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頭望見秦楓沒有任何錶情,蕭雲拿出了一份禮單,恭敬的呈了上去說道:「這是在下的一份心意,希望秦少能夠收下。」

看到蕭雲搶了先,雲天也坐不住,連忙站起來:「秦少,這是我的一點心意,也希望秦少能夠笑納。」雲天內心想到其實自己與秦楓沒有任何交際,並沒有動手,只是在言語上得罪了秦楓,這樣的禮物應該可以抵消的吧。

秦楓對比了兩份禮物,內心喜到了極點,相比較起來,蕭雲的禮物更為貴重一些,不由得秦楓不滿的看了雲天一眼。

雲天腿抖索了一下,看了蕭雲一眼,知道自己的禮品有些輕了,但還是特別機敏,:「秦少這只是一部分,下一部分稍後會再送來。」

秦楓點了點頭,聽見他說道:「其實我不是要這些東西的,只是上次與雲陽一戰傷了筋骨,既然你為了自己兒子賠罪而來,據我估計還需要這樣的兩倍馬馬虎虎就可以撫慰我內心的傷痛了,我被你的這個兒子氣的頭都痛了,他還敢罵爹,這是堅決不可饒恕,萬一我爹來了,那就……」說著看了雲天一眼。

雲天腿軟了一下,還要一倍,這樣的東西已經相當於雲家兩年的積蓄,甚至有了自殺的心思,同時冷汗冒了一身,雲陽這個小兔崽子還罵過他爹?那可是秦家家主啊,萬一找上門來,那自己整個家族豈不是死翹翹了。剛想狡辯一番,頓時沒了心思,連忙答應道:「一切聽憑秦少吩咐。」

秦楓看了一眼蕭雲,「蕭大家主,自從昨天與你一戰,我發現自己根基有點不穩,手上實在太嚴重了,根本無法直立行走。急需大量物品補充自己,在我看來還需要這樣的一倍才可以成功恢復。哎呀,要是讓我爹知道我上這麼重,那……在這裡勞煩蕭家主了。」

蕭雲鎮定了神情,內心都快氣炸了,「你什麼時候傷得很重,這簡直就是**裸的搶劫。「但還是強忍著痛苦,笑著回答道:「在下,一定竭盡所有確保秦少滿意。「

就這樣秦楓又與兩人談論談論了自己的傷情,還有內心受到的傷害,才放了兩人回去。

兩人除了肖家大門,同時破口大罵道:「這個混蛋,流氓,無恥之徒。「

肖勁華父女二人走了進來,對秦楓的不要臉佩服的五體投地:「秦楓你就這樣空手套白狼,竟然從蕭,雲兩家勒索了這麼多東西。我對你的臉皮。佩服到五體投地。連心理傷害都能說出來。哎,對了,我想問一句,那個雲陽真的有罵過秦家家主么?「

秦楓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看著肖鈺瑩,感覺這個女人真的太單純。

看著秦楓意味深長的笑容,不由得摸了摸自己那光滑細膩的臉頰,反問道:「我有什麼不對么?」

「哈哈哈,鈺瑩你真是太單純了。」實在忍受不住,秦楓大笑了出來。

肖鈺瑩再看不出來,就是傻子了,「你真是太奸詐了。」

第二天的下午,蕭雲與雲天兩人幾乎同時將東西送了進來,望著那琳琅滿目的物品,肖家姐妹以及肖勁華都是久久沒有離開目光。

旁邊的秦楓鄙視的看了三人一眼:「就這麼點?這下可虧了,本少爺受了這麼重的傷,本來還想多要點呢,還不是你們三人驚訝的目光讓我都不好意思開口了。「

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秦楓,「這已經相當於全盛時期的肖家整整五年的收入,光是金券就是五百萬兩,無數珍寶更是不計其數,拳頭大小的夜明珠就有五顆,珍珠,瑪瑙,翡翠更是不計其數,地階中級功法也有兩本,地階中級武技也是兩本,這還少?「

這時秦楓走上前去,從一個盒子中拿出了一串項鏈,上面瑪瑙,珍珠,翡翠拼湊而成,但卻沒有喪失了任何一種的美麗,每一個都在太陽下閃著各自的光芒。秦楓也是大喜過望,拿著項鏈來到肖鈺瑩身邊,不由分說便戴在了她的手上。「好了,這串手鏈便是我的定情信物。「

肖鈺瑩還沒反應過來,手上便多了一串精美的項鏈,這串項鏈實在是太美了,每一顆都是美輪美奐,再配上肖鈺瑩的氣質,簡直就是美不勝收。

一瞬間連肖鈺慧都看的呆了,望著自己的姐姐臉上露出了羨慕的表情。


肖鈺瑩這時才聽到秦楓的話語,臉上緋紅一片,雙手撐著衣襟,一副害羞的表情。

可是就在這時,肖勁華髮話了:「就這個破項鏈就想拐走我的閨女?她爹,我還沒同意呢?「

「爹….「一聲嬌羞的聲音傳來。

肖勁華聽到女兒的聲音雙手捂著頭部大叫一聲:「哎呀,這個女兒啊,你怎麼這麼傻啊!趁著現在多要點,要不吃虧了。「

「爹….你…..「肖鈺瑩的聲音再次傳來。

秦楓看到肖勁華裝的樣子,不禁也是開懷一笑,大氣的說道:「所有的這些東西就當做聘禮吧,請岳丈大人收…..。」

『下』字也沒說完,肖勁華便爽快的答應下來:「還是女婿好啊,這些東西我知道你一個人也帶不走它,我就先替你保管了。其實我早就同意你和鈺瑩的事了,她不嫁你我都不答應。』說完連忙組織下人將東西搬到密室中,生怕秦楓臨時反悔。

肖家姐妹兩人實在受不了父親無恥的樣子,一個個掩著面,彷彿都不認識肖勁華一樣。

秦楓這時反應了過來,不禁出口嘆道:「虧了,虧了,這麼多珍寶就換回了一個,真是虧到家了,早知把小的也收了,姐妹花多好啊!「』


偏偏這句話被近在咫尺的肖鈺瑩聽到,只見她怒目而視,上前揪住秦楓的耳朵,盯著他惡狠狠的道:「你說什麼?有種再說一遍「

「哎呀,疼,輕點。「

「沒有,你肯定聽錯了,我說這麼多珍寶能換來瑩瑩你真是太值了。「秦楓充分展現了臉皮無恥的脾性。

「哼!這還差不多,以後再打我妹妹的主意,呵呵…..。「肖鈺瑩這才慢慢的放下了手。

秦楓其實本來就沒想過要這些東西,就是為了留給肖鈺瑩,但還是從裡面挑選了兩串相似的項鏈,準備送給秦麗和許仙兒。

給讀者的話:

< 經過一天的忙碌,終於將所有物品都清點完畢,而肖勁華也是將所有的金券都給了秦楓,他知道秦楓現在很需要錢,即便是一個大家族的子弟身上也不會有大量的錢財供其揮霍。而秦楓的確很需要,也沒有推辭收了下來。

秦楓現在最缺少的便是大量的金錢,因為在秦家秦楓雖然吃穿都不缺,但是沒有辦法得到太多的錢財。他的這些錢,既要創辦殺手組織,又要建立情報組織。所以秦楓現在是多少錢也不夠用。於是肖鈺瑩將賭博獲勝的金券也全都交給了秦楓,不由的肖勁華嘲笑了一番。

而秦楓,大致計算了一下,自己現在身上已經有了一千萬左右的金券。

夜晚靜靜的,也許是這一天有些興奮,怎麼也睡不著。秦楓來到院里的石桌上,慢慢的聽著蟬的鳴叫,心頭喃喃道「明天就要走了,也不知道以後前途會怎樣。

突然一陣細小的腳步聲傳來,陣陣的荷花清香傾入心脾。不用轉頭,秦楓立馬就知道是誰?但是他懷疑的是,這究竟是體香還是胭脂的香氣。

慢慢的坐在秦楓的身邊,看著他那落寞的神情,不由得一陣心痛。肖鈺瑩也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感覺秦楓總有著一股落寞,還有著一股清高甚至可以說是驕傲。那是一種從骨子散發出來的驕傲,不是針對莫個人,彷彿是整個青雲大陸,也可能是這個世界。

慢慢的握住秦楓緊握的雙手,輕輕的點了點頭,「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又睡不著?「

秦楓搖了搖頭,可是眼神中寂寥卻怎樣也遮掩不住。

肖鈺瑩無奈的搖了搖頭,只是安慰道:「沒事的,一切總會過去的。不管有什麼事情都有我陪著你。「說著抱住了秦楓的頭,慢慢的搖著,輕輕地拍著。

秦楓站了起來,抱著肖鈺瑩慢慢的說道:「沒事的,我能夠應付的。」

一陣陣飄香襲來,那人總是定力很差,尤其是在心愛的女人面前。秦楓忍不住的手上開始亂動了起來。

肖鈺瑩渾身發軟,整個身體都是靠在秦楓的身上,有心想要阻擋秦楓慢慢下移的雙手,但整個身體彷彿癱了下來,身子軟軟的。

「秦楓,不要。等我過門之後在……」

聽的肖鈺瑩的話語,秦楓猶豫了一下,但色狼的本性,仍然催動著他的雙手。

「哎,冤家!」這句話彷彿是導火索,瞬間點燃了秦楓,攔腰一抱,大步邁入了房間。

滿屋春色,那一夜的風流自不必多說。(此處略去十萬八千字)

清晨的陽光非常刺眼,可是外面卻傳來混雜的腳步聲。好像在尋找什麼人。

一陣陣急促的叫聲,好像在召喚著什麼。

秦楓悠悠然醒了過來,手臂上隱隱坐著痛,轉過頭去,一頭烏黑靚麗的頭髮,枕在秦楓的左臂之上,望著那可愛的模樣,再想起昨晚的風流。不由得開心的笑了笑。

「肖大小姐,肖大小姐……「一陣陣著急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秦楓終於聽了清楚。

沒有任何慌張,只是輕輕的在肖鈺瑩耳邊吹一口熱氣。

慢慢悠悠的睜開了眼,望著光著膀子的秦楓。

「啊「的一聲,肖鈺瑩瞬間便躲在了牆角,用被子將整個身體遮擋了起來。

秦楓摸著鼻子笑了笑,怎麼了,略帶戲謔的看著牆角的肖鈺瑩。

肖鈺瑩慢慢的回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忍不住一聲咿呀,臉上忍不住發燙,急忙將被子蓋住了頭,裡面傳來了一陣咿呀語。

「好了,趕快起來了,外面的人都在找你呢您,在不起來,你爹就要衝進來了。」秦楓很是自得的說到。

肖鈺瑩這才著急了起來,要是讓父親和妹妹看到這幅樣子,拿自己還見不見人啊?但還是嗔怒的說道:「你轉過去。」

「不,我不過去反正該看的都看過了。」秦楓堅定的拒絕道。

「不么,你轉過去。」肖鈺瑩開始展現出女人特有的撒嬌戰術。

「好吧,反正我看過的東西是絕對不會忘記的。」秦楓轉過了身,悠然的說道。

「啊呀」一陣驚呼傳來。

秦楓有轉過了頭,望見肖鈺瑩疼痛的樣子,一把抱了過來,「好了,等下我把飯端過來,不用起來了,反正你爹已經把你許配給我了,聘金我都給了,他要是敢反悔,我就把所有禮金都要回來。」說著硬是將肖鈺瑩塞到被子里去。

「你,你敢?」肖鈺瑩不小心聽到秦楓的喃喃自語,怒目而視。

「哈哈哈,看春光乍泄了,計策成功。」

秦楓來到大廳,看到肖家父女焦急的樣子,說道:「好了,不要找了,她今天身體有點不舒服。」說出這句話,連秦楓的這麼厚的臉皮都有點發燙。

肖勁華楞了一下,瞬間一臉目瞪口呆的樣子緊緊地盯著秦楓

而肖鈺慧卻是一臉欣喜地樣。

突然之間一道聲音從外面傳來,之間肖鈺瑩艱難的走了上來,很明顯走路都很小步,彷彿忍著疼痛。

望著這個樣子,秦楓趕緊上前,攙扶著肖鈺瑩.

肖鈺瑩掙脫了一下,卻無法掙脫。任由秦楓拉著自己的雙手,慢慢的坐下,默默地吃起了早飯。

看著兩人的樣子,突然整個大廳充滿了笑聲,還有嗔怒的聲音。

給讀者的話:

< 大約行走了半個月,秦楓終於來到陳家的主城,天辰城。

那天過後,陳玉群來拜見秦楓,告知拍賣會即將開啟。於是兩人結伴同行。

來到,天辰城,本來陳玉群邀請秦楓入住陳府的,可是在他看來那很不方便,而且也不行落人口實。便婉言拒絕了陳家長老的邀請

陳家的主城也是異常的宏偉,高大的城門,雄偉的建築,這一切的一切都顯示著陳家的霸氣。還有半個月的時間,拍賣會才會開始,秦楓也是閑得無聊,到處閑著逛逛。

只見遠處傳來,一陣馬蹄滾滾的聲音傳來,「林家少爺來此,路人靠邊,閑人免進。」

「林家少爺,你不知道?與秦家少爺一樣的紈絝子弟,林浪天。「一旁路人的聲音響了起來。


「哦,原來是他。我說么,誰敢在此如此跋扈。那麼那位與其相似的秦家大少呢,是不是也是這樣?「

「據說這位秦家大少,被父親懲罰一年不準出門,而這位秦家大少真的整整一年都沒有他的消息。秦家家主也夠狠的,對自己兒子這麼嚴厲,也怪這位秦家大少實在紈絝到極點。「

站在秦楓不遠處,兩名男子正低聲交談著,當其中一人想要更深層談論大家族的事情,他的同伴急忙一把將他拉住,低聲罵道。

「這有什麼?林家林浪天最近一年大有超越秦家大少的紈絝行為….「似是察覺到周圍射來不懷好意的目光,還有林家的車隊不斷的臨近,那名男子臉色微白,滿臉尷尬的被同伴拉離了人群。

秦楓搖了搖頭,想不到林浪天這短短几個月的時間『聲名鵲起』,已經隱隱有超越自己的勢頭。秦楓一想到自己紈絝的威名終於要被人反超,不由得嘆息了一聲,有點無奈但更多的是絲絲竊喜。

疾行的林家車隊突然停下了步伐,秦楓看著前方的馬車,很是疑惑,「難道林浪天看到了自己?什麼時候他的眼睛這麼尖了。」突然後排的人群齊齊的退開到兩邊,前方直挺挺的有著一座美輪美奐的碉樓,「詩情畫意。」

好優美的名字,只見鶯鶯燕燕的女人在碉樓內走來走去,遠處觀望的人都露出了羨慕的神色。這「詩情畫意」可是天辰城最為著名的地方,與咸京的和春園並列為兩大妓院。而林浪天的目的便是這裡。

只見這時車隊中央的一輛馬車上,悠悠然的下來了一個風騷的男子,正是林浪天。看著林浪天這副摸樣,秦楓內心嗤笑了一聲,比以前更加騷包,更加傲慢的模樣,看來沒有了林玉茹的騷擾,林浪天的生活過得更加精彩了。

林浪天沒有看向人群的任何一人,眼睛直不楞登的盯著那棟詩情畫意,「哈哈」大笑了兩聲,邁著八字步氣沖斗牛般的走進了詩情畫意。

眾人不禁一陣嘆息,誰人不幸成為紈絝,誰人不想逍遙無邊啊。

在林浪天走進詩情畫意后,緊跟著一群錦衣貂裘的男男女女在他身後走了進去。

這其中還有女人,秦楓有點呆了,想不到女人也可以進入妓院中。

很多人都有些詫異的望著這樣的情形。

這時距離秦楓很近的一個陌生男子自以為淵博的談論了起來:「詩情畫意,可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花園。所以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都可以在這裡享受到極致的服務。」說著想起了上次在裡面舒適無比的享受,嘴角露出淫蕩的笑容。

突然回過神來,看著周圍人羨慕的眼光,高抬起胸接著說道「可是也有的高貴子弟來這裡聚會的。像剛才林家少爺,後面那一群都是林家的附庸者的子弟。這些可全都是大家族的少主,小姐啊「眼睛里嚮往的目光。他們都想要被招入府中,成為一個花花公子。

秦楓也是點了點頭,慢慢的走進詩情畫意。畢竟才剛剛來到天辰城,對這裡的一切都不太熟悉,正好遇到了林浪天,也算是恢復到秦家少主身份吧。十個月,自己辛苦的生活到此結束了。

看著外面四層的碉樓。已經夠繁華精美了,誰知道走了進去,才發現這裡簡直是人間天堂,美麗的景色實在是讓人流連忘返。古色古香的雕花鏤空窗后,粉紅輕紗,隨風搖曳,飛舞間陣陣濃郁香味襲面而來,輕紗后,朦朧可見數道妙影交錯,環肥燕瘦,姿態各異,風情萬千,似彩蝶般翩翩起舞,細看之下,個個柳眉媚眼,眼底藏春,身姿玲瓏,嫣然一笑,勾心勾魄.。

所有人都看得呆了,就連那些老手也被眼前的粉紅輕紗,迷住了雙眼,一雙雙獃滯的眼神,下身突然凸起,好久才從朦朧中恢復了過來。

秦楓深吸了一口空氣中香料,猛然間身體發燙了起來,鎮定了心神,搖了搖頭,香氣中帶著勾人心魄的東西,只要進到其中,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可能化身成禽獸,直到將手中的錢財全都敗光后,才會離開。

秦楓知道林浪天是上了這裡的四層,也就是最高層,於是也慢慢的走了上去。沿路途中,一陣陣咿咿呀呀的聲音傳來,男人威嚴風流的聲音與女人驚人的心魄聲叫聲混雜在一起,使得秦楓臉上都泛紅了些。

沿途中,不斷有著女子湊到秦楓身上,摸著秦楓健壯身體上的一道道肌肉,再加上秦楓秀氣的面龐。眼睛里流露出迷離的色彩。


秦楓早已有了紅顏知己,許仙兒,肖鈺瑩,秦麗都不是這些胭脂俗粉能夠比擬的,即使是這裡的頭牌,也不可能比得上。所以秦楓也是花叢身中過,片葉不留身。


一直來到了四樓,一名身穿紅色裙子,面容姣好,頗具些靈氣的女子飄過。秦楓也是看了一眼,雖然比起許仙兒的靈氣差了很多,但是也足夠動人。

給讀者的話:< 感受到秦楓的目光,紅衫女子略微皺了皺眉頭,但卻一句話也沒有說。

就在這時,紅衫女子旁邊的一名男子碰巧遇上了秦楓的眼光,再看了看秦楓的裝束,破布爛衫,風塵僕僕的樣子,不由得輕喝一聲:「垃圾的東西,是誰讓你上來的。四樓也是你這種東西能夠來的地方?「

秦楓只是笑了笑,再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裝束,怪不得將自己當做乞丐了。

可是這樣的笑落在男子眼中,變成了無奈的表現,這名男子更加變本加厲了起來,恥笑了一聲,怒罵道:「管好你的眼睛,否則就將你的眼珠留下。「說著還盯著旁邊的女子,露出一幅痴迷的樣子,眼睛里滿是淫穢的色彩。女子也是轉頭,很是勉強的露出無奈的一笑,既不反駁,也沒有贊頭。

瞬間秦楓對這名女子的印象驟然下滑,紅衫女子明顯有事情需要男子幫助,面對他的襲擾,無能為力,只能在秦楓和他之中選擇一個。

這不由得使得秦楓想起了肖鈺瑩,但是鈺瑩卻是十分堅強,靠著一個瘦弱的肩膀,扛起了整個肖家。可是這名女子,自以為空有一副空皮囊,便相用這些許姿色,來換取家族的利益,而且出生於一個富裕的家庭,竟然還看不起一個窮苦子弟?

而對於這名男子,自以為是,妄自尊大。秦楓最看不慣的便是這種以貌取人的垃圾。

「很好,你很不錯,希望你能記住自己剛才所說的話,不要被閃了舌頭。」秦楓抬起了頭,身穿粗布製成的衣服,但是卻有一股令人驚訝的氣勢壓迫而來。

「混到,你是在威脅林家公子的兄弟,交城府城主的兒子么?」只見這名男子一下子曝出了自己的很多名頭,任何一個都足以在普通人中掀起巨浪,可是這些對於秦楓,完全沒用。

「林家公子?很威風么?他算什麼?。「在他的眼裡,林浪天就是一個小丑,自以為可以遮掩的很好,其實早就暴露在秦楓的目光之下。他的那點小動作,還有林家的那點計劃,秦楓早已明了。

「林家可是青雲大陸八大家族,在我看來,那可是青雲大陸最強的家族,連這都不知道。哦,對於你這樣一個沒見過什麼市面的貧窮子弟,怎麼可能知道這些上層的事情。」男子一臉驕傲的談論著,彷彿他就是林家的主人一般。

秦楓斜望了一眼,淡淡的說道:「蠢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