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陽楓庭這纔好抽身回到自己房間,將衣服拿出來走去洗澡。

“今晚準備東西回去!”平陽楓庭正在洗澡時,忽然聽到浴室外面茉莉傳來冷豔的聲音。平陽楓庭用毛巾將頭上的水全部擦乾,奇怪的跟外面的茉莉問道“不是說還要過幾天嗎?”

“情況有變,機票我已經買好了,今晚12點多的的飛機”茉莉背靠着浴室的牆壁,雙眼失神的看着地面,以及別在腰間的兩隻手都握着拳頭,整個人就像是被抽走了靈活一般。

耐不住平陽楓庭在裏面追問,茉莉將剛纔沒平陽楓庭還回來時,國安局的人給自己打來的一個電話。

茉莉長舒了一口氣,像是承擔了很大的心理壓力,終於跟平陽楓庭說了出來“顏部長因爲心臟病,昨晚在軍區醫院,凌晨1點半……他……顏部長笑着去往了天庭”

“啪!”平陽楓庭手中的肥皂掉在了地上。驚疑萬分的搖着頭“呵呵,茉莉你最近騙人真是越來越厲害了!”平陽楓庭低下身子要去撿肥皂時,外面的茉莉落寞的說道“我一向不在正事上騙人”茉莉又低沉的補充道“先別將這個事告訴小水,小水跟顏部長就跟爺爺跟孫女的關係一樣,我怕她會經不住打擊暈過去!”平陽楓庭矮下身子撿肥皂的手懸停在了半空中。“顏部長死了?”平陽楓庭木訥的身上水也沒擦的穿起衣服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顏部長死了?開什麼玩笑?”自己是不是倒黴星轉世?爲什麼以前不死,偏偏在自己第一個任務還沒執行完就死了?平陽楓庭憤恨的捏緊了拳頭呆呆在站在自己的屋內。

“小夥子我很看好你,讓你的具象化不斷成長吧,成長到以後能挑起我的這個位置的地步”這是顏部長經常跟自己說笑的時候說的最多的話,他想讓自己來挑他的擔子?國安局的局長位置?這在國內除了主席外,恐怕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吧?同時也是最辛苦,最累,最考驗精神的擔子,一年365天要天天將神經保持在高漲狀態,防備那些異能者跟變異人對國家做出一些殺人放火的事情。

心臟病?呵呵!平陽楓庭趟在牀上失魂落魄的笑了笑,笑的很僵硬。70多歲的人了,心臟病也不奇怪,可是爲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發生?想不通,想不通。

顏老頭子等着我來看看你。看你是不是想找這樣的藉口把我們早點騙回來! “啊……,今晚就回去?”小水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就見到茉莉跟平陽楓庭將東西全部收好了,兩人揹着旅行包,而平陽楓庭手上還多拎着小水的旅行包。

平陽楓庭強大多一絲笑容跟小水說話,就像茉莉說的,不能忍小水知道顏部長的死訊,要知道也要等回去了在讓她知道,否則還沒回去,就把小水給嚇暈了去,那隻會讓事情更加亂糟糟。

而安素容還在睡覺時,聽到大廳很大的吵鬧聲,也被鬧醒了。她看到平陽楓庭三人都揹着包好像要離開日本了,連忙踩着階梯下了樓“茉莉小姐你們這是?不是說要過幾天才走的嗎?”小水剛纔正看一部電影看的好看,現在哪捨得輕言放棄了,跑到桌子上,繼續看起了影片,口中同時還附和着安素容的話“聽安姐姐的在多玩幾天,茉莉姐你就別閒得無聊這麼快就想跑回去了,時候多的很,又不在乎這幾天!”

“你知道什麼?”因爲顏部長的離去的消息,讓茉莉心情現在真是糟糕透了,這個小水還敢惹自己,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嗎?“小水你給我起來,說白了,今晚上必須走!”

小水被茉莉這樣一吼,不甘的站起身子就跟茉莉用眼神對峙上了,二女的眼中向着對方冒閃電,平陽楓庭揹着旅行包手裏還拿着一個,他沒有一點想上去勸架的想法,他還很想不透顏部長怎麼會突然說走就走了?”在他派自己跟茉莉她們一起來保護安素容的時候,他的身子還健朗的跟自己有說有笑的不時拍拍自己的肩膀,那神清氣爽的樣子簡直是比一個20多歲的小夥子還要強。

安素容也也盡力挽留着,她見到茉莉今天忽然的反常,只以爲是不是自己哪裏得罪了她“茉莉小姐是不是我哪裏惹你不高興了?”

茉莉將眼神從小水的對峙上挪開掉,轉向了安素容“不是因爲你,我私人的問題!”茉莉說的很嚴肅,嚴肅的讓人感到可怕。小水聽到這句話,頓時就來了能水“啊哈,原來是因爲你私人的事情!要回你先回去我,反正我跟楓哥哥要在日本在多呆幾天。回去做你的任務去吧,茉……組長!”小水對着滿臉怒色的茉莉做了一個鬼臉“不跟你說了,我看電影!”

“嘭!”茉莉在衆爲傭人與安生容吃驚的目光下,茉莉生氣的用拳將小水打暈了,就在小水的身子軟綿綿的要倒在地上時,茉莉一把托住了小水的身子。隨即相當抱歉的跟跟安素容說道“事情比較嚴重,可能不能對外說明,也請你諒解!楓庭我們走!”茉莉揹着旅行包,扛着小水就推門而出。平陽楓庭臨走前,呆在原地多看了眼,神態緊張的安素容一眼“放心,不會有什麼事!”平陽楓庭也緊跟其後。

三人在飛機場一直等到飛機到點,三人一起上了飛機,小水這個時候已經換了平陽楓庭揹着。

到了飛機上,平陽楓庭也沒了看飛機起飛時的那炫彩奪目的誘人風景,現在顏部長的情況才最爲重要。


……

飛機到了中午時分準時準點的到了北京,而小水已經清醒了過來,清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對着茉莉又打又罵,她的脾氣惡劣的不得了,茉莉只是任由她打罵,不還口也不還手。

“這是怎麼了?”三人到了古玩街的國安局內,見到大家訓練的似乎有氣無力的樣子,而且個個臉上都包圍着陰霍。茉莉徒然牽緊了小水的手。


小水頓時更加奇怪了。她抓來一個人問,那人面無表情沒有回答小水的問題。

小水感覺到了一絲不對頭,鬆開茉莉牽着自己的手,匆匆忙忙的就跑進了顏部長的辦公室,推門一看,辦公室內沒有顏部長,只有顏部長的祕書坐在顏部長的辦工桌前閱讀着大量的文件。

女祕書見到來人,推了推眼鏡,恭敬的說道“水水同志你回來了!”這個女祕書見到來人是小水後,神情就感到一絲驚慌。她在國安局內辦工了多年,她也清楚的瞭解小水很顏部長的關係有多麼好,好到平時小水在外面吃到一個好吃的冰淇淋,就會順一個回來給顏部長一個。往往顏部長都會推手拒絕。他就說自己年紀大了,怎麼還能吃這些冰涼的雪糕呢?可是那些時候都是大夏天的,個個都熱的滿頭大汗,而長年呆辦公室辦公的顏部長自然很少接觸到雪糕這類東西,在說平常他跟他的愛人也從來沒有吃過那種冰冰涼涼的東西。

“水水同志,顏部長他……”女祕書從辦公桌饒到了三人的前面,語氣沉重的說道“顏部長……因爲心臟病突發去……去往了天庭!”

“混蛋!”小水一手就將面前的女祕書給推到在地。眼淚如絕提的往下巴處低落在地“你們胡說……嗚嗚……顏部長身體最棒了,心臟病算什麼吃顆藥,打個針就好了,你們這些混蛋!”小水站在辦公室裏拼命的罵着這句混蛋,時而又將顏部長也罵了進去,最後衝到外面去,見到訓練的同時,揮起拳頭就打他們。平陽楓庭見到小水發瘋的樣子,衝上去就用自己的身體抱住了她。

“放開我!”小水生氣的下面拿出銀針對準了平陽楓庭的身體就射了去。平陽楓庭是抱着她的,只覺得雙腿一陣麻木,接着就倒在了地上,只知是中了小水的銀針。“小水你別鬧了!”

“混蛋……嗚嗚……”小水在大家訓練的地方,沒有目標狂扔着銀針,而大家只是紛紛躲開,並未還手,所有人都各自站在遠處好言安慰着發瘋的小水。而遠處的其他組的組長自然是有本事攔住小水的,但是他們沒有那樣做,他們想讓小水發泄一下,發泄一下就好了。

茉莉躲開小水的銀針走到了其他的組長身邊,神色冰冷的幾個組長圍在一起商討着什麼,偶爾一隻銀針飛過來,一個組長就會擡手將那枚銀針打飛。

平陽楓庭想站起來,無奈雙腿中了小水的飛針,現在動彈不的。可是口上還不忘跟小水說話“小水聽話,聽話別鬧了,要是顏部長在這裏看到你發瘋他還會喜歡你嗎”

“混蛋!”小水哭喪着是聽不進任何人的話了,銀針甩完後,小水見到誰離自己最近,就上去打那人,小水只是甩針厲害,手腳功夫弱的還不如一個稍微健壯的普通人。但是那些同時將自己的身手壓了下去,儘量沒跟小水正面打鬥,只是一味的閃避,躲開小水的手腳。

“轉換!”平陽楓庭閉上眼睛,將夥伴轉換了過來。夥伴掌控了身體後,本來不能動彈的雙腿就好了,夥伴快速的衝向小水,又是照着先前茉莉的老樣子,將還在哭鬧打人的小水一擊便打暈了過去。

夥伴將身體的控制權又還給了平陽楓庭。

平陽楓庭拖着還有略微麻木的雙腿走到幾位組長商討的地方。

程陰擡起頭對着傻愣着看着自己等人的那些同事們高聲的說道“你們繼續練習自己的異能,不要鬆懈,顏部長不在了,我希望你們能變得更爲強大,我們國安局不能因此就倒了下去”

緊而幾個組長一起走近了顏部長的辦公室。外面的一切又照着平常的時候緩緩運行。

茉莉扶着平陽楓庭一起進辦公室“你的麻煩事還是那麼多!”平陽楓庭沒有表達什麼。


幾個組長進到裏面後,就在談論顏部長的事情,最後又說道顏部長走了,該有誰來擔任這個部長的位置?而其中一個一張嘴上滿是胡茬的大叔說道“顏部長留了信的,信上是說他的位置想讓平陽楓庭來接手!”

一個帶着眼鏡的男子說道“楓庭雖說他擁有獨一無二的具象化異能,可是現在還弱的很,另外他也缺少了領導能力,我建議換一個,不是我不贊成顏部長的遺囑,只是這不是小事,顏部長的個人意見只能聽取,不能決定。”

程陰也不大認爲平陽楓庭能擔任這個位置“那麼該讓誰來領導我們呢?”

一邊的茉莉說“你們這是把顏部長的話當成屁了嗎?茉莉很惱火,顏部長才走幾天,你們不想想顏部長,而是先想着位置該給誰?

平陽楓庭中途插嘴了“大家,我也不認爲我能擔任顏部長的位置我,就像那個眼鏡大哥說的一樣,我沒有任何領導的經驗,在說我的具象化確實現在並不強,我也跟殺手組的一些人遇到過,要是跟他們打起來,他們或許一個人就能輕易瞭解我。茉莉姐你也別那麼在乎顏部長的決策,我不是個優秀的人選,你們應該選一個領導能力強,實力又厲害的人來做部長才對。”

“嗯,你說的不錯!”眼鏡男讚賞的回道“要是你的具象化是A級的話,我會同意你做部長的,而經驗不足的話,我們這些人會在長年累月中將我們的經驗傳授給你,你也不必太驚慌”


一邊的程陰默許的說道“很高興你能說的這麼明白”

“那麼!”另外一個七老八十的大爺,淡然的說道“要麼把在歐洲的“今越給叫回來?”所有人在聽到今越這個名字後,臉上都展現了一股驚喜之色。

程陰微笑道“哎呀,我們怎麼把那個小今越給忘了呢!”

那個眼睛男子也是同意的點了點頭,也很贊成這個被叫做今越的人來帶領國安局。茉莉在聽到這個今越的名字,那黯然傷神的臉上也顯露了一絲驚訝最後變成激動。

平陽楓庭不知道他們口中所說的今越是何人,但是見他們每個人臉上的激動之色,肯定是個很厲害的人。

在大家一致決議下,決定了讓還在歐洲執行任務的今越回來。還還是茉莉打的電話,電話進行的很順利,電話那頭的人似乎在聽到顏部長的死訊也沉默了幾秒。最後茉莉將讓他做部長的事說了一遍,那頭的今越先是拒絕而三,最後還是被茉莉強塞硬給的讓電話那頭的今越不得不接了這個部長的位置。 邁着沉重的步伐攔了輛車,到了國安局後。正好趕上大家集合的時間,今天是今越任命部長的日子,爲此大家的臉上都洋溢着一股興奮與高興。

平陽楓庭踏進訓練場後,第一眼就看到了大家最前面的那個嚴謹正立的碎髮青年,可不就是昨天跟小水恩愛的“今越?”大家都並列一排的分了五排,從矮到高的順序站。只見最第三排就有小水,小水似乎不敢看自己,見到自己踏進訓練場後,眼睛只是驚慌的瞄了自己一眼後,馬上就回復了正色。

平陽楓庭站到第一排,因爲他的個子不高,只能站第一排,這是以前排隊早就安排好的。

“這位就是擁有具象化的楓庭兄弟吧?”今越笑着一對小酒窩很好看,底下的一些少女都看傻了眼,今越身邊站着六位組長。今越見平陽楓庭只是默默的點一下頭,就算是認識自己了。今越倒也沒說什麼,他拿起手中的一張報告文件,原本宣讀的唸了起來……後面基本上就是一些任命部長以後會帶領大家將國安局發展的更好,以及一些將惡勢力統統在華夏國除名,就在今越念着這些廢話的時候,平陽楓庭將眼神偷偷的瞄去小水的臉上,只見小水愛慕的看着上面念着文件的今越,根本沒對自己多看一眼。

“凡人啊,讓人拋棄了?”意識海中的初美靜子出乎尋常的笑了起來,這倒讓首次見到她笑的平陽楓庭以及夥伴都感到一陣怪異。

“哼!”平陽楓庭一哼起,沒搭理意識海里的初美靜子。

“希望在日後的工作中各位同僚能夠好好配合我,我還是個不足30歲的男兒,很多地方都不懂,顏部長的位置讓我一接手,我也不知道具體該幹些什麼,如果有些得罪大家的地方,還望多多諒解!”今越放下報告文件,將犀利的眼神對在大家身上全部掃了一遍“首先給我把這幾個人給我抓起來!”

“三組‘林凡’六組‘波濤’二組‘雲潔’一組‘武封’”今越將這些人名一報完,從遠處過來幾位身子精瘦的部隊,他們從人羣裏將這四人統統用手銬跟腳銬拷上。

那個一頭波浪捲髮的美女‘雲潔’對突然的發難感到很疑惑“今組長這是爲什麼?我們做錯了什麼,要把我們抓起來?”

今越對着小水說了句“小水用陣把他們精神力的脈絡全部封住!”

小水聽令的站出身來,對準了他們幾人的身上射出幾根銀針,而那個林凡的青年,見到銀針飛來,身子一緊,突破了幾個人,身子一用力,手銬與腳銬統統破裂,只見他對着今越冷冷的笑了笑,速度奇快的就往着去往上面古玩街的階梯上。

“找死!”眼鏡男子這個組長嘴角冷冷一笑,在口袋中摸了摸,隨後一道閃電飛去將林凡電倒在地。

“奸細就得這樣對付!”其餘三人已經被小水封住了精神力的脈絡,想要使用異能也是使不出來,今越在大家驚訝的目光中,踩着步子走到那個被電倒在地的林凡身邊,“黑手黨的人已經流進了我們國安局內部,而且跟你們朝夕相處了這麼多年你們竟然沒發現?”

今越環視了一臉驚奇的衆人“上次被黑手黨把我們總部都給打了,難道你們就沒懷疑過內部出了奸細嗎?”

“懷疑過!”一個穿着粉色外套的女子從隊列中站出“在一次開會的時候顏部長也談及會不會是我們之中出了奸細,可是在經過一番調查後,並沒有發現任何人有異常,因此調查在進行了一遍後就終止了。”

“呵!”今越望向那名站出來的女子,隨即說道“你們那不是調查,是在玩家家酒,那次調查事件我也聽說了,以及過程我也得到了內部人的詳細說明!”

今越看去茉莉“茉莉組長你說說看,上次的調查情況!”

茉莉站出來“是的”

2012年,關於那次顏部長髮起的抓姦行動,持續了一個月,我們將未去任務的人員全部進行了召集,一個月內大家統統關在這所訓練場,進行了身體與細節上的全方位觀察,而觀察結果是沒有一個人發現異常!”

“沒有一個人?”今越走到那個已經被封了精神力的雲潔身邊,猛然一隻手成掌蓋在了雲潔的頭頂上“那就動腦子嚇他們一嚇,有何不可?”

今越將手從一滿頭虛汗的雲潔頭頂拿了下來,順勢又輕微的拍了拍雲潔的那對滿是汗的小臉“別擔心,暫時不會殺你們這些奸細,還要用你們來掉條大魚呢!”

今越繼續跟臨危鎮靜的大家繼續道“我在歐洲對一些變異人進行調查的同事我對我們局內的事也是一個月都要派人發一次每個月進行的大概任務的情報總要用電報發給我。”

今越神色黯然的看了向了顏部長的辦公室“顏部長老了,他的身體也越來越不行。而老年人在一些細節方面也容易讓敵人有機可乘。”今越將目光望到那六個組長“你們都是我的前輩,我很敬佩你們,在以前大家對我的栽培上付出的努力我也是銘記於心,這次能夠跟大家一起同心協力的對付黑暗勢力我,我感到很高興也很榮幸!”

今越的語氣特意放大了“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我就把局內的奸細統統燒出來!第二把火我要對黑手黨進行一場大較量,第三把火,我要將以前一些令大家頭痛了很久的任務一次做個乾淨,除去一些實在讓我們都無法對付的任務。例如“S級任務”

“好魄力!”六名組長站在今越的身後,紛紛點頭,對於今越那勇闖十足的架勢。真是讓人熱血沸騰,只覺得他的話,讓大家都是爲之一震。

五排進行這場大會的大家的雙手也是激動的握成了拳,這個今越的三把火真是燒的猛烈。

小水是其中最爲振奮的直接舉手歡呼了,而今越則是笑着眼看着爲自己感到興奮的大家,慢慢的擡起手壓了壓“大家先安靜一下,很意外大家對我工作能感到讓我吃驚的地步,相信一些老一輩的人是見識過我的實力的,我的領導能力不吹噓的說,也是數一數二,這次一把火已經開始了燒了,這四個人只是我暫時抓出來的舉重若輕的婁婁而已,下面還有更大的鯉魚等着我們去抓!”

今越揚起手中那張剛纔原本宣讀的文件,淡然的一笑道“大家剛纔見我照着這份文件在說話,可能以後是事先寫好的吧?”今越笑了笑“這,你們就錯了,這只是我在昨天一回到國內就從一些忠心耿耿的手下的手中的得到的一些奸細的名單表,而我剛纔只是在邊說話應付你們,邊看這份名單表。至於這四個奸細我們是如何調查出來的,待我今天在去牢房的幾個我們的同事中在抓幾個人,明天晚上的時候大家加班,我給大家說說我是如何將這些奸細一一找到的!”

今越一說完,便換來了大家空前絕後的鼓掌聲以及讚揚聲。

平陽楓庭不得不承認這個年紀才26左右的青年那面對這麼多人那份沉穩與淡定,真像是怪物一般,但是不能不承認他說話方面的時候真心是特別的帥,連自己這個老男人彷彿都愛上他了,相信自己要是個女的肯定也去倒貼給他了。

難怪了小水對他如此傾心,平陽楓庭反過來將自己跟小水這些時候同居在一起的時光還五年前小水對自己的好,一一的總結了一遍,可能自己在小水眼中只是這個今越的暫時替代品,在這個今越現在回來後,自己又要回到單手了?

要說將小水就這樣放棄了,平陽楓庭很不甘心的想說“不願意”但是昨天在房內都聽到小水說要主動找自己分手了,自己要是不願意的去挽留小水,那不顯得自己自作多情了嗎?

自己又沒今越高,沒今越帥,自己也沒他那份從容不迫的氣質與面對如此多人那臨危不懼的存在感,光是在起跑點上,自己就輸了今越一大截……

自己還有什麼?除了靜子跟夥伴外,幾乎……一無所有! 開完會後,大家在訓練場中又開始了訓練,而小水在一散隊就不經意的瞄了自己眼後,馬上奔到了今越的面前說了些什麼,繼而平陽楓庭擡起眼來看到兩人一起渡步向自己走來。

“越部長我還有點事,先走一步!”平陽楓庭沒等兩人走近,將聲音放高了些,轉身就離開了訓練場。

“哎!”小水伸出手本想喊住已經走的有些遠了的平陽楓庭,卻被一邊的今越一把拉住“讓他去發泄一下,晚上准許你去找他!正好你跟他單獨見面把事情也公開了說清楚,如果有什麼不順利的地方,歡迎你打電話給我!”今越溫和的跟小水說完後,邀約上拿六名組長一起進入了顏部長的辦公室,從今日起這間便是今越專用的辦公室了。

今越從茉莉身邊擦身而過時,聽到了茉莉那聲若細蚊的怨聲“你好像把一對小情侶活活給拆散了!”其餘五名組長也是各自在心底竊笑不已。七人已經進入了辦公室,今越見門被關上,笑眯眯的對六人笑道“你們六個又不是不知道,小水本來跟我就是郎有情妾有意的,怎麼能說我拆散人家?那個平陽楓庭是第三者纔對,我沒找他算賬就算不錯了!”今越撇頭轉身坐到了辦公桌裏。

茉莉淡然的笑看今越一副不在乎的表情,從容的說道“你這樣對平陽楓庭造成的傷害有多大你可知道?”

一邊的眼鏡男子插嘴道“很大”

那個老洛洛笑了笑“那個楓小子人不錯,每天來的時候看到我老人家還跟我打招呼,老實說,看到你這樣對他,我心裏對越部長你有點生氣!”老頭用着那沙啞的嗓音不悅的說道。

今越笑眼看了看各位,整個身子仰倒在老闆椅上打了個‘呼’眉宇間露出一絲銳芒“平陽楓庭我從頭到尾的不知道調查了幾遍,那個廢物憑什麼得到小水的心?而且你們也看得出來,小水是真心喜歡我的,現在我回來了,小水正好回到我身邊來,這你們也抱怨我,真是的!在者說,我傷害了他?他又能把我怎麼樣?先不說我是他的上司,哪怕我不是,他的實力能夠跟我一戰嗎?”今越的目光瞬間降落了三分。

六個人在今越這忽然暴露的狂暴的殺意麪前,紛紛呆愣了幾秒鐘後,茉莉眼神凝重的回道“也許只有你把他當廢物,你認爲他是個好脾氣不會對你怎麼樣,可是他體內的具象化會怎麼想,我就不清楚了!”

“具象化?”今越搖頭道“我看他的具象化只是個廢物罷了!”

眼鏡男子插嘴道“原來安傑只是個廢物!”

今越跟屋內衆人被眼鏡男子這句話給說的沉默了好一會……今越擡起眼看了看那個眼鏡男子“安傑是個例外!”

茉莉語氣帶了點諷刺的略有用意的還以同樣的眼神“那麼平陽楓庭就不能是個例外嗎?”茉莉在跟平陽楓庭一起出任務保護安素容的這幾個月,也算是對平陽楓庭這個人大概有了些片面的瞭解。人挺好,樂於助人,而且是個很負責任的人。這就是茉莉對他的評估。他雖將平陽楓庭想的怎麼好,可是今越就不怎麼想了。

一個下午,平陽楓庭都沒回去過……,先是要了瓶白酒,然後買了些花生米就做倒在了一所高峯的峯巔之處,一眼望去看到下面的車子房子連帶人就跟螞蟻一樣,這裏風景也是美不勝收,在加上因爲這裏很高,空氣清新不說,更是一個能令人暢懷大笑與發泄的好地方。

大口的喝了口白酒,白酒的度數刺激的他肚子都火辣辣的痛,臉上因爲白酒的酒氣衝的整張臉都忍不住厥在了一起

拿起電話給虎嚴打了個電話,兩個兄弟怎麼久沒電話了自然是一聊就半點鐘,隨後又分別打給了龍元興還有琪芯……在然後就沒有了。

看着落日慢慢落下,被夕陽紅色的陽光將他坐在峯巔上的影子拉的就跟拉麪一樣的扯的老長,沮喪的看着落日,心裏複雜的就跟所剩不多的白酒一樣所剩不多。“酒啊,酒啊,能不能幫我把我的煩惱統統給刺激沒了啊!”平陽楓庭對着酒瓶像是對阿拉丁神燈許願一樣的祈禱,可惜酒瓶不是神燈,不能滿足他的任何願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