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來說,現在的這個雷劫,也就是意思意思,走個過場。

「小舞,要開始了嗎?」身後的李諾,眸光輕顫,不舍地看著星舞的背影。

「李諾,記住我們的約定。」星舞回首,斜了眼李諾,微笑道。

李諾一怔,點了點頭。

他不會忘記的,哪怕是粉身碎骨,也會帶著滿腔的執念,去履行這個約定。

他日,必定帶著千軍萬馬,奔赴仙界,只為見紅顏一面。

轟隆!!

一陣轟鳴炸起,狂暴的雷霆閃耀,如同蛟龍一般,對著上清頂點的星舞張牙舞爪。

一時之間,上清學院進入了一級戒備,所有的學生都被遣散,不得靠近這一片雷劫之地。

上官璟抬眸,一臉狂熱地盯著前方的雷劫。「這,就是修真者的雷劫了嗎?也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否達到這個境界?」

地球的封印被解開,靈氣充沛,形成了一個很好的修鍊氛圍。

相信要不了多久,地球會湧出一批批修真者,甚至能夠渡劫飛升。

這一切,都得益於星舞!

漫步雲深處 可以說,星舞是地球的恩人,也是所有修真者的標杆。 轟隆隆!

一道道雷霆,終於按耐不住,轟然劈撒下來。

和過去的雷劫不同,這一個雷劫竟然在同一時間,轟出了九道雷霆,似乎要將星舞給絞殺。

面對這樣的雷霆,眾人心神劇顫,一些靠得近的普通人,都禁不住這一股威壓,一口鮮血吐了出來,神色萎靡。

這是天罰!!

然而,就是如此一個強悍至極的雷劫,身處其中的星舞卻不驚不懼,臉上浮起一抹淡然的微笑。

「來!」星舞嬌喝一聲,眸光凌厲,傲然凜立。

她抬起的雙手,如同兩個黑洞,將劈撒下來的雷霆,全部引入體內。

不管雷霆多麼兇悍,多麼狂暴,最終都轉化為星舞的力量。

良久,雷雲消散,意味著雷劫已經結束。

但是,星舞的雷劫卻給人一種錯覺,所謂的雷劫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恐怖。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並不是雷劫太弱,而是星舞太強。

星舞背著手,傲然挺立,眸光堅定地仰望天空中漸漸消散的雷雲。

她相信以自己的實力,戮仙宮的大門,將會再次為自己打開。到時候,她將和夜哥重逢。

夜哥,你的小星星來找你了!

就在這時,一道霞光傾灑過來,將星舞籠罩起來。

星舞勾了勾唇角,一雙眸子閃爍著炙熱的神光,等待仙人下凡,引導自己進入仙界。

然而,等了很久,也不見有仙人下凡,這讓星舞有些疑惑了。

「嗯?」星舞皺了皺眉,忽地身影一動,迅疾地朝霞光的源頭飛去。

只不過,當她飛了一會,卻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攔了下來,就像是一道屏障矗立在前,讓她沒辦法繼續往前。

「小舞,什麼情況?」李諾一臉疑惑的問道。

星舞搖了搖頭,一臉凝重地說道:「不清楚。但是,我感覺整個仙界都在拒絕我。」

這是一股很詭異的感覺。

如同你去拜訪親朋好友,他們的人是在家的,結果就是不給你開門。

與此同時,戮仙宮的宮門處,上次負責下凡引導星舞飛升的仙人,陸晨狡詐地笑了起來。

「哼,你不是很牛嗎?敢拒絕戮仙宮,我讓整個仙界的仙宮都拒絕你飛升。」

縱然星舞的實力強絕,各大仙宮都想招攬,但戮仙宮的威望顯赫,人家拒絕的人,他們又怎麼敢接手,這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嘿嘿,螻蟻,你就永遠當一個野人吧。」陸晨勾了勾唇角,一臉嘲弄地說道。

此時此刻,星舞的心神凝重,越發感覺自己被仙界給拒絕了。

難道是她的實力太強,讓仙界都不敢接納自己?

這個想法也就一閃而過,星舞可不會狂妄到,影響仙界的平衡。

儘管她的實力在這個世界,所向無敵,但和仙界的仙人相比,只怕還差了不少。

「魅魔,出來!!」忽然,李諾猛地往地上一踩,暴喝一聲,一股凜冽的魔氣蕩漾出來,在上清的頂點上,出現了一個由魔氣凝聚的漩渦。

緊接著,從這個漩渦中,冒出了一個長相猙獰,氣勢兇悍的人。 「李諾,你現在就要回來魔界嗎?」魅魔瞥了眼李諾,一臉疑惑地問道。這離他們約定的時間,還有不少日子呢。

「魅魔,為什麼她沒辦法飛升仙界?」李諾沒有理會魅魔的問題,指了指星舞,直接問道。

「哦?」魅魔的眸子一轉,落在星舞的身上,瞳孔驟然一縮,心神微凜。

嘖嘖,這個女人的實力非同小可啊!以她的實力,不管是仙界,還是魔界,都無任歡迎。

只不過,霞光降臨有些時間,但始終沒有降臨引導仙人,倒是有些詭異了。

「你等等,我先了解下。」魅魔閉上雙眸,似乎在溝通魔界的一些知情人士。

不久,他睜開雙眸,一臉苦笑地說道:「你的這個朋友,得罪了戮仙宮的人啊。」

「嗯?「李諾微微一怔,一臉疑惑地看著星舞。

聽魅魔這麼一說,星舞便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看來是上次渡劫飛升,拒絕了那個仙人,現在是被人報復了。

「小傢伙,你的實力很不錯,幹嘛非要去仙界,來我們魔界得了。」魅魔眯著雙眸,蠱惑地說道:「我們魔界的行事準則,崇尚無拘無束,只憑拳頭說話,只要你有足夠的實力,甚至能夠殺了魔尊,取而代之。」

說實話。

李諾的心裡,也是渴望星舞能和自己一起去魔界。

但是,他很清楚,最終星舞都不會選擇魔界。

星舞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多謝你的邀請,但我還是要飛升仙界。」

「呵呵,固執。」魅魔搖了搖頭,一臉鄙夷地說道:「你現在被拒絕進入仙界,沒有仙人的引導,你是沒辦法破開那一道仙界屏障。難道你要一直在這個世界遊盪?」

星舞轉過來,抬眸盯著那一道無形的屏障,渾身散發著一股凌厲的氣勢。

唰!

一道寒光閃耀,懸停在她的跟前,體內的力量不斷地轉動,融入到這一道寒光之中。

李諾的瞳孔一縮,這是……寸芒!

難道星舞要用寸芒,強行將這一道屏障給轟開?

「哈哈哈,你竟然想強行轟開仙界屏障,不要太搞笑了!」魅魔笑了起來,一臉嘲弄地說道:「這一道屏障就算是大羅金仙,都轟不開,就憑你這個半仙?」

星舞不為所動,眸光堅定,不斷地將自身的力量往黑曜飛針送去。

嘩!

一股滔天殺意,蕩漾出來,掠過魅魔的心頭,讓他不禁微微動容。

這一股殺意,竟然如此強烈,還讓他感覺到一絲危險,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要知道,他可不是半吊子,剛進入魔界的虛魔,而是真魔!!

這麼一來的話,眼前女人使出的這一招,豈不是能夠擊殺真魔?

開什麼玩笑!

這一定是錯覺!

嗡嗡!!

隨著力量不斷地提升,黑曜飛針劇烈地顫抖起來,散發出來的殺意,越發的強烈,就像是要將周圍的空間給撕裂了一般。

魅魔咽了口唾沫,眸光輕顫,一臉驚疑地瞥了眼旁邊目光炙熱的李諾。 魅魔原以為李諾是自己見過這麼多天才以來,是最妖孽的一個,誰知道這裡還有一個更妖孽的。

魅魔不會懷疑,一旦這一道飛針對準自己的話,即使不死,也會重傷。

「去!!」

星舞的瞳孔一縮,黑曜飛針電射而出,如一道流星劃破天際,撕裂時空,帶著狂暴的殺意,瞬間撞上那一道無形的屏障。

嗡!

一陣強烈的轟鳴炸起,周圍的空間劇烈地震顫起來,同時一道道黑色的裂縫顯現,蕩漾出一股可怕的時空之力。

寸芒的威能,撞上仙界屏障,爆發出來的力量,竟然撕裂了這一片空間。但是,偏偏那一道仙界屏障,卻一點都不為所動。

看到這裡,魅魔是安心了。

要是仙界屏障被轟破,他就被打臉了!

還好仙界比較爭氣,這一道屏障很是堅固,差不多可以跟魔界的屏障相比了。

「死心吧。」魅魔搖了搖頭,淡淡地說道:「你是轟不開這一道屏障的,否則仙界的價值不就變成大白菜,人人都可以進去嗎?」

星舞目光堅定,始終沒有放棄。

她必須進入仙界,找到戮仙宮,夜哥還在等著自己啊!

「啊!!!」星舞的雙眸一獰,仰天怒嘯起來,身上的氣勢更加狂暴地爆發開來,體內蓬勃的力量,瘋狂地湧入黑曜飛針之中。

轟咔咔!

一時間,仙界的屏障,竟然出現了一絲顫動。

魅魔被嚇了一跳,一臉的難以置信,這個女人竟然撼動了仙界屏障?

這,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她不過是一個半仙,根本就不該擁有這樣強悍的力量啊!?

轟隆!!

就在這時,一股恐怖的力量透過仙界屏障反彈過來,狠狠地將星舞的寸芒給震散。不僅如此,那一股余勁更是將星舞轟飛出去。

看到這裡,魅魔是一臉獃滯!

這個女人不僅撼動了仙界屏障,還激發了其防禦機制,這可是只有大羅金仙才有資格觸發的機制啊。

「啊!!」星舞穩住身形,再次將黑曜飛針祭了出來,想要再次對仙界屏障發起強攻。

「夠了!」忽然,魅魔冷喝一聲,擋在了星舞的跟前。

「讓開!」星舞殺意騰騰,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這一道仙界屏障給轟爆。

「呵呵,你是想毀掉這個世界?」魅魔撇了撇嘴,冷笑道:「你再這麼折騰下去,仙界屏障都不會有破損,但這個世界卻會走入毀滅。」

星舞微微一怔,隨即朝四周掃了一眼,發現周圍的空間出現了一道道時空裂縫,可怕的時空之力,正瘋狂地撕裂周圍的一切。

地上的人,都露出了驚恐之色,如同看見了末日徵兆。

如果在這麼下去的話,整個世界體系會崩潰,然後被時空裂縫吞噬一空。

「呵,我不得不承認,你的實力很強,竟然憑藉一人之力,就能夠毀掉一個世界。」魅魔自嘲地搖了搖頭,隨即眸光一沉,向周圍一指,「但,這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星舞沉默了!

腦海中閃過在這個世界上,那一個個重要之人的面孔。

她,不能為了自己的私慾,而毀掉原本想要守護的一切。

但是……

難道她就這麼放棄了嗎?

作為一個遊盪者,永遠和夜哥天各一方?

「我給你一個建議。」忽然,魅魔的話鋒一轉,語氣再次充滿了蠱惑。「你加入我們魔界,等到你擁有足夠的實力,一樣可以殺入仙界。」

星舞動心了!

這或許是唯一的辦法。

更何況,她和李諾之前的約定,不就是等他成為魔尊,再去仙界看自己嗎?

星舞抬眸,嘴唇囁嚅了下。

一時間,魅魔的雙眸一亮,而李諾的內心,也莫名地緊張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