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我直接就撲倒在一個人的懷裡。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一股熟悉的男孩的氣息包裹著我,讓我在天旋地轉間迅速的安靜了下來。

抬起頭來,就看見李蕭辰勾著唇譏笑的看著我,那意思再明顯不過:還逞能不?

我甩開他的手,要自己走,心想,沒有你我也行。

結果我連站都站不穩,這次是直接向後倒去,李蕭辰長臂一撈,又把我撈到懷裡。

「怎麼,還逞能?」

為了避免自己真的摔出個好歹來,我只好由著他半拉半抱的往池子里去,我回頭看著文心,有些不放心。

文心看見我這樣,腿都嚇軟了,不敢站起來。又沒有人帶她保護她,她只好坐在旁邊看著別人肆意風發的樣子。

「陳斌,你帶一下文心,保護好她。」

我大喊,這裡確實太吵鬧了,不扯開嗓門喊根本就聽不到。

「好。」

我看見陳斌走過去,拉起她的手,要拉她起來。文心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借著他的力氣站了起來,兩人半摻半扶的往池子里去。

我放心的轉過頭來,看了一眼李蕭辰,他的唇角勾著一抹淡淡的笑。

「自己就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還去管別人。」

「要你管。」

「好,不要我管,我放手了哦。」

說著,果真放開手,我一個趔趄,慌慌張張的又撲倒在他的懷裡。

穩住了心神的我,雙手抓著拳頭就往他的胸膛上招呼,他的胸膛結實如牆,打得我的手酸疼。

「你還真敢放手啊,再放手試試。」

女孩的粉拳擂在身上,簡直就像撓痒痒一樣,男孩看著她炸毛的樣子,咧嘴一笑。

「好,不放不放。」

結果,我幾乎是被他抱到了溜冰池的另一頭,輕輕的放在遠離人群的角落裡。

男孩的懷裡,抱著女孩嬌柔的身體,女孩身體特有的馨香直往他的鼻孔里鑽,讓男孩意亂情迷,看著女孩嬌艷欲滴的雙唇,簡直是勾人犯罪,一種邪惡的念頭冒出來,真想咬一口。

「哎,哎。」

女孩連續叫了兩聲,男孩都沒有反應,雙手緊緊的摟著女孩的腰,不肯放手,眸眼沉迷。

「你不是要帶我滑嗎?」

「咳咳。」

李蕭辰咳咳兩聲,終於反應過來,抓著女孩的手,教女孩重心向前,慢慢的往前滑。

我感覺輪子在腳底下轉,不受控制,一點都不踏實,滑了沒兩步就要往後倒,每次驚慌失措要倒下去的時候,都是李蕭辰毫不猶豫的抱住了。

我倒在他的懷裡,隔著厚厚的冬衣,我也能聽到他強有力的心跳聲,急促又紊亂,毫無節奏,而他握著我的手,掌心裡有一層細密的汗。

我出汗是因為害怕,可是他也出汗了,是為了什麼?

我從他的懷裡,抬頭仰望著他,他看著我的眼神,一向冷漠的目光里,有溫柔的亮光在閃,他的氣息是如此熟悉的擾亂了我的心房,我的心也莫名的不受控制的亂跳。

心臟亂跳也會傳染的?

我在慌亂中,雙手就去推開他,結果剛剛離開一點,我的整個身體又不受控制的往後倒去,男孩一驚,伸手就要救女孩,把女孩往懷裡帶,可因為用力太猛,男孩直接往後倒去。

只聽得「啪」的一聲重響,兩人就倒在了地上,男孩緊緊的抱著女孩,怕她摔傷了,摔疼了,女孩毫無懸念的趴在了男孩身上。

男孩直接的摔到了後腦勺,摔得兩眼直冒金星,他一聲悶哼,吃疼的呼出一口氣,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腦袋。

由於剛下池子,身上還穿著冬衣,摔下去感覺不到疼,可是,後腦勺直接的與地板親密的接觸,簡直是疼得要命啊。

我還好,有肉墊墊著,只是被嚇了一下,也沒摔到哪裡。

「你這動不動就撲倒的毛病,簡直是要謀殺啊。」

都疼得這個樣子了,還懂得開玩笑,是他的風格,開來沒摔壞腦子。

我掙扎著要起來,他抱著我的手卻是收緊了。

「別動,再躺一會兒。」

我以為是他還沒緩過勁來,就靜靜的沒動,看著旁邊呼嘯而來呼嘯而去的溜冰少年,洋溢著青春與熱情的笑臉,眼睛放著光,心裡羨慕得不得了。

忽然,那條一個拉著一個連成了長龍的溜冰隊伍,呼嘯著衝過來,在拐彎處,中間有一個跟不上速度,掉鏈子了,控制不住的往這邊衝過來。

「讓開,讓開,快讓開啊。」

那人張牙舞爪的叫著,輪子已經不受控制,滑得飛一樣,整個人就要撞了過來,我當時就被嚇傻了,只獃獃的看著不懂得躲。

李蕭辰反應快,抱著我滾過一邊去,險險的躲過了衝過來的人。

只看著那女生一聲尖叫,狠狠的撞上了池子的邊緣,然後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痛得呲牙咧嘴的,五官都扭曲變形了,看來摔得不輕。 「啊……」

其餘的人都是仰天悲痛,發出痛苦的哀嚎。這一幕也深深的刺激了趙龍等人。

「滾你丫的。」趙龍的暴脾氣上來了,就是一頓猛揍,管你誰?

凌天賜的心情最為複雜,但是戰鬥到了此時此刻,絕殺傭兵團的成員是人人帶傷,而且都是沒有太多的戰鬥力了。

至於這對面的黑暗、劍士等傭兵團,卻也好不到哪裡去。

畢竟他們帶出來的人就只有那麼多,要想真的將他們殺死,也是不現實的。

但是,凌天賜此刻的殺氣和怒氣都達到了最為驚人的程度。

大白和小白以及紫馨倒是沒有太大的問題,以它們的修為,如果都受了重傷,那絕殺傭兵團就真的沒有救了。

而這周圍的圍觀者,不少都被波及到了,他們只能咽下這口氣。

黑暗、劍士這十幾個傭兵團今天算是惹到了一身騷,同時也沒有得到任何的便宜。

凌天賜的目光中殺氣升騰,趙龍、白翠山、榮天成都靜靜地站在一旁,等待著凌天賜的下一步提示。

雙方大戰的到了這種程度,要想徹底的了解,幾乎是沒有可能了。

「凌天賜,今日算你們走運,咱們的帳沒有完。」狼魂等人都放出了狠話,再戰鬥下去,那就真的是半點意思都沒有了,說不定他們還真的要在這裡吃虧。

凌天賜的身影站了出來道:「怎麼?這就想走了?我說過,今日來到這裡殺死我成員的人,一個都別想走。」

這冷然而且狂傲的聲音,頓時讓所有人的目光再次的凝聚在一起。

凌天賜周身繚繞著一股從未有過的殺氣,他目光掃過那些人,而後輕輕的將自己絕殺傭兵團的人抱著回到了絕殺傭兵團屋子前。

「凌天賜,你還真是夠狂妄的,當真以為你們絕殺傭兵團撐過了現在,就可以目空一切嗎?」狼魂頓時怒氣的說道。

而且這周圍一道道詫異的目光和異樣的目光,凌天賜都知道,只怕是這這些都已經自己這個外來人不滿了。

畢竟在怎麼說,他們絕殺傭兵團都是外來的,在這裡迅速的紮根,也的確是有些不受待見。

而這一道道異樣的目光,還是因為剛才他凌天賜不識抬舉,好不容易彼此都有一個台階下,但是凌天賜偏偏是不識趣。

可是,凌天賜真的會放過他們嗎?慘死的人怎麼辦?而且,這之前的帳加上現在的,已經是不死不休。

「絕殺是吧?你們倒是很囂張啊。難道說這傭兵城中沒有人制服你們了?」就在著十分關鍵的時候,這周圍的酒樓中,卻是有著人站了出來,他們都盯上了這凌天賜等人的好東西。

此人正是之前一直在盯著凌天賜的男子,他目光中帶著一絲興奮的笑容,但是面容卻是說不出的清冷。

緊隨在他身後的,還有著大量的高手。

凌天賜的臉色當即便是陰沉了下來,不過他倒是沒有生氣,反而是突然一笑道:「哦?這麼說,你就是來制服我絕殺傭兵團的人嘍?」

趙龍沒有說話,手中的黑龍棍已經橫在了胸前,他目光極為森然的盯著這走出來的一群人。

榮天成和司空金隅對視一眼,皆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殺氣與怒氣。

而那黑暗傭兵團等人,則是見到這人出來后,下意識的吐出了一口氣,雖然他們都是沒有太多的來往。

但是此刻這人站出來,總不至於他們的顏面都丟掉。

男子微微去輕笑道:「看來你是很不爽我了是吧?」

這個男子的笑容充滿了挑釁與不屑,甚至是連正眼都不願意去看看凌天賜。

不過,對於這種人,凌天賜自然是有辦法對付,當下便是徑自的朝著他走去,道:「我要是今日硬要留下他們的狗命呢?」

「那就你先死吧。」這輕柔的語氣,就像是在宣布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一樣。

突然,趙龍他們敏銳的發現,這凌天賜的周身殺氣變了,變得深邃。

那平日中銳不可當的氣勢,在瞬間收斂起來。就像是一個懂得觀察周圍時機的刺探高手一般。

對於這凌天賜驟然發生的變化,使得這周圍的人都流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狄兵和尚峰等人同樣是緊張無比的看著這一幕。他們此刻是絕對不能逃走的,否則這以後就不用再這傭兵城中立足了。

凌天賜突然伸出了自己的雙手,看似有意無意的揉著道:「報上名來,我凌天賜不和無名之狗動手。」

男子的目光一凝,殺氣閃過,不過,他卻是笑了,是發自內心的笑了。

「記住,傭兵城的水很深,不是你這小孽障可以試探的。」男子眼神變得凌厲起來道:「銀電傭兵團團長,鍾謝力。」

「嗖!」

然而,就在這男子剛剛報上自己的名號的時候,這凌天賜的身影再說瞬間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一拳對著鍾謝力的身軀打來,速度快到了極致,就算是心中早就有了應對之策,但是這鐘謝力還是忍不住心驚。

不過,與此同時,他眼神中還有著一股火熱閃過,這套神秘步伐要是他得到了,那麼他們銀電傭兵團還是第六嗎?

白翠山等人臉色難看到了極致,目光死死的盯著凌天賜所在的方向,如果凌天賜是失敗了,他們就真的完了。

「你這一招不管用。」鍾謝力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嘲弄之色,當下一掌怒拍而出。

「砰!」

拳掌對碰,頓時,一股狂躁的武念力風暴以這兩人的對碰處為中心爆發了出來。

但是,這結果卻是大大的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之外。凌天賜的身影被沒有想象中的倒飛出去,而是僅僅后滑出了三米的距離。

但是這身為武尊六段的鐘謝力,身軀卻也是不受遏制的倒滑了一米之遠。

「嘩!」

不管是這銀電傭兵團的人,還是這周圍觀戰的人,都是忍不住大吃一驚。

「我靠……」剛才有人吃驚的咬到了自己的舌頭。

「這凌天賜是妖孽嗎?」

「連武尊六段他都可以應對?」

那遠處的黑暗傭兵團、劍士傭兵團、魔狼傭兵團和戰雲傭兵團等十來個傭兵團,此刻都是相當震驚。

作為排名第六的存在,這銀電傭兵團的恐怖,絕對不是他們這些傭兵團能夠抗衡的。

就算是這黑暗和劍士兩大傭兵團,面對著銀電傭兵團都得小心翼翼。

但,此刻的凌天賜就這樣一拳,便是將這銀電傭兵團的團長給震退了,這種戰績,從今日開始,註定是要在此爆發。

突然,那被震退的凌天賜咧咧嘴笑了笑道:「看來你的目的就是我身上的東西啊。不過,就你這個廢物,也配當排名第六的銀電傭兵團團長?嘖嘖……傭兵之城的傭兵果然都是人才啊。」

這一番話,可謂是將傭兵之城的所有傭兵團都罵了一遍,他的意思很明顯,連自己這個武尊三段的小屁孩都打不過,也好意思稱呼自己是排名第六的?

那鍾謝力此刻的肚子中,有著一股股的怒火升騰,他終究還是小視了這凌天賜的厲害。

「小雜種,今日不將你五馬分屍,我就不叫鍾謝力。」鍾謝力的眼神中殺氣濃厚,他周身的武念力已經形成了一道可怕的氣場。

趙龍等人都微微的心驚,但是他們看到凌天賜給他們打出的手勢之後,倒是平靜了幾分。

「怎麼辦?」袁倩舞有些焦急的問道。

她終究還是擔心,畢竟現在這整個傭兵城對他都有著不少的敵意。

大白和小白倒是沒有太多的擔心,反正有著紫馨在身邊,而且紫馨也不擔心凌天賜。

「放心吧,這次他們要倒霉了。」趙龍和榮天成突然相識一笑,然後說道。

凌天賜嘴角帶著的笑意顯得更加的濃厚,當即便是對著鍾謝力挑釁的勾了勾手指頭道:「鍾老狗,來,快來舔舔爸爸的衣角。」

此等言行,無疑是徹底的激怒了這鐘謝力。

可以說,在這傭兵之城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受到這樣的羞辱。

久居高位,被人阿諛奉承,現在突然被人挑釁。那脾氣絕對是好不到那裡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