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沒有原諒你父親嗎?」柳雲萱美眸輕凝地盯著姬無雙,問道。

「我不想說這個。」姬無雙冰冷的容顏不由輕皺了一下,冷若冰霜的說道。

「好吧,那就說說你是來我赤龍軍前線是要辦什麼事?」柳雲萱也識相的沒再說下去,徑自娥眉飛舞的問道。

「我要找你們赤龍軍中的一個人。」姬無雙也直接開門見山道。

「能讓你親自找上門的人,這人應該不簡單吧。可是,我們赤龍軍團多是男人,難道你想找的是男人,那可就奇了……」柳雲萱似乎有些故意的揶揄道。

但讓柳雲萱意外的是,姬無雙竟然沒有否認,因為這姬無雙從小就是在聖龍國以「冰山」而出名的,從來不把男人放在眼裡,所以,姬無雙如此主動的找一個男人,那絕對是稀奇的事情!

「幾年不見,嘴皮子的功夫都長了不少。」姬無雙聽著柳雲萱這好似挖苦的話,也沒有生氣,但也一點不示弱。

「彼此彼此,幾年前不見,你居然也會找男人了。」柳雲萱冷笑回應道。

「看來不再打一場,你是不會甘心了!」姬無雙頓時氣息一變,冷冽犀利,一副隨時要大幹一場的架勢。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說打我就要陪你打嗎?」柳雲萱嘴角輕翹地應道。

「那等你想打了,就告訴我,我奉陪到底!」姬無雙冷眸凝起的說道。

「這幾年下來,你欠我的,一場可是打不完的,你走著瞧吧!」柳雲萱紅唇一勾,接著問道:「說吧,你要找的男人是誰?」

姬無雙立刻去懷中取出一副畫像,放在了柳雲萱面前。

柳雲萱一見到畫像,登時就愣了一下,雖說這畫像似乎比本人還要年輕一點,但是,她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這畫像所畫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白宇浩。

「你要找的人是他?」柳雲萱禁不住驚異地問道,心中更是感到極為奇怪,因為姬無雙應該和白宇浩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塊的人,為什麼姬無雙會拿著白宇浩的畫像找上門來?

「有什麼問題嗎?」姬無雙看柳雲萱那有些異樣的神情,不免問道。

「你找他做什麼?」柳雲萱忍不住追問道。

「這恐怕無可奉告,你只要告訴我他在哪裡就行了。」姬無雙一貫她的冷傲,應道。

「那你自己找去吧。」柳雲萱玉手一攤,如果姬無雙不說的話,她才不會告訴姬無雙該去哪裡找白宇浩,當然,她覺得姬無雙來找白宇浩,很有可能是與白宇浩的絕密身份有關。

「我真的不能說。」姬無雙冷眸一凝,露出無奈的眼神道,因為她師父,也就是慕乙女交代過,一定不能讓人知道她是奉命保護白宇浩的。

!! 「難道是什麼機密任務?但是,能派你親自執行機密任務的,恐怕只有慕將軍,難道是慕將軍派你找白宇浩的?」以柳雲萱的聰慧,就算姬無雙不說,也能輕易的猜測到幾分。不過,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隨之而來的就是更多的疑問,這慕將軍為什麼會派自己的弟子來找白宇浩,這白宇浩和慕將軍又會是什麼關係呢?

柳雲萱一時間也有些思緒無章,理不清頭緒,這姬無雙的到來,似乎也讓白宇浩的絕密身份玄之又玄起來。

「隨你怎麼猜,如果你不告訴我的話,我也有辦法問出此人的下落。」姬無雙沒想到柳雲萱這麼快就猜到了,但還是不露聲色的說道。

「看來你還不知道他的名字。」柳雲萱一聽姬無雙的口氣,立刻眸光一凝的說道。

「那又如何?只要能找他人就行了。」姬無雙一副無所謂的口氣。

「他叫白宇浩,現在是後勤營運輸小隊的隊長,不過,他這傢伙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就算你去後勤營也未必能夠找得到他。至少我知道他現在不在後勤營。」柳雲萱思慮了一下,說道。

「謝了。」姬無雙對柳雲萱微點下頜后,便轉身離去。

就在姬無雙離開后,柳雲萱的美眸頓時一沉,立刻叫來一名侍衛,給後勤營的劉易傳了個信,如果白宇浩回到後勤營的話,就立刻告訴她。

「這白宇浩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和慕將軍扯上關係?」柳雲萱娥眉不由緊蹙了一下,自言而道。

另一邊,木神國的前線主營。

木綾羅剛剛得知了自己派去阻截騷亂赤龍軍糧草物資補給的,具有很強機動力的軍隊,竟然莫名其妙的被赤龍軍給逮住了,那嬌容的臉色自然好不到哪去,令營帳內的眾統領不由又正襟危坐起來。

這下馬坡一役木神國功敗垂成,使得木綾羅的計劃功虧一簣,如今連潛伏在赤龍軍後方的軍隊也被揪了出來,如此一來,這全盤的計劃也等於是徹底瓦解。

不僅如此,現在兵力薄弱的右翼防線,在昨日遭到赤龍軍主力的突襲,損失不小,儘管木綾羅已經採取了應對之策,但還是杯水車薪,遠水救不了近火。

「赤龍軍有沒有新的動靜?」木綾羅立刻冷聲問道。

「回稟公主,赤龍軍還在加強對我們右翼防線的進攻,如果這樣下去,恐怕不出幾日,我們的右翼防線就要崩潰了。」一名負責右翼的統領,立刻稟告道。

「這打蛇打七寸,赤龍軍這次乘勝追擊,突襲我們右翼防線,顯然是準備將我們一棍子打死。但可惜,我們是九頭蛇,就算打死了一顆頭,還有八顆。」木綾羅嬌容冷凝,但嘴角卻勾起了一抹令人感到不詳的笑意。

次日之後,原本死守防線的木神國的右翼大軍,突然將防線推進,直接與進攻右翼的赤龍軍主力,更直接地面對面交戰。


而柳雲萱見木神國的右翼大軍突然推進前線,覺得一定是在虛張聲勢,想讓他們赤龍軍有所顧及,所以,按照既定計劃,繼續對木神國的右翼防線展開強攻。

兩日後,赤龍軍主力憑藉著強盛的兵力,以及木神國右翼防線的薄弱,很快就將右翼防線打開了一道缺口。柳雲萱隨即派遣三萬主力軍,由一位天宗四級實力的精騎統領以及三位千騎統領率領,從右翼防線的缺口進入,意圖從後方瓦解木神國大軍的整個右翼防線,一旦木神國大軍失去了右翼防線,就如同斷了一隻羽翼的獵鷹,再兇猛也只有任由宰割的份了。

三萬主力軍進入右翼防線後方以後,在柳雲萱的指揮下,利用各種兵法,攻破右翼防線上的戰略要地,大殺四方,一路凱歌。

眼看木神國大軍的右翼防線,馬上就要被徹底完結的時候,讓柳雲萱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原本幾乎要崩潰的右翼防線突然出現大量的增兵,而且直接將三萬赤龍軍主力的後路給切斷,使得三萬赤龍軍主力孤軍深入。

柳雲萱這才意識到有點不太對勁,立刻又派了一萬赤龍軍前往支援,可是才到半路,就被一隻木神國的軍隊阻截拖延了下來。

這一步錯,步步錯!

孤軍奮戰的三萬赤龍軍主力,在短短的幾天之內,就損失過半,而在得不到支援的情況下,儘管一路突圍,但最後還是在木神國大軍的圍剿之下,活活得被吞掉,一名精騎統領和三名千騎統領全部戰死。

這整個赤龍軍團不過只有八位精騎統領,而精騎統領在一個軍團中,統軍的能力就僅次於大統帥和副統帥,並且,精騎統領的御靈者實力都在天宗三級以上,在軍團中可是絕對的戰力,少一個就是相當嚴重的損失。畢竟,御靈者實力能達到天宗級以上的,都絕非等閑之輩了。

所以, 我的最強佣兵團 ,也是非常沉重的打擊。就算柳雲萱再想彌補,也是為時已晚,她的一時的大意,使得赤龍軍深陷困境!

其實,這也怪不得柳雲萱,畢竟不是柳雲萱親自帶兵深入敵後,所以,她並不知道其實木神國大軍的右翼防線儘管被勢如破竹的攻打,不斷崩潰,但實際上整個右翼防線的大半兵力,已經在之前防線推進時就被抽空。說穿了,木神國大軍的右翼防線推進,是一個障眼法,讓柳雲萱以為木神國大軍是在虛張聲勢,但實際上,木綾羅早就在暗中調度,就等著赤龍軍的三萬主力請君入甕,進入她的圈套之中。

當然,如果是柳雲萱親自帶兵的話,或許能夠提前發現這個木綾羅的這個圈套,可惜,赤龍軍的三萬主力顯然是被勝利沖昏了頭腦,並沒有注意到自己一步步的進入了敵軍的圈套之中。

但說到底,也是木綾羅太過於鬼謀深算,詭計多端,竟然能利用赤龍軍乘勝追擊的心理,設下如此的圈套,一步步的引誘赤龍軍進入她精心布下的陷阱之中。

這柳雲萱與木綾羅比起來,還是嫩了一點!

!! 當然,這僅僅只是開始,在戰場上,一著不慎,很有可能導致滿盤皆輸。木神國大軍吞掉赤龍軍的三萬主力,不過損失了一半兵力,而赤龍軍不僅損失了三萬兵力,而且還是主力軍,也就是這次柳雲萱從赤龍軍團帶來的幾萬大軍中最精銳的力量,所以,這精銳力量損失慘重,此消彼長之下,對赤龍軍來說,無疑是非常大的打擊。


手腕︰步步為贏 ,但明顯力不從心。

相反的,木神國大軍在吞掉赤龍軍的三萬主力后,立刻重新排兵布陣,再度將防線推進,對赤龍軍只剩三萬兵力的防線展開全面壓制,發動猛烈的攻勢。

儘管柳雲萱全力調兵遣將,用上一切手段,誓要將防線守住,但是,亡羊補牢,為時已晚。

當然,木綾羅也不會給赤龍軍任何喘息的機會,以雷速之勢將赤龍軍的左翼防線攻破,並且迅雷不及掩耳地佔領了左翼防線的一處戰略要地,火燒連營般的將左翼防線上的一個個陣線迅速吃掉,最後,使得左翼防線在短短几日內,就完全崩潰。

左翼防線一失,前線主營緊接著就遭到了兩萬木神國大軍的突襲,好在柳雲萱有所預料,連夜撤軍,途中還用計讓追擊的木神國大軍損失了幾千人,但也是杯水車薪。

為了保住戰力,柳雲萱只能讓右翼防線迅速後撤,最後與其率領主營的兵力匯合,這時,赤龍軍的兵力已經只剩兩萬多點。

至此,赤龍軍的前線完全被佔領,位於前線後方的大部分村莊都被戰火波及,無辜的百姓,死的死,逃的逃,到處都可以看到屍體。

分佈在前線後方的包括後勤營在內的六個軍營,剩下的兵力也都全部撤空,與柳雲萱率領的赤龍軍最後兵分三路,分別撤入位於天北軍營與辰東軍營之間的易水關,以及北邊的夏龍關和東邊的嘉天關,撐起最後一道防線。

而這最後一條防線,也是聖龍國在煉羅邊境的領土與戰區的分界線,也就是說,一旦這三個關口其中的一個關口被攻破,那木神國大軍就能夠踏入聖龍國領土之內,位於邊境的幾座城市以及周邊的村鎮,就會受到威脅,其中也包括赤龍軍團大本營所在的宜城,那到時,可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這對一直未讓任何國家的軍隊踏入聖龍國領土的赤龍軍來說,絕對是一個莫大的恥辱!

煉羅邊境前線告急的消息也在赤龍軍損失慘重之後,就傳回了皇城,這赤龍軍突然被木神國大軍打得如此狼狽,也讓龍皇以及皇族上下和文武百官錯愕不已,也不明白赤龍軍怎麼會輸得如此之慘,而柳雲萱的統軍能力也不免被遭到質疑。

柳承也不敢再託大,以最快的速度第一時間趕回了煉羅邊境,從大本營又抽調了三萬精兵,趕到了易水關,接替了柳雲萱,坐鎮指揮赤龍軍。

與此同時,面對如此大好形勢,木綾羅也立刻讓木神國後方對前線增兵,一口氣將兵力增到了八萬,揮師壓進,同時,兵臨易水關、夏龍關和嘉天關。

而赤龍軍一下子就損失了三萬主力,哪怕是柳承帶了三萬精兵增援,但只能鞏固三關防線,如果想要與士氣正盛,勢如破竹的木神國大軍,正面抗衡,那根本就是不可能。

因為加上柳承從大本營急調的三萬精兵,加上從前線撤回的剩餘兵力,不過,這赤龍軍守住三關的兵力也才五萬之多,平均一關的兵力還不足兩萬,已經是猶如紙薄,更別說能有充裕的兵力與木神國的大軍交戰的。

所以,赤龍軍眼下能守住三關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而赤龍軍要重振旗鼓,就必須先穩守三關爭取時間,因為柳承已經下令調度駐守其他邊界城鎮的赤龍軍,準備在局勢穩定的時候,發動反攻。

但如果赤龍軍面對的不是木綾羅所率領的木神國大軍,或許,還有喘息的機會,可惜,赤龍軍偏偏碰上的是木綾羅這位被木神國稱為有史以來最傑出的軍事天才。

儘管柳承是聖龍國的三大神將之一,身經千戰,任何大風大浪他都見識過,可是身背各種功勛,深通各種兵法以及陣法的他,這一次,總算碰到了對手。就在他才剛剛坐鎮易水關的第一天,夏龍關就傳來急報,說木神國三萬大軍正準備圍攻夏龍關。

此刻,位於易水關中央的一座建築物內,柳承父女以及兩位精騎統領,還有包括馬嵐在內的多位千騎統領,正在商議夏龍關將被圍攻的應對之策。

「我覺得木神國一定是看準了夏龍關只有一萬的兵力,所以,想以兵力優勢,一鼓作氣地拿下了夏龍關。」馬嵐嬌容冷凝的發言道。

「可是,夏龍關是三關之中,最易守難攻的一關,所以,大統帥才會只派了一萬的兵力駐守夏龍關。就算木神國有三萬大軍圍攻夏龍關,也未必能一下子拿下夏龍關。我覺得木神國大軍也許是太得意忘形了,認為我們赤龍軍真的就會任由他們為所欲為!」一位精騎統領立刻提出異議,同時對木神國表現出震憤之色。

其他眾統領聽完,也是紛紛隨聲附和。

「這次赤龍軍陷入如此困境,全是我的責任,如果不是我一時大意,沒有料到木神國會設下圈套,我們赤龍軍也不會損失這麼慘重,而且還被打掉了前線,不得不退守三關……」柳雲萱眸光一黯的自責道。

「這並不是副統帥的錯。只能說木神國的統帥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厲害……」馬嵐立刻替柳雲萱說話道。

其他統領聽完,便相互交頭接耳,似乎各有意見,但就算有什麼想法,也不敢明說,畢竟,就連柳雲萱對不是木神國統帥的對手,那他們這些統領就更不用說了。

「這次我們赤龍軍確實低估了木神國統帥的實力,才造成如此嚴重的損失,所以,接下來我們一定要小心謹慎一點,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柳承當然知道這次赤龍軍會輸得這麼慘,並不是自己女兒的統軍能力不濟,只能說這木神國統帥的統軍能力更加技高一籌,否則,也不可能在形勢落於下風的情況下,大膽的將防線推進,誘使赤龍軍落入圈套之中。

!! 「大統帥,聽說這木神國的統帥是木神國的一位公主,她真的有這麼強嗎?」此時,眾統領中的狄丹突然問道。

在座的眾統領也齊齊看向柳承,似乎都有如此的疑惑,為什麼一位公主具有這麼強的統軍能力。

「據說這綾羅公主從小就被送入靈族修鍊,年紀和我們聖龍國的慕將軍相仿,應該也不到三十,但已經是帝尊級的修為了。」柳承對這木綾羅其實也是百聞沒有一見,但關於木綾羅的各種傳聞,在荒靈大陸也是傳得沸沸揚揚,層出不窮。

「才不到三十歲,就已經是帝尊級的修為?」在場眾人一聽,都不由面露震驚之色。

「要說在整個荒靈大陸,能與她相提並論的,也就只有我們聖龍國的慕乙女將軍。」柳承神色沉穩地點點頭道。

柳雲萱聽得美眸冷凝,粉拳緊握,眼神中閃過一抹強烈的怒意,這次輸給木綾羅,而且還輸得這麼慘,對一向好勝的她,絕對也是一種恥辱!

「她也被木神國稱為百年難得一見的軍事天才,這幾年內,很多木神國的對外戰役,實際上都是由她在暗中指揮的,所以,她也深得木神國國主的寵愛。而從這次與我們赤龍軍交戰的情況,她能逼得我赤龍軍如此狼狽,果然是名不虛傳!」柳承銳目一定道。

「父親,那這夏龍關究竟要不要派支援前往?如果要的話,我想親自領軍……」柳雲萱立刻轉向柳承問道,而且還提出想要親自領軍的要求,可見自尊心很強的她,可不想就這麼輸給木綾羅。

「目前看來,我們易水關是重兵防守,木神國大軍是不敢輕易亂動的,所以,為了安全起見,還是穩守其他兩關比較好,不過,這次我會親自領兵,前往夏龍關。」柳承語出驚人地說道。

「父親,你要親自領兵?」柳雲萱十分詫異道。

當然,不僅僅是柳雲萱,在場的眾統領都感到十分驚訝,因為這柳承至少已經三年沒有親自領兵上陣了,基本都是坐鎮後方,指揮大局,這次突然要親自領軍上陣,自然令他們覺得奇怪。

「有何不可嗎?」柳承十分穩重的一挑眉,眉宇間卻透出相當的威勢,其實,他之所以打算親自上陣,一是為了振奮赤龍軍低迷的士氣,二是也想挫挫木神國大軍的銳氣,讓木神國知道他們赤龍軍可不是任捏的泥巴。

有時候,這身為一軍之帥,並不是只懂得坐鎮後方,指揮大軍就行了,有必要的時候,也必須親自上陣,帶軍殺敵,這樣才能使得全軍上下一心,其利斷金。

眾統領也是面面相窺,一時無語,既然柳承自己都這麼說了,他們又能有什麼理由反對呢!

「萱兒,易水關和嘉天關的防禦就交給你指揮了,沒問題吧?」柳承神色認真地看著柳雲萱問道。他其實有點擔心自己的女兒會因為這次的失利,而受到一些影響。

「我沒問題。」柳雲萱也看出自己父親的顧慮,立刻美眸淡笑地搖搖頭,她怎麼可能會被這麼輕易的就打垮呢!

「那就這樣決定了,成統領,還有林統領和錢統領,你三人隨我前去,備軍一萬,午時出發,都先下去準備吧!」柳承欽點了一位精騎統領和兩位千騎統領,隨後,揮手示意道。

被欽點的三位統領立刻領命下躬身退下,其他統領也便先了下去,只留下柳雲萱和柳承。

「父親,我有件事要和你說一下。」柳雲萱猶疑了一下,立刻櫻唇一啟道。

「如果不急的話,那就等我回來再說。」柳承目光一凝的起身,應道。

「是關於白宇浩的。」柳雲萱美眸輕眨道。

「白宇浩?他現在人在易水關嗎?我的回來的時候,就聽說下馬坡一役,全靠他才擊退了木神國的兩萬大軍,本來打算召見他的,但現在也只能等我回來以後了。」柳承回來的時候,剛好聽說了下馬坡一役的事情,本來有打算召見白宇浩,但就收到了夏龍關被圍攻的消息。

「我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而且,我也不想知道他在哪!」柳雲萱似乎有些賭氣的說道。

「怎麼了?那小子惹著我的寶貝女兒了?」柳承見狀,不由笑問道。

「那倒沒有,只是……唉,算了,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是想和父親說,慕將軍的徒弟姬無雙不久前到過前線來找白宇浩。」柳雲萱一想到白宇浩,就有點牙直痒痒的感覺,也不是恨,還是氣。

「什麼?」柳承說完,神色不由一驚。

「我也覺得奇怪,為什麼姬無雙會來找白宇浩?我想來想去,這原因恐怕和慕將軍有關……」柳雲萱眼眸閃過困惑之色的猜疑道。

「姬無雙現在在哪?」柳承問道。


「應該和後勤營一起撤到夏龍關了。父親過去的話,應該能見到她。」柳雲萱應道。

「我知道了。關於姬無雙來找白宇浩這件事一定要保密!其實,我這次回皇城,也聽說一些事情……」柳承點點頭,眼神中閃過幾分精明之色的說道。

「什麼事情?」柳雲萱立刻好奇地問道,因為她知道這事情肯定與白宇浩有關。

「現在還不確定,等我和姬無雙談過之後,再告訴你……」柳承說完,便闊步而去。

過午時分,柳承便與三位統領率領一萬兵馬,離開易水關,前往夏龍關……

與此同時,萬獸葬地外圍的那座森林中。

「焚天滅地!」一陣黑紅交錯的火芒,衝天而起,化作無數焰雨鋪天蓋地而下,聲勢驚人,那焰雨落下之後,草木瞬間就被焚盡,甚是驚人。

緊接著,就是幾聲哀嚎的慘叫響起。

就在幾棵大樹之間,白宇浩與龍不像和龍赤並肩而立,面對眼前七、八隻二、三星的腐屍犬。這些腐屍犬流著帶腐蝕性的唾液,散發出腥臭的味道,虎視眈眈地盯著白宇浩和兩獸。

就在其間的地上,已經躺著幾具被焚燒焦黑的屍體。

若是之前,見到這麼多腐屍犬,白宇浩肯定會掉頭就跑,但眼下他卻一臉神色若定,面不改色,相反的,那些腐屍犬看著白宇浩的眼神充滿了強烈的畏懼……

!! 這獸化是可以在不進行靈神合體的狀態下,得到御靈獸的部分力量,同時進行擬化,擁有和御靈獸一樣的部分形態或者特有能力。之前,白宇浩也親眼見徐老頭施展過,確實非常奇特!

所以,他自然想早點達到可以施展獸化的程度,不過,這御靈玄神術畢竟是荒靈大陸四大神技之一,可不是隨便練練就會的,他從開始修鍊御靈玄神術到現在,也不過一兩個月的時間,而修鍊御靈玄神術並不像是修鍊靈力一樣,是慢慢累加的,然後再突破的。御靈玄神術的每一重境界,打個比方來說,就像是佛道中的境界一樣,是靠悟的,悟通之後,就能從現在的境界達到另外一個境界,御靈玄神術就是如此。所以,這御靈玄神術可能一朝領悟,也可能千日難通,這完全就可以修鍊者本身的資質,就如同佛道中的慧根。如果沒有資質的話,一輩子都難初窺門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