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勝榮幸。”韓宇同樣微笑着答道。

一切是那樣的順理成章,韓宇進了宮殿,在熱情的中年人的招呼下,認識了中年人數量可觀的後宮。足足十八個媳婦,中年人的身體不錯啊。

“來來來,韓宇,我帶你參觀參觀我家。”中年人笑着對韓宇說道。剛纔已經通過了介紹,韓宇知道眼前這個中年人名叫勞斯特,是貝爾瑪公國的國王,膝下只有一女,也就是帶着韓宇來到這裏的女人,海倫公主。除了海倫公主,勞斯特沒有別的子女。別看他有十八個媳婦,別看他是一國之主,可他就只有一個女兒,卻沒有半個兒子。想想也對,一頭牛耕一塊地可以種出成果,可要種十八塊地,那地裏的產出可想而知。能出海倫這一個女兒,已經算是勞斯特盡心盡力。當然這話韓宇也只能在心裏說說,當着勞斯特的面,韓宇決定還是不要再傷勞斯特的面子了。

勞斯特很熱情的,熱情的有點過分,讓韓宇懷疑這老小子不會是想要招自己當女婿吧?自己可沒有那個想法。而事實上,勞斯特還真有這個念頭。他已經快六十了,辛辛苦苦操勞了半輩子,才得了海倫這一個女兒,估計以後想要兒子有點懸,所以就有了招贅的想法。在勞斯特看來,這是很正常的事情。自己是國王,女兒雖然腿腳不便,但生孩子又不用腿,等女兒有了後代,貝爾瑪公國的主人依然還是自家的。

想法不錯,可惜卻沒有考慮韓宇的想法,而且這個地方對於韓宇來說不過是幻象,韓宇可沒有二到深陷幻象而不可自拔。不過爲了找到洛斯,韓宇並沒有聲張,相反的,已經決定陪着洛斯演戲的韓宇反而相當的配合。惟獨海倫有點不樂意,但卻被勞斯特自動歸結爲女性的矜持,選擇了無視。

晚宴上,勞斯特很高興,他覺得韓宇是個不錯的女婿,尤其是在見識了韓宇顯露的本事外加聽了女兒的講述以後,更覺得自己的眼光不差。不就是揍了那隻叫小白的白獅一頓嘛。對於白獅的強悍,勞斯特比誰都清楚,這也是他爲什麼放心自己女兒跑到城外去玩卻沒有派人跟隨的原因。但現在,聽到白獅被韓宇給狠揍了一頓,連點還手的餘地都沒有,這不由讓勞斯特對將來貝爾瑪公國的安全感到放心。

沖喜娘子會種田 作爲一國之主,考慮自己國民的安全與領土的完整是必須要考慮的。而想要達到以上兩個要求,那就必須擁有強大的武力。只是作爲一個公國,想要擁有強大的武力談何容易。以往貝爾瑪公國面對外敵只能委曲求全,但如果韓宇在……

越想越開心的勞斯特在晚宴上喝得很盡興,安排韓宇住下之後,就興奮的帶着自己的十八個媳婦回後宮了。

被安排在客房的韓宇並沒有喝酒,吃的東西也被韓宇悄悄的找機會吐了出去。明白自己身處何地的韓宇不想吃下什麼不乾不淨的東西。別看晚宴的食物很豐盛,看上去也很美味,但只要一想到這是幻象,韓宇就立刻胃口全無。

“時間差還真是有點令人難受。”沒有睡意的韓宇站在客房的陽臺上,望着星空心中暗道。身處幻境,時間似乎已經變得不再重要。韓宇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不斷提醒自己這些都是幻象,不要被迷惑。

在經過又一次心理暗示之後,韓宇打算回房去休息一下。只是剛一轉身,無意中就看到在花園草地上,那個海倫公主正坐在輪椅上,四處張望,似乎正在尋找什麼。那個一直跟着她不離左右的白獅不見了蹤影。

“嗨~找什麼呢?”韓宇探頭問了一句。

聽到聲音,海倫擡頭看了一眼,一見是那個討人厭的傢伙,當即輕哼一聲,不理會韓宇。自己父親勞斯特有什麼打算,海倫早就一清二楚,只是正因爲清楚,海倫纔對韓宇不待見。

見海倫不搭理自己,韓宇聳聳肩,轉身準備回去。拿熱臉去貼別人冷屁股的事情,韓宇一向不屑於去做。即便是身處幻象之中,韓宇也沒有嘗試一次的習慣。

可就在韓宇轉身準備回屋的時候,就聽一個弱弱的聲音傳來:“能幫幫我嗎?我的小白不見了。”

“……”韓宇知道說話的是海倫,本來不打算管。你寵物丟了找士兵幫你找就是了,幹嘛一定要找我?可轉念又一想,這又何嘗不是一個引洛斯現身的辦法?想到這裏,韓宇再次轉身,微笑着對海倫說道:“好啊,那我幫你一起找。”說着韓宇直接跳了下來,落在了海倫的面前。

海倫臉色微微一紅,開口對韓宇說道:“謝謝。”

“不客氣,你那頭白獅是什麼時候不見的?”

“就在晚飯之後,我想要找小白玩一會,結果卻發現小白不見了。”

“用不用找更多人來找?那樣可以找到的機會要大一點。”韓宇溫聲提議道。

海倫搖頭答道:“還是不要了,別人都有事情要做,不能爲了找小白就耽誤他們的工作。”

“這樣啊,好吧,那就我們倆去找找吧。”韓宇聞言答道。

韓宇推着海倫的輪椅,在海倫的指引下開始尋找失蹤的白獅。只是那頭白獅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韓宇跟海倫已經在宮殿裏找了一圈,卻依然沒有發現白獅的蹤影。直到路過巡邏的一名士兵說他曾經在晚飯前看到白獅離開了宮殿,海倫纔像是一下子知道了白獅的下落,催促韓宇推着自己趕緊離開宮殿。

韓宇雖然不知道海倫想要去哪,但這個時候也不會提出什麼反對意見,推着海倫離開了士兵守衛的宮殿。按照海倫的指引,沿着大街朝前走去。

一直走到一座廢棄的宮殿前,海倫這纔對韓宇解釋道:“這裏是我原來的家,只是後來發生了一場大火,這裏沒有辦法再住人了,這才搬到了新家去住。小白是在這裏出生的,今天的事情可能對它的打擊很大,所以就獨自跑到這裏來了。”

韓宇當然知道海倫所說的打擊是什麼,無所謂的聳聳肩,問道:“照你這麼說,那隻受不了打擊的白獅現在正躲在哪哭呢?”

“討厭,小白纔沒有那麼脆弱呢。”海倫沒好氣的白了韓宇一眼,看了看眼前的宮殿廢墟,一指坐落在宮殿東南角的一處倉庫對韓宇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小白現在應該就在那個儲物室裏。它就是在那裏出生的。”

“那不是儲物室嗎?它怎麼會出生在那裏?”韓宇推着海倫往儲物室走去,邊走邊問道。

“小白並沒有人工飼養的,它的母親也不知道從哪來的,當宮裏的士兵發現小白跟它母親的時候,它的母親已經死了,只剩下小白待在它母親的身邊。後來宮中的醫生說小白的母親是因爲難產而死,只來得及生下小白,然後就死了。對於小白來說,可能儲物室裏還有母親的味道吧。”

來到儲物室的門口,儲物室的門虛掩着,門外泥地上還有幾個淺淺的獸腳印。海倫公主見狀連忙喊道:“小白,是你在裏面嗎?”

這時韓宇已經推着海倫走進了儲物室。這裏雖然已經是廢墟,但似乎也常常有人來這打掃,韓宇並沒有看到有什麼灰塵。但現在最吸引人的不是儲物室的乾淨,而是正待在儲物室裏的兩隻白獅。其中一隻應該就是小白,而另一隻,可能是這傢伙的女朋友吧?

小白很顯然沒想到這時候會有人來打擾它們,更沒想到打擾它們的竟然是海倫公主。忍不住一個激靈,結束了這一次的繁衍大計。

“喲~看來咱們來的不是時候。”韓宇笑嘻嘻的說了一聲,而海倫也明白了過來,又羞又憤的白了韓宇一眼,不知道眼下應該說些什麼。

被當場抓姦的小白聳拉着腦袋走到海倫的面前,一副認罪伏法的樣子。海倫沉默了一會,伸手摸了摸白獅的腦袋,柔聲說道:“仔細想想,小白你的確也到了這個時候了。抱歉,我不該來打擾你的。”說完,海倫扭頭對身後扶着輪椅的韓宇說道:“我們回去吧。”

“好。”韓宇微笑着點了點頭,這種時候能說什麼?又能說什麼?除了當做沒看見,韓宇實在是不知道現在該說什麼。

見海倫要走,從海倫跟韓宇出現就一直沒有任何動靜的小白的姘頭忽然行動了,咆哮一聲,縱身攔住了海倫跟韓宇的去路。小白見狀急忙吼了一聲,結果卻換來姘頭的連勝怒吼,結果小白退縮了,老老實實的待在了一旁。韓宇見狀搖頭說道:“沒想到啊沒想到,竟然還是個氣管炎。”

“閉嘴!”海倫沒好氣的白了胡說八道的韓宇一眼,轉而有望着攔住她去路的白獅,溫聲問道:“你想要做什麼?”

白獅沒有說話,衝着海倫叫了兩聲,隨後繞過海倫,直奔儲物室的上層跑去。海倫不由疑惑的看了韓宇一眼,韓宇見狀猜測的道:“那傢伙是不是打算送你什麼東西好向你提親呀?”

“提親?”海倫驚訝的問道。

韓宇笑眯眯的答道:“是啊,你想啊,你家的小白總不能就這樣不清不楚的跟人家過一輩子吧。”

“……我家小白是公的。”海倫不滿的強調道。

“你就不帶人家玩入贅啊。”韓宇翻了翻白眼說道。

“嗚~”一旁的小白不滿的衝韓宇低吼着,只是在看到韓宇的那張笑臉以後,頓時渾身打了個哆嗦,不敢出聲了。

沒有等很長時間,還真讓韓宇說着了,那隻母白獅還真的叼了一個盒子跑了回來。輕輕地放在了海倫的面前,然後就走到小白的旁邊。

海倫好奇的彎腰撿起了地上的盒子,扭頭問韓宇道:“你猜這裏面是什麼?”

“我上哪知道去?你想要知道,打開來看看不就結了。不過我可事先提醒你啊,這裏面說不定藏着惡魔哦。”

“哼!休想騙我。”海倫輕哼一聲,慢慢的打開了盒子。盒子剛一打開一道縫,一道強光就從盒子裏照了出來。海倫不由被嚇了一跳,手上一送,盒子掉落在了地上,“啪嗒”一聲,盒子整個打開,露出了裏面的東西。

長約十五釐米的一根圓棒,不過是帶發光的。韓宇撿起來仔細的看了看,卻不清楚這玩意的材質是什麼,隨手遞給了海倫。畢竟這玩意是母白獅給海倫的,不是給自己。

海倫接過光棒仔細端詳了一會,忽然驚呼道:“這難道就是貝爾瑪公國失蹤的寶物,光明手杖。”

“杖?短了點吧?”一旁的韓宇聞言心中暗道。而海倫現在卻沒有心思去管韓宇想什麼,只是一臉激動的撫摸着手裏拿着的光明手杖。

半晌過後,海倫將光明手杖重新放回木盒蓋好,扭頭對韓宇說道:“韓宇,我們回去吧。”從海倫喊韓宇名字可以看出,這傢伙現在的心情不錯。韓宇點點頭,推着海倫朝門外走去,這回母白獅倒是沒有阻攔,而小白也沒有跟出來。

不過海倫此刻似乎已經顧不上去管小白了,見小白沒有回來,也只是扔下一句讓小白記得回家以後就不斷的催促韓宇趕緊帶自己回去。韓宇很是不解,在回去的路上忍不住詢問海倫所說的光明手杖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對於韓宇稱呼光明手杖是東西,海倫感到有些不滿。但在鎮國之寶失而復得的喜悅下,海倫沒有跟韓宇計較這點事情,反而興致勃勃的將光明手杖的來歷跟韓宇說了一遍。

貝爾瑪公國國小式微,能夠拿出手的寶物也沒有幾樣,其中最貴重的就是光明手杖這件寶物,對於貝爾瑪公國來說,這就是鎮國之寶的存在。只是以前的一場大火,在將宮殿燒成廢墟的同時,公國內的幾件寶物也失竊了。而失竊的寶物中,其他幾樣都找了回來,惟獨這件鎮國之寶,一直是下落不明,沒想到竟然就在儲物室裏。

……

當韓宇推着海倫回到宮殿沒多久,得到稟報匆匆從牀上爬起來的勞斯特就趕了過來。來得很匆忙,從他臉上還沒有來得及擦乾淨的口紅印就可以看出,這老傢伙晚上很辛苦啊。

“哈哈哈……我看以後誰還敢欺負我!”手拿光明手杖的勞斯特一臉大笑的叫道。看得韓宇莫名其妙,一旁的海倫公主見狀低聲爲韓宇解釋道:“光明手杖內有光明神的祝福但凡是獲得光明神祝福的人,不僅在一定時間內擁有不死之軀,還會增長無窮的力量。以前沒有丟失光明手杖之前,公國內的衛隊可以說是所向披靡,但是自打光明手杖丟失了以後,鄰國就經常來欺負貝爾瑪公國。”

“哦。”韓宇點頭應了一聲。 有一家農莊 對於海倫公主所說的光明手杖的功效,韓宇沒什麼興趣。在韓宇生活的時代,光明神都變成歷史了,它的祝福能頂個鳥用?

海倫公主有些詫異的看了看韓宇,對於韓宇不把光明手杖當回事的樣子感到驚訝。她還是頭一回見到知道光明手杖的作用不感到驚奇的人。不由多打量了韓宇幾眼,卻發現如果不帶有色眼光看韓宇的話,那韓宇其實還是很耐看的。

男人看女人,基本上先看胸,後看臉;而女人看男人,基本上卻是先看臉,再看其他部位。而女人又是感性的,看待事物的時候往往情緒決定了女人對待事物的觀感。頭一回跟韓宇見面的時候,韓宇給海倫公主留下的印象很糟糕。想想也是,誰會對毀了自家花園,痛揍自己寵物的人能有好感?但現在沒有了這些不滿再看,那感覺立刻也就跟着起了變化。

海倫公主臉色有些微紅的低下了頭,卻沒想到韓宇突然邁步向着還拿着光明手杖狂笑的勞斯特走了過去。出其不意的一巴掌扇在了勞斯特的老臉上,頓時就將還在狂笑的勞斯特給打倒在地。勞斯特的笑聲也戛然而止。

“韓宇!你做什麼?”海倫公主憤怒的質問道。剛剛升起的哪一點好感頓時煙消雲散。

不過還沒等韓宇開口解釋,就聽倒地的勞斯特開口說道:“海倫,不要怪他,打得好。要是沒他這一巴掌,我恐怕就要去另一個世界了。”

“唔?”海倫公主聞言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父親,懷疑自己的父親被韓宇一巴掌給打傻了。誰吃飽了撐的會感謝打自己的人吶?

“別擔心,爲父沒被打傻。”勞斯特起身微笑着摸了摸海倫的腦袋,開口解釋道:“剛纔重新獲得光明手杖的喜悅讓我太過興奮,差點就激動死了。還好韓宇及時瞧了出來,一巴掌打斷了我的興奮。”

聽到這話,海倫公主將信將疑。勞斯特見狀也沒有再解釋,笑着又揉了揉海倫公主的腦袋,看着韓宇抱怨道:“不過你小子下手也太黑了,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吧?”

“哪裏,我已經手下留情了。”韓宇聳聳肩答道。

勞斯特見狀苦笑一聲,將手裏的光明手杖交到海倫公主的手中,溫聲說道:“既然光明手杖是海倫你找回來的,那就交由你保管吧。海倫,先前你是說這個光明手杖是在舊宮殿的儲物庫發現的對吧?”

“是的。”海倫公主點頭應是。

得到女兒的確認,勞斯特當即下令,徹底搜查舊宮殿,說不定還可以找到一些先前那場宮殿大火中遺失的寶物。

對於勞斯特的這個命令,韓宇倒是沒什麼興趣,跟勞斯特打了一聲招呼,回到自己的客房休息去了。

次日清晨,韓宇還在睡夢中,就被外面吵雜的聲音吵醒了。不滿的穿上衣服,走到房間的陽臺往下一看,就發現宮殿的門口圍了不少人。韓宇一開始以爲是得到消息的民衆來證實光明手杖被找回的這件事。卻沒想到不是光明手杖被找回,而是勞斯特連夜派去尋找的人真的另有發現。

在一個廢棄的地下倉庫內,被派去搜查的人們發現了一口金棺。那口金棺的體積不小,長三米,寬一米,一頭大來一頭小。而去除了金棺上的污泥以後,金棺上的精緻花紋已經造型奇特的圖案,都讓人覺得這不是一件凡品。而宮殿門口圍得那些人,是想要親眼看看那口即將被送到這裏的金棺。

韓宇覺得這幫人真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了。搖了搖頭,轉身回屋開始洗漱。想要睡個回籠覺是不可能了,這麼吵的環境下,精神飽滿的韓宇是不會有睏意的。

洗漱完畢,韓宇重新回到陽臺上準備看個熱鬧。還真巧,韓宇剛回到陽臺坐定,就見那口被發現的金棺被人護送了回來。看着那口金光燦燦的金棺,圍觀的人發出了驚呼,不由自主的朝前擠了擠,試圖看得更清楚一些。

結果就這麼出事了。在推擠的過程中,圍觀的人羣中有一個人沒站穩,被擠出了人羣,徑自一頭撞在了金棺上。擡着金棺的士兵沒有提防,手上一滑,擡着的金棺頓時脫手落在了地上。緊跟着就見落地金棺裂開了一條縫,從縫隙中,流出了帶着刺鼻惡臭的黑水。

那股令人作嘔的味道就是正在陽臺的韓宇都聞到了,更何況是距離金棺更近的人們。“呼啦”一下,圍觀的羣衆齊刷刷的後退了數步,動作一致的捂着鼻子開始咒罵那個冒失鬼。而那個冒失鬼則是已經被嚇呆了,手足無措的待在原地,不知道等待他的會是什麼懲罰。

負責擡金棺的士兵也顧不上去管黑水的惡臭,伸手想要去扶倒地的金棺。只是誰也沒有想到,就在距離金棺裂開的地方最近的士兵剛剛伸手想要將金棺重新蓋上,一隻白森森的手從金棺的裂縫中呼呼伸了出來,一把就抓住了士兵的手腕。

看到這一幕,沒個人不感到害怕的。圍觀的羣衆頓時作鳥獸散,一眨眼的工夫就逃出去老遠,而那些士兵則是戰戰兢兢的圍着金棺不知所措。

被抓住手腕的士兵悄悄的望了金棺的縫隙裏一眼,就見在金棺中,有一雙明亮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就是再膽大的人,在被那雙眼睛看過以後,也會嚇得尿褲子。被抓住手腕的士兵還不錯,沒有尿褲子,直接就被嚇死過去了。

看着同伴忽然暈倒,其他士兵也變得有些慌亂了,好在這時勞斯特帶着人聞訊趕到了。原本勞斯特正在正殿等待金棺上殿,卻沒想到在宮殿的門口竟然會出這種意外,連忙帶着人趕了過來,順便讓人將海倫公主保管的光明手杖給帶過來。也正是因爲如此,海倫公主也在隨後趕到了現場。

韓宇待在陽臺上,一副事不關已的瞧着熱鬧。就見勞斯特接過海倫公主遞給他的光明手杖,準備先給自己的士兵進行光明神的祝福,省得一會被突然出現的情況打個措手不及。只是還沒等勞斯特開始行動。金棺裏的東西似乎感應到了光明手杖的力量,忽然猛的頂開了金棺的棺蓋,兩眼直勾勾的盯着勞斯特手裏的光明手杖,口中喝道:“把手杖還我。”

圍觀的人羣這下是徹底跑得沒影了。現場就只剩下勞斯特、海倫公主以及忠誠的皇家衛隊。

“吧嗒~”金棺裏的人形怪物從金棺裏一下子跳了出來,死死的盯着勞斯特手裏的光明手杖,再次開口說道:“把手杖還我!”

這一次的聲音變得比剛纔更加的嚴厲。但事關自己公國的國運,勞斯特怎麼可能將失而復得的光明手杖給人。當即握緊光明手杖拒絕道:“不行,這是我貝爾瑪公國的鎮國之寶,不能給你。”

似乎聽懂了勞斯特的話,人形怪物沒有再說話。沉默了一會之後,就見人形怪物嘴巴一張,吐出了一團團黑氣。韓宇感覺到黑氣中的危險,開口提醒道:“不要碰那個黑氣,有古怪!”

可惜韓宇此時是站在陽臺上,當他發出提醒的時候,已經有幾名皇家衛隊的士兵碰到了那股黑氣。就見那幾名士兵就像是被傳染了一樣,整個人迅速變黑,兩眼變得灰白,嘴巴張得老大,露出了嘴裏的尖牙。

勞斯特見狀臉色一變,急忙開始使用光明手杖中的光明神的祝福強化還正常的手下。但這時才使用祝福,似乎有點晚了。那些發生變化的士兵就像是一隻只瘋狗,動作迅速的撲向了身邊的同伴,一個個士兵被傳染……

當勞斯特完成了十來名士兵的光明神祝福的時候,已經有大半士兵被變成了殭屍,而那些殭屍士兵還在撲向其他沒有變成殭屍的正常士兵。

襲擊來的太突然,以至於誰也沒有做好準備。等到韓宇想要出手阻止的時候,卻發現爲時已晚。

勞斯特手拿光明手杖,帶着受到光明神祝福的士兵退到了宮門內,依靠堅固的宮門,死死的擋住想要衝進來的殭屍士兵。但是,能夠擋住殭屍士兵的士兵實在是太少了。光明神的祝福很有效果,但施展的過程卻太漫長。殭屍士兵利用人海戰術,竟然硬生生的衝破了宮門。勞斯特只能且戰且退。但他手裏的光明手杖就像是爲殭屍士兵們指路的明燈,似乎只要光明手杖還在他的手裏,殭屍士兵就沒有任何想要放棄的打算。

“嗨~把手杖扔過來。”韓宇站在陽臺上衝退過來的勞斯特喊道。可惜勞斯特卻充耳不聞,沉默不語的從韓宇所在的陽臺下急匆匆的走過。韓宇見狀也不生氣,既然捨命不捨財,還就怨不得別人了。

誰也沒有想到事情會突然變成這樣,而事情的起因,就是那口被發現的金棺。韓宇剛準備去看看那口金棺到底還有什麼祕密,而那些殭屍士兵似乎發現了韓宇的蹤跡,一個個揮舞着手中的兵器,直奔陽臺上的韓宇就衝了過來。韓宇原本以爲這幫殭屍士兵跳不上來,但卻發現自己錯了,那幫殭屍士兵的彈跳力驚人,只是輕輕一蹦,竟然就輕鬆地跳到了韓宇所在的陽臺上。

“擦!”韓宇暗罵一聲,飛起一腳將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殭屍士兵給踢飛,緊跟着火球連動,將剩餘的殭屍士兵一一點射,全都趕下了陽臺。

韓宇一向堅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則,既然這幫殭屍士兵主動招惹韓宇,那韓宇自然是要還以顏色。從陽臺上一躍而下,落在了殭屍士兵的包圍圈中。韓宇的出現讓殭屍士兵出現了一絲騷動,但很快就平靜了下來,留下十幾個殭屍士兵包圍韓宇,剩餘的殭屍士兵則取繼續追殺拿着光明手杖的勞斯特。

看了一眼只圍不攻的殭屍士兵,韓宇飛到了空中,準備來個擒賊先擒王。可剛一到空中,看到城中的那副慘狀,韓宇忽然感覺自己有點理智失控。那個從金棺裏出來的人形怪物,就在這短短的一會工夫,竟然已經將附近的人們都變成了殭屍。對於這些人,韓宇並沒有什麼認同感。在韓宇的心裏,始終認爲這些人就是一些幻象,或者說是遊戲中的NPC。可當真的親眼看到那些變成殭屍的人類去追逐噬咬其他正常的人類時,那種猶如看到人間煉獄般的景象,依然讓韓宇感到怒氣不斷的上涌。

一部好的電影,就是讓觀衆要有感同身受的體會。韓宇此刻就像是忘記了眼前的那些人類只不過是NPC,而是將他們當成了切切實實的真人。 我家醫仙是病嬌 對於那個罪魁禍首,韓宇有種處之而後快的想法。

此時此刻,那個導致眼前發生的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正站在金棺中,似乎正在等待着什麼。韓宇不想跟這個怪物說話,沉默不語的發起了對人形怪物的攻擊。火球呼嘯,但卻燒不到那個人形怪物分毫。那口金棺就像是一個防護罩,每當火球臨近的時候,就會被一個無形的力量給阻擋。

“我看你這樣要怎麼抵擋!”韓宇見狀大怒,雙手高舉過頭,一個火球開始在韓宇的頭頂上方凝聚。

……

沒等韓宇準備完畢,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在了金棺附近。就在韓宇凝聚火球的時候,腿腳不便的海倫公主被帶到了金棺的附近。那頭總是守護在海倫公主身邊的白獅此刻不見蹤影。

投鼠忌器之下,韓宇只能放棄了先前的計劃,散去凝聚了好一會的火球,準備想辦法先救人再說。只是還沒等韓宇動手救人,就見被帶到金棺旁邊的海倫公主被金棺裏的人形怪物抓住了脖子,緩緩的拖到了近前。

韓宇見狀也顧不得多想,連忙從半空中衝了下來,剛要出手救人。忽然就聽金棺裏的人形怪物突然出聲說道:“住手!”

聽到那個聲音,韓宇不由微微一愣,很耳熟的一個聲音,仔細一想,這不就是那個蜘蛛神後洛斯的聲音嗎?

趁着韓宇愣神的工夫,金棺裏的人形怪物看着面前的海倫公主問道:“怎麼樣?認清楚自己的父親到底是副什麼嘴臉了嗎?”

海倫公主此刻就像是丟了魂似的,聽到人形怪物的詢問,只是神色黯然的點點頭,卻一言不發。

不等韓宇發問,就聽金棺裏的人形怪物開口對韓宇解釋道:“不用發問,其實很簡單,那個國王陛下,爲了光明手杖而選擇了拋棄自己的女兒。”

韓宇一開始不信,但看着海倫公主那副心喪若死的樣子,心裏知道這個洛斯所說的,十有八九是真的。但韓宇不明白,蜘蛛神後洛斯爲什麼要讓自己看這個?韓宇猜不出洛斯在打什麼主意,決定靜觀其變。

而蜘蛛神後洛斯也沒有再理會韓宇,望着海倫公主緩緩的說道:“已經明白人情冷暖的你,現在是否願意繼承我的力量,只要擁有我的力量,那你就不用再擔心會被人揹叛,被人欺負……”

韓宇的神色變得古怪,看着如同拿着棒棒糖想要騙小孩上當的洛斯,忽然心裏一動,暗想自己所見到的這一切,不會就是眼前這個蜘蛛洛斯親身經歷的事情吧?

此時的海倫似乎也下定了決心,或許是由於自己的父親在光明手杖與自己之間作出了拋棄自己的決定,海倫接受了洛斯的誘惑。而在海倫點頭的一瞬間,金棺中的人形怪物猛的將海倫給拉近了金棺,金棺蓋也隨即合攏……

當金棺蓋再次打開的時候,人形怪物已經不見,只剩下海倫公主,站在金棺之內。一開口,卻是蜘蛛神後洛斯的聲音。

“你到底有什麼企圖?趕忙要讓我看到你的記憶?”韓宇開口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想要爲你解釋一下有關我的過去。”金棺中的海倫逐漸變化成洛斯,而四周圍的景象也逐漸的消失,四周圍再次回到了黑暗之中,只剩下韓宇跟洛斯所在的地方有些光亮。

“呵呵……可惜我對你的過去不敢興趣。”

聽到韓宇的話,洛斯也不以爲意,繼續自顧自的說道:“與其他神魔不同,蜘蛛神後的神格是可以傳承的,每一代的蜘蛛神後,其實在繼承蜘蛛神後的神格之前,那都是百分之百的人類,而一旦繼承了蜘蛛神後的神格,就會成爲人人敬畏的神魔。如果你願意效忠我,那我願意將神格傳承的祕法傳授與你,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不願意。”韓宇毫不猶豫的拒絕道。 韓宇毫不猶豫的拒絕似乎讓洛斯一愣,不過隨即就說道:“不要懷疑你剛纔所見的真實性。和人類相比,在記憶方面,神魔比人類更加的誠實。”

“不是這個原因。”韓宇搖頭答道。

“那是爲什麼?”洛斯不解的問道。

“因爲,我總來就沒想過長生不老。”韓宇看着洛斯微笑道。

洛斯這下徹底糊塗了。雖然是神魔,但在洛斯的記憶中,還從來沒有遇到過不想長生不老的人類。不管是帝王將相還是凡夫俗子,最大的願望,往往就是長生不老。爲了長生不老,人類似乎可以放棄一切,哪怕是親情、友情、愛情……在長生不老的誘惑面前,人類所謂的感情,統統都是狗屁。洛斯清楚的記得,自己曾經對一位在人類中算是千古一帝的帝王,在自己告訴他只要吃掉自己所有親人的肉,他就可以長生不老,結果那位帝王毫不猶豫的下令殺死了自己的所有直系親屬,將那些人統統吃掉。不過最後那位帝王也沒有達到長生不老的要求,反而變成了一個食人魔,被人類中的勇者給殺死。但那位勇者在得知長生不老的事情以後,也做出了跟那位帝王相同的選擇,親手殺死了自己的愛人,可惜同樣也沒有長生不老……像韓宇這種不想要長生不老的人類,洛斯是頭回遇見。

短暫的沉默過後,洛斯試探的問道:“你是不是不知道長生不老意味着什麼?”

“哦?那麻煩你跟我說說,長生不老有什麼好處?”

“長生不老的好處?那當然是可以擁有永恆的生命,與天地同壽……”

“打住吧,這種老掉牙的話就不要說了。你們神魔比人類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時間都長,爲什麼還是說着這些陳詞濫調?你們就不知道創新這個詞嗎?”韓宇搖頭打斷了洛斯還未說完的話,接着說道:“長生不老,就是成爲一個不死的怪物。看着跟自己有關係的人一個個的死在自己的面前,最後變成孤家寡人一個,孤獨的活在這個世上。沒有人理解你,沒有人接近你,你只能一邊體會着孤獨的滋味一邊生不如死的活着。因爲長生不老,你連死得資格都沒有。在我眼裏,長生不老不是一件好事,而是生命的詛咒。永遠不死的怪物,脫離了人類對生命的認知,永遠得不到人類的認同。而人類,是需要同類的,沒有了同類的認同,那這個人,和死了也就沒有太大的區別了。”

“可是你擁有強大的力量,只要長生不老,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洛斯不同意的反駁道。

“那麼,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切之後呢?等待你的會是什麼?那是一陣滿足過後的空虛。或許你想說可以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以後再去得到自己還想要得到的。只是周而復始的去做相同的事情,不會覺得厭煩嗎?人類,之所以會去爲自己的目標奮鬥,那是因爲知道自己生命的短暫。與神魔漫長的生命相比,人類的生命不過只是彈指一揮,但也正是因爲明白自己生命的短暫,人類纔會珍惜自己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如果人類可以活到八十歲,減去平時吃飯睡覺的時間,在減去童年以及受教育的那些年,真正可以讓人類去實現自己夢想的時間,也不過二三十年,可就是這麼二三十年的時間,人類製造出了足以打敗神魔的力量。擁有近乎無盡生命的神魔卻被只擁有不到百年壽命的人類打敗,你覺得,我需要去羨慕那些擁有近乎無盡生命的神魔,又或者去幻想自己長生不老嗎?”

“可在你們人類中,還是有大把人想要擁有長生不老的。”洛斯不服氣的說道。

韓宇聞言笑了笑,點頭答道:“沒錯,不過那些人裏不包括我。我不是帝王將相,也不是億萬富翁,他們希望長生不老,無非就是想要抱住自己手裏的錢或者權,而我,卻不需要考慮這些。”

“但你擁有力量。難道你不想永遠的擁有那幾乎無人可敵的力量嗎?難懂你不想永遠的令人敬畏?難道你……”洛斯不理解的問道。

“強大的力量,誰都想要擁有,但力量卻不代表全部。如果將自己的一生都放在追求力量這條道路上,這樣的人生難免無趣了一些。我追求強大的力量,但力量卻不會成爲我人生中的全部。”韓宇微笑着答道。

洛斯不甘心的問道:“那你這一輩子追求的又是什麼?”

“我的追求?很簡單吶,按照自己的意願過完這一輩子,就足夠了。”

“不可理喻,不可理喻。”洛斯不明白韓宇的回答,搖着頭不斷的說道。

韓宇微笑着看着洛斯,緩緩的說道:“你不理解我的話,我不怪你。畢竟像你這樣的神魔,又怎麼可能會明白人類的想法。即便你曾經是人類,但身處溫室中的你,也不會明白普通人類的想法。”

“!!!你想要做什麼?”洛斯察覺到了四周圍的異常,尖聲問道。

“別緊張,其實我也不打算做什麼,只是我覺得你反客爲主的行爲有點不好,打算糾正你的錯誤而已。”韓宇微笑着答道。

話音剛落,四周圍的黑暗傳來一陣陣的噼啪聲,就如同玻璃被擊碎了一下,四周圍的黑幕化爲了無數的碎片,掉落在了地上,露出了此地的本來面目。

洛斯見狀大驚失色,而韓宇卻面不改色的說道:“不用那樣大驚小怪,這裏是我的領域,我纔是這裏的老大,你難道不知道有句話叫‘我的地盤我作主嗎?’”

“狂妄!”洛斯憤怒的衝着韓宇發出一聲尖嘯,卻見韓宇隨意的擺了擺手,一臉無趣的看着洛斯說道:“這種程度的恐嚇對我是無效的,你想要擾亂我的心神,至少應該更加努力一點才行。”

“……你是我見過最狂妄的人類。即便是滅神大戰時期的人類,也不敢如此對神魔說話。”洛斯神色有些凝重的對韓宇說道。自打韓宇發招開始,洛斯就感覺事情開始脫離自己的掌控,自己很明顯的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迫感。

“呵呵,江山代有人才出嘛。那些人類前輩沒有完成的事情,就由我們這些後輩來幫着完成也無可厚非。”韓宇微笑着答道。

洛斯聞言冷哼一聲道:“哼!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沒有那個能力?”

韓宇不爲所動,笑容不變得答道:“好啊,是騾子是馬,總要拉出來遛遛的。我給你一次反抗的機會,拿出你全部的實力吧,正好我也要看看我的能力,到底達到了什麼程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