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小豹王,快過來,幫忙撿魂珠哎。

啪!啪!啪!幽龍一激動,好幾顆魂珠頓時掉了出來。

又見啪!啪!啪!

撿你個大頭鬼啊!小豹王頓時欲哭無淚! 走吧,這裡的遊魂看來是被我清場了。陸鳴遠拾起最後一顆魂珠,四下一看淡淡笑道。

小豹王頓時不爽到極點。

這傢伙怎麼運氣這麼好,恰好有克制遊魂的神通技法,真是可惡啊!

是啊,實在可惡,本來眼看著裝逼成功,可沒想到最後一刻被陸鳴遠給反制了!

真是鬱悶到吐血。

我們走!轉過身,小豹王抬眼一望,嘴角忽然揚起一絲笑意,沒錯,就是笑意!

因為接下來就要進入遺迹秘境最深處了,這裡可沒法取巧,要是實力不夠,甚至連核心地域都進不去!

到時候看你怎麼辦!小豹王此時很想仰天大笑三聲以解心頭鬱悶之氣啊!

一行人繼續向前,谷地突然向中間收縮,最窄處不過十米。

過去便是遺迹秘境的核心地帶。

那裡便是昔日真正的戰場!

真正的戰場!?

不錯。只有核心區域才可能有幾乎獲得奇遇,哪怕是上古的一件殘兵,也有可能使你大發一筆橫財!

原來是這樣?那你上一次~

我~咳咳~我上一次沒能進去!卡在了最後幾米。幽龍不好意思道。

那核心區域有很大的排斥力,每向前踏出一步也是相當艱難的事情,而從外圍到中間差不多有兩百多米。

這不僅考驗實力,還考驗忍耐力!

不光如此!

因為遊魂並非實體,所以他們能輕易穿過一段排斥區域,要是你已經快要闖進核心區域,而一個遊魂突然向你撲來。

要是你還有餘力倒還好說~要是~

陸鳴遠瞬間明白了。要是自己體力和耐力都已經到了極限,那麼很可能會被遊魂干擾,攻擊,最後落得一個悲慘下場。

看來真的不能大意!

越過谷地之後,映入陸鳴遠眼界的是一片猩紅色的世界。

空氣中充斥著暴力,蠻荒,和死亡的味道。

目光根本穿透不過去百米,眼前的古戰場,竟好似一個超大號的囚籠!

人也越來越多,有些人已經進入了排斥範圍,艱難,遲緩的向前邁動著。

走吧!小豹王咧嘴一笑道。

一行人正欲邁入排斥範圍。

突然,陸鳴遠瞳孔一縮,全身泛起一股濃重的殺意!

怎麼回事?幽龍順著陸鳴遠的目光看去,果然~

是虎猛一脈那幾個人。

走吧,有機會再報仇,現在你要清楚我們的目標是什麼。

我明白!陸鳴遠憋著氣,徑直踏入斥力範圍。

嗨!等等我!小豹王趕緊跟上。

周圍人都像看傻子一樣看著這兩人。

兩個傻逼!這樣跑進去非得直接打飛出去不可!

肯定的,最開始的斥力最強,而且走進去的速度越快,斥力便越強!這樣~唉~

這兩人沒救了!不少人如同看死人一樣看著陸鳴遠和小豹王。

轟!陸鳴遠剛一踏入斥力範圍,猛然一股恐怖巨力迎面向他撲來,不是一股,不是兩股,也不是一片,而是直接作用在他全身各個部位。

每一寸肌膚的巨大斥力!

一瞬間,陸鳴遠被硬生生推后了半米!腳下~半尺深得印跡清晰可見!

面部,表情不自然的猙獰。

我就不信!穩定下來之後,陸鳴遠猛然朝前踏了一步。

這種速度!四周圍,所有人頓時驚了!

這種跨出去的速度!

要是他能站穩,我趴在地上跪舔他的腳跟!有人口出狂言道。

哼!不自量力的小兒!他以為他是百年難遇的絕世天才嗎!?可笑!有人頓時抨擊道。

有些稍微冷靜一點的人也搖頭道,太冒進了!這麼快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走進核心區域!

走進!笑話!我賭他最多能走出三步!

啪!一步落下,陸鳴遠穩了穩身子,隨即~站得筆直!

頓時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剛才最先發言的那人。

人家第二步站穩了,來,跪舔腳跟!有人起鬨道。

哈哈!開個玩笑!開個玩笑!不過,他要是不知悔改,依舊是這種速度,我堵他踏不出第三~不!第四步!

無恥!剛才還說第二步,現在就已經是第四步了。

突然,人群中一陣哄堂大笑。

原來小豹王也跟著陸鳴遠的步伐沖了進去,可沖的快,回來的更快。

嘭!幾乎瞬間,小豹王就像是被彈飛出去似的。

噗!張口就是一口鮮血,怎麼可能!他能行我怎麼可能不行!!

旁邊一位年長的妖仆頓時大驚道,少爺不可,你這樣和他比根本沒有意義,只能是兩敗俱傷。

兩敗俱傷怕什麼!我就是要比他強!

那我給少爺您出個主意?

小豹王上下打量了一下,不情願道,你說!

咱們先以逸待勞,看他最後能邁出幾步,有了目標,咱們再向前走,到時候走慢一點,持久一點,打敗他不成問題!

小豹王想了想,不錯~不錯~好像還真是這麼個道理。

很好!你的建議我採納了!

正說著,小豹王愣了一下,因為陸鳴遠第三步輕鬆落下,此刻已經開始踏出第四步了!

幽龍也看的心驚肉跳,但他不敢像陸鳴遠走的那般快,只得慢慢的向前挪動。

嗨!管他幹什麼!他就是個變態!給他操心還不如操心我自個呢!

我這次一定要突破,走入核心區域!一定!

轉眼間,陸鳴遠已經走出了十步!

是的,十步!

這下再沒有人敢說什麼了。

那麼多人被打臉,也該有點收穫了。

不知道這傢伙到底能撐到哪一步?

是不是真的能踏入核心區域!?

不少人心中已經不敢完全否定陸鳴遠,因為陸鳴遠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根本就不是一般人所能達到的!

第十五步!

轟!恐怖的斥力竟然再次增強幾分,陸鳴遠這一步幾乎都要落不穩。

給我定下來!陸鳴遠心中大吼,銀牙緊咬,嗵!一腳踩下,如同定海神針一般落入了泥土之中。

而至此,陸鳴遠才踏出了十米!

離兩百米,還差的太遠!

呼~桀桀!忽然,遠處猛地飄過來一頭黑色程度較深的遊魂。

看樣子,這遊魂已經有了完整的人形軀體。

不同於渾渾噩噩的普通遊魂,這頭遊魂絕對擁有了一定的攻擊力,甚至有撲殺人類的主動性!

這麼快就來了!很好!陸鳴遠冷笑一聲。

不知道其他人怎麼跟你們斗!可你們最好祈禱不要遇上我!因為一旦遇上我,你們~必死無疑!

噗!這看起來分外牛逼的遊魂竟然在陸鳴遠一指之下瞬間化為一團白氣蒸發掉了。

一時間,有心注意陸鳴遠情況的眾人頓時驚異了。

剛才他手指頭上釋放出來的是什麼!?有人問道。

我也不知道,難道是類似於凈化的神通?

這~這可說不準。 眼見陸鳴遠如此有本事,一些人心中漸漸起了異心。

沒多長時間,陸鳴遠周邊竟湊了一圈人,這些人不時左顧右盼,好似跟在陸鳴遠身旁能安全些似的。

陸鳴遠漸漸也發現了,隨著有遊魂不時攻擊,逼近。

不少一開始各自為戰的人,現在倒是默契的進行抱團抵禦。

而這遊魂好似也有欺軟怕硬的脾氣,專撿那些落單的人攻擊。

看來抱團的這些人怕是都來了不止一次,否則怎麼會有這般默契的行徑。

陸鳴遠扭頭一看。卻見不遠處有幾個年輕人估計是頭一次進來,只知道硬著頭皮往進沖,卻不料中途被幾隻遊魂干擾,匆忙之下頓時亂了陣腳。

有兩個下場好點,被打飛出去估計得重新開始,而剩下的三個卻是直接命喪黃泉,變成了三具行屍走肉。

可惜了!

陸鳴遠再回頭一看,只見幽龍也在身後不遠處辛苦掙扎,而不遠處,好幾個灰白色的遊魂正尖嘯著向幽龍所在的方向撲過去!

不用管我,我有辦法!一見陸鳴遠回頭看他,幽龍就知道陸鳴遠想做什麼。

可他幽龍,一個前輩!怎麼能叫陸鳴遠一個晚輩相幫!?

這不可以!

哪怕是為了心中的驕傲!

走!幽龍怒喝一聲,一隻手從懷中掏出進來之前準備的驅邪符印,啪啪啪全部拍在身上,然後一腳再次踏出,至此,終於走過了十五米。

有了驅邪符印的助力,遊魂果然一時間不敢靠近。

十六米!

十七米!

十八米!

幽龍。難道你已經老了嗎!?

讓一個比你小不知道多少歲的年輕人走在前頭!很過癮是不是!

你要拼啊,拼啊幽龍!

啊~!

二十米!

給我走!

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