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了,剛才章節上傳錯了,鞠躬鞠躬,再鞠躬<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九陽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九陽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羅寧少爺,您別開玩笑了,我怎麼敢拿假貨騙你呢,這裡面肯定有什麼誤會……」

李生聽到這話,臉色青一塊紫一塊,趕緊陪笑臉奉承。

慕炎由於被攔著,在一旁看的直犯嘀咕。

這李生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可能拿出六車上品藥材來,足以他的能量不小,而且還是馬德介紹的人,怎麼也不一般。


慕炎非常奇怪,這羅少爺到底是什麼人物,竟然能把李生嚇得面色發白,一臉諂媚。

疑惑之下,慕炎捅了捅一旁魂不守舍的馬德,問道:「這個羅少爺是什麼人,來頭很大么?」

馬德看上去並不擔心,他知道跟在慕炎身旁非常的安全,恭恭敬敬的回答道:「他是羅寧,就是這羅明城主唯一的兒子……對了,他還是一個修士。」

「哦,是這樣。」

慕炎點了點頭,明白了過來,它能感覺到對方身上又靈力的波動。

羅明城主是一個厲害的人,壟斷了城內最繁華的長街,勢力十分的龐大。難怪李生見了對方會嚇成了這副德行,原來人家是羅城主的兒子。

羅寧既然是城主的兒子,那自然是囂張跋扈,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誤會?」

總裁的大老婆 ,他盯著李生,嘴角不斷的抽搐:「誤會?你竟然跟我說誤會,難道你是說我冤枉了你嗎!來人吶!給我把他的破店給我砸了!」

他一聲令下,李生嚇得面色煞白,而四周的人群,嘩嘩的湧進了藥材店,攔著慕炎的兩位大漢也跟著跑過去,滿臉煞氣,提起手裡的傢伙,就朝著房間乒呤乓啷的亂砸一氣。

李生急得上躥下跳,甚至他根本不知道羅寧是因為什麼事來找自己的。

「羅寧少爺……這是個誤會啊,絕對是誤會,您不聽這樣,您聽我解釋啊……」

「誤會是么?」

羅寧直接朝著李生的腹部捶了一拳,打的他一口膽汁吐了出來,身子像蝦米一樣弓了起來。

「羅寧少爺,我發誓……這裡面肯定有什麼誤會,您告訴我,請聽我一個解釋啊,我求您了……」


李生疼的臉色發白,看著眼前苦心經營的產業,馬上要毀於一旦,差點哭了出來。


就連一旁的慕炎,看的都有些不忍心,畢竟羅寧是一位修士,強大的力量打在凡人的身上,可是非常恐怖的。

「那好吧……我就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

看著遠處被砸的差不多的藥材店,羅寧這才淡淡的揮手制止了他們。

「你要解釋是吧,那好你說說吧,前幾天你賣給老子的那龍血草,究竟是用什麼東西糊弄的!」

「龍血草?」

李生先是一愣,然後突然恍然大悟,前幾日他確實賣給了城主龍血草,可是那確實是地地道道的藥材甚至藥效還比一般的要猛烈,非常的珍貴。

「羅寧少爺,那確確實實的是龍血草啊,而且還是是當天從山上採下來的,非常珍貴啊!」

「還嘴硬是吧!我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羅寧伸出拳頭,猛的砸中了他的小腹,疼他的汗如雨下,縮在地上一時說不出話來。


「真是不知死活的的東西,騙人騙到老子頭上來了是吧,水大師用了你那破藥材,差一點被炸壞,他有一點的傷害,你負擔得起嗎!」

「啊……」

李生臉上的表情頓時僵住了,水大師是什麼人他再清楚不過了。

他是羅城主招攬的一位下品煉藥師,當日製作狂暴藥劑,就是用了這藥材,差一點就出了事故,把羅寧可是罵的狗血淋頭。

李生徹底絕望了,可是他怎麼也不相信自己的藥材有問題,雖然價格高,可它確實有高的道理啊。

「會不會是水大師出了什麼意外……」

李生下意識的說完這句話后,頓時就意識到自己惹麻煩了,水大師乃是羅家花重金請來的煉藥師,被羅家供奉著,代表著至高無上的尊嚴,他卻站出來質疑對方的權位,這不是找死嗎!

可是話已經說出去,後悔也晚了。

「你說什麼,你***找死!」

果然,這句話像是捅了馬蜂窩一樣,那羅寧頓時氣的暴跳如雷,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單臂將他提了起來,恨不得吃了他,嚇得李生的臉煞白!

「李生,我看你是真不知道死活啊,竟然敢質疑水大師的能力,媽的,你今天純粹是找死!」

一旁的慕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搖搖頭,他已經猜出問題出在哪了,肯定是那水大師煉不出狂暴藥劑,就斷定藥材有問題,這是哪門子道理!

「羅寧,你放開他,我要跟他談幾句……」

就在羅寧打算出手宰了這李生時,人群里突然走出了一位老人,鬍子拉渣,看上去臉色十分的不好看,走到了李生面前。

「是,水大師。」

羅寧一臉恭敬,將李生交到了對方的手裡。

那水大師皺著眉頭,盯著李生,怒道:「剛才你是在說我搞錯了么?你是在質疑我么?」

「啊不不不,水大師,我沒有那個意思,我絕對沒有啊。」

李生嚇得臉色煞白,後悔的腸子都青了,說什麼不好,非要來質疑水大師的權位,他可是就連羅明城主都要恭恭敬敬對待的煉藥師!

可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這條小命很可能就交代在這了!

「那好……以前你賣給我的龍血草,現在再給我拿出來,讓我瞧一眼,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騙我!」

「啊!這……這……」

李生急得抓耳撓腮,要說以前,這東西隨手拿來,可是方才慕炎收購的藥材里,偏偏就有一車龍血草,藥材店早就虧空了,對方站在那裡不想承認,李生怎麼也不敢多嘴!

水大師冷笑道:「怎麼?拿不出來是嗎?」

「不是……這……其實這藥材賣光了。」

「賣光了?真是笑話,誰不知道你這店藥材的數量,能把你的藥材收購光,哪個王八蛋會有那麼大的本事!你是不是找死!」

他惡狠狠的說完之後,不出意外的,馬德的心裡突然一緊,然後看向慕炎的嘴臉,果不其然的,他的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

「水大師,是真的,我……我不騙你!」

「我看你純粹是活膩歪了!」

水大師手掌突然冒出了一團藍色的火焰,令周圍人一陣驚呼,煉藥師都會掌控火焰的,這是最起碼得條件。

完了完了,這下死定了!惹誰不好,偏偏惹了最不該惹的人!

李生面色慘白,就在在他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人群里一直站著的慕炎,卻笑了笑,走了出來:「看來,水大師對於藥劑,還挺有研究嗎?」

「你是什麼人!」

羅寧頓時跳了出來,指著慕炎的鼻子,大聲怒斥,由於慕炎體質特殊,他看不出任何奇怪的地方!

馬德閉上眼,開始替眼前這幾位趾高氣昂的人,默默的祈禱了,說什麼不好,偏偏來罵這個殺神,不知道這傢伙小心眼嗎!

與此同時,李生臉上的表情變了又變,或許,在場的只有慕炎能救自己一命了,畢竟這年輕人能拿出六百萬金幣,肯定不是一般人。

慕炎笑了笑,道:「我是幹什麼的,你一會就知道了。」

給讀者的話: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九陽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九陽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趕緊滾一邊去,竟然敢同水大師這樣說話!不想活了嗎!」

羅寧惡狠狠的瞪著慕炎,一邊看著水大師的表情,他生怕對方會水大師會發怒。

慕炎眯著眼笑了笑,可站在一旁的馬德,臉色卻有些發白了起來,他非常清楚慕炎的性格,一般不出手,出手就是一個狠的!

「我只是一個平凡的修士,不過,巧了……我對藥劑也有一些研究!」

「你說什麼,你也是修士?」

羅寧上下打量了一眼慕炎,見他穿著怪異,而且如此落魄,然後噗嗤一聲笑了:「就你……還是修士?哈哈……」

慕炎乃東荒聖體,丹田堅如磐石,一般人是很難看出來的。

「哦?我倒是想聽聽,你對藥劑有什麼研究成果。」

水大師放開了李生,眯著眼睛逼近了慕炎,淡淡的火焰在他枯老的手掌中跳躍,身為煉藥師,他有些目中無人的狂妄!

「研究成果倒談不上,我只知道,這藥材店的龍血草,都是些上品藥草,並不是什麼贗品。」

慕炎淡然說道,倘若今天他不罵慕炎是王八蛋的話,他也不會站出來多管閑事,不過一個下品煉藥師罷了,也難免有些猖狂。

「你說什麼,你簡直活膩歪了!找死是嗎!」

氣海五階的力量,從羅寧體內涌了出來,震裂了慕炎腳下的牆壁。慕炎這樣說,無非就是在質疑水大師的能力,而水大師又是羅家至高無上的存在,不亞於在扇羅寧的臉面,這讓他怎麼能受得了!

在場的人大都是凡人,紛紛嚇得面色蒼白,戰戰兢兢!

「你先前的話,我可以認為,你是在挑戰我的權威嗎?」

水大師也憤怒了,嘴角抽搐,眼睛緊緊的眯著,藍色的火焰在他手掌上,散發著恐怖的高溫,本來心情不好的他,如今卻被一位小子站出來挑釁,他的肺簡直要氣炸了!

他用精神力鎖定慕炎,假如他敢多說一句話,直接講對方烤成灰燼!

可是,就在慕炎剛想開口時,一旁的大漢突然掀開了馬車,驚叫道:「羅少爺,這馬車裡全都是藥材!!」

眾人一愣,羅寧一瞪眼。


「你說什麼?」

然後他眼睛死死的盯著慕炎,冷笑一聲:「果然啊,你和那李生是一夥的,騙了水大師,就想帶著藥材逃跑嗎!給我全部燒了!!」

他看著慕炎,最後那句話是對下人說的。

糟了!

馬德一聽這話,臉色頓時白了下來,卻看慕炎的眉頭,果不其然的已經皺在了一起。

他淡淡道:「你最好不要那樣做。」

「我做了又怎樣!這是我羅家的地盤,我不管你是哪冒出來的毛頭小子!你今天一定要死!!」

羅寧自認為很猖狂,可沒想到慕炎竟然比他還要狂,他直接展開雙臂,一股龐大的靈力波動,從背後涌了出來,震裂了腳下堅硬的岩石,他要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慕炎轟成肉醬。

「給我去死吧!!」

轟——

地面煙塵衝天,飛沙走石,龐大的氣流像鋒利的大刀,斬斷了樹林。氣海五階的修為,在眾人眼中,已是非常強大,根本不能抵抗,李生已經嚇得面無血色!

可是,就在眾人以為慕炎必死無疑的時候,他卻冷哼一聲。身子紋絲不動,僅抬起了一根手指,朝著前方輕輕一點。

轟——

一股龐大的力量,像一柄金色的光劍,自指端射出,直接粉碎了所有的靈力,堅不可摧,不可阻擋!拔山倒樹而來,一瞬間震裂大地!

那水大師由於離得近,被龐大的氣息波及到,面色一變,體內的火焰在一瞬間全部熄滅,恐怖的氣息震得他骨節紛紛錯位,嘴角溢血!

而那囂張跋扈的羅寧,當場吐出了一大口鮮血,全身骨骼崩斷,身子倒飛而出,到掛在了遠處的樹枝上,不斷淌血。

我的天!眾人驚呆!李生也傻眼了,只覺一股涼氣突然衝到了後腦,冷到刺骨!

這是什麼力量,竟然如此恐怖!

前後畫面逆轉,出離眾人的想象,都難以置信!

水大師哆嗦著身子,驚道:「你……你竟然敢對一位煉藥師動手!!」

慕炎眼中的金光緩緩散去,他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幽州修鍊之途落後,仙台境界的強者,在他們眼中已是不可撼動的大山,在修者世界悟道,已然忘卻了俗世的溫度!

「如果你覺得氣不過,就去城東的客棧找我吧。」

慕炎丟下一句話,看都沒看一眼,轉身便走了。

仙台和氣海,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仙台之下皆螻蟻!

這不過是一個小插曲罷了,六馬車的藥材運回客棧,慕炎裝滿了儲物戒指后,就將剩下的藥材開始配置恢復藥劑。

玄火之威,冷火之怒,他可是親身體驗過,要想讓其融合,一著不慎,便會灰飛煙滅!

「馬德,你這幾天守在外面,無論誰都不能讓他進來。」

「是!」

慕炎雖然沒告訴馬德做什麼,可他也隱隱約約猜到了幾分,畢竟帶來的藥材,正在以一個恐怖的速度消失著。

左掌托著玄火,右掌托著冷火,兩股屬性截然相反的火焰,在慕炎手掌上不斷跳躍著,彼此間強大的殺意,宛如水火不容!

「小子,你一定要小心點,這火焰交融,是非常危險的!它們的相互是排斥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