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鷹冷哼一聲,不再理會富岳,重新看向了場中。

??…………………

??「只有這樣嗎?

??只有這點力量也妄圖想要挑釁辰!

??可悲的傢伙,你似乎從來都沒有看清過自己啊!」

??看着已經撲街的我愛羅,佐助一臉的不屑。

??我愛羅弱的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在他手中根本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在佐助看來,即便是曾經被我愛羅打敗的小李,打起來恐怕也要比我愛羅費些功夫。

??「呵,嗬嗬嗬………」

??艱難的從地面爬起,我愛羅的臉上,已經是裂紋縱橫。

??卻沒有血液流出,反而都是沙子。

??此刻的我愛羅,他的眼中,不僅沒有被佐助狂虐的憤怒,反而越發的興奮起來。

??「這麼強大,這樣強大的存在。

??你的鮮血,媽媽一定會滿意的。」

??臉上的裂紋越來越多,我愛羅顯得越發猙獰。

??「砂之鎧甲?

??有趣,看我來徹底打破它。」

??看着我愛羅臉上不停的流出的砂子,佐助嘴角翹起一個感興趣的笑容。

??我愛羅不強?

??不,他很強,甚至一個上忍在這裏,想要將其拿下恐怕都要費些力氣。

??畢竟,我愛羅的砂子可不是開玩笑的。

??能攻能防,力量也不俗。

??但是在面對佐助這種極速流忍者時,我愛羅的砂子就太慢了。

??方才,全程他的砂子都在做無用功,完全追不上佐助的動作。

??若非還能用來貼在身上防禦。

??恐怕我愛羅早就被活活打死了。

??大量的砂子逐漸從我愛羅背後的葫蘆里流出,然後化作了一個沙球,將我愛羅整個人包裹在其內。

??這是我愛羅見自己的砂子根本跟不上佐助的速度,打算先做好防禦,再徐徐考慮進攻的事情。

??於此同時,包裹着我愛羅的沙球上方,砂子緩緩聚集,最終變成了一顆眼睛。

??沙之眼!

??用來代替我愛羅的眼睛,替他觀察沙球之外的一切。

??「竟然將自己弄成了烏龜殼?

??看來,你也就到此為止了。」

??佐助抬起手,繼而猛然一揮,「散魂鐵爪!」

??伴隨着佐助輕喝,數道凌厲的爪芒便極速向著我愛羅撕去。

??大量沙子暴起,擋在了爪芒的必經之路上,卻被起輕易撕碎。

??重新化作無主的砂子,跌落在地面之上。

??只是,當散魂鐵爪劃在了沙球之上,僅僅將其撕開大半,便徹底崩潰。

??「不錯的防禦。

??但是,這一招呢?」

??佐助低笑,下一刻……

??吱吱吱……

??忽有陣陣清越的鳥鳴聲響起,令在場觀眾一陣好奇。

??鳥鳴聲變得越來越多,越來越聚集,等到最後忽然像是有千隻鳥在一起鳴叫。

??「千鳥!

??竟然是這一招!

??卡卡西,你竟然將這一招都交給了佐助!」

??卡卡西身旁,凱一臉凝重,他看了一眼佐助,又看了一眼卡卡西。

??「為什麼不呢?

??佐助現在的實力,已經不輸於普通的上忍了。

??千鳥,哪怕雷切,交給他也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

??卡卡西聳了聳肩膀,語氣有氣無力。

??一開始,他就沒想過佐助會輸。

??這孩子,是一個足以媲美鼬的天才。

??「凱老師,千鳥是什麼啊?」

??一旁,天天一臉好奇的問道。

??「千鳥!

??是卡卡西唯一自創的忍術,是一個高達a級忍術!」

??凱面色凝重,開口解釋道。 第196章

顏良緩緩的抬起來頭盯著陳天選,他竟然連妞妞身上的病和抽過血都知道:「看來夏荷當初給我找的,不是什麼好女人,是一塊燙手的山芋。我算是明白夏家為什麼會滅亡,夏荷這女人目光也夠短淺的!」

陳天選雙目似箭。

「為什麼要給妞妞注射病毒?」

「注射病毒還不夠,為什麼又要抽走她的血!」

「一次兩次就算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對一個孩子,你們還有人性嗎?」

陳天選朝顏良嘶吼道。

那聲音如同震天雷一般,顏良只感覺自己的耳朵都要被震聾。

解牛刀法很變態,他身體上的每一寸肌膚,此刻全都被分裂開,死只是時間的問題。

本想在死之前嘴硬一點,死得也體面一點。

陳天選的聲音,卻把他耳膜都要震碎了。

記住網址et

血從耳膜里湧出來,顏良才真正的感受到,什麼叫七竅流血。

他沒辦法再堅持下去,只好咬著牙說:「陳天選,的確是我做的。但你女兒不是還沒死嗎?」

砰的一聲。

陳天選憤怒的一巴掌扇出來,巨大的力量把顏良讓顏良一隻耳朵直接失聰。

「沒死?這裡的每一種病,比死都還要折磨!」

「你信不信我讓你們顏家每一個人,都染上這種病。」

顏良捂著耳朵不停的搖頭。

抬起來頭,痛苦的對陳天選說:「實不相瞞,我下一個準備註射的就是艾滋病的病毒。」

草草草!

作為一個父親,陳天選聽到這些話,真的比針刺還要難受。

他的怒火,甚至要蔓延到整個西疆。

西疆出一個顏良這樣的人渣,整個西疆都有責任。

「為,什麼……」

陳天選放聲嘶吼道。

顏良已經承受不住身體的這些痛苦,他緩緩抬起來頭。

哈哈的笑著。

不就是死嗎?

反正活不了,他也不想多說。

「陳天選,你殺我。我顏家,絕對不會放過你……我不回顏家,我爸必然會來找我,到時候別說你的穿雲箭,就算戰神陸軒轅也救不了你。」

陳天選見顏良的確不會說,他也沒時間在這裡浪費一點的經歷。

「死。」

陳天選暴呵一聲,顏良在痛苦掙扎中死去。

雙腿一蹬,死不瞑目的瞪大眼。

周圍的洪契和陸軒轅都覺得顏良活該,安慰陳天選說:「陳爺,顏家太過分!這次,我留下來幫你!」

陳天選緩緩搖頭。

北疆公務繁忙,這次陸軒轅回去的確是有公務。

「這裡我和洪契會處理。」

陸軒轅還是不願意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