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主動求死,就是為了給喬迪爭取一線生機,結果卻是讓喬迪更快隕落。

可悲可嘆!

……

「林恩!」

剩下四人幾乎同時開口。

一名名傳奇就在他們身邊爆開,隕落,對他們的衝擊實在太大。

生死之間,誰不恐懼?

特別是是這些傳奇。

一旦晉陞半神,就有數萬年壽命,沒人願意死去。

「林恩,我煉金深淵與你無冤無仇,你放我一馬,我蘭伯特對神靈起誓,終生奉你為主,絕不背叛!」

煉金深淵佝僂老者語速極快道。

他身上法陣極不穩定,馬上就要崩潰,再不開口,定無活命可能。

「我要你這殘燭老僕做什麼。」林恩輕笑一聲,搖頭拒絕。

佝僂老者蘭伯特眼中露出一絲絕望。

他已經放棄尊嚴,甚至放棄自由,只想活命。

然而!

林恩不同意!

砰!

蘭伯特,隕!

「林恩,半神早晚回歸,你喪心病狂,絕沒有好下場!」

岩魔一字一頓,冷聲道。

「不勞費心!」

砰!

岩魔隕落。

場上只剩下兩名獸人傳奇。兩人四目相對,看向林恩,「赫卡里姆大人不會放過你的!」

話音未落,兩人猛地爆開領域,轟碎半座山峰,化為狂風肆虐!

自此。

連同亞希伯恩在內,一共二十九名傳奇全部隕落!

沐恩大陸,傳奇法師,隕落大半!

轟隆隆!

沒有傳奇硬抗,一百一十座山峰轟然落下,大地都位置一震。

這一震,將場外一眾傳奇驚醒。

「林恩!」

「魔鬼!」

「一定是魔鬼轉世!」

二十八名傳奇在他們眼下一個個隕落,對他們的衝擊太大。半神不出,在沐恩大陸近乎無敵的傳奇法師,居然大片大片死去。

這林恩不是魔鬼是什麼?!

場外傳奇心中恐懼,不敢發出任何聲音,甚至連逃竄都不敢。

林恩掌心翻轉,趕山鞭收起。他目光掃向四方,無人敢與他對視。

「這下清凈多了。」

林恩笑了笑。

從傳奇出現在伊凡領上空的時候,林恩就沒想讓他們離開。

他實力突飛猛進,正需要一戰立威,省的阿貓阿狗都來煩他。

今日一戰,效果不凡。

亂麻一般的大陸局勢,隨著眾多傳奇隕落,一定會發生翻天覆地變化。

……

追風帝國傳奇近乎全部隕落,高層震動,原本已經穩定下來的內部,再次面臨崩解的局面。

說到底,獸人說是一族,其實是眾多獸人族組成,彼此並非完全一心。

沒有傳奇彈壓,霸絕一世的追風戰神赫卡里姆又重傷未回。追風帝國內部漸漸混亂,爭權奪利、內部傾軋不斷,連累的四方戰場,全都受到影響。

其中,岩域、聖林、深淵三大帝國戰場還好。畢竟三大帝國的傳奇強者與追風帝國一樣,全都隕落。

三大帝國內部,同樣混亂不堪。

但是對於伊凡領來說,可謂士氣大振!

林恩一人獨戰二十九傳奇,全殲大敵,獨尊沐恩大陸!

這個消息一經傳出,沐恩大陸震動,甚至連伊凡領內部眾人都不敢相信。

但是消息言之鑿鑿,獸人大草原上,那一百一十座山峰立在那裡,傳奇隕落留下的恐怖痕迹就是明證!

一時間,青天道宗與林恩的名聲達到頂峰,伊凡領也跟著受益,無數平民、戰士、魔法師紛紛投奔伊凡領。

有林恩這尊碾壓傳奇的強者坐鎮,伊凡領崛起就在眼前,誰不想佔住最後機會,分一杯羹?

林恩難尋,青天道宗不知何時招收弟子,伊凡領就是最好選擇!

克萊斯特等人震驚之餘,就是大喜。

追風帝國人心惶惶,將士無心應戰。

迪莉婭率領伊凡領聖域突然出擊,居然將落日要塞外二十餘萬獸人大軍打的潰不成軍。

隨軍聖域更是倉皇逃竄,不與伊凡領聖域交手。

哪怕傳奇,林恩說殺就殺,一連二十九傳奇!

他們區區聖域,林恩若是發狂,哪有活命的道理?

追風帝國傳奇隕落殆盡,正是他們這些聖域崛起的時代,誰也不願意白白送死。

人族疆域占不住,大不了退回草原,做一方土霸王!

獸人聖域抱著這種想法,伊凡領簡直勢如破竹。

雅各布行省!

紫荊行省!

艾龍行省!

……

岩域、聖林、深淵三大帝國,被追風帝國佔據的地域,全都被伊凡領收入囊中。

追風帝國全面潰敗,獸人聖域各自帶領族裔,逃回獸人大草原,想要佔據最肥沃的地盤。

只是苦了那些被追風帝國遷移到佔據地的獸人族平民。

追風帝國要永久佔領人族疆域,所以遷來平民。但是沒想到兵敗來的如此突然,這些遷來的平民如何撤離?

只能徹底留在人族疆域。

或是被殺死,或是貶為奴隸,永世不得翻身!

伊凡領高舉大旗,所到城池城門洞開,毫無阻攔。

甚至伊凡領收服人族疆域的速度,取決於他們行軍的速度。

待完全將獸人趕出人族疆域,伊凡領已經成為雄踞十三行省的龐然大物。

伊凡領,徹底崛起!

…… ?凡俗之事,林恩概不插手。

他屠了數十傳奇后,又一次進入風淵。

風淵之中,奧秘頗多。

不說其他,僅那無盡狂風,就讓他受益無窮。更別說風淵底部還有諸多玄妙,如剩下的八柄魔劍,如被魔劍鎮壓的那具屍體。

這些遠比伊凡領的戰鬥和擴張,更加牽動林恩心神。

只是。

風淵深處五千米,各種災風、神風的威力太強,與四千多米處的差距太大。饒是林恩法力突飛猛進,也要被攔在外面。

以至於,林恩陷入一個尷尬處境。

四千九百多米風淵,對林恩的作用極小;五千米深處,對林恩的威脅又太大。

兩者之間,沒有平緩的過渡,林恩竟然無法再藉助風淵修行!

林恩盤坐五千米界限,隨風沉浮。

這裡的狂風,對他並無威脅。

他從儲物手鐲中取出魔劍。

魔劍被林恩封印,變得銹跡斑斑不起眼。

林恩見識過魔劍出世的威勢,並不會輕看它。

他將魔劍放在手中端詳,只感覺從魔劍劍身上,傳來一道道隱晦之氣。這隱晦之氣,似乎要侵染林恩。要是魔劍被一名戰士甚至是一名魔法師得到,必定無法察覺,反而要被魔氣侵蝕,成為魔劍傀儡。

「古怪!」

林恩左手握劍,右手並指,凌空畫符。一道道符文落在魔劍身上,林恩這是在加固魔劍封印。

此劍詭異,容不得大意。

加固一番之後,林恩才將魔劍收起。

他看了眼風淵底部,重重狂風遮掩,看不清下方情況。

「也罷!」

「先去尋找另一處極地風淵,將體內法力修行到極致再說。」

此處風淵,對林恩來說暫時雞肋。好在沐恩大陸廣袤無垠,如風淵這樣的極地,必定不止一處。

林恩一面讓伊凡領為他收集各種地域典籍,自身施展縱地金光法,一次次去到各種可能存在風淵極地的位置。

縱地金光法不凡,林恩修為有限,暫時無法憑之跨越萬里虛空,越過九重罡風雷火層,踏上天上星辰。但是陸地縱橫,綽綽有餘。

他將人族疆域搜索一遍又一遍,然後擴展到魔焰森林、南荒沼澤、東海群島!

這些地方,確實也有如風淵一般的存在。可惜威力與風淵相比,大有不如。林恩到了,一個俯衝就能進入底部。

這些地域,大多天生地成。林恩每每進入深處探查,一無所獲,並沒有像風淵那般詭異。

林恩也不著急。

他在風淵修行許久,積累的靈藥消耗一空。正好趁著這個機會,收集更多的靈藥。隨著伊凡領掌控的領地越來越大,各種靈藥的收集速度也大大加快。

又有林恩這個開了掛的四處縱橫,沐恩大陸潛藏各處的靈藥紛紛落入林恩手中。

時間流逝。

縱地金光法在手,沐恩大陸如同林恩的後花園,無處不可去,無處不可至。

若論及對沐恩大陸的熟悉程度,怕是只有存活數萬年的半神,才能與林恩相提並論。

越是如此,林恩心中愈發疑惑。

「這片天地,為何如此狹小?!」

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