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夜眼神不由得一變長孫然便是連忙說道:“辰夜,快去吧,等你有一段時間了。”

沒奈何的,辰夜只得隨長孫然先去。

“紫萱姐姐,你怎麼了?”

辰夜隨長孫然遠去之後,玄凌公主輕聲的問道。

“我很好,沒事啊!”紫萱強聲一笑,努力的讓自己情緒不會有任何細微的變化。

玄凌公主心中輕嘆,而後道:“紫萱姐姐,我還記得,夜盟成立之初,儘管有敖天和成自在倆位前輩坐鎮,我夜盟依然沒有太多資格與世間一流勢力爭鋒,更別說是與四大級勢力一較高下,畢竟,我們的底蘊太弱。”

“但你要君臨天下,那我們便只能隨你,征戰四方!那段歲月很艱難,更加的難熬,不但是天、柳二族,其餘勢力,亦在虎視眈眈着。雖然沒有人想過放棄,可疲憊卻也無法壓制,但你說,事在人爲,人定勝天,只要我們想,就一定能夠做到。”

“果然,我們做到了!今天的夜盟,算上虎蛟前輩,一共六大天玄高手,聖玄高手近百人,至於尊玄及其他境界高手,更是數不勝數!如此這般,或許還無法真正撼動了任何一個級勢力的根基,可是,若我們去做,必然也是能夠將其中一個級勢力逼到絕境上。”

“紫萱姐姐,當年我們那麼艱難,那麼的心若天塌,我們都是熬了過來,如今的你,不能放棄啊!”

以爲辰夜身死,所有人悲痛難當,爲了辰夜,爲了他的心願,一衆人,開始大殺四方,永不言敗言悔!

現在辰夜活着,就更加沒有理由放棄。

“放棄?”

紫萱淡淡一笑,伸手握了握玄凌公主,然後望向這一衆人,道:“從來,我都沒有放棄過任何自己想做之事,到今天,我也不會放棄,我所做的,只是認爲,我一定可以做到的,僅此而已!

聞言,衆人心中,驚顫不已!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辰夜,紫萱的情況怎麼樣?”

已進入山脈腹地,數年建造之下,這裏,已近乎是銅牆鐵壁,有長孫然這位算無遺策之人在,即便夜盟中天玄高手都不在,除非四大級勢力其中之一,舉半族之力而來,否則,斷然無法攻破夜盟的防禦

這一點,長孫然頗爲自豪,總算,她爲辰夜,爲夜盟,做出了足夠之大的貢獻。

但此時,她的神色輕鬆不起來,辰夜和紫萱帶着擢離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爲的是什麼,她們這些人心中都清楚。

沒有人心中願意去想那最壞的結果,可剛纔,紫萱卻不願意隨辰夜去見人,這讓聰慧無比的長孫然,心中頓是有了不安之念。

“盡人事,聽天命!”辰夜沉沉道着,目光之中,閃掠過一絲凜冽的精芒,這麼多年來,自從認識紫萱後,她就沒有過zìyóu的日子,而她之前的經歷雖是寒意逼人,可辰夜眼瞳深處,還有那一絲絲的無奈。

聽到這六個字,長孫然內心中,不由動顫不已。

她所認識的辰夜,乃是一個勇往直前,不畏任何困難的人,無論生什麼事,他的心中,都有着無數的堅持與信心,否則的話,當年根基被廢,他也不可能走出那段艱苦歲月來。

毫不客氣的說上一句,結合後來所生的種種事情,如果不是辰夜重新崛起,那麼,即便辰老爺子在大華皇朝,有着無與倫比的影響力和崇高的地位,都不可能,讓辰家一躍翻身,成爲如今大華之主。

離開大華皇朝之後,無論是東域還是北域,抑或是在更加混亂更加強大的中域,辰夜都是不曾放棄過心中的堅持。

正是有他的強大堅持在,任何險境,即便是那讓人萬劫不復的喪魂山脈,他最終都是好好的回到了衆人身邊。

而今,他居然說出了盡人事,聽天命的話來!

如此,豈不是意味着,紫萱的狀況,已到了人力所不能挽回的地步來?

看着辰夜那從眼神之中泛射出來的無奈,長孫然心中不由大痛了起來。

當年辰夜出事,紫萱一夜之間,白紅顏,那等痛苦之狀,時至今日,長孫然都還清楚的記得,之後數年,紫萱神情雖不曾瘋,可她的性子,卻判若倆人。

修羅魔女之名,那是紫萱用無數條性命換回來的稱號,豈是隨意被稱呼的?

紫萱愛辰夜愛的是如此之深,但同樣,辰夜愛紫萱,亦是一般的深。

若是紫萱到了那一天,勢必要離開,辰夜會怎樣?

長孫然不敢想了!

似察覺到長孫然心中情緒變化,辰夜輕吐了口氣,緩緩道:“我還有一個機會,倆年之後,擢離前輩出關,到時候以他的實力,或許能夠感應到我所需要之物在什麼地方。”

“那將是我最後一個機會!”

長孫然心神在顫,忙問:“除卻這個外,就真的沒有別的希望了嗎?”

最後一個機會!

對於這個機會,長孫然卻不敢太過的相信,倆年閉關,縱使擢離得到的際遇非常之大,可以達到天玄巔峯之境,那足夠讓他感應到,辰夜所說的東西。

шшш●ttКan●CO

但是,這一切顯得都不太真實,將希望放在別人身上,總歸是有些渺茫,即便擢離不是外人。

這些年來,紫萱的變化太大,大到身邊熟悉之人,都無法捉摸,紫萱現在的情況,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

“希望,呵呵,的確還有別的希望,然而,時間卻不待我。”

辰夜苦澀一笑,若是時間足夠,又何需血菩提,雙雙修爲不斷精進,直至擁有挑戰,乃至擊殺邪帝的實力,那時候,紫萱自然安然無恙。

長孫然頓時默然了下來,聰慧如她,怎麼不懂那句,時間不待我,究竟是什麼意思?

眼下情況,任何的安慰,都會顯得很蒼白很無力!

“辰夜,到了,叔叔就在裏面,你進去吧!”

山中深處,僻靜而空曠的地面上,有着一座小草房,房子不大,但看起來很是雅緻,在草房的周圍,有着竹子所做的柵欄,輕輕的圍上了一圈。

在院子中,有着一張石桌子,桌子邊上,三張石凳,在這上面,架着一支葡萄架子,現在時節,雖然不是葡萄成熟的時候,卻依然有着彷彿果香的味道,散在了院子的周圍。

辰夜的目光,瞬間定格而下,逐漸的,眼瞳被溼潤了,不知不覺間,淚水自瞳孔中緩緩的滲透出來。

這裏是葬天谷中,然而,更像是在辰家中,那小院子,那小草房,與記憶之中的,並無任何的倆樣。

辰夜還記得,母親不喜吵鬧,因此,父親就在家中深處僻靜的地方,建造了一座這樣的小院子。

父親愛煞了母親,故而,一切的擺設,都是按照母親的意思來弄的。

小時候的自己很頑皮,也很愛撒嬌,最喜歡的,便是整個人躺在母親的懷中,再把一雙小腳丫放在父親的身上,這樣躺着,口中吃着母親剝的葡萄,擡起頭,就能看到漫天的星辰。

然後母親會給自己唱着兒歌,父親給自己講着故事,讓自己安安靜靜的睡去。

那時候,辰夜就覺得,這是最最幸福的。

可所有的幸福,都在那一天,被徹底的摧毀。

從此一家不能團聚,母親被抓,父親頹廢在小草房中不見人,而自己,更加是渾渾噩噩的活着“邪帝殿啊!”

辰夜不禁緊握着雙拳,一股滔天的殺意,情不自禁的暴涌而出。

“夜兒!”

嘎吱一聲,那小草房門被打開,一道身影,略現蕭瑟的出現在了院子中。

看到辰夜在外面,這顯得有幾分落魄,但神色間透露着無比堅定的中年人,一瞬間中,身子便僵硬了下來,許久之後,輕聲的呼喚,帶着急切想念之意,迴盪在院子之中。

“父親!”

已知是父親在這裏,可親眼見到後,辰夜心中,這多年被壓制的感情,還是忍不住的迸了出來,跪在地上,仰頭看着父親,父親他,竟然倆鬢斑白,渾然不覺間,時間流逝,已讓得當初覺得偉岸的父親,已經有些蒼老了。

“父親,對不起!”

一聲對不起,不單單是辰夜爲自己年幼時的過錯而道歉,儘管他現在已經知道,邪帝殿必抓母親不可,縱然沒有當天的北望山之行,母親也會被抓走。

當天離開家的時候,父子之間一夜長談,辰夜說過,再度相見之時,一定要讓一家人團聚,可是他沒能做到。

“夜兒,快起來!”

辰師疾步向前,將久不見面的兒子,緊緊抱在了懷中,這些年來,自從辰夜離開家中後,他便也離開了大華,直接來到了中域。

多年時間的遊歷與找尋,雖然是到了夜盟之後,得長孫然等人告訴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落在邪帝殿之中,可是,一些些的蛛絲馬跡都是告訴他,抓走妻子的那些人,非常的可怕。

正是這樣,儘管心中十分渴望與妻子見面,辰師都不得不將這份渴望死死的壓制在心中。

他知道,如果自己衝動了,那必然會帶給辰夜更大的困難。

聽說過辰夜這些年的遭遇,身爲父親的他,不由得慚愧之極!

妻子被抓,唯一的兒子失去了根基,種種的一切,身爲丈夫,身爲父親,他竟沒有爲妻子,爲孩子做任何的事情,反倒是,將這所有的責任,都壓在了孩子身上。

每每想到這裏,辰師忍不住的在心中自責着,當初自己失去愛妻,痛苦不已,卻是忘記了,兒子心中的痛,要遠在自己之上。

他從來都自認爲,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過錯,而身爲父親的自己,不但沒有了解到這裏,反而避世,無疑是加重了兒子心中的痛與悔。

自己這個父親,做的也太不稱職了,所幸,自己這個兒子足夠的優秀,他不僅走出了低谷,更是在快的成長中,成爲這天地之中,最有影響力其中一人。

多年時間,辰師雖然不曾陪伴着辰夜成長,可是來到中域之後,尤其是到了夜盟之後,辰夜的這些年的歷練,他全都是知道了。

從小小的少年,成長到如今,就連四大級勢力乃至邪帝殿都要忌憚幾分的年輕人,辰夜這一路走的,在常人眼中,這等成就,已然無比非凡。

可是,又有多少人才會知道,在這耀眼的背後,辰夜經歷了多少生死搏殺,又付出了多少的努力,這些,註定是許多人所無法猜想到的。

“夜兒,快起來,讓爲父的好好看看你,這些年,苦了你,是爲父的對不起你!”

辰夜緊緊握着父親的手,眼含淚水笑道:“孩兒不苦,孩兒只要想到,自己的努力,終有一天,能夠換來一家人的團聚,不管是什麼遭遇,孩兒都不覺得苦。”

“好孩子,你終於長大了,如果你娘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也一定會很欣慰的。”辰師重重拍打着兒子的後背,眼睛中,也是忍不住的,淚水流了出來。

有子若此,辰師無比驕傲!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小草房中,果然,那擺設與兒時記憶中的一模一樣,甚至連味道,都是那麼的相似,讓人彷彿以爲,又是回到了幼年時代。

父子相對,父子之間,不如母子或是母女之間有那麼多的閒話好聊,都是男人,有些話,也是不容易說出口。

看着父親,辰夜才明白,時間流逝是怎樣的感覺。

十多年的時間夠去,縱然父親已經從當初的頹廢中走出,也再度恢復了曾經身爲天之驕子的那種狀態,讓父親的一身修爲,在這些年的歷練中,達到了尊玄境界。

這已經是非常不錯了,辰夜之所以有今天成就,實在是有太多的際遇,本身攜帶着三大神物,加上魂變,如果達不到這等成就,纔會讓人覺得驚訝。

但是父親他,即便當年的狀態都是恢復了,可曾經的心死,加上多年對母親那種刻骨銘心的想念,讓得父親,不可避免的出現了一種老態。

在斷斷續續的沉默之中,辰夜在不怎麼願意提起,終也是出聲問道:“父親,這麼多年過去了,您與母親相處的一切,您都還記得嗎?”

提起這些,一定會讓父親心中難受,可是沒辦法,這一次將父親找到請回這裏,爲的就是要知道,究竟,母親留下了什麼。

不把這個弄清楚,將來面對邪帝殿的時候,恐怕就會萬劫不復了。

辰師神情之中,不由得一抹黯然之色快閃掠而逝,不過他心中也是明白,辰夜絕不會無緣無故的問起這個。

想了一會後,辰師道:“夜兒,你究竟想知道什麼?”

辰夜心神情不自禁的顫抖着,父親的話,是如此的堅定,那也意味着,往日父親和母親之間的任何點點滴滴,父親他都還清晰的記在心中。

父親對母親的愛,竟是如此之深!

默然片刻,辰夜深深的吸了口氣,而後說道:“我想知道,那些年中,母親有沒有什麼東西留下,父親,您好好想想,這個很重要。”

“東西?”

辰師輕聲自語了一聲,而後便是長時間的沉默。

許久過後,辰師擡起頭,說道:“我與你母親認識,也是非常偶然的一個機會,至於我們相知相戀的故事,就沒必要說給你聽了。”

“多年的相處中,你母親的確是送過我一些東西”

“父親,母親送您的東西中,有沒有玉佩什麼的?”辰夜連忙問道,心神也隨之緊張了起來。

辰師旋即伸手一揮,小桌子上,便有好幾樣東西出現,辰師隨即說道:“這些東西,都是你母親留給我的!”

辰夜目光一凝,雙手顫顫巍巍的撫摸過這些東西,每一樣東西上面,似乎,都還殘留着母親的氣息,是那麼的熟悉,又讓人無比的懷念着。

可是,並沒有什麼玉佩!

“父親,就只有這些了嗎?”辰夜明知,父親不會出錯,可還是忍不住問道,實在是那玉佩,太過的重要。

“只有這些了,如果還有,我怎能不隨身攜帶着?”

辰師目光微微顫抖,一會後,似乎才讓心神恢復平靜,便是問道:“夜兒,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辰師並不是愚笨之人,自也明白,辰夜這樣做的後面,必定是與妻子有關。

“父親,邪帝殿抓走母親,是爲了母親所擁有的一件東西。這麼多年,母親被關在邪帝殿,卻始終都沒有讓他們得到那件東西,故而,他們懷疑,這東西母親留給了孩兒。”

辰夜苦思着說道:“可是,母親並沒有任何東西留給孩兒。我以爲,會不會是留給了父親你,所以就”

“他們抓你母親是有所圖謀,將來面對邪帝殿,要救回你母親,必須要有那樣東西?”

辰師深深的吸了口氣,把眼睛閉上,再度進入到了回憶當中。

許久過後,辰師不由搖了搖頭,眼睛睜開後,清晰可見,一抹驚懼之意快的浮現出現,顯然,他並沒有找到,妻子還有別的東西留下。

一旦面對邪帝殿的時候,拿不出他們所想要的東西,或許邪帝殿的人就會“父親,您放心,無論如何,我都會將母親救出!”

眼見父親瞳孔中的變化,辰夜趕緊的說道。

母親已經被抓多年,絕不能在讓父親生任何意外了。

“爲父自然是相信你的。”話雖如此,辰師現在看起來,整個人好像瞬間蒼老了許多。

邪帝殿之所以現在只關着妻子,便是因爲東西還沒有到手,如果讓他們知道,這東西,自己父子身沒有,那麼,不用想也是知道,妻子要受的苦,恐怕是“父親,您別多想!”

辰夜緩緩的站起身子,道:“父親,這件事,您就當作什麼都不知道,也從來沒有聽見過,母親之事,我自會安排,要不了多久時間,事情便會有個塵埃落定!”

“夜兒,你的意思是?”辰師心中一驚,忙道:“夜兒,千萬別衝動。”

辰夜如今的修爲,辰師已經無法感應到,這便證明,已遠在他之上,可儘管是這樣,也絕不會是邪帝殿的對手。

這個勢力到底有多強大,這段時間,辰師已經瞭解的非常清楚了,自己的兒子固然優秀之極,可還沒有完全的成長起來。

聞言,辰夜笑道:“父親放心,孩兒怎會衝動?”

現在這個時候,都由不得辰夜衝不衝動,邪帝殿留給他的時間,本來就已經不多了。

辰師一嘆,重重拍了下辰夜的肩膀,道:“在爲父的心中,非常想你的母親,甚至做夢,都是夢見和你母親的一切一切,我相信,在你母親心裏,也是這樣的。不過,我和你母親,最想看到的,是你平安無事,這是我們最大的期盼,懂嗎?”

“我知道,所以我不會讓您和母親失望的。”

辰夜溫和的笑着,父母最大的期盼,想看見自己平安無事,自己最大的期盼,便是家人團聚,爲了這個,可以不惜一切!

“父親,您在這裏,有沒有見過零兒?”辰夜轉換了話題,母親之事,暫時到此爲止,找不到那玉佩,以後再想別的辦法,不能讓父親擔憂太多。

“零兒?”

辰師搖了搖頭,道:“這段時間,葉爍,奕天他們這些年輕人倒是經常過來陪我聊聊,不過零兒,沒有見過,他們也沒有多提過。”

“走,我現在就帶你去見零兒,父親,她可是您的孫女兒哦!”

辰夜湊近了,呵呵的一笑,母親未歸,就讓零兒先代替母親,讓父親開心着,至少能緩和父親心中的憂思,而且辰夜也是想把這件事給定下來,讓紫萱避無可避!

“孫女”

辰師張了張嘴,一時間萬千感慨上心頭,多年過去,曾經的孩童,如今,也是已爲人父了,長大了啊!

院子中,已是有人在等着。

爲前面的,便是紫萱,而在紫萱身邊,有着一名妙齡少女。

少女身子修長,亭亭玉立,那張臉龐,要比紫萱還要來的精緻,一身長裙飄舞,讓她猶若精靈一般,出現在這天地之間。

“大哥哥!”

看到辰夜走出來,少女高興的跳躍了起來,而後人如蝴蝶一般飛撲而至,想要如同從前那般,緊緊的摟着辰夜的脖子,整個人都貼在他身上,讓他那最爲堅強的臂彎,帶給自己和孃親,最爲安全的感覺。

不過,就在要撲到辰夜身上的時候,少女猛地停了下來,精緻的俏臉上,顯露出一絲害羞之色來,自己現在,已經是大姑娘了,怎能像孩童時候那樣做?

真不喜歡現在的這樣,都不能緊緊的抱着大哥哥了少女嘴巴輕輕一撅,不高興了!

“零兒,呵呵!”

少女的舉動,讓辰夜啞然一笑,而後將她抱在了懷中,小妮子,終於是長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