已經滿了很難再放進去了。

「什麼嘛,怎麼會有這麼多東西,都這年頭了還有人寫信嗎?」

徐然有些疑惑,走過去打開信箱看了看,裏面果然堆了厚厚的一疊,大概看了一眼,基本上都是一些什麼店鋪、房產、娛樂中心等等的廣告,還有一些賬單什麼的。

「還以為所有的東西都電子化了呢。」

徐然隨便翻了翻,感覺差不多都是些沒用的東西,就準備扔到門口的垃圾桶,但扔出去的一剎那,目光突然被藍色的一角吸引,抽出來一看,是一個藍色的信封,信封上還用漢字寫着「徐然」兩個字。

怎麼還真有人寫信給我的?而且是在這種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徐然有些驚奇,就又仔細翻了翻,又找出一張同樣是藍色的信封,然後只留下了兩封信,上了電梯。

出了電梯門,徐然來到屋前正準備開門,忽然感覺背後有些異動,轉身看了一眼,就看見一個酒紅色頭髮的少女帶着口罩,鬼鬼祟祟地按著門禁密碼,然後心虛地回頭看了一眼自己。徐然正想過去打個招呼,少女卻已經迅速從門縫鑽進了李惠真的家門。 對於這兩人,陸征自然是十分滿意的,尤其是盧志剛,他雖然不是能力者,但是在和陸征試手的時候,竟然硬生生被他找到了三次開槍的機會。

雖然都沒能打中陸征,卻也給陸征造成了不少的麻煩。

若是對上普通的一級能力者,說不定真能讓他得手。

至於狐狸王傑,本身不止是個精神能力者這麼簡單,對於電腦網絡也十分的精通,狐狸的代號在黑客界也是響噹噹的一號人物,不過為人低調,知道他真實身份的人並不多。

這兩人一直都沒加入黑水會,現在卻同意祁山來幫忙,恐怕也是在祁山的勸說下,感覺到了即將到來的震蕩,要為自己找個安身之所了。

「來!」飯桌上,陸征舉起酒杯:「就借這一杯酒,為三位錢行,祝三位在合州,一切順利!」

「頭兒,你就放心吧!」祁山哈哈大笑,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我老祁辦事,你放心。」

陸征點了點頭,將一張銀行卡交給祁山:「這裏面有五千萬,你先拿着,去到那邊后,如果不夠,再和我聯繫!」

「好!」祁山也不矯情,將銀行卡揣進口袋。

他這次去,是要提前佈局,先把基地的位置確定下來。

其中牽扯的物產交易,秘密改建,所需要的費用,五千萬隻能說是前期投資,後續肯定還要問陸征要錢。

往小了說,這是以後他們組織的人,作為普通人生活在這個社會,所需要的基本偽裝。

往大了說,這處基地,至少是陸征大學四年期間,他們這些人安身立命的場所,容不得半點馬虎。

「還有這個!」說着,陸征將一個U盤推到祁山面前,然後拿手指在上面敲了敲:「這是我個人送給你的。」

「哦?」王傑吃的滿嘴流油,看到這U盤,忽然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老大,這是什麼,是你怕老祁在合州寂寞,給他準備的學,習,資,料?」

王傑在學習資料上加重了聲音,三個大男人,頓時都心領神會。

「去死!」祁山對着王傑的大腿,就是一巴掌,只打的王傑嗷的慘叫一聲。

陸征則是哈哈一笑:「狐狸說的倒是也沒錯,的確是學習資料,幫老祁在合州,排解寂寞用的!」

聽到陸征的話,三人反倒停止嬉鬧,瞪大雙眼,看向陸征。

就聽陸征接着說道:「祁山作為能力者,已經在一級巔峰停留太久,說明你體內的能力者血脈,並不強大,是時候,該考慮其他出路了!」

「這,這難道是……」陸征說的隱晦,可祁山與王傑心中,已經有了推斷,只是這個推斷,太過驚人,以至於兩人有些難以置信的感覺。

「沒錯,這裏面,是一門功法,叫做金剛訣,是我特意為祁山找來的!」現在,自然不是謙虛低調的時候。

陸征藉此機會拿出金剛訣,而不是私下給祁山,要是就是讓王傑和盧志剛看到他的實力。

能力者的圈子裏,又分為兩類人。

一類是李林芝這種,根本不需要修行任何功法,單純依靠血脈里的強大力量,就足以制霸一方,成為冰聖級的存在。

而另外一類,則被冠以修行者的名頭。

修行者又分為兩類,一類是有家族,門派傳承,由首領掌握著某種修行法門,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普通人可以依靠修鍊,成為修行者。

而另外一種,則和楊啟水,祁山的狀態差不多。

他們雖然是天生的能力者,但是體內血脈稀薄,上限不高,通常卡在某個階段之後,就不得寸進,沒有提升的可能。

這個時候,他們要想更進一步,就要想辦法得到一門適合他們的功法,改變修行的方法。

可是完整的修鍊功法,在能力者的圈子裏,就等同於是普通社會中,只有國家才掌握的機密技術,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被普通人得到。

而且不但要得到完成的功法,還要保證這功法適合自己,無疑更是難上加難。

比如陸征拿出的這部金剛訣,就算白送給楊啟水,他也根本無法修鍊。

「老大!」祁山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功法的珍貴,祁山是深有體會的。

他跟着楊啟水這麼多年,可以說親眼見證了楊啟水為了求得一門適合的功法,而逐漸瘋魔的樣子。

用楊啟水自己的話說,為了求得一門功法,他已經苦苦找尋了二十幾年,做過很多冒險的嘗試,用九死一生來形容也不為過,可最後還是失敗。

而現在,一門適合祁山的功法,就這麼擺在祁山面前,讓他如何能不激動。

「當然!」陸征話鋒一轉:「我得到這門功法的時間也不長,後續還有一些沒能整理出來,不過僅憑這裏的,應該能夠助你修行到三級能力者的水準!」

服了,徹底的服了。

之前祁山找到盧志剛和王傑,暗示過陸征背後有平妖辦的背景,屬於是官方推舉出來的,內定的南省民間能力者組織統領。

當時兩人還不信,只是閑着沒事,抱着試試看的態度,跟祁山走了這麼一趟。

等他們見到陸征,雙放試過手后,兩人覺得陸征雖然年輕,但的確是有些本事的,跟着陸征做一段時間,也不是不行。

更何況他們的好兄弟祁山,現在處境危險,就當是拿着工資,保護祁山的安全。

但這一刻,他們對於陸征的身份,再無任何的懷疑。

能夠隨隨便便拿出一門功法來的人,背後怎麼可能沒有官方背景,也唯獨只有平妖辦,才能如此的財大氣粗,拿功法出來送人。

「哦,對了!」對於三人的震驚,陸征很是滿意,他這一番動作,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就見陸征的目光轉向盧志剛道:「猩猩也是走體能路線的吧,那這金剛訣,你應該也可以修鍊。不過你沒有接觸過系統的修鍊方法,平時倒是可以多向祁山請教,如果有什麼無法解決的問題了,記得不要冒進,要及時和我溝通……」

「什麼!」盧志剛徹底獃滯:「老大,你說,我也可以修鍊這個?」

「嗯!」陸征擺了擺手,示意三人坐回到位置上,這才說道:「咱們都是自己人,你們的實力越高,我自然越高興。不過這東西畢竟珍貴,僅限於你們兩人之間流通,切記不可外傳!」

「肯定的,肯定的!」兩個人點頭如同搗蒜。

「老大,那我……」王傑咽了口唾沫,眼巴巴的看着陸征。

「和你契合的功法,我暫時沒能找到!」陸征搖了搖頭,不過這件事我記下了,以後少不了你的好處。

說到這裏,陸征從口袋取出一個小盒子,推到王傑面前:「不過也有個小東西送給你!」

王志傑好奇的打開一看,盒子裏靜卧著一塊水晶牌,水晶牌的中央,一點米粒大小的白光,流轉不休。

這水晶牌,就是當初飯局上,楊啟水送給陸征的那塊。

最初得到這塊水晶牌的時候,陸征也不好仔細詢問這究竟是什麼,擔心露怯。

後來還是秦悅告訴陸征,這東西,是精神能力者製作的護身符。

其中蘊藏了一點精神能量,能夠感應到佩戴者的處境,如果遭遇危險的話,會自動碎裂,爆發出一次精神衝擊。

一米範圍內的普通人,大概率會直接死亡,幸運點的也是植物人。

就算是一級能力者被波及到,也需要三五天才能恢復過來。

這東西流入普通社會中,再被冠以種種玄學之名進行炒作,最後到那些富豪手中,一塊能賣到一百萬。

陸征這才想起,為什麼當時楊啟水送這個禮物的時候,說陸徵用不到。

一開始,陸征還想將這水晶牌送給江曉,不過後來想了想還是作罷。

這水晶牌的能力太過霸道,要是江曉因此背上了人命,是陸征無論如何也不願意看到的。

如今這水晶牌里,楊啟水的那縷精神力,已經被陸征抽出來,磨滅掉,取而代之的,是將一縷星光之力,融入其中。

當然,陸征做這個東西,並不是特意為王傑準備的。

而是這幾個月里,陸征開始琢磨那老古董傳授給他的煉器,煉丹功法。

可惜陸征現在理論知識學習了一大堆,將那些煉器,煉丹的功法梳理,記憶了一遍,卻一直苦於沒有機會實踐。

煉器煉丹需要的材料,五花八門,陸征根本就沒什麼時間去收集。

倒是有一次,被他意外的看到了這個水晶牌,於是手癢難耐的陸征,終於還是對這水晶牌下手了。

以他的能力,用煉器的手法重新祭練一下這水晶牌,簡直不要太容易。

不過練完之後,就被陸征扔在一旁,沒使用的機會。

這次倒是正好可以拿來當做人情,送給王傑。

「這是我自己煉製的護身符!」陸征解釋道:「雖然不是什麼稀罕玩意,但和傳統的護身符相比,倒是有些提升,你帶在身邊,被二級精神能力者攻擊的時候,應該能夠博取一線生機!」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宋芸和宋晴姐妹二人目光帶著羨慕嫉妒地看著宋顏。

這五年來,在宋家人眼裡,宋顏為宋家作出了極大的犧牲。嫁給一個傻子,當了五年的傻子夫人,成為全城的笑柄,也不知受到了多大的委屈。

然而現在,姐妹兩人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各自身邊的老公,眼神沒法控制地流露出了嫌棄。

林信平,「……」

周劍,「……」

蘇月嫻滿心歡心,還是有些不放心,「來,媽親自跟你去換衣服。」

宋顏輕咳了一聲,「媽,現在才幾點,距離黃府的晚宴還有好幾個小時呢。」

「先化好妝換了衣服,時間也就差不多了。」蘇月嫻拉著宋顏的手,幾乎是拉扯著,走出了大廳。

楚塵也告退,「我回去休息會。」

「你今天也累了。」宋斜陽道,「不過,今天你大出風頭,晚上參加黃府的晚宴,也一定會引來不少人的矚目,小心有人嫉妒你,在晚宴上刁難。」

楚塵點頭。

「北塵製藥方面……資金上欠缺的話,可以適當增加一些。」宋長青突然又做了一個決定。

楚塵,在短短的幾個小時之間,從宋家人人瞧不起的傻子上門女婿,一躍成為宋家最為炙手可熱的姑爺。

這一幕,落入林信平和周劍的眼裡,同樣也是無比嫉妒。

不過,這個時候,他們可不敢去觸碰楚塵的風頭。

楚塵今天的一舉一動,都代表了宋家。

他們再嫉妒,也得將心思收斂起來,笑著恭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