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聲,水波震蕩,這一槍砸得比較重的,可是綠毛巨蟹獸依然紋絲不動,納甲土屍又砸了幾下,他伸手觸摸綠毛巨蟹獸的鼻子,發現沒有呼吸了。

「呃,主人,綠毛巨蟹獸死了!」納甲土屍驚呼道。

江帆大吃一驚,「呃,綠毛巨蟹獸死了!這怎麼回事?你看看那幾頭水怪美眉是不是也死了?」江帆皺眉道。

納甲土屍迅速觸摸那幾頭水怪美眉,發現它們也沒有了呼吸,「呃,主人,這幾頭水怪美眉也死了!」納甲土屍扭頭望著江帆道。

江帆露出震驚之色,他扭頭望著紅毛大龜獸,「這是怎麼回事?綠毛巨蟹獸怎麼死了?」江帆驚訝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紅毛大龜獸也露出震驚之色,「呃,主人,小的剛才來查探,明明看到綠毛巨蟹獸沒有死啊,它和水怪美眉搞得歡呢!」紅毛大龜獸急忙解釋道。

「紅毛大龜獸,你不是騙我我們吧,如果你膽敢欺騙我們,你就慘了!」趙輝望著紅毛大龜獸一臉嚴肅地道,他懷疑紅毛大鬼獸撒謊呢。

紅毛大龜獸嚇得對著江帆跪下了,「主人,小的真的沒有欺騙你們,小的剛才查探的時候,真的看到綠毛巨蟹獸是活的,還有那幾頭水怪美眉也是活的,小的還聽到她們的喘息聲呢!」


江帆手摸著下巴,他舉得紅毛大龜獸應該不會欺騙自己,對著紅毛大龜獸擺手道:「紅毛大龜獸,你起來吧,我相信你沒有欺騙我們。」

隨即江帆走到綠毛巨蟹獸身邊,仔細檢查綠毛巨蟹獸的死因,他透視之後驚奇地發現,綠毛巨蟹獸的元神珠碎裂了,這是它的死因。

「呃,綠毛巨蟹獸的元神珠碎裂了,是誰殺死它的呢?殺死它的水怪應該很厲害啊!」江帆吃驚地道。

因為綠毛巨蟹獸身體表面上沒有任何傷痕,四周也沒有打鬥的痕迹,還有四頭水怪美眉也被殺死了,它們也是元神珠碎裂死的。

這是誰這麼厲害,竟然在綠毛巨蟹獸和四頭水怪美眉沒有任何反抗情況下,把它們全部殺死了?還是與綠毛巨蟹獸熟悉的水怪下手的?

江帆腦海里想著綠毛巨蟹獸被殺死的各種情況,「老大,綠毛巨蟹獸是小領主呢,竟然沒有任何反抗的情況下被殺死了,對方應該十分厲害或者和綠毛巨蟹獸熟悉,趁它不注意偷襲的。」李清分析道。

江帆點了點頭,他摸著下巴,「是的,這是誰幹的呢?」江帆驚訝道,他突然想起了進入水府的時候,納甲土屍說聞到了一股陌生的氣味,但是瞬間消失不見了。

「傻蛋,你馬上聞聞這裡有沒有陌生的氣味?」江帆望著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點頭道:「是的,主人!」他嗅著水裡氣味,這水裡氣味太多了,納甲土屍仔細辨別。

大約三分鐘后,納甲土屍對著江帆搖頭道:「主人,小的沒有聞到陌生的氣味,沒有聞到剛才進水府的時候聞到那種陌生氣味。」

「老大,能夠殺死綠毛巨蟹獸的水怪肯定是在綠毛巨蟹獸的能力之上,那肯定是小領主以上的水怪才可以做到,我們排查一下,這附近有什麼小領主有嫌疑。」李清望著江帆建議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有道理!」隨即扭頭望著紅毛大龜獸,「你知道這附近誰最有可能殺死綠毛巨蟹獸呢?」江帆問道。

紅毛大龜獸翻轉眼睛,「呃,主人,這附近沒有什麼小領主可以無聲無息地殺死綠毛巨蟹獸啊!」紅毛大龜獸搖頭道。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哦, 與狼共婚:一遇白少誤終身 ?」趙輝驚訝道。

「絕對不可能的,都是小領主,本領相差不是很大的,就算是偷襲,也不可能這麼輕易殺死綠毛巨蟹獸的。」紅毛大龜獸搖頭道。

「呃,不可能吧?」趙輝驚訝道。

江帆點了點頭,「紅毛大鬼獸說得對,剛才我仔細檢查了綠毛巨蟹獸的死因,它是被碎裂元神珠死亡的,這種能力小領主恐怕找不到!」江帆點頭道。

趙輝露出驚訝之色,「呃,照這樣分析,那殺死綠毛巨蟹獸的是大領主?」趙輝驚訝道。

紅毛大鬼獸搖頭道:「不可能是大領主,綠毛巨蟹獸是大領主的親信,大領主怎麼可能殺死自己的親信呢!再說了,綠毛巨蟹獸的妹妹是大領主的老婆呢!」

江帆露出詫異之色,「哦,綠毛巨蟹獸的妹妹是大領主老婆,這它們還是親戚呢,就憑這親戚關係,大領主應該是不會殺死綠毛巨蟹獸的。」江帆點頭道。

「嗯,我也同意老大意見,大領主是絕對不會殺死綠毛巨蟹獸的,再說了,如果是大領主來了,不可能不留下氣味的。」李清點頭道。

「呃,這樣看來這殺死綠毛巨蟹獸的是另有其獸了!」趙輝吃驚地道。

「會不會是這幾頭水怪美眉殺死了綠毛巨蟹獸?」水蓮姑娘突發奇想地道。

江帆望著水蓮姑娘笑了,「如果是水怪美眉殺死了綠毛巨蟹獸,那水怪美眉又是誰殺死的呢?」江帆望著水蓮姑娘微笑道。

水蓮姑娘皺起眉頭,「水怪美眉是,是畏罪自殺了吧!」水蓮姑娘胡亂地道。

江帆笑了,「呵呵,水怪美眉還懂得畏罪自殺,你也太牽強附會了!我剛才已經檢查它們的死因,是被碎裂元神珠死亡的。」江帆笑道。

「這事情太蹊蹺了,我們要找綠毛巨蟹獸,綠毛巨蟹獸就被殺死了,難道我們被人暗中監視了?」李志玲皺眉道。

「是啊,我也覺得此事太蹊蹺了,說不定我們被暗暗盯梢了呢!」趙冰倩點頭道。


江帆搖了搖頭,「呃,這不可能吧,我們來到水位面知道的人很少,會有什麼人暗中盯梢呢,這應該就是巧合吧,我們接著去找下一個小領主。」

「下一位領主是誰?」李志玲望著紅毛大龜獸道。

「回稟主母,按照主人的所說的路線,下一位小領主是九頭水狶獸,它和綠毛巨蟹獸的關係很好呢。」紅毛大龜獸道。

「九頭水狶獸!它居住在藍花山下,距離這裡大約五百里呢!」趙輝腦海里想著地圖,他已經把江帆繪製的地圖記下來了。

「那我們還是趕緊去藍花山吧,沒準九頭水狶獸也被莫名其妙地殺死了呢!」李志玲皺眉道。

「呃,不可能吧,我們剛剛確定的事情,就被知道了,那這附近就一定有人暗中監視我們了!」趙輝皺眉道。

「行了,大家趕緊行動,馬上去藍花山!」江帆對著眾人揮手道。

此時水位面已經是下午了,江帆等人為了趕時間,他們直接出了水面,乘坐藍鴨獸飛行,這樣速度就快多了。

五百里水路,乘坐藍鴨獸飛行是很快的,除掉浮出水面的一個多小時,飛行只要一個多小時就到了藍花山附近了。

藍花山之所以稱為藍花山,是因為這座山外形就像一朵花瓣,露出水面的山大約有五百多米,這在水位面算是比較低的山了。

江帆等人隱蔽在水草叢中,這次沒有派出紅毛大龜獸去查探,而是在附近觀察片刻之中,眾人直接直奔水府。

幹掉了兩名水府水洞口的守衛,江帆等人進入水洞之中,這座水洞也是十分寬闊,三百多米的洞寬,眾人進入水府之中沒有遇到任何的巡邏水怪。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呃,怎麼回事?水府之中沒有看到巡邏的水怪呢?難道九頭水狶獸不在水府之中?」江帆詫異地道。

片刻之後,江帆等人進入了水府最裡面了,那地方就是小領主九頭水狶獸休息的地方了,沒有看到它。

「哦,老大,九頭水狶獸不在水府之中呢!」趙輝對著江帆傳音道。

江帆望著紅毛大龜獸,「九頭水狶獸怎麼不在水府之中呢?」江帆詫異地道。

「主人,現在是下午時候,九頭水狶獸也許出去了,我們就埋伏在水府之中,等候九頭水狶獸回府,我們再趁機偷襲它。」紅毛大龜獸對著江帆道。

江帆點了點頭,對著眾人一揮手,「我們隱蔽起來,等九頭水狶獸回來。」江帆對著眾人傳音道。

眾人立即隱蔽在水草叢中,等待著九頭水狶獸,半個小時過去了,不見九頭水狶獸出現。趙輝有點耐不住了,「呃,怎麼回事?九頭水狶獸還沒回來啊?」趙輝詫異地望著紅毛大龜獸道。

「呃,我們再等等吧,九頭水狶獸如果是剛剛外出的,不會這麼快回水府的。」紅毛大龜獸對著趙輝道。

眾人繼續等待,又過去了半個小時,仍然不見九頭水狶獸回來,水府之中就連一名水怪也沒有回來。江帆覺得不對勁了,「我靠,都過去了一個多小時了,還不見九頭水狶獸回來,我看有問題啊!」江帆皺眉道。

「是的,老大,我也舉得不對勁啊,這九頭水狶獸估計是出事了!」李清望著江帆道。

江帆點頭道:「嗯,我們不能在這水府里等候了,我們出去看看,或者抓一頭水怪詢問九頭水狶獸的情況。」

「是的,看來九頭水狶獸是被殺死了!我有這種感覺!」李志玲皺眉道,她隱隱約約有種直覺,女人的直覺都是很準的。

「嗯,這次我也覺得九頭水狶獸遇到危險了!」梁艷點頭道。

「梁艷姐,你也有這種感覺嗎?」陳麗驚訝道。

梁艷點頭道:「是的,我感覺九頭水狶獸出事了,這水府之中也太安靜了!」

江帆等人迅速地朝著水府洞口游,他們剛到水府洞口,只見一群水怪驚慌朝著水府游過來,眾人立即隱蔽在草叢之中。

「果然出事了,我們抓一頭水怪問問是怎麼回事?」江帆對著眾人道。

「主人,抓水怪的事情就交給小的了!」紅毛大龜獸對著江帆道。

江帆點頭道:「好的,我們在這裡等你!」

片刻之後,紅毛大龜獸抓了一頭水怪來了,這頭水怪頭型像魚頭,是水位面最長見的藍魚水怪。紅毛大龜獸把藍魚水怪按在地面上,「我家主人問話,你要老實回答,否則你會死得很難看的。」紅毛大龜獸惡狠狠地道。

藍魚水怪嚇得渾身哆嗦,點頭道:「是的,小的老老實實地回答。」

江帆望著藍魚水怪,「九頭水狶獸到什麼地方去了?」江帆冷冷地道。

「我們小領主九頭水狶獸死了!」藍魚水怪哆嗦道。

「什麼!九頭水狶獸死了?你知道它怎麼死的嗎?」江帆吃驚地道,沒想到九頭水狶獸真的死了。

藍魚水怪搖頭道:「小的不知道九頭水狶獸是怎麼死的!」

「呃,九頭水狶獸屍體在什麼地方?」江帆問道。

藍魚水怪爪子指著不遠處道:「九頭水狶獸的屍體就在那山腳下水草叢中。」

江帆立即對著眾人擺手,「走,我們去檢驗九頭水狶獸的屍體!」江帆迅速朝著藍魚水怪指的方向游去。

眾人緊隨江帆身後,片刻之後,他們看到了九頭水狶獸的屍體。九頭水狶獸渾身藍黑色斑紋,屬於變異水怪,九顆腦袋都不一樣,最大腦袋像一頭大猩猩似的,上面還有黑色的毛。

江帆仔細檢查九頭水狶獸九顆腦袋,沒有發現任何傷痕,身體上也沒有任何傷痕,透視發現元神珠碎裂了,死因和綠毛巨蟹一樣。

「老大,您查出了死因了嗎?」趙輝問道。

江帆搖頭道:「死因和綠毛巨蟹獸一樣,也是元神珠碎裂了,不知道被什麼水怪殺死的。」

「我用回溯符咒試試看,能夠看到殺死九頭水狶獸的兇手!」 妻從天降:首席的甜寵美人 ,使出了回溯符咒。

隨著一道符光一閃,一顆白色的符球出現在水中,白色符球上出現了影像,只看到了九頭水狶獸,並無其他水怪和人出現。

「咦,奇怪了,沒看到有水怪和人出現呢,那九頭水狶獸是怎麼死的呢?」水蓮姑娘驚訝道。

「很簡單,因為那個殺死九頭水狶獸的水怪或者人隱匿了身軀,你看這裡有水波動,這就說明他隱身了!」江帆手指著影像上道。

「對哦,這水裡有波動,水波動範圍很小,不像是水怪呢!」李志玲望著影像上道。

江帆皺眉道:「僅靠水波動是無法確定的是人還是水怪,因為水怪可以變小的,我覺得水怪可能性更大!不可能是人吧!」

「如果是水怪殺死了九頭水狶獸,那只有大領主了!其他的小領主不可能這樣無聲無息地殺死九頭水狶獸吧。」李志玲望著江帆道。

江帆皺起眉頭,「這事情太蹊蹺了,大領主為何要殺九頭水狶獸呢?這沒有理由啊!」江帆搖頭道。

「老大,會不會是大領主得知我們來的目的,它不想我們找到它,就沿路殺怪滅口呢。」趙輝望著江帆道。

趙輝的猜測還是有一定道理的,江帆摸著下巴,他腦海里想著各種可能性,突然他對著眾人道:「我感覺我們被什麼東西監視了,我們的一舉一動好像都被他知道似的。」

「江帆,你說的也太可怕了吧,這裡是水位面呢,沿途沒有攝像頭,怎麼會知道我們的一舉一動呢!」陳麗搖頭笑道。

「是啊,這裡不是人界可以安裝攝像頭,在水位面最多也就有水怪暗中監視我們而已,可是傻蛋鼻子可以嗅到氣味啊!他可沒有發現有人監視我們吧?」趙冰倩點頭道。

陳麗和趙冰倩的話表面上是有道理的,江帆望著納甲土屍,納甲土屍急忙道:「主人,小的沒有發現有人跟蹤我們呢。」

「呃,既然沒有水怪跟蹤我們,那我們的一舉一動是怎麼被對方知道了呢?」江帆望著眾人,露出疑惑之色。

「老大,我們之中不會出現內奸了吧?」趙輝突然神經兮兮地道。

江帆望著眾人搖頭道:「不可能有內奸!」江帆之所以這麼說是有原因的,因為跟著來的都是他的女人,不可能是內奸。

另外藍霸天獸、紅毛大龜獸都是被收服的水怪,如果它們有什麼異心都逃不過主人的感知的,因此江帆斷定沒有內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