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寧嘟了嘟嘴,最終還是被拖著去買了一套衣服。

因為今天發生了太多事情的緣故,某寧他們到家的時候已經錯過了石家一貫的晚餐時間。

「阿姨,不好意思我們回來晚了。」

「沒事沒事,飯菜都在桌上,我拿去給你們熱一熱。」石媽媽端著菜走進廚房,某寧發現桌上擺放著四副碗筷。

也就是說,阿姨和叔叔一直在等他們回來,也沒有吃飯。

石爸爸倒是注意到了某寧穿著的改變,「早上不是穿了那套出門的嗎?怎麼換了?」

某寧面色尷尬,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石聿源進了廚房將熱好的飯菜拿出來,「爸,你先坐,我們等會兒說。」

石爸爸點了點頭,某寧被石老師帶去洗了洗爪子,全部坐在餐桌上之後石聿源將今天的事情簡單的敘述了一下。

石媽媽一直都是很喜歡小孩的,但是不聽話的小孩是堅決不喜歡的!

「你們做的沒錯! 史上最強煉氣期(又名:煉氣五千年) 這孩子小小的就慣成這樣以後怎麼辦?」

石老師十分淡定的給某寧夾了菜,嗯了一聲,「我也覺得我沒有錯。」

「你們也真是好脾氣了!如果是我就把他們多扔進去幾天!自己不會教孩子就替她教,免得出來禍害別人!」

石媽媽之所以這麼生氣,其實很大原因是因為石聿源小時候也遇到過這種情況。

他們小時候給石聿源買的玩具也比較多,而親戚過年的時候偶爾回來走動,有時候就會遇到不喜歡的孩子。

「嬸嬸這個是限量版的吧?可不可以送給我啊?」說是詢問東西卻已經抱在了懷裡,孩子的媽媽故作責怪的走過來。

妖孽小神農 「小豪你幹什麼呀?快點把你源哥哥的東西放下!」

「不嘛不嘛!我就要就要嘛!嬸嬸就當送我新年禮物了好不好?過年壓歲錢我不要了!」

這完全是不等價交換,而石聿源站在那裡面無表情。

這種完全就是父母之間的事情,由不得他們小孩子說三道四。

畢竟這雖然是買給他們的,但是卻是大人的付的錢。

孩子媽又數落了幾句,小豪還是不依不饒抱著不鬆手,孩子媽只好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看著石媽媽,「小孩子不懂事實在是對不起,你看……」

石媽媽當時就有些不高興,畢竟那個玩具不是錢的問題,而是限量版已經買不到了,「這個東西是我兒子的,你和我說沒用。」

孩子媽只好轉移戰線,和藹可親的看向石聿源,「源啊,你看弟弟小可不可以讓著他一點把玩具給他?阿姨以後給你買其他新玩具好不好?他難得這麼喜歡的。」

弟弟小可不可以讓給他?一般好面子的家長一定都會這麼和自己的孩子做思想工作。

因為不想在別人面前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在親戚面前被八卦議論。

石聿源沒有說話,跑回房間找了玩具的收據出來,還是面無表情,「既然弟弟喜歡那麼就讓給他好了,這個是玩具的收據,因為我玩過了所以零頭和後面收藏漲價的費用就不和你算了。」

孩子媽臉上的笑有點綳不住,原本就是因為貴才沒有捨得給孩子買,這是要鬧哪般?

「源啊,你這是什麼意思?」

「弟弟喜歡那麼就讓給他,但是阿姨你也不能占我一個小孩子的便宜吧?這個玩具是我用壓歲錢透支來的,因為是親戚才便宜讓給你們的。」

「我們不是想買……我的意思是可以不可以送……」

石聿源將她的話語打斷,「阿姨你不會是想讓我送給你們吧?這個玩具我也是攢了很久錢買的,我爸媽都知道的。」

孩子媽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最終搶過兒子手中的東西塞給石聿源,臉上的笑都要綳不住了。

「我才想起來小豪家裡很多玩具,這箇舊玩具我們就不要了。」

石聿源將玩具收起來,「好吧。」

小豪看到玩具被搶走還有些不依不饒,豆大的眼淚往下掉,隨後就是拉著他媽的手來回搖晃,「媽!我就想要那個玩具!就想要!」

名媛之愛上億萬總裁 「就知道要要要!家裡那麼多玩具不夠你玩是不是?」

—題外話—

滿意現實劇情加多嗎?

其實我更想現沖爆炸的2333333 最後的結果自然是孩子媽帶著熊孩子氣呼呼的回了家,而石家至此之後有熊孩子來家裡玩具什麼都收的好好的。

這一頓飯都在討論熊孩子,某寧家裡都是可愛的小寶寶,倒是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醢。

最多就是有極個別喜歡她的玩具,但是不會亂破壞的。

《終煙》定的日子正好在新年之後返校之前,而某寧在石老師家裡玩了一周之後終於在石媽媽依依不捨的目光下離開。

石老師的腿已經好的差不多,複查的結果也很好,可以稍微提一些重的東西了。

某寧回家之後就被自家老媽帶著四處走親戚,而親戚的台詞也就那麼多。

「哎呀,寧寧都長這麼大了啊?越來越好看了啊!」

「什麼時候帶個男朋友回來啊?緹」

寧媽聽到男朋友這幾個字立刻湊上前,「談什麼男朋友啊?寧寧還小呢!」

親戚們訕笑,「哎呀,20歲也不小了!現在不談以後上了社會就不好找了。」

某寧在一旁站如松,聽的話卻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反正親戚們每年說的話都差不多,而大部分的話她家老媽都會幫忙搪塞過去的。

寧爸作為護妻狂魔自然是不會放寧媽一個人在親戚堆里,而某寧此時就得了空溜去廚房,名為端茶倒水實際上是在給石老師回信息。

『家裡人太多了,估計今天沒機會晚上去看跨年了。』

現在人家會出去去廣場上數倒計時的人不多了,大多數都會選擇在家裡看春晚。

某寧好像也就小時候一家人去跨年過,之後每年都會來親戚就沒了機會出去。

『我爸媽說晚上要出去,留下我一個看家。』

『噫~同情你。』

「寧寧!幫忙拿點水果!」

「就來!」某寧喊了一聲,隨後給石老師發過去一條信息就收了手機。

『我去忙了,晚上說。』

『好。』

某寧將茶水添好,又新拿了一些瓜子水果出來。

下午的時候客人走了,某寧收拾了一下家裡,隨後便回了房間。

年夜飯一直都是寧爸寧媽全權負責,某寧根本沒有插手的地方。

不過就因為如此她也樂得清閑,每次開飯之前都窩在房裡。

石老師那邊大概在忙,一直都沒有回復消息,不過念在大年三十的份上也算是情有所原。

某寧上線之後去收集材料,弄了一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再醒來的時候外面天已經黑了,某寧轉悠了一圈發現自家老爸老媽在做最後的收尾工作。

而石老師那邊還是了無音訊。

到底是什麼事情能這麼忙?

「寧寧,收拾一下準備吃年夜飯。」

「好。」

某寧將手機放下,洗乾淨手之後幫忙將年夜飯端出來。

吃過飯之後某寧躺在床上打滾,那邊廂寧爸寧媽問某寧要不要等會去廣場看倒計時。

某寧抓起時間看了一下,11點。

很久沒有去看廣場的大鐘,某寧估計了一下估計到場的人會很多。

寧爸和寧媽早就收拾妥當,某寧看了看時間不想被天寒地凍,於是決定晚一點出門。

這麼一拖就到了11:30,某寧才慢慢悠悠的往出走。

廣場一如意料般的人多,某寧左右都是相擁而立的情侶,頭頂煙花的聲音掩蓋了一切,在夜幕中那麼華而不實。

煙花一直都是容易消散的東西,這一秒還在下一秒就無影無蹤。

某寧站在人群中顯得有些單薄,寧爸寧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某寧也懶得去找。

11:55分的時候某寧的手機突然響了,拿起來一看是石老師的電話。

那邊的炮聲也是格外的響,某寧捂住一隻耳朵將聲音放大,「石老師,你是來跟我說新年快樂的嗎?」

「還有幾分鐘不是嗎?」那邊的聲音傳來輕笑,某寧耳朵微微就紅了。

異地戀大概就是如此感覺吧?

聽的到聲音但是觸碰不到人,然而還感覺近在咫尺。

「你那邊聽起來也好吵!」

「你在外面嗎?」

「嗯,在廣場上,今年想數秒跨年。」

「是嗎?我也是這麼想的。」

某寧微微移動了一點位置避開旁邊的情侶,抬頭看了看在煙花中絢爛的大鐘,「石老師,我突然也想你看看,我們這裡景色其實很不錯的。」

「嗯,我知道。」

那邊的聲音突然放的很輕,某寧聽到附近有人開始小聲的數秒。

「還有20秒了!」

「急什麼?10秒才倒數的!」

「我不行,有點激動!」

電話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掛斷了,某寧看著黑了屏幕的手機思考是不是要回撥過去。

「10!」

「9!」

「8!」

還是……

算了吧。

某寧抬頭看頭頂的煙花,還未反映過來就被人從身後抱住。

靠,有色狼!

「新年禮物包郵到貨了,王寧小姐是不是要簽收一下?」

這個聲音是……

「石老師?」

某寧愣愣的想轉頭,卻被困的動彈不得,石聿源的聲音就在耳邊,帶起絲絲的熱氣。

「跨年了,數秒吧。」

廣場上的人早就開始無組織的大聲數秒,一聲一聲的彷彿要蓋過頭頂的煙花聲。

「5!」

「4!」

「3!」

「2!」

「1!」 大鐘發出沉悶的撞擊聲,一聲一聲的,剛好12下。@樂@文@小@說|

周圍的情侶開始擁吻,某寧眼睛不知道該往哪裡看,只能繼續抬頭望天。

自家小兔子的樣子太過可愛,石聿源將她轉過來,隨後在某寧額頭上印上一吻。

「新年快樂。」

這一聲新年快樂正好和最後一聲鐘聲重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