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級對於低等級的滅殺,有著百分之九十九的絕對滅殺率,但是剩下的那百分之一,大量的存在沒有什麼作為,但只要是越級挑戰成功,就會成為新的頂峰實力的佼佼者!

因而研究天道無常的存在甚至斷定,有可能這就是天道改變最高層位面勢力劃分的一種無為而治的方式!

魔靈道:「告訴您吧,這東西就是神都在苦苦尋覓啊!」

「大人,這天道無常可是能跟您的至善之能相媲美的東西啊。雖說這東西古怪無常,但是,如果擁有者受到了滅頂之災的時候,是能夠修改遭受沒頂之災者的命運的。有了這東西,就等於是白白多了一條命啊。」

葉澤濤今天是徹底傻了,聽到天道無常的時候傻,聽到這東西有坑爹的行為的時候傻,現在聽說有這樣的好處,一樣是傻了!

魔靈給葉澤濤解釋,實際上,天道說不上是完美的,但卻是公平的。就像是每一個超高位面的存在,都是經歷了無數的艱辛,甚至是百死一生才混跡到那個位置的。

在天道的大法則尺度下,有很多的東西是無可避免的。就比如說葉澤濤身體里的心魔,每一個生命體在晉陞到了一定的境界后都知道這是對未來的長遠發展有百害無一利的。但是,在生命體最危難的時候,正是這些心魔讓生命體有了挖掘潛力再上一層樓的可能。

天道無常,更像是一個神秘莫測的幸運球,有可能會讓擁有者得到絕對想不到的意外幫助,但也有可能幫倒忙。

這種隨機出現的修改能量的法則,實際上對修鍊等級制度的一種顛覆。修鍊等級制度固然要維持穩定,但也需要時不時補充新鮮的血液進來。

沒有一項制度是完美的,只有通過這種穩定中帶著隨機的發展,才是天道控制宇宙帶有一些不穩定的平衡的狀態的途徑。天道無常雖然是隨機的,但卻是任何存在所無法規避的。

聽了半天,葉澤濤總算是搞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不管怎麼說,天道無常能讓人白白多條命,這還是很讓人欣慰的。

忙活了半天,葉澤濤也有些疲倦了,正想要找個地方把這些難民給放出來。忽然聽到遠處一陣猛烈的爆炸聲響起!

周圍的空間都咔咔咔作響,葉澤濤被接踵而來的猛烈衝擊波給衝擊得身形不穩,幾乎要隨著衝擊波不知道飄到什麼地方去。

這應該是絡比星球徹底爆炸了,因為超級輪迴的緣故,到現在葉澤濤才感受到一個星球爆炸的恐怖威力。

不光是能量產生了衝擊波,葉澤濤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能量有些隨之紊亂。(未完待續。。) 葉澤濤知道,這是星球在產生強烈爆炸之後,隨之而來的強烈能量紊亂影響到了自己。要趕緊脫離這個地方!


想到這裡,葉澤濤也顧不上其他的事情,也不管是什麼方向,總之,就是朝著能量暴亂小的方向極速逃竄。

忽然,他感覺到了周圍有幾股氣息正在鬼鬼祟祟靠近。葉澤濤這個時候神經可是高度敏感的,感覺到幾股氣息,馬上就利用隱藏陣法把自己隱藏起來。

藏好之後,葉澤濤悄悄向那幾股氣息靠了過去。

離這幾股氣息能有百餘丈遠,葉澤濤停了下來,以葉澤濤現在的實力,在這個距離上,完全可以偵測到對方的一舉一動。

就聽見一個人抱怨道:「特么的,星球都爆炸了,還去看什麼啊?不管是什麼東西,都會連渣子都剩不下,讓咱們搜索可疑情況,可別到時候咱們都化成了灰!」

另外一個馬上斥責道:「閉上你的烏鴉嘴!特么的,還沒幹什麼呢就這樣掃興,當心宰相大人知道了好好收拾你一頓!」

總共是四個人,說話的這兩個明顯是頭頭一類的人物,而另外兩個則是十足跟班的樣子。

「大控神術!」

葉澤濤對於這樣的小角色,也懶得追問了,直接就翻看對方的記憶。

察看之後葉澤濤已經全部明白了。絡比星球爆炸事件,昊天國皇室是不知道的,這是獨孤擎天自己單獨設計製造的。

絡比星球爆炸,產生的強烈衝擊肯定被皇室捕捉到。會嚴令獨孤擎天徹查,而這個時候。獨孤擎天正好可以借著徹查的借口,派人過來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個情況。


讓葉澤濤頗感意外的是。獨孤擎天居然就在不遠處協調統一指揮。

葉澤濤想了一下決定冒險刺殺獨孤擎天,他把這四個人的相關記憶全部抹除,直接推到了絡比星球爆炸的能量紊亂漩渦中。

然後,葉澤濤施展變決,變化成了其中一個人的模樣,按照這人的記憶,向獨孤擎天所在的位置飛去。

獨孤擎天距離絡比星球二十萬里的位置上正在指揮自己的屬下觀測周圍的情況,不管怎麼說,絡比星球發生了星球爆炸事件。在對於昊天國來說是一件大事。身為宰相的獨孤擎天,有責任更有義務調查事件的起因還有評估可能出現的後果。

事情是怎麼發生的,獨孤擎天比誰都清楚。但是皇命在身,他還不得不做做樣子,表想出一副無比凝重的神態。

獨孤擎天帶來的人也不少,足足有一萬之眾。不過,相對比絡比星球周圍龐大的空間,這一萬人也就是滄海一粟了。

葉澤濤飛快靠近獨孤擎天大軍的位置,沒到近前。就聽見有人大聲喝道:「停下!知道規矩么?宰相大人在此,還敢這麼造次,你是哪部分的?你們將領是誰?怎麼管教自己手下的?」

這應該是獨孤擎天的貼身侍衛了,一般來說。對於這樣的人,上面的官多大,他就多大。

葉澤濤也不跟他計較。躬身說道:「稟大人,我們兄弟四個在離此五百里的地方。發現了異常情況,其他三個兄弟都折了。就剩下我一個趕緊回來向宰相大人稟告情況。」

這名貼身侍衛一聽,也不敢怠慢,趕緊帶領著葉澤濤去見獨孤擎天。

聽到有重要發現,獨孤擎天的心也揪了一下,儘管他覺得葉澤濤怎麼算,也該死在絡比星球上,可他這心裡,就是有些慌慌的感覺,一聽到重要發現,獨孤擎天幾乎是神經質一般感覺是不是發現了葉澤濤的蹤跡?

葉澤濤被帶了上來,躬身施禮道:「大人,在據此五百里處有重大發現。我們四人小組正巡視,忽然看見一個人影在絡比星球的方向急速飛來。我們上前想要阻攔,卻被對方一出手就傷了三個,我是因為離著最遠,所以才能夠僥倖逃脫。」

獨孤擎天就感覺自己的心彷彿跳到了嗓子眼,渾身一陣痙攣,連呼吸都有些不暢了。從絡比星球逃出了一個人影,除了葉澤濤還能有誰?


不過,獨孤擎天畢竟是梟雄一般的人物,馬上就鎮定下來,眼睛放光看著葉澤濤:「一出手就殺了三個,你就算是離得再遠,恐怕也難逃對方的毒手吧?」

葉澤濤對於這樣的疑問,早就有了應對的說法:「回大人,當時屬下也以為自己要完了,不過,那人好像是受了極為嚴重的傷,本來他已經傷到了我,但卻是力竭了,所以才會被我逃脫。」

這個借口讓獨孤擎天相信了,按照他的想法,葉澤濤是必死無疑的。可葉澤濤居然逃出來了!如果在絡比星球爆炸的情況下葉澤濤還沒有重傷,那真是活見鬼了!

葉澤濤重傷!這個情況讓獨孤擎天的臉上殺機頓起,一定要趁著葉澤濤重傷的時候把他給幹掉,不然,這個心腹之患,真的是能夠翻天覆地啊。

想到這裡,獨孤擎天沉聲命令道:「根據可靠線報,絡比星球的爆炸事件,是有人刻意為之的。而且這個人受了重傷,所有人馬上出動,立刻找到這個人,格殺勿論,只要是能夠得到一點屍體殘肢的,獎勵一個星球!」

這可是巨獎啊!所有的人全部熱血沸騰,馬上一窩蜂飛了出去,只希望自己早點找到宰相大人口中的那個人,一點殘肢就能換取一個星球,這也太慷慨了吧。

獨孤擎天看著遠處,眉頭緊鎖,心中那份忐忑不安的感覺更加強烈了。忽然,獨孤擎天感覺到不對了。

周圍的人差不多都出去了,就剩下一個傢伙在他的面前,是那個通風報信的小兵!

「你怎麼……」說到這裡,獨孤擎天忽然一下子全明白了,他可以被蒙蔽一時,但事情只要稍稍不對,獨孤擎天就什麼都會想明白了。

「哼,葉澤濤,沒想到這麼快就又見面了。扮作一個小兵來忽悠我,這可有失你的身份啊。怎麼著,到我這來不會是就想著向我彙報你還活著吧?」獨孤擎天冷冷說道。

葉澤濤見被識穿了,便恢復了本來的樣子,淡淡笑道:「當然不是了,到這裡來,是想要你的命的。」

「哦?哈哈哈,葉澤濤,看來你是很有自信啊。我想問一下,你是哪裡來的自信能夠殺掉我?就憑你僥倖在絡比星球逃出來么?葉澤濤,我即便是把你想得很高了,可還是失手了,不過,我倒是對你有信心殺我感覺你太有自信了吧?」

?這本書在本月31號就將結束,新書已經上傳,書名《仙門棄少》,還請大家到起點來支持一下,多謝了。(未完待續。。) 一時間,獨孤擎天梟雄本質顯露無疑!他整個人的氣勢,都彷彿在這一瞬間崔巍了起來,一股凌然的氣勢遍布周身,一雙眼睛如寒星一樣緊緊盯著葉澤濤。

「葉澤濤,你選擇的時機不錯,而且也算是出其不意。不過,你應該是趁我不備攻擊才是最佳的手段啊。現在你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我的人離此不遠,咱們的打鬥聲,估計是能把這些人吸引回來的,你難道能夠在短時間內秒殺我么?」

說著,不等葉澤濤出手,獨孤擎天反而是率先出手。

「怪蟒吞天!」獨孤擎天一拳揮出,滾滾的黑霧從他的手臂上噴薄而出,在濃濃的黑霧中,一條長達幾十丈的黑色怪蟒顯露出來,只見這怪蟒一張嘴,足有城門大小的一張嘴向葉澤濤吞了過來。

誰知道,葉澤濤就冷眼看著這一切,也不躲閃,也不對獨孤擎天的攻擊進行防禦。似乎獨孤擎天的攻擊對葉澤濤而言就是一場幻境一樣。

獨孤擎天身體往前沖著,心裡卻是隱隱泛起了不安。自己的攻擊,可是非常有殺傷力的,葉澤濤竟然擺出了這樣無視的態度,難道是有所依仗?

可再怎麼有所依仗,被怪蟒吞天給擊中,那也是了不得的傷害啊,就算葉澤濤再牛,也會重傷,難道對方就這樣硬抗怪蟒吞天的攻擊?

電光火石之間,怪蟒的大嘴已經到了葉澤濤的身體前,眼看著就要把葉澤濤給吞掉了!就在這時,葉澤濤的身體微微一側身。似乎是很隨意輕輕彈出一指。

「一指陰陽!」隨著葉澤濤的輕喝,一縷金芒從葉澤濤的手指上飛出。急速的破空聲令人心悸,眨眼間就到了獨孤擎天的胸腹之間。

就在這一瞬間。葉澤濤躲過了怪蟒吞天的正面,避開了怪蟒的巨嘴,而葉澤濤的身體則是被怪蟒的龐大身體給掃中。


頓時,葉澤濤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了出去。相比較而言,看上去獨孤擎天的情況要好,他僅僅是身體一顫,就沒有了別的反應。

不過,獨孤擎天並沒有操控怪蟒繼續攻擊葉澤濤,而是十分凝重收了回來。

「葉澤濤。你真夠得很的!你居然拼著自己受到重大的傷害而找時機對我下手,難道兩敗俱傷就是你預謀好的么?」獨孤擎天帶著憤怒,又有些不可思議問道。

可萬沒想到,獨孤擎天的攻擊竟然是這麼的恐怖。不過,葉澤濤的目的是達到了,別看身體上葉澤濤血光四濺的,但這都是肉體的硬傷,用大恢復術很快就可以復原。

而獨孤擎天那邊,看著表面沒設么變化。但實際上卻是被一指陰陽給戳中了獨孤擎天能量轉換的最重要的節點。獨孤擎天重傷不說,而且調運能量收到了極大的阻礙。葉澤濤剛才在獨孤擎天攻擊的時候沒有採取措施,也正是在觀察獨孤擎天調運能量的節點!

葉澤濤一咬牙,大恢復術施展出來。馬上身體又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

「嘿嘿,葉澤濤,你的創世訣可謂是花樣百出。而且屢屢在關鍵時刻能夠發揮出獨特的特點,逆轉本來已經必敗的局勢。滅世訣跟你的的創世訣並駕齊驅。難道你以為擁有滅世訣的我就在你的眼前束手無策了么?」

獨孤擎天的臉上浮現出了一股狂熱的神色,猛然間。他猛的一拍自己的胸口,從他的嘴裡,哇哇連續突出好幾口鮮血,獨孤擎天的臉色仙石蒼白了片刻,馬上就恢復到了紅潤。

「以毀滅為生,以絕路為致勝。葉澤濤你沒有想到滅世訣會是這樣的離奇詭異吧?你傷我,不要緊,我可以在你傷我的基礎上傷上加傷,馬上就可以恢復到正常了。這是你們這樣的死腦筋想都想不到的,哈哈哈……」

獨孤擎天的身體周圍慢慢浮出了一層層氣旋,他的整個身體,也像崩塌的雕像一樣慢慢虛幻起來。

「哈哈哈,不滅不立!滅而後生!葉澤濤,試試我的滅絕鋒刃吧!」說著,獨孤擎天的整個身體全部崩潰,而在那一個個的氣旋上,似乎都浮出了獨孤擎天詭異的笑臉。

咻咻咻,一個個氣旋猛然間全部散開,在半空密密麻麻好似一張網一樣把葉澤濤全部圍在了垓心。

一個個氣旋忽然光芒大盛,變成了一個個閃耀著黑芒的利刃,向葉澤濤沖了下來。

「黃天厚土!」葉澤濤不敢怠慢,趕緊在自己的周圍布下了厚厚的旋轉土牆,可是,這些土牆還沒有形成有效的防禦,就被一個個衝擊過來的鋒刃給沖得四濺迸射!

「哈哈哈,葉澤濤,你還是省省吧,就土元素技能混合能量防禦擋不住我的。這是我的身體凝化而成的攻擊鋒刃,無論如何,你是擋不住的!我在毀滅中可以馬上恢復,不知道你的創世訣有沒有這個效果啊,哈哈哈……」

在獨孤擎天的狂笑中,一道道風刃前赴後繼閃電般撲向了葉澤濤。葉澤濤面對著如此大規模的攻擊,難免會有疏漏的地方。

嗤嗤幾聲,葉澤濤的身體已經被獨孤擎天身體化成的鋒刃給割出了好幾道口子。葉澤濤那麼強橫的身體,也在滅絕風刃之下體無完膚。

「大恢復術!」葉澤濤仰天怒吼,頓時,燦燦金光包裹住了葉澤濤的身體,滅絕風刃傷及到葉澤濤的身體,馬上就被恢復術給恢復了。

「好厲害的恢復術啊,葉澤濤,就是不知道你能堅持多久,看看是我的滅絕風刃堅持到最後,還是你的恢復術能夠撐到我不行的時候。」獨孤擎天帶著調侃的口氣說了一頓之後,馬上加快了對葉澤濤的衝擊。

本來是設想好的刺殺,沒想到最後竟然演變成了能量的對耗大比拼!葉澤濤一切做的都很好,就是沒有想到獨孤擎天所擁有的滅世訣會這麼變態,看來,不付出點代價,不要說刺殺了,就是擺脫眼前的窘境都困難。

?這本書在本月31號就將結束,新書已經上傳,書名《仙門棄少》,還請大家到起點來支持一下,多謝了。(未完待續。。) 想到這裡,葉澤濤猛然把大恢復術撤掉,拼著身體被滅絕風刃連續斬了幾十下,調運起能量大聲嘶吼。

「大剝奪術!」

剎那間,這些由獨孤擎天身體化成的鋒刃就在葉澤濤激烈迸射出的光芒中迅速流失自身所攜帶的能量。

獨孤擎天被這樣的變故給嚇了一跳,趕緊抽身離去,可是,獨孤擎天發現,要是整體全部撤離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因為葉澤濤並沒有貪心,把所有的滅絕風刃都給包裹進去,而是就包裹了一部分,集中自己暴漲了十幾倍的大剝奪術去對付這一部分。

獨孤擎天一咬牙,捨棄了自己被葉澤濤大剝奪術光芒覆蓋住的身體,其他部分猛然撤回。

這一次損失相當慘重,幾乎是半個身體都沒有了。雖然能夠通過能量復原,但是被打擊的心理,卻是很難再復原了。

獨孤擎天恨恨看了葉澤濤一眼,轉身飛速離去。而葉澤濤正在處理被自己控制住的獨孤擎天的身體,也沒法去追趕了,索性就踏踏實實把這些獨孤擎天的殘體徹底吸收乾淨。

周圍已近出現了不少的氣息了,葉澤濤知道,那是獨孤擎天手下開始往回走了。葉澤濤也不想對這些人怎麼樣,便一閃身,飛向了天龍星。

從三幻儲物戒指中,葉澤濤釋放出了十萬難民,這數量對於一個星球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安置完了這些難民,葉澤濤迴避了所有人,自己進了密室。開始琢磨獨孤擎天在戰鬥中的表現,想要找出獨孤擎天功法的特點來。

誰知道。這種平靜並沒有延續幾天。這一日,瞿煥章親自過來找到葉澤濤。說是昊天國來了使者,點名要見葉澤濤。

葉澤濤知道,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瞿煥章也不會這樣鄭重其事親自過來打擾自己。想到這層,葉澤濤也沒有問是什麼人來,便跟著瞿煥章來到了長老院的高級貴賓會客廳。

進去的時候,這個人正坐在椅子上品茶,一聽到腳步聲,這人馬上站了起來。一看葉澤濤,馬上就抱拳拱手道:「葉長老,幸會幸會。」

這人在起身鞠躬的一系列行動中,葉澤濤看到了一個非常隱蔽的印記,這個印記是在腰間的腰帶下面的,在鞠躬的時候露出了一點的圖案。


再看這人,省得是器宇軒昂,舉手投足間有那種一種凌然的氣勢,即便是對你恭恭敬敬。也是帶著一股久居高位的那種氣質。

葉澤濤淡淡笑道:「客氣客氣,不知道兄弟怎麼稱呼啊?來到天龍星,葉某沒有遠迎,還望不要見怪啊。」

那人爽聲笑道:「葉長老太抬舉在下了。以葉長老的身份,能夠見見在下,已經是殊榮了。怎麼說出如此客氣的話來?在下滿遂,還請葉長老多多指點。」

葉澤濤笑了一下。請滿遂坐下,自己坐定后說道:「原來是滿兄弟啊。聽滿兄弟的話語,以前好像是在天界中討生活的吧?」

滿遂見葉澤濤點破了自己的出身,也不覺得驚訝,因為有些東西,就算是再怎麼改變,也是無法徹底抹除生活加諸在自己身上的印記。

他知道葉澤濤可是在天界中縱橫馳聘的存在,很了解天界中討生活的人的日常行為舉止和語言也是很正常的。

於是,滿遂笑道:「都說葉澤濤慧目如電,今日一見果然是不同凡響啊。不錯,我是在天界中討過生活,承蒙天國垂憐,混了一份差事,也算是能夠光宗耀祖了吧。」

葉澤濤看看滿遂,忽然說道;「要是能為皇室服務都算得上是混了一份差事,那看來這天界之中,就沒有什麼是能夠放在滿兄的眼裡了吧?」

滿遂本來是想再次喝一口茶,卻不想葉澤濤把事情說的這樣尖銳,錯愕之下這茶杯放到嘴邊,也不知道該喝茶還是該把茶杯放下。

沉吟半晌,滿遂面色凝重把茶杯放下,整的對葉澤濤說道:「葉長老,您是怎麼看出來我是給皇室辦差的?」

葉澤濤但笑無語,就是扯了一下自己的腰帶。滿遂下意識扯了一下自己的腰帶,這才恍然大悟,自己的腰間那個標記,是昊天國皇室才能夠使用的。除了皇室之外,只有經過授權的直屬衛隊,還有特殊恩寵的人才能夠使用。

即便是權勢熏天的宰相,也都無權使用這樣的標誌。滿遂暗暗吃驚,自己已經夠小心的了,刻意隱藏標誌,可萬沒想到,還是被葉澤濤發現了。

葉澤濤見滿遂有些緊張,便擺手笑道:「滿兄不必這樣,昊天國皇室乃是天界中制度和規範的頒布者和維護者,天龍星也在管轄之內,所以,這裡也應該遵守昊天國發出的政令。藍星族人在心底里,還是擁護昊天國的。」

聽了這些,滿遂的神色才稍稍正常了一點,然後他忽然用眼睛看似不經掃了瞿煥章一眼。瞿煥章知道,這是有重要事情,希望閑人走開的意思,便看看葉澤濤。葉澤濤微微點點頭,瞿煥章便告辭走了出去,順便也把會客廳周圍布置的人手給帶開了。

滿遂等瞿煥章走開,馬上換上了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剛才還帶有的那麼一點點的唯唯諾諾,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了。

「葉長老,既然您一眼看穿了我的身份,那我也就實不相瞞了。這次我到天龍星這裡,是帶著皇室使命來的。皇室那邊,感覺葉長老是個人才,因而想著跟您合作做些事情。」

語氣已經有了明顯的變化了,沒有了剛才和善的味道,雖然不是咄咄逼人,但總是有點強勢的味道。

葉澤濤知道,這是因為對方強勢慣了,這也可以理解,畢竟從來就是高高在上的,能拿出這樣的態度跟自己說話,已經是夠給面子的了。

不過,合作這事情,葉澤濤從來是不願跟強勢的一方合作的。因為合作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互相利用,達到一個共同的目的。如果對方是弱勢,自己自然就不會吃虧。而對方如果是強勢的一方的話,那在分配利益的時候,要麼接受對方的條件,要麼就翻臉。

尤其是對於皇室,葉澤濤本能從心底里抗拒對方。這倒不是說葉澤濤對皇室有多大的成見,而是因為葉澤濤知道,為了穩固權力,堂堂的皇室,可是什麼都能夠犧牲的。

滿遂的目光倒是無比熱切,但他發現,葉澤濤對於這件事情的反應非常冷淡,就似乎是一個小販在給一個大商家介紹商機,而大商家卻是愛答不理一樣。

?這本書在本月31號就將結束,新書已經上傳,書名《仙門棄少》,還請大家到起點來支持一下,多謝了。(未完待續。。) 這樣的表現,可是讓滿遂大為不滿。

雖說現在皇室有些式微,但就是宰相一脈,也不敢在皇室面前有任何的不敬。滿遂並不是一個心胸狹隘的人,但他感覺自己是代表皇室來的,許多事情,葉澤濤就算是看在皇室的份上,也應該表現出來應有的熱情啊。

「葉長老,您嘴裡說著天龍星是昊天國的治下,服從昊天國皇室的管理,但這表現好像也不是那麼回事啊。」滿遂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心中的不快,怎麼也不會直來直去發泄出來,而是用一種很婉轉的話語表達出來。

葉澤濤道:「我到是想看看,皇室想要跟我合作到底有多大的誠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